第145章 凌霄~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苏相李相退下,当前事宜,两人也不敢全权做主,到御帐这边儿的大臣们,位置够高且能一起商议事务的,都是坐在一起商议,但拢共也不过□□人。

  两人回到御帐旁的小帐,就有戚国公、赵国公问,“如何了?”

  李相道,“长公主与谢王妃不同意雨停之后起驾还都,她们要去行宫暂住。”

  赵国公道,“前头不是说的好好儿的。”这怎么就突然变了卦?女人变脸也忒速度了吧!

  谢尚书抱着热姜茶吃一口,道,“约摸是上头有什么考量吧。”

  赵国公一见谢尚书说话,立刻想起来,谢王妃是谢尚书的孙女。赵国公府是在谢莫如手里狠吃过一回亏的,此刻见谢尚书说话,赵国公道,“上有太后长公主,我不知谢王妃何等身份参与机要?”

  “上有两位相臣,我等又以何身份参与机要?”谢尚书噎赵国公一句,转而道,“与其想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还是多想一想如何营救陛下与殿下们吧。”

  戚国公劝和道,“两位老兄,太后娘娘年老,长公主是陛下亲妹,谢王妃也是皇子妃之尊,五皇子在外头生死未明,我琢磨着,大家都是一样的心。”都是权贵之家,谁不知道谁啊。就胡太后那政治素养,她能拿什么主意?倒是长公主与谢莫如,这俩一向都是帝都城有名的泼辣人物。就是苏相这老狐狸,赞同女眷回帝都之事,说不得也多有试探之意。这不,试探出来了,人家女眷一点儿都不傻,此时断不能回帝都的。

  苏相道,“倘行宫无碍,行宫离这里近,半日就能奉太后过去了,就可多腾出人手来搜寻陛下。再者,咱们都如此担忧陛下安危,何况上头呢。”

  吴国公道,“苏相所言极是啊。”

  赵国公道,“倘行宫不能用,娘娘们又不还都,要如何安置?”

  苏相叹,“也是我料事不周,国公爷一会儿同我们一道过去与娘娘们再议此事吧。太后移驾,是大事。”

  戚国公瞥赵国公一眼,又不着痕迹的扫亲家谢尚书一眼,见谢亲家没什么反应,戚国公也不说话了。

  一群人又商量着拟旨之事,清流出身的臣子们文采都不错,很快就将几道旨意拟出,苏相李相又同南安侯、几位将军拟定出明日的营救措施来,如此方再去御帐回禀,这次是带着赵国公戚国公南安侯一道去的。

  南安侯将分片营救之事与谢莫如、长泰公主讲了,南安侯道,“林场具体如何,还不知晓?待到了林场,怕还要据实际情形再略作调整。”

  谢莫如问,“羽林、虎贲、玄甲,三支禁卫军,是各行各事,还是有个总揽?”

  苏相道,“赵国公戚国公祖上皆是武将出身,南安侯曾任南安大将军,如今适合总揽此事的,就是两位国公与南安侯了。”

  谢莫如问,“苏相李相的意思呢?”

  苏相道,“还请太后娘娘定夺。”

  谢莫如道,“两位国公现在并无武职在身,倒是我听安夫人说,南安州亦多有深林密水,在林场寻人施救,想来南安侯更有经验。如今羽林、虎贲、玄甲三支禁卫军,总要有个人总揽寻找陛下之事,太后的意思,此事就由南安侯来总揽。你意下如何?”

  南安侯施一礼,沉声道,“定不负太后之命!”

  谢莫如继续道,“奉太后去行宫之事,行宫安危,你们安排好了吗?”

  苏相道,“行宫离此地颇近,由虎贲加羽林,共计一千五百人随行,娘娘以为如何?”

  谢莫如道,“戚国公掌此事,如何?”

  戚国公自然是乐意的。

  赵国公过来一场,啥差使也没捞着,他更有话说了,“刚听两位老相爷说,娘娘意欲奉太后移驾行宫,娘娘本意是好的,可行宫好坏尚不知。若行宫房屋无恙尚好,若行宫房屋不能使用,要如何呢?”

