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尚书虽为一部尚书,却不是内阁成员,这里面是什么缘由,真是只有穆元帝自己才知晓了。不过,穆元帝对谢家当然也是看重的,不然,也不能宫里有谢贵妃,还给五皇子娶了谢莫如。

  尽管有个皇子外孙更兼一个皇子的外孙女婿,谢尚书依旧是个非常低调的人。

  或许,正是因为他这种低调,方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谢尚书刚被皇室对于能找回陛下的绝高赏格吓了一跳,接着就收到谢莫如的信,连忙展信看来,谢莫如的信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内容,只是谢莫如对谢尚书说,这么些禁军找了这些天都不见穆元帝与五皇子的影子,或者两人不是闷头寻找就能找到的,需要一些专业人士。专业人士是什么人,刑部的捕头。

  谢尚书亦是极担忧穆元帝安危,太子大皇子这两位身子好的,是日夜守在营所,李相都给太子派回帝都帮着安排帝都地动后的震灾事宜了,太子却是要守在这里的。李相也无二话,主要是他也明白,这种时刻,不要说帝都地动了,就是再有什么天灾*的,皇帝一日没有消息,太子就得在这儿守着的,绝不能皇帝失踪了,太子还安安稳稳的在帝都主持政事。幸而太子的属官里有几个聪明人,地动后就立刻商量出一套办法来,太子携太子妃过来营救陛下,安抚太后,由余下的内阁阁臣主持帝都救灾。太子人虽然过来了,心下亦是十分担忧帝都的情势,李相也明白太子的心思,这要是皇帝找不回来,太子登基是没的话说了,于太子于李相,这是上策。其二,穆元帝能找回来,见着太子肯定也高兴,但帝都毕竟是地动之灾,若救灾之事有了疏漏,太子就得吃挂落。鉴于这个原因,太子与李相商量后,李相决定快马回帝都。

  然后,太子日夜守在营所。

  这些太子与李相间的事,谢尚书只作不知,谢莫如给他送来的信,谢尚书看过后就交给苏相了,这样正大光明的信,没有不让人看的理。

  苏相原本温文的容颜近来枯老许多,想了一想,道,“刑部的捕头的确擅寻踪觅迹,这时候,有半点儿可能也要试一试的。”苏相去找太子商量。

  大皇子不待太子开口便道,“五弟妹足智多谋,我看,此法可取。”

  太子面色不变,但对于大皇子抢他前头说话,仍是有几分不悦的,问谢尚书,“刑部有多少捕头可用?”

  这自然是不少的,大家商量片刻,就由内阁拟旨加盖太子印再将旨意送至行宫,加盖太后印,如此方送往帝都。

  接下来的事就是等了。

  胡太后唉声叹气没个完,也不知谁挑拨的,悄与文康长公主道,“你说,是不是那姓谢的克了小五。”文康长公主气的脸色都变了,胡太后以为闺女是被这消息给震惊住了,还道,“是吧?你也这么想吧?要不,咱们去香门儿看看,你皇兄和小五到底在哪儿呢?”

  文康长公主道,“母后听谁的挑拨!谁说莫如命硬了!”前头人家没少帮着稳定局势,不然她娘早被送回帝都了。这会儿又说这样的话,哪怕皇家经常干些翻脸不认人的事儿,但她娘这脸也翻得忒快,叫文康长公主都忍不了了!

  胡太后道,“没谁挑拨,我也只是一说reads;。他们兄弟几人的媳妇,都是好的,你看他们就都回来了吧。就她命硬,克了小五,以至小五还不能回来。”别的皇子妃都是父母双全的。

  文康长公主只得忍气劝了胡太后一通话。

  赵贵妃头上伤势将好,倒是与胡太后想到一处去了,道,“陛下一直没有消息,臣妾这心里焦的跟什么似的。臣妾想着,是不是请个神仙来算一算。”

  胡太后道,“以往倒是听说文休法师是有德高僧,宣文休法师过来问问吧。”

  赵贵妃道,“听延泽说,他认识一个白云仙长,精通紫姑神算。娘娘也知道,延泽他媳妇自生了二丫头一直没动静,就是拜紫姑神,这不才给延泽养下了嫡子么。”

  胡太后细问,“这般灵验!”

