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更迭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莫如虽体谅五皇子或者被对“凌霄可能被穆元帝收用过”的猜测给惊着,才未与她说凌霄的事,谢莫如仍是报怨了一句,“殿下该早与我说。”

  五皇子长叹,“这个要怎么说。”

  “殿下想一想,倘她真的与陛下有过什么,这次陛下指名要她进宫,她如何会不愿意呢?”谢莫如拿出最直接的破绽,“我在宫里听母妃说,谢贵妃都让人把明月殿收拾出来了,明月殿以前住的是四皇子的生母李昭仪。”李昭仪出身卑微,完全是从宫人升起来的,从一个宫人到九嫔之首的昭仪,可见当年盛宠。倘不是李昭仪命短,母凭子贵,再加上李昭仪的宠爱,如今四妃也得有她一个位置。考虑到当初谢贵妃收拾明月殿的时间,定是为凌霄入宫收拾的。若凌霄早先被穆元帝宠幸过,苏妃便不可能放她到皇子府来。

  五皇子道,“那她怎么不是……”五皇子虽然也有几个侧妃,但要说到女人的事情上,他并不太具有想像力。若并不是被他皇爹宠幸过,在皇子府也不大可能,他媳妇一向治家极严的。

  谢莫如沉吟片刻,道,“可能是在入宫前。”

  五皇子寻思一时,为谢莫如的猜测辗转起来,东穆立国未久,民风逐渐开放是有的,比前朝那种寡妇再嫁、婚前失贞,女人除了死路一条别无他法的风气不同,东穆逐渐放开对女人的限制,但也没这种失贞后想方设法进宫的胆大妄为之人哪,五皇子简直百思不能解,道,“要论能给她的地位与圣宠,咱们府里的侧妃之位自不能与宫里的地位相比。我平日里对她未多留意,也不会自作多情到她就真如何倾心我。我实在不明白,她为何这般千方百计的要留在咱们府里。”在五皇子心里,凌霄这样千方百计的进宫,自然是有所图谋的。史书上不乏有女野心家,入宫便为富贵,血淋淋的杀出一条通天大道。但,若凌霄是这种人,怎么着也该顺着圣意进宫方是。

  “殿下怎么糊涂了,她这样真的再次进宫,陛下近身便知。”

  “我不一样也知道了。”

  谢莫如总觉着凌霄行事,前后矛盾,不合常理,便道,“再等一等,她现在毕竟有了身孕。”谢莫如估量着,虽然想必现在凌霄也寻思好说辞了,但说过一次谎的人,谢莫如还是愿意等派去探查凌霄底细的人回来后再一次性的解决凌霄的事。

  五皇子真心觉着,一个女人比春闱大案还要令人头疼。

  五皇子每天还要在衙门里忙的昏天黑地,凌霄这事由谢莫如处理,五皇子自己也放心。倒是五皇子,待科场弊案查清楚,朝廷不小震荡,原在去岁地动救援事宜中立下汗马功劳而被点为今科主考的李相,虽然此事未查出与他相关,但李相不得不站出来承担一部分责任,经内阁决定,穆元帝首肯,迁李相为陕甘总督。

  李相是主考,案件本身查下来并不与他相关,但此案重大,朝廷内外皆惊,李相身为主考不得不辞去相位,好在陕甘总督亦是要员,可见穆元帝还是留了情分的。

  穆元帝特意道,“去东宫跟太子说一声吧。”李相身上还有太子太傅的职位,如今他在外任,这个位子自然也保不住的。

  李相辞了穆元帝过去东宫,太子言语间颇是黯然,“冯相因疫过身,今李卿又离孤而去……”太子少傅死了太子太傅走了,哪怕穆元帝待他依旧,太子心下却极是不安的。

  李相道,“殿下莫要担忧,冯相过身,臣原想着必是新的礼部尚书补入的,不想陛下点了谢相入阁。今臣一去,内阁又有空缺,想来陛下必有安排。殿下荣辱所系,皆在陛下。父子至亲,殿下以忠侍君,以孝侍父,当无所忧。这虽是老生常谈,想来却是至理。”到李相这个年岁这个地位,也没什么看不清的了,此次他虽受了科弊案的连累外任,到底在官场多年,经的见的多了,凡世间事,至繁也至简,如太子,与其担心东宫地位,倒不如花些心思与穆元帝搞好关系,只要父子关系好了,东宫之位自然稳固。