  谢莫如望向苏相,“苏相说呢?”

  苏相沉吟片刻,道,“臣等为太后与娘娘们就近征用民宅。”

  赵国公道,“若行宫都不能保,民宅就更不知如何了。”

  谢莫如不急不怒,就事论事道,“赵国公说的有理,现在两眼一摸黑,外头什么样我们完全不清楚,所以,就要做最坏的打算。倘两法皆不能用,便就近寻找平稳可安营之地。有帐子在,我奉太后就近安营!”

  赵国公道,“那岂不太过委屈太后娘娘。”

  “现在最委屈的是安危尚不得知的陛下。”

  赵国公终于无话可说。

  谢莫如道,“笨重辇车全部弃用,改用轻便马车。我已命宫人将东西大致收拾妥当,若有消息,不必考虑是什么时辰,立刻过来回禀,随时可以起程。”

  缓一口气,谢莫如继续道,“就是诸位,此地也不要再用了,换个地方安营吧。”死了好几百人,怕是会起疫病。

  从奉太后去往何处起,诸臣便知道女人是何等难糊弄了。

  赵国公悄与李相道,“当初辅圣公主当政,也是如此啊。”

  李相笑笑,不说话。

  戚国公瞧这俩人一低语一含笑,心道,不知又说什么闲话呢。李相为太子太傅,有些想头儿倒是正常,赵国公你身为皇长子的外公,你瞎掺和什么?个昏馈东西!

  戚国公心下亦是思量穆元帝安危。戚国公府未能在穆元帝亲政的过程中有所表现,于是,这些年也一直低调着。戚国公是真正的中立派,穆元帝执政的风格,他大致也摸透了。穆元帝平安归来,未为不好。但倘有万一,太子登基,戚国公的形势也不会更坏。

  但……

  还是更盼着穆元帝能平安吧。

  或者……

  戚国公摇摇头,忽然道,“雨转小了。”

  李相道,“天佑我东穆啊!”

  待雨停之后,内阁立刻派出经验老到的斥侯,另外着三百禁卫军撑着火把掩埋地动中不幸丧生的人们。其间有身份高贵者不愿就地掩埋,苏相道,“还是先埋上,不然这么放着,又无冰来保存,非但存不了几日,震后亦容易生出疫病来。暂且埋了,记下地方,待来日回帝都,再命人迁移就是。”

  如此便都埋了。

  第二日天光大亮时,去往行宫探看的人就回来了,行宫房屋完好。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此时,女眷们的行礼都收拾妥当装好车了。立刻请太后上车,还有文康长公主要格外注意些,过半个时辰,女眷们都上了车,禁卫军整装好,胡太后召见南安侯,肿着一双烂桃眼,哽咽难言,抹了两把泪方道,“南安啊!你可一定要把皇帝找回来啊!”

  南安侯道,“太后尽可安心,陛下福泽绵长,定会平安归来的!”

  胡太后泪眼模糊的点点头,谢莫如对南安侯与苏相道,“都交给二位了。”

  二人施一礼,谢莫如命车队起程。

  新修的行宫,再加上一些运气,这行宫竟在地动中得以保全,此时谢莫如与三皇子妃也不在外住自家别院了,干脆都搬到行宫去,文康长公主让谢莫如同自己都住在太后这里。三皇子妃道,“这些天你也忙,大郎他们就给我带吧。他们都乖巧。”

  谢莫如谢过三皇子妃,道,“那就有劳三嫂了。”

  “说这个做甚。”

  谢莫如又叮嘱大郎二郎三郎几句,孩子们的敏感度都在成人之上,他们虽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但能感觉到气氛紧张,故而都知道乖巧听话,大郎道,“母妃,我不能帮忙么?”

  谢莫如耐心道,“当然能,你们帮我照顾你们三伯娘好不好?”

