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是不是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胡太后这神来一笔,穆元帝给他六儿子寻了个好岳父——左都御史铁方。

  不过,这两者到底有没有关系,就不知道了。但,就是五皇子也同谢莫如说,“铁御史再方正不过的人了。”

  谢莫如评价,“这亲事结的好。”由此也可见胡太后与穆元帝的智商差距了。

  不管怎么样,总之先要预备出两份礼,一份六皇子大婚的礼,一份六皇子分府的礼。然后,谢莫如就与四皇子妃胡氏商量着再盖房子的事了。去岁地动,帝都塌了不少房屋,说来也是侥幸,谢莫如与四皇子妃买的城南郊外那一大块地却是啥事没有,就是搬到那儿住廉租房的小翰林们,也都安然无恙。于是,帝都后,那一片廉租房彻底火了,城里塌了歪了的屋子不知多少,新建廉租屋完好无损,于是,里头的传闻就多了。总之一句话,地动用事实证明,那是一块儿福地。

  廉租房火了,周围的店铺也都售了出去,还有市场出租的摊位,现在也有不少人打听价钱,当然,这种事自有管事去料理。谢莫如与胡氏商量了,眼瞅着一年的租期也到了,之前是因着没人买,才改买为租的,既然有人买,摊位干脆也卖出去,不过租户有优先购买权。

  谢莫如与胡氏看着市场的摊住分布图,商量着给各摊位定了价码,然后命人张帖到市场上去,胡氏道,“让他们去说一声就是了。”

  谢莫如道,“这事儿经的手多了,里头的事儿就多,咱们这里定了一个摊位一百两,待到了市场上,兴许就得一百五十两。”

  胡氏寻思着,道,“这样的事,各家各府也是常例了,只要不过分,也便罢了。”

  谢莫如道,“待摊位银子到手,拿出两成来赏他们倒罢,但要背着我弄鬼抬价,却是不行。”

  因买地建房子是谢莫如的主意,这些事上,胡氏并不争执,笑,“这样也好,更加分明了。”想着谢莫如的脾气果然与众不同。

  说一回卖摊位的事,妯娌俩商量起盖房子来,孩子们一起由嬷嬷丫环们瞧着在园子里玩耍,眼瞅着晌午,胡氏正想着要留饭,就见五皇子府的管事跑过来报,“禀娘娘,咱们府里的凌侧妃发动了,约摸是要生了。”

  谢莫如放下手里的毛笔,问,“产婆过去了吗?”

  能在王府当差的管事,也是极得用的,立刻道,“已经过去了,苏侧妃命奴才过来请娘娘回去。”

  胡氏忙道,“你赶紧回去吧,一会儿我命人把大郎他们送过去。”

  谢莫如也不与胡氏客气,起身与管事一道回了王府。两家王府是邻居,谢莫如回府很快。凌霄就这几天的日子,何况府里也早有预备生产的经验,谢莫如提前命人将产婆接进府里住着,□□东西都预备齐全了,故此并不慌乱。到了凌霄的院落,苏氏几个都在了,院中秉气凝神,严肃齐整,未有半分慌乱,三人一道向谢莫如见礼,谢莫如将手一摆,道,“辛苦你们了。”

  苏氏谦道,“娘娘不在府里,凌妹妹这里发动,妾身们也不知如何是好,不过是过来跟着干着急罢了。”

  谢莫如坐在堂屋,苏氏三人坐于下首,慢慢吃茶等着凌霄生产。

  凌霄生孩子倒也俐落,中午时分产下一子。丫环婆子过来报喜,“恭喜娘娘,喜得贵子。”

  谢莫如笑,“赏!”

  赏赐是早预备下的,用红木盘托出来,一人两个二两重的小银锞子,大家得了彩头,皆是喜悦,愈发满口好话。谢莫如进去瞧了瞧凌霄,产房内血腥气颇浓,产婆丫头的忙着收拾,凌霄神色还好,只是脸色难够苍白,几缕汗湿的黑发粘在脸颊,透着疲惫与虚弱。谢莫如让人把收拾好裹在小被包的孩子放在凌霄身畔,道,“孩子很好,是个男孩儿。”

  凌霄淡淡的叹了口气。

  谢莫如道,“你好生歇着吧。”坐也未坐,便又离开产房。在外吩咐丫环婆子好生服侍,又赏了院中服侍人两月月钱,府中人一月月钱。这也是老例了,苏氏几个生子的时候都是这样赏的,唯徐氏生了长女,谢莫如尤其欢喜,按双倍行的赏。

  凌霄把孩子生出来,谢莫如打赏之后便回了梧桐院,苏氏等人也便各回各院了。

  五皇子晚上回来,知道凌霄生子的事只是“嗯”了一声,用过饭后方同谢莫如商量,“我想着,还是把孩子抱过来养。她那样子,实在不像个会养孩子的。”

  谢莫如道,“凌霄刚生了孩子,这话且莫提。没有刚落地就生离人家母子的道理。”

  五皇子是下定决心不叫凌霄自己养孩子了,道,“那等满月就抱过来吧,你要觉着劳累,配几个得用的丫环嬷嬷。”

  “也好。”谢莫如道,“不如把昕姐儿一并抱过来,俩孩子做个伴儿。”

  五皇子自然不会反对,自从出了凌霄的事,他不知犯了哪根筋,谢莫如不方便时也不往侧室房里去了。现在庶子有了,谢莫如自然不会再上赶着把五皇子往侧室院里送,五皇子不愿意去,索性依旧是俩人过日子。