  李相说了几句忠君的话,便自东宫去了。太子赏了李相不少东西,李相虽然也尽心辅助他,但遇事只会吊书袋说些大道理,太子心里,未免觉着不比宁祭酒亲近。

  李相下台啥的,五皇子经自家长史提醒,“东宫那里怕是要多想的,殿下有空还是寻机与太子殿下解释一二的好。”

  五皇子道,“这要怎么解释?李相外任是父皇定的。”其实五皇子对李相的印象不差,去岁地动救援疫病防治,李相是出过大力的,不然今科春闱也不能点他为主考。五皇子原还想过,凭李相的恩宠,苏相年岁有了,倘苏相致仕,接任的必是李相了,可谁也未料到李相运道委实不大好,好容易当回主考偏又赶上科弊案。

  张长史是个负责任的好下属,道,“人皆有私心,科弊案毕竟是殿下主持调查,李相因此案外任,太子太傅之位怕也难保,去岁冯相因病过身,今朝李相离都,东宫痛失臂膀,太子殿下心里怕是不大痛快的。我们府上一向与东宫相近,切莫令东宫生出嫌隙方好。”人家以后是要做皇帝的,说到底,他家殿下以后得看人家脸色吃饭,不搞好关系怎么行呢。

  五皇子叹,“这也有理。马上就是太子千秋,我与王妃商量着,给太子送份厚礼才好。”

  五皇子将此事特意说与媳妇知道,“我并不是特意针对谁,这事儿出来,谁又有脸面呢。有一位于举人,说来还是于侧妃的族人,父皇这些天也很不痛快,李相外任,其实朝中都知道李相是受了连累,以后说不得还能升回来的。不过,张长史的话也在理,我这些天忙的,也没空去东宫,太子千秋,咱们的礼加厚些吧。”

  谢莫如道,“这不大好,咱们几家的礼,一向都是差不离的。要是大皇子他们几家都还照老例,独咱家送厚礼,叫人瞧出来,得怎么想呢。就是对东宫,也显得不好。”

  五皇子拍下脑门儿,“真是个馊主意,要不,我还是直接去太子那里解释一二。”

  “要我说,殿下是多虑了。”谢莫如道,“太子是一国储君,冯少傅那是没法子,寿数如此。至于李相,如殿下说的,也不过是受了科弊案的连累,又不是自己有什么不妥当。这二人虽是东宫属官,可什么是储君呢?难道对于太子,只有东宫属官是他的臣子,其他东宫外的就不是了?这朝中,每年来来去去多少人。臣子就是给陛下用的,也是给太子用的,如冯少傅李相这样的大臣,为东宫属官时,一样是朝廷重臣。他们做东宫属官才几年,在御前当差又是多少年?要说东宫因此事不愉,我倒认为没有必要,既是用人,当用则用,当弃则弃,当赏则赏,当罚则罚,恩威并用,方是人主之道。何需因一人来去而生烦恼,何况,东宫属官不全,难道陛下心里不清楚,此时想来陛下已有适当人选补东宫少傅、太傅的缺了。”

  “殿下不必给东宫送礼,这是小瞧东宫了。”谢莫如建议,“我备了份儿薄礼,不如,殿下着人给李相送去吧。此次李相受此牵连,委实冤枉。殿下再在陛下面前提一提此事,别私下做了倒叫人闲话,也是给李相说几句好话。太子与李相这几年,怎能没情分呢。只是太子碍于身份,不好为李相说情。待殿下办完了这事儿,再去同太子解释一声,太子还有什么嫌隙的呢。”

  五皇子觉着,他媳妇比他家长史高明百倍不止啊。五皇子叹服,“这上头,还是你们女人心细。”又问给李相备的是什么。

  谢莫如道,“李相是文官,咱们与他又不熟,也不知他喜欢什么。他是文人,我叫丫环备了套陛下赏殿下的文房四宝并一套御制诗集,如何?”