  大郎懵懵懂懂的,点头道,“母妃放心吧,我一定带着弟弟们把三伯娘照顾好。”就跟着三皇子妃去了。

  诸人皆安置了,当天傍晚就有好消息,大皇子回来了。

  胡太后见着大皇子,先是哭了一阵,赵贵妃更是禁不住,失声痛哭起来,诸人皆纷纷落泪,胡太后问,“老大,你没见你父皇么?”

  大皇子衣裳是换过的,头发也重梳了,只是脸上仍有掩不住的憔悴之色,大皇子道,“孙儿的猎区未与父皇的猎区挨着,刚到林场狩猎未久,忽然就地动了。接着就是暴雨,大白天的伸手不见五指,孙儿与侍卫们也不知往哪边儿走,只得勉强寻找避雨之所,天亮后,孙儿带着他们往回走,遇着接应的禁卫军。皇祖母放心,父皇福泽深厚,定能平安的。孙儿回来,一则为给皇祖母请安,二则也是叫皇祖母安心,明日孙儿就去营所,与南安侯等一并寻找父皇。”

  “好孩子,好孩子。”胡太后絮叨几句。

  文康长公主道,“让延泽先去沐浴休息,给他备些清粥小食,待他用过饭,咱们在一处说话。”

  赵贵妃道,“是啊。”又张罗着宫人去服侍大皇子沐浴。

  大皇子囫囵的起个澡,吃了些东西,直待晚间方到长公主的居所说一说具体事宜。见谢莫如长泰公主也在,大皇子也不计较这个了,叹,“皇祖母人有了年岁,胆子也小,我也没敢同皇祖母实说。情形委实不大好,林场原是宽阔平坦的地方,我去时经过一条浅溪,马踏就能过去,可回来时浅溪成了大河。还有许多地方,与去时都不一样了。我身边有老成的侍卫,我们循着太阳的方向往回走,侥幸遇着出来搜寻的禁卫军。”

  大皇子问,“姑妈,帝都城可有消息了?”老婆孩子都在帝都呢。

  文康长公主道,“内阁已着人回帝都了,只是行宫离帝都路程远,就是快马,也得两天。太后下了懿旨,你母妃也写了信给你媳妇,一并带回去了。且安心,我看咱们不是没福气的。”像大皇子这种就纯属运道好了。

  大皇子恨恨的骂,“这该死的钦天监,来前还占卜说天气晴好!”

  文康长公主道,“说这个还有什么用,倒是现在你回来了,我们也有了主心骨,你自己保重身子,现在就指望你了。”

  大皇子道,“姑妈只管放心,有侄儿在,就是把这里翻个个儿,侄儿也要寻回父皇!”

  文康长公主道,“去看看你母妃吧,她虽伤了,幸而性命无碍。”

  大皇子先公后私,这才去看赵贵妃,赵贵妃抱着儿子好一通哭,可是吓死她了,好在儿子福大命大,赵贵妃哭过一阵道,“现在我就盼着你父皇平安,我情愿吃斋念佛折寿二十年。”

  大皇子安慰母亲,“母妃放心吧,父皇定是无碍的。”他也盼着父亲平安呢,不然倘有万一,岂不是太子那个小白脸上位了?如今诸皇了尚未分封,太子上位,还不一定把他封到什么犄角旮旯啊!

  赵贵妃又与大皇子说了他营帐的事,赵贵妃叹,“你那营帐都不见了,也没找回人来。”

  大皇子默然,“待儿子回去,定好生安排他们的家人。”

  “是啊。”赵贵妃道,“还是老五媳妇着人过去看的,她平日里虽是有些厉害,我瞧着,却是个有心胸能拿主意的人。幸而她有主意,与长公主商量着,咱们这才没回帝都。还是在行宫妥当,离林场近,有什么消息,立刻就知道了。”

  大皇子道,“儿子明儿一早就去营所。”

  “这话是,这会儿就得指望着你了,咱们妇道人家,到底没个主意。”赵贵妃又道,“你外公也跟着一道回来了,你要不要同你外公商量商量。”

  母子俩说着话,宫人过来道,“娘娘,快到落宫匙的时间了。”

