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价值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莫如与五皇子的感情愈发融洽,五皇子很能听取谢莫如的意见,如今科弊案结束,礼部差使不甚忙碌,他便常到他皇爹跟前儿去送温暖,啥都送,什么西蛮的特产,南安的土物,还时常陪着穆元帝用膳饮茶表关心,你说把大皇子给恶心地,大皇子道,“堂堂皇子,也不知怎么这样一股子小家子气,父皇那里什么不是最好的,他偏爱去弄这些个小巧。”

  崔氏便说,“虽是小巧,也是五殿下的孝心,母妃那里我是常去的,殿下也别净忙大事,殿下是长兄,该多孝顺父皇。”崔氏近来对五皇子一家也有些不满,忒会献殷勤,非把别人比下去不能干休的。按理,崔氏一向宽厚,不该有此想才是。只是,自打去岁地动后,婆婆赵贵妃便与她时不时的提起五皇子府的庶子如何出众讨喜来。崔氏又不是个笨的,焉能不明白婆婆的意思,无非是五皇子府的庶子教导的好。要别的事,婆婆说了,崔氏自然是要听要改的,独这事,崔氏委实委屈。她又不是没有嫡子,既有嫡子,她自然是要着重看顾自己的儿子。至于庶子,奶娘丫头一大堆,难不成还要她巴巴的两只眼睛瞧着?何况,五皇子府能与他们庄上相比么?四个皇子府连带东宫,就五皇子府没嫡子,谢莫如以后还不得指望着庶子,她能不好生教导么?

  崔氏不信婆婆连这个理都不懂,偏生又对自己吹毛求疵,崔氏自然不大喜悦的。如今五皇子府又出幺蛾子,故而,崔氏没忍住就说了几句酸话扇风点火。

  大皇子道,“现在兵部正是忙的时候,我哪里有空像老五一样见天儿没事儿就往父皇前头凑。”

  崔氏到底是大家出身,察觉到自己情绪不对,也立刻改正了,道,“其实也是殿下多想了,殿下们哪个不是孝顺的。您想一想,那科弊案闹的沸反盈天时,五殿下不也没这心么。想来如今是他闲了,才起的这心思。殿下忙着兵部的差使,这般尽心尽力,父皇安能不知呢。要我说,咱们倒不必凑这个趣,不然,看五皇子这般殷勤小意,殿下们搁下手头的国之大事不做,倒去做这些小事,那国家大事要交给谁呢?”又劝丈夫,“人与人也不一样,你看府上这些丫头,她们服侍人周到妥帖,是一把好手。殿下是要做大事的,倘让殿下做些服侍人的差使,岂不大材小用。”

  大皇子“扑哧”乐了,笑,“你也有这般促狭的时候。”可不是么?看老五在父皇面前的德行,端茶递水的,抢下人差使!

  崔氏道,“就做个比方,哪里促狭了。”唉,这是怎么了,还是心里果然对五皇子府生出嫌隙,怎么总说这样的酸话。

  大皇子乐了一回,便也将此事丢开了。

  没过几天,宫里倒是出了件不大不小的喜事,六皇子得了庶长子,面对此事,许多人的反应是:六皇子还没大婚吧?

  事实上,六皇子他皇爹正在给他挑媳妇,六皇子他四哥正忙着给他张罗宅邸,然后,六皇子这媳妇还没影儿的,先生了庶长子。

  崔氏都说,“六皇子这事……”叹一声,吩咐侍女去准备给六皇子庶长子的洗三礼来。

  大皇子并不以为意,想着要进宫恭喜六弟一声方是,至于正室未进门先有庶子啥的,他府里也是先有庶子的啊!

  大皇子这样,东宫也没大在意,天潢贵胄,又不愁娶不上媳妇,提前有庶子也没啥。倒是四皇子私下与五皇子道,“六弟这样可不大好,怎么也该先正妻进门儿,再说侧室的事儿。”四皇子与四皇子妃感情融洽,没人姬妾也不觉什么,四皇子是个明白人,媳妇带着嫁妆与娘家的资源嫁进来,还要打理内宅,养育儿女,虽说女人自当贤良,可相处起来就知道了,妻者齐也,老话一点儿不错的。

  五皇子与四皇子自来情分好,也有共同语言,听四皇子这话深以为然,道,“可不是么。六弟也是,这急什么,就是有服侍的人,也该预防着些,庶子的事,还是当先与六弟妹商量才好。”五皇子盼嫡子多年没嫡子,不过,他媳妇贤良,把孩子们教导的都很好。而且,妻子可不只是能帮着管理内闱,教导孩子,就是五皇子自己也得承认,成亲后他多得谢莫如的引导。像六皇子这样的,亲事还没影儿,庶长子先出世了,能与皇室联姻的家族可没一个好惹的。

  四皇子五皇子与六皇子年龄差距有些大了,且这种事,六皇子有自己的生母段昭仪,也轮不到他们去发表意见,而且,六皇子刚得了儿子,也不好这时候去泼冷水。

  四皇子五皇子絮叨一回,也就散了。

  一个庶出皇孙的洗三礼,原本没什么稀奇的,不过因为皇孙他爹还未婚,就稍微有些引人注目了。主要是对比一下前五位皇子,哪怕是东宫太子,也是很守礼的,婚前没有庶出子女。六皇子突然有了庶长子,倒惊了人们一跳。

  其实想一想,倒也不是不正常,就是寻常豪门,也有正妻未进门先有侧室生子的,当然,一般这样的豪门会受到一些暗中挑剔也是有的。毕竟,门当户对的人家的闺女也不是大白菜。好在,皇室不是一般的豪门,六皇子虽有了庶长子,六皇子妃仍是热门人选。