  “备的好。”礼轻,情意也不重,尤其是东西简单,绝对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饶是李相也没料到五皇子会打发人给他送东西,来的还是五皇子府的长史,张长史说的恳切也简单,没绕什么弯子,张长史道,“殿下说,科弊案,李大人清清白白,只是受此牵累,外出为官,殿下心里过意不去,知李大人不日将远出帝都,命下官送这些东西来,并祝李大人一路顺风。”送上东西。

  要是什么厚礼,李相定不能收的,但五皇子给的这东西吧,简单的委实不好拒绝,便客气的收了东西,留张长史说了几句话,然后,在张长史告辞时,很客气的命儿子送了张长史出门。

  李相这把年岁,在他身边服侍的是五子李端,李端送了张长史回来,便说出自己的疑问,“咱家一向与五殿下没有来往,五殿下怎么突然打发人过来给父亲送东西?”

  李相摩挲了下装着礼物的木匣,道,“五殿下是个直率人,此次科弊案,五殿下颇为铁面,多少人说情,他也不为所动,方办成铁案。这样的人,多是心口如一的,大概就是长史说的,殿下觉着我是受了牵累,过意不去吧。”

  李端道,“这么说,五殿下倒是个真性情的人。”

  李相摆摆手,多年官场风雨,眼瞅着离首相之位不过一步之遥,结果受此案连累,不得不离都外任,他心里不是不怨五皇子,倒是五皇子……以往他竟未觉出五皇子办事如此漂亮来。

  五皇子不忘将此事与他父皇报备,五皇子也的确为李相说了话,道,“此案完结,李相身为主考的确得担些责任,只是儿子一想到他这一把年纪,而且,比起那些真正营私舞弊的来,李相清清白白,儿子就有些不忍。听说他门庭冷落,便着人给他送了些东西。”

  穆元帝倒没说什么,道,“有功则赏,有过则罚。如科场案,必要重责,贪婪之心方有所忌惮收敛。朕年年吏治,无外乎是想朝廷这潭水清上一清。”李相一去,余者查实有罪的官员或是杀头或是流放,皆判的极重。就是作弊的举子,亦是清一水的革去功名,永生不录,不予为官。

  穆元帝也将东宫太傅少傅的缺另点了人,苏相点了太傅,谢尚书如今官运亨通,点了少傅。

  五皇子挺为太丈人高兴,当然,也为太子高兴,以往做太子太傅的是李相,李相也是能臣,于内阁中居次辅,自比不得苏相这个首辅。谢尚书更不必说,这是五皇子的岳家太丈人。谢莫如也道,“这两人,陛下点的好。”苏相最是中庸老练,多少年来,相位稳若磐石。谢尚书更不必说,以前年轻时做过穆元帝的先生,但辗转多年,才熬到相位,于穆元帝昔年的诸位先生中,是最迟的一个。多年媳妇熬成婆,谢尚书堪称典范。

  谢莫如想,大概穆元帝希望太子若苏相一般沉稳,如谢尚书一般坚忍吧。

  朝中此番更迭结束,已是六月末,谢莫如担忧的同五皇子道,“派去蜀中查凌霄的人一直没回来,也没信儿,这可如何是好。”

  五皇子皱眉,“这也走了有半年了吧。”不过是去趟蜀中,虽说路远,三四个月也能走个来回了。便是慢些,如今这半年有余也该回来了。

  五皇子安慰道,“你别急,毕竟是咱们府的人,是生是死总不能没了下落。我想个法子。”

  “先问一问凌霄。”谢莫如已经不想等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52章 更迭》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