  赵贵妃道,“你去外宫休息吧,明儿启程前过来见见我。”

  大皇子应了,行一礼便出去了。只是,第二日天刚亮,大皇子辞过太后、长公主、赵贵妃等就立刻骑马去营所了,根本未去寻赵国公,不过,大皇子也不担心,赵霖赵侍读已私下提醒过大皇子了,寻回陛下,一切皆安。倘帝躬不祥,臣不敢多言。

  这会儿大皇子就一门心思找他皇爹了。

  大皇子平安归来,女眷们心情大好,文康长公主的病情也大有好转,谢莫如将太后金印还给文康长公主,想了想,还是道,“还请殿下暂且掌此金印,不为别的,太后娘娘易为人所动。”

  文康长公主什么也没说,只是微微颌首。

  第三天,四皇子也找着了。四皇子的情形不比大皇子,给人抬回来的,身上摔伤擦伤骨伤,幸而行宫有太医,赵贵妃安排了妥当宫人照顾四皇子,总有命在,再重的伤也能养好。

  太子太子妃赶到行宫的那天,三皇子平安归来,三皇虽回来的比四皇子晚几天,情形却比四皇子略好些,三皇子妃狠哭了一回。这会儿也没什么男女大防的,太子太子妃都在太后这里说话,太子先说帝都的情形,“宫里主殿都无大碍,只是东北角的上梅殿塌了几间屋子,还有太监们的住住有些房舍坍塌。后宫里各位母妃只是略受惊吓,九弟的生母虞母妃不幸摔了一跤,虞母妃正摔在山子石上,当天就不大好了,我已命人收敛了。我想了想,宫里谢母妃样样妥当,与谢母妃商量了,九弟就暂由德母妃抚养一段时间,到时看父皇的意思吧。”还有几个位份低且无生育的宫妃伤了性命,只是此时穆元帝尚无消息,哪里还顾得上她们呢。

  太子道,“帝都里的震后救援之事大致安排了下去,我吩咐吏部尚书、礼部尚书与虎贲将军、玄甲将军共理朝政。大嫂、四弟妹,还有五弟府上,孩子们都好,大嫂四弟妹也好。我看,上苍对咱们穆家还是眷顾的。想着父皇定会平安归来。”的确,这样大的地动,皇室中人死伤并不严重,可见福气还是在的。

  太子问三皇子林场之事,三皇子苦笑,“突然就是地动山摇,我与侍卫们还没回过神就被一阵洪流淹了,我还不会水,自己也不清楚怎么就抱着一棵大树,后来那树给石头挡住,我有了些意识,就这么爬上了岸去。顺着当初营帐的方位走了两天,遇着禁卫军。我那些近卫现在如何,也不知道。”

  此时,大家对于御驾会平安归来简直信心满满,不为别个,大皇子三皇子四皇子都回来了,太子到达行宫后两日,六皇子七皇子又一道被找回来,陆续亦有各随驾亲贵回归,如永安侯李宣这父子俩,永安侯是随穆元帝一道狩猎,李宣则负责林场安危,此二人无忧,文康长公主长泰公主大大的松了口气,但一直到第十天,犹未寻到穆元帝与五皇子的行踪。

  而从第五天太子带着三万禁卫军的到来,搜寻便大有进度。太后见着孙子们虽觉安慰,不见儿子仍是心焦,一着急,还病倒了。

  太子同文康长公主商量着,要不要先请文康长公主奉太后回帝都。不为别个,在行宫虽然消息快,但老人家这么熬着不是个法子,再者,行宫到底不比帝都,医药都便宜。

  谢莫如另有意见,她与胡太后道,“不如明发懿旨,谁能寻得陛下归来,赐侯爵,赏万金。”

  女人们都在太后身畔侍疾,诸人皆望向谢莫如。

  太子妃在太后侧侍疾,太子妃道,“这,这……这主意倒好,只是我们能做主么?”赐爵的事,不是她们说了算的吧?