  既是六皇子庶长子的洗三礼,而且六皇子如今未婚,这洗三礼便是由六皇子生母段昭仪操持的。段昭仪面儿上只看出欢喜来,因六皇子还住在宫里,胡太后最愿意凑热闹,她老人家竟也亲去了六皇子宫里看望重孙,胡太后一惊动,后宫有头有脸的妃嫔便都去了。当然,皇子妃们自然也提前到了。

  胡太后见了谢莫如就很有话说的,便拿眼瞅着谢莫如感叹道,“女人哪,最重要的无过于传宗接代了,生儿子,就是有功的。”谢莫如根本不理胡太后这话茬,她眉宇间浮现一丝丝冷淡,别开脸去,不准备对胡太后这等“高见”发现意见。胡太后以为谢莫如不大痛快了,深为能给谢莫如添堵自得,问段昭仪,“可怜见的,这丫头是个好的,给小六生了儿子,得给她个名分哪。”此一句,险没把段昭仪噎死。

  段昭仪忙道,“本就是让她服侍小六的,这原是她的本分,哪里还敢要娘娘赏呢。”

  胡太后道,“生了儿子就不一样,端茶递水多少年,也不如给咱们皇家添子添孙功劳大。”直接就升了侧妃。

  段昭仪真恨不能一口老血呕出来,边儿上已是恭喜声不段。段昭仪也只得打叠起精神头来应付,谢莫如只当看场闹剧。洗三酒都没吃就去淑仁宫看望苏妃了,胡太后傍晚同皇帝儿子抱怨,“小六的好日子,哀家都去吃酒了,她做嫂子的就不给小六这个脸。亏得小六是个有心胸的,不然还不知怎么不痛快呢。”絮絮叨叨的同儿子抱怨了一回谢莫如,“不就是瞧不起给小六生儿子的丫头是宫人么,哀家知道,她是瞧不起哀家……”说着又掉了几滴泪。

  “母后想多了,断不会如此的。朕与小五能自地动脱险,也是小五府上侧妃的功劳,那凌侧妃不也是宫人么。”穆元帝笑着转了话题,问,“今儿洗三酒吃的可还热闹?”

  “热闹的很,赵贵妃谢贵妃她们都去了,太子妃还有老大媳妇她们几个也来了,热闹极了,可惜皇帝没空。”胡太后还挺遗憾的。

  穆元帝哄他老娘,“热闹就好。”穆元帝又不是胡太后,天生的昏馈。当初太子嫡长子降生,当然,那会儿太子还未册立东宫,而且分府在外,穆元帝也只是加厚赏赐,并未亲临。如今六皇子一个庶长子的洗三礼,倘他亲临,那成什么了?

  哄了老娘几年,穆元帝就去了谢贵妃宫里。

  谢贵妃是谢莫如嫡亲的姑妈,哪怕平日里这姑侄两人没啥交流,谢贵妃也会偏着谢莫如说话的,何况,就是摸着良心说,也不是谢莫如的不是。见穆元帝问起六皇子庶子的洗三礼,谢贵妃道,“挺好的,孩子生得白胖,哭声极响亮。天儿转冷了,这换季的时候,苏妃身子弱,吹不得风,就没过去。莫如没见着婆婆,自然关心。她们婆媳跟母女一般,我看莫如有些不放心,就去了苏妃宫里。”

  这话说的,多么入情入理,符合实际啊。

  完全不是特意为谢莫如开脱,主要是穆元帝也知道,谢莫如与苏妃的确情分不错。而且,苏妃的确身子不大好,且这个场合,宫里有头脸的妃嫔都跟着太后去了,不见自己个儿婆婆,谢莫如做媳妇的当然得去问候。穆元帝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至于胡太后要升那宫人做侧妃的事,谢贵妃根本提都未提。

  穆元帝听谢贵妃说了一回家长里短,就歇在了麟趾宫。

  段昭仪召了六皇子到跟前好一通训斥,“给我安生一些!你几位皇兄成亲前,虽难免有姬妾之流服侍,但没有一个像你这般成亲前就闹出庶长子来!”

  六皇子惟惟,问他娘,“那皇祖母说的侧妃的事……”

  “你还敢提!”段昭仪一掌击在几上,“生养儿子自然是有功的,可以后给你生养儿女的多了去,你有多少个侧妃之位给她们?太后娘娘说的对,这原是她们的本分!做了本分内的事,有什么值得格外奖励的吗?侧不侧妃的,等你媳妇进门再说吧。”

  六皇子没敢再多言,辞了母亲回自己院里瞧儿子去了。

  要说先前六皇子有了庶长子一事,只是让人有些讶异,这转眼洗三宴上就有了册这庶长子之母为侧妃的事,人们就有些意见了。

  婚前有个庶长子人们还能接受,毕竟是皇家嘛,老穆家还尤其缺孩子的,能理解。可就因生个儿子,就把个宫人册为侧妃,就难以理解了。连大皇子都说,“皇祖母这是怎么了?”联想起自身,还是咋地?

  崔氏直叹气,“六弟妹以后就难了。”

  由于胡太后对东宫一向偏爱,此事,东宫便不做评价了。

  一向温文的三皇子从妻子那儿听说这事儿都道,“这不大合规矩吧?”

  四皇子直接吐槽,“老太太想起一出是一出。”

  五皇子则道,“哪儿跟哪儿啊!皇祖母这样办事,以后哪里还有规矩在?”

  谢莫如淡淡地,“太后娘娘不过是过一过嘴瘾,放心吧,这事儿成不了。陛下又不糊涂。”看到了吗?权利就是这样被愚蠢一点一点葬送的,慈安宫还没有察觉吗?当一个人的话没有了份量,这个人的价值又剩几何呢?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54章 价值》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