  “是啊,等闲不知根底的老道,敢里就敢荐给娘娘呢。”

  胡太后又召来太子与大皇子商议,大皇子道,“这位白云仙长,孙儿亲自见过,果然是极灵验的。孙儿看他有道行,想赏他些银钱,他却不肯收,说他们这一行,不收金银,孙儿便赏他些米面布帛,他方收了。”

  太子道,“倒不若皇祖母下懿旨,命帝都城的僧道们做些法事,一则为父皇祈福,二则也是送一送此次地动中不幸遇难的亡灵。这位白云仙长如何,孙儿不大清楚,倒是天祈寺方丈是众所周知的得道高僧,还有一位西山寺的文休法师也是有名的高僧,皇祖母若是有意,孙儿命人请他们过来。”

  胡太后很有些病急乱投医的意思,道,“连同白云仙长一并请过来吧。”

  太子俱是应了,命人去办此事。

  太子身边的属官,有一个徐祯是足智多谋的,倍受太子重用的。太子道,“大哥力荐白云道人,想来那人是有些道行的。”

  徐祯正经榜眼出身,如天祈寺方丈、文休法师这些正统佛教高僧倒还罢了,白云道人是什么东西!徐祯道,“太后娘娘如今只图个心安罢了,殿下行正统光明之事,乃煌煌大道。白云道人既是供奉紫姑,精通的必是紫姑神算一类,此等邪术,多是在乡间糊弄些无知百姓,大皇子信奉邪神,实非福气。”

  太子道,“太后会深信不疑的。”关键是太后智商低。

  徐祯道,“陛下一向不信这个的。”陛下还在,太子当然要跟着陛下的脚步。陛下不在了,太子就能登基,将来自然也是太子说算。此事根本就是件小事。

  太子果然道,“是啊,有个人能哄一哄皇祖母高兴也好。”

  其实大皇子力荐白云仙长也不是没有原由的,此道人果然有些本领,前面摆一沙盘,请太后将所问之事写在黄纸上,接着白云仙长伸手将黄纸在烛火上烧了,然后白云仙长双手乱抖开始做法,一支神笔自动跳上沙盘,刷刷刷就是一行天机写下来。

  胡太后都瞧傻了,见那神笔写完字,白云仙长一手轻挥,那神笔便轻灵的飞回笔匣,种种神通,着实惊人。胡太后为此仙长神通震惊的同时,已不迭声的问,“仙长,上面写的是什么?”

  大皇子显然是知道白云仙长这一套过程的,过去看了,念道,“柳暗花明又一村。”

  胡太后问,“啥意思?皇帝啥时候回来?”

  白云仙长道一声无量天尊,道,“道人只负责问天意,天意就是这行字了。”

  要说白云仙长神仙叨叨的一手紫姑问卜的手艺,也是把胡太后看得眼花缭乱的,但胡太后这会儿正心焦皇帝儿子的安危下落,对他这手艺也就是赞叹一回,并未多想,倒是急着问,“那皇帝是不是平安?什么时候回来?你不知道?”

  白云仙长道,“都在这行字里了reads;。”

  “这哪里看得懂。”胡太后问太子,“法师那里如何了?”皇家势大,请神仙也不是只请一家的。白云仙长脸上微僵,好在依旧维持其神仙风度,见胡太后无所差谴,便稽一礼退下了。

  太子道,“天祈方丈在诵经。”

  “可有卜出什么来?”

  太子道,“五弟妹正在与文休法师说法。”

  “她?她能做什么!尽是添乱。”胡太后直接吩咐人去文休法师的居所问问。

  谢莫如与文休法师相熟,天祈寺方丈同文休法师也是同宗师兄弟,两人都是正经僧人,并不会白云道长那一套,也不会卜算之事。天祈方丈念上一段往生经,给那些死在营地的禁卫军超度,文休法师同谢莫如说些帝都的情况,“城东死伤颇重,小寺有几个通医道的僧人,着他们去了。再有些米粮,也施舍了去,倘能救人性命,亦是功德。”

  谢莫如道,“大师慈悲之心。”

  两人正说着帝都的事,外头就有小僧人进来,说太后娘娘问祖师可占卜出陛下的下落来。文休法师打发了小僧人,对谢莫如道,“施主写几个字吧?”

  谢莫如倒也不推辞,她想了想,执笔写下两字:当归。

  文休法师看过后,唤来小僧人,小僧人一看天机有了,连忙双手捧着装进一红漆木匣中,一路捧出禅房,恭恭敬敬的送到太后面前。太子亲自取出来,一望之下大是欢喜,笑道,“当归当归,当然会归来。皇祖母,大师卜的意思是,父皇一定能回来的。”

  胡太后忙道,“过来给我看看!”

  胡太后不过是想找个精神支柱,唐诗啥的,柳暗花明又一村,依胡太后的文化水准,不大明白。倒是这当归,给太子一解释,胡太后立刻明白了,喜道,“果然是高僧!说得透彻!”

  听这话,大皇子的脸险些憋青了。

  胡太后问太子,“不知还能不能具体卜一卜你父皇在哪个方位,也好去救他回来!”