  三皇子妃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太子妃也定了心神,叹,“禁卫军一向忠心,搜寻陛下之事,他们定也尽心的。只是赐爵之事,要依我说,还是要同朝臣商议一二才好。”她是太子妃,谢莫如太爱拿主意,太子妃自然有自己的看法。

  这种事,与朝廷商议什么!谢莫如见太子妃根本抓不住重点,与胡太后道,“请太后与太子一道商议。”

  胡太后现在就想寻回儿子,她老人家围着锦被坐起来,对太子妃道,“老五媳妇这个主意很好,把太子叫来,我与他说。”

  谁敢说这主意不行啊,谁要说不行,难免要担一个不想营救陛下的名声。太子更一口应允,还道,“侯爵之位不足以相酬,谁若能寻回父皇,当赐公爵,赏万金。”

  这赏赐一下,有些疲惫的禁卫军顿时充满斗志。

  太子妃私下与太子道,“五弟妹一向有主意的。”

  太子叹,“五弟也没消息,不怪她妇道人家着急。”

  谢莫如夜不能眠,凌霄劝道,“山中形势多变,何况是地动之后,林场的情形也有大变,娘娘只管宽心,山中有野果有猎物有山泉,再加上一些运道,有些武艺的人起码能在山里支持一个月。”

  烛火映着谢莫如冷峻的侧脸,谢莫如道,“如果是陷在某地,烟火即可通信,点一堆烟升起来,外头便能看到。殿下一直没消息,我委实担心。”

  凌霄道,“娘娘未亲自去过山里,山高林密,雾霭浮云,并不好分辨哪个是烟哪个是雾呢。倘是平原地带,倒好分辨。再者,这几日多雨,也不知殿下身上有无取火之物。”

  谢莫如问,“你知道不少山中事?”

  “奴婢的父亲是一位猎户。”

  “记得宫中卷宗上说你父亲是一位秀才的。”

  凌霄抿一抿唇,“奴婢有苦衷。”

  “我能帮到你吗?”谢莫如隐隐知道凌霄的意思了。

  凌霄道,“有一次奴婢的父亲去山中打猎,不幸为野猪所伤,父亲逃离时迷失了方向,奴婢带着猎犬自山中寻回父亲。”

  谢莫如望向凌霄,“你能寻回殿下?”

  “奴婢想试一试。”

  谢莫如想了想,已经有决断,道,“你老家的山林,你肯定熟悉。这里的林场情况与你老家的山林大有不同,你须知道这一点。你要什么东西,我命人下去准备。”

  “奴婢要一件殿下穿过的衣服,还有肉干,水,刀箭,火石,伤药,猎犬。也要一些帮手,但是请娘娘下令,让他们听从我的吩咐。”

  谢莫如立刻命绿萝去准备了,连带还给凌霄准备了一身侍卫服,再命耿天意带着十个人相随。谢莫如手里并没有林场的地图,因为地图属于机密了,不过,当初南安侯讲述营救方案时,可是拿着林场地图来说的,谢莫如记性素来好,连凌霄在宫中卷宗中是个什么出身她都记得,这林场地图纵使记不全,也还记得七七八八,再加上大皇子几人回来时的各种说辞综合一下,谢莫如大致画了画,与凌霄、耿天意讲了个大概,就让他们带着猎犬和侍卫出发了。

  出发前,谢莫如将五皇子府上的令牌交与耿天意,“倘遇上禁卫军,拿这个与他们说话。”对此二人道,“这些天,雨水不断,不论如何,先保证自身安全。”

  二人带着十个侍卫就去了。

  绿萝是谢莫如自谢府带出的丫环,绿萝轻声道,“奴婢与凌霄在一起这么久,也不知她另有缘法。”

  谢莫如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凌霄颇知行事,主动要求帮手,谢莫如对耿天意自然不会没有交待。如今依旧五皇子消息,谢莫如宁可堵上这一把。

  谢莫如命人唤了李山来,写了一封信交予李山,命李山快马去太子大皇子等驻营处,将信交给谢尚书。

  作者有话要说:  ps:晚上更美人记~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45章 凌霄~》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