  谢莫如与五皇子说了要往南郊盖房子的事,五皇子来了兴致,笑,“四哥好几回说要谢你呢,如今朝廷建的宅子都叫些家境艰难的官儿们租了去。以前是上赶着不收租金也没人住,如今倒是争抢起来。以前不是孙翰林沈翰林带头搬去的么,他俩原是把自己租住的宅子让给同僚搬去了南郊,去岁地动,他俩原来住的宅子都塌了,南郊的新宅一点事儿没有,一家子安安稳稳的。倒是换到他们旧宅的同僚,可很是伤着了一个,险没要了性命。”

  谢莫如笑,“当初没人愿意搬,人家俩人带的头,这是人家眼光好。可见眼光好是能救人性命的。”

  五皇子笑,“眼光好,运道也好。”又问起谢莫如打算如何建宅子的事。

  谢莫如令绿萝取出图纸,令侍女举了灯,谢莫如道,“那里住的人家已是不少了,我与四弟妹商量着,别的先不急着建,先建一所书院,到时请几个举人坐馆,给孩童开蒙什么的。”

  “这话是。”五皇子知道些民生多艰,道,“凡是在那边儿租房的官员,多是有些艰难的。有的携家带口,上有老下有小的。虽说官员都识得经典,可既要在朝当差,又要在家给儿女开蒙,怕也顾不大来。你们这主意好。”

  谢莫如笑,“书院就建在这桃杏林一畔,离得近,风景好,待建了书院,周围且添些松梅竹兰之类的,也清雅。与书院一起的,这边儿沿着湖畔全都留出景观地方,在这里,再建一批宅子卖,清一水的四进宅院。”

  “那么大。”四进宅院可不是寻常人家能住的起的,五皇子开始担心他媳妇的宅子建了不好卖。

  “自然是大的,还得用上等工料。”谢莫如道,“再远些,这儿倚山的地方,建上十几所三四进的宅院,这个要上次你给我找的那位老先生来画图样子,这十几所宅子可是不能重样的。而且,在这附近,我要建一所大的学院。倚山的宅子就不卖了,给北岭先生一套,听说筑书楼的活计要完成了。”

  五皇子道,“北岭先生素来不重身外物,只不知先生要还是不要呢?”对北岭先生这等大儒,五皇子自然不是心痛东西。

  谢莫如笑,“放心吧,我有说客。”

  五皇子立刻心领神会,“李樵李九江!”

  “对啊,这几年九江先生一直在协助北岭先生主持筑书楼之事,待筑书楼完成,陛下要怎么赏北岭先生呢?给金银,忒俗。给官位,北岭先生若想做官,且等不到这时候。倒不如我给殿下出的这主意,我与殿下实说吧,当初这地买的便宜,现在就有不少商贾富户愿意翻倍的价钱想买。只是不能这样卖了。咱们与四皇子府是何等身份,岂能学那些商贾精于银钱盘算?”谢莫如道,“原本买这地也不是为了赚银子的。我与四嫂商量了,盖那一批四进的宅院,就能把投入的钱赚回来了,还能有些盈余。那座小山,种了一年的花木,也不同以往了,再养一年,景致还能更好。所以这处地方,我跟四嫂想着,倒不若建上十几二十所样式不同的宅院,既不给官宦豪门,也不卖商家大贾,你与四皇子一并献给朝廷,到时赏给北岭先生岂不好?就把这片地,赐给北岭先生传道解惑,就是北岭先生百年之后,也留给民间的大儒大家吧,给他们做学问讲道理,传道授业,莫负一身学识。”

  五皇子不禁拊掌道,“这主意好,只是我得跟四哥一道商量商量,咱们先悄不声的把宅子建好,到时有了时机再献上去才好。”

  谢莫如笑,“这个就得你跟四皇子掂掇了。”

  五皇子悄与谢莫如道,“先跟你透个信儿,朝里可能又要提分封的事了。”

  谢莫如惊喜,“这可是好事,要是这事儿准了,你先问一问陛下,咱们能不能奉母妃一并去封地?”

  “我也是这个主意。”五皇子道,“这些天,大哥越发不对劲了,在太子面前狠命的赞我,把我赞的鸡皮疙瘩不断。”

  “这有什么不对劲的,大皇子对劲的很,只是手段不大高明罢了。”谢莫如道,“去岁你不是还与我说么,大皇子在陛下面前总是赞太子。”

  “是啊,开始是赞太子,不知怎么着,如今对我也和气的了不得,到处夸我哪。”反常既为妖的道理,五皇子还是明白的,道,“以前大哥可从没这样过。”

  “这就是了。”谢莫如微微勾起唇角,“约摸大皇子这些天重温了《春秋》,学一学郑庄公罢了。”

  谢莫如淡淡评价,“大皇子这主意不好,郑庄公一国之主,想捧杀共叔段也用了十几年的光阴。大皇子性性浮躁,这法子本不适用于他。”

  五皇子对于他大哥的脑袋颇觉不可思议,认真的与他媳妇道,“不要说大哥不是郑庄公,我跟太子也不是共叔段啊!”都这把年纪做了爹的人,谁还能被几句好话就捧的找不着北啊!

  谢莫如心说,你不是共叔段倒是对的,只是太子是不是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55章 是不是》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