  太子只得命人请了文休法师过来,文休法师既为有名高僧,那是深可释佛法,浅可论因果,与胡太后寥寥数语,便将胡太后听的五体投地,道,“果然是高僧,那依大师的意思,只要等就是了。”

  文休法师道,“劫数未尽,尚不能归。”

  胡太后又问能不能请尊佛像到宫里,她要为皇帝儿子祈祷,文休法师道,“娘娘有向佛之心,自然是好的。”与天祈方丈一道给胡太后请了尊菩萨,胡太后就开始烧香念佛的消停了。只是上有所好,下必兴焉,胡太后开始拜佛,赵贵妃等人也要拜一拜的,文康长公主也随大溜了,谢莫如却是啥都没请,文休法师送她一个开光的佛像玉坠。

  女眷们求神拜佛的消息也传到营所处,转眼已进九月,原本为皇室的至高赏格激励的禁卫军在连番寻找穆元帝未果的情形下,也有些灰心了。

  太子与大皇子都坚守营所,且不论各人私心,只一样,一国之君,生死都要寻回下落才是!

  大皇子没忍住,跑回去又问了两回紫姑,想着老二请的和尚是不是不准啥的。

  三皇子身子养得稍好一些,与三皇子妃道,“六弟七弟还小,四弟伤了骨头动弹不得,我这也好了,禀过皇祖母就去营所看看。”

  三皇子妃知道拦不得,叹口气,道,“按理文休法师的卦是最准的,上次使团归期的事儿,连日子都不错一点儿的reads;。”

  三皇子道,“只管放心,父皇福泽深厚,五弟也不是个没福的。你在宫里多开解皇祖母,也顾看谢表妹一些。”

  三皇子辞了胡太后就去了营所,胡太后与文康长公主道,“昨天哀家做了个梦,梦到你皇兄在林子里,周边一圈的妖怪,不让你皇兄回来。”

  文康长公主想了想,道,“这是说皇兄在危境中呢。”

  胡太后笃信佛事,又十分信服文休法师的卜词,自言自语道,“也不知皇帝什么时候回来。”

  穆元帝还没回来,帝都八百加急送来奏章,震后生出疫病,内阁要将所有疫病之人隔离,这不是小事,故此送来加急奏章,请太子做主。

  太子觉着头发都要愁白了,大皇子道,“帝都没个主心骨不成,太子还是先回帝都吧。”

  谢尚书立刻道,“不妥,请太子谕,命宫中小皇子小公主即刻出城回避。”

  大皇子道,“皇室离开帝都城,易引得民心不安,怕接下来就是官宦富户接连出城了!如此,帝都震荡,怕会出现百姓逃亡。倘是有些疫病之人逃到他处,一传十,十传百,介时就是大灾大难!”

  谢尚书道,“臣愿意回返帝都!”

  大皇子并不是初次当差的毛头小子,他是兄弟中最早入朝当差的,对政事有深有了解,他道,“谢大人忠心,太子自然明白。但谢大人只是一人,您哪怕大车小辆浩浩荡荡的回城,仍不能与皇帝离开帝都的影响相比。”话到此时,大皇子也不是单纯的要驳斥谢尚书,他是真心觉着,事儿大了!帝都城只有八皇子九皇子两个小皇子在,只靠些内阁臣子,怕是稳不住帝都局势了!

  赵国公跟着帮腔外孙大皇子道,“皇子公主避出来,皇孙、皇孙女要不要避出来?皇外孙,皇外孙女呢?”

  赵霖道,“太子身份贵重,而且,陛下尚无消息,太子断不能涉险。臣请大殿下立刻折返帝都,将皇子、皇女、皇孙们都送出来,恕臣直言,摒弃排场,轻车俭从。请太子授大殿下暂时执掌帝都之权,皇子皇女们一出城,立刻下令封锁九门,全城戒严,以防疫病!”

  赵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六品翰林侍读,皆因穆元帝喜他一笔飞白,且他状元出身,文采斐然,穆元帝时常命他随驾。但论官职,在诸多大佬面前,实在太过低微,赵国公见赵霖竟要大皇子回城,登时大怒,“此是何地,太子面前,焉有你小小侍读说话之地!”

  苏相慢吞吞道,“老臣以为,赵侍读此话有理。”此时定要有成年皇子回帝都城稳定局势的,太子的身份不可轻动,大皇子为诸皇子这首,自然是大皇子最为合适。

  太子反应极快,数滴热泪滚下,握着大皇子的手道,“大哥高义,弟弟敬佩。”

  大皇子心下惨叫,赵时雨真真坑死我也!

  赵霖沉声道,“请太子允准,小臣愿相随大殿下,一道回返帝都!”

  太子十分痛快,道,“准了。”

  赵贵妃听闻此事,嘤咛一声就昏了过去。

  胡太后尽管偏心太子,大皇子一样是她亲孙子,她倒是没昏,只是眼泪也下来了,抹着眼泪对大皇子道,“你可千万小心哪。带上你弟弟妹妹儿子闺女侄儿侄女们的,就一道回来吧,帝都不是有臣子么。”

  大皇子此时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主要是赵霖已私下同他解释了,“富贵险中求,此等良机,臣不忍殿下错过,方贸然出言为殿下争取reads;。殿下若不信小臣忠心,小臣无话可说。”大皇子当然信,赵霖也是要同他一道回帝都的。只是,哎……

  事已至此,大皇子虽恼怒赵霖拖他入险境,但这会儿就是一捶子敲死赵霖也无济于是,倒不若拖了这小子回帝都去防瘟防疫。此事若能办好,自然是大功一件的。

  大皇子定一定心神,温声安慰太后道,“皇祖母只管放心,孙儿的体格,皇祖母最是知道的。臣子虽然忠心,可这等大事,到底得有个皇家人压着,才安稳呢。“

  大皇子辞了胡太后,待他母妃醒了,又辞了一回。赵贵妃泪如雨下,可此时此地,是断然不能说一个“不”字的。赵贵妃扶着儿子的胳膊,哽咽道,“你是陛下的长子,诸皇子的兄长,这个时候,你做兄长的理应出面主持大局。只是别忘了,我在这里日日为你诵经祈祷,你好生保重,就是孝顺我了。”

  女人们不禁纷纷落泪。

  大皇子不在行宫耽搁,率领兵马,带着赵霖、谢尚书就回帝都城了。此时,大皇子觉着,谢尚书这老头儿也是有些令人敬重的地方的。

  谢莫如望向林场的方向,轻轻的吐了口气。

  既然已经决定回帝都了,大皇子也不是拖拖拉拉的性子,一路快马,两日便回了帝都城,只是险些累晕年岁不轻的谢尚书。进城之后,大皇子片刻都不耽搁,直接进宫找谢贵妃商议。谢贵妃也憔悴的很,不必谢贵妃问,大皇子道,“父皇与五弟尚无下落,三弟已是平安了。谢母妃,我长话短说,您赶紧收拾东西,带上宫中有儿女的妃嫔,还有皇弟皇妹们预备着,一会儿有永安侯护送你们出城避瘟疫。”

  谢贵妃道,“我们要走了,这宫里可怎么办?”

  大皇子道,“宫里交给位份高的妃嫔暂时打理吧,且,我在帝都城,一时半会儿的不要紧。这也只是去宫外暂避。”

  谢贵妃做了这些年的掌事贵妃,想了想,道,“苏妃病着,德妃柳妃都有儿女,我们一走,位份低的妃嫔怕是要没主意的。我这就吩咐她们收拾些简便易带的东西,既是三皇子平安,我也就没什么牵挂了。宫里总要有个能管事的人。”

  以往大皇子觉着谢贵妃凭什么同他娘平起平坐啊,如今看来,谢贵妃倒也有些过人之处。大皇子要再劝,谢贵妃道,“我这里看着宫里收拾,就是东宫,一会儿我过去说一声吧。外头皇子府要如何安排呢?”

  大皇子道,“皇孙皇孙女一并出城回避。”

  谢贵妃道,“殿下去办吧。待安排得当,殿下过来与我说一声,立刻让他们出城。”

  大皇子行一礼退下了。

  谢贵妃过去淑仁宫看望苏妃,苏妃有些咳嗽,谢贵妃说了离宫的事,苏妃微微喘着,道,“让孩子们避一避也好。我这个身子,是走不了的。”

  谢贵妃道,“妹妹好生休养,咱们在宫里做个伴儿。”

  苏妃道,“姐姐还是去东宫看着些,东宫贵重,不好有失。”

  谢贵妃自然明白,这都二十几天了,陛下仍无消息,这个时候,谁敢怠慢东宫呢。谢贵妃见苏妃也是不走的,便起身去了东宫。

  皇家人办事颇多啰嗦,这回是出城逃命,自然是快的。就是东宫无主,有几个嬷嬷还在慢吞吞的给两位小皇孙收拾笔墨啥的,谢贵妃叹,“这些都不必带,行宫都有。把衣裳被褥吃食带一些就行了。”

  此次皇室展现出一流的逃命效率,下午时分,宫妃、皇子、公主、皇孙、皇孙女,皇子妃、侧妃、皇外孙们便都收拾妥当,一行浩浩荡荡的车驾随之出城。这行车驾出城之后,九门立刻关闭,全城戒严,防治疫事。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47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