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时机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胡太后病成这样,穆元帝连朝政也顾不得了,在慈恩宫朝夕侍药。当然,谢莫如也知道,现下朝中无甚大事,至于鸡毛蒜皮的小事,内阁也不会在这时候来打扰穆元帝。不过,穆元帝都这样了,皇子皇子妃们更是得进宫侍疾。

  谢莫如不在侍疾排列中,介于她与胡太后的关系,谢贵妃委婉的同谢莫如说了,让她每日进宫问候,但不必去胡太后榻前侍疾。每日进宫是谢莫如做为孙媳的孝心,不去榻前侍疾是为了双方都好。谢贵妃说的时候,唇角都忍不住抽抽,谢莫如倒是应的爽快,道,“每逢初一十五我也是只进宫,不必去慈恩宫的,这是陛下的意思。如今慈恩宫玉体欠安,论理原该朝夕侍奉,只是太后娘娘一向不大喜欢我,我虽有此心,也不好这时候上前的,不然惹得太后娘娘不愉,岂不令我心下难安。”

  难为谢莫如这个年岁就能将这句“岂不令我心下难安”说得如此恳切,倘不知谢莫如与胡太后之间的嫌隙,谢贵妃得以为谢莫如是当真为胡太后担忧了。谢贵妃放下心来,含笑道,“你这孩子,素来最懂事的。”

  谢莫如抿了抿唇角,她知道,谢贵妃大约是不肯信她的话的,不过,谢莫如说的却是真心话。许多人觉着死亡是痛苦,不,只有没经历过痛苦的人才会这样想。对于生命,死亡永远只是解脱。这些人,她是真心盼着她们长长久久的活着方好。

  既然谢贵妃有此话,那么,自此,谢莫如每日随五皇子进宫,五皇子去慈恩宫,她在慈恩宫门前行一礼,便去淑仁宫。苏妃是妃嫔,老穆家孙男弟女不少,暂轮不到她去侍疾。何况苏妃这幅身子骨,倘真要侍疾,谢莫如五皇子还都有些不放心呢。

  胡太后这一病,五皇子府六郎的满月酒也未举办,不过,苏妃还记着,备了些东西让谢莫如给六郎收着。谢莫如笑,“六郎生得,与殿下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那眉那眼,鼻梁嘴巴,连后脑勺都一样。”

  苏妃听得有趣,“听着就招人喜欢。”

  谢莫如笑,“是啊,乖巧的很,听奶娘说,除非饿了,从不见哭声。昕姐儿这么大了,晚上还要哭的。”苏妃是平顺的性子,她耐得住寂寞,却也极喜欢听儿孙事的,苏妃道,“我看昕姐儿本就胆子有些小的。”

  “都是叫三郎吓得,那小子没事儿就爱吓唬昕姐儿,有一回叫殿下瞧见,罚他站了半个时辰。昕姐儿给吓得哭哭啼啼的,还最爱追着三郎玩儿。”

  苏妃听得弯了唇角。

  谢莫如喜欢孩子,她除了进宫,就是在家教导几个孩子,念几句书识几个字讲几个故事什么的,谢莫如自得其乐。待听得胡太后凤体好转,谢莫如与五皇子道,“娘娘既是好了,不如带大郎他们进宫给娘娘瞧瞧,娘娘一向喜欢孩子们。见一见曾孙,比灵丹妙药都好呢。”

  五皇子道,“皇祖母这次生病就是就藩引起的,皇祖母舍不得皇子就藩,老人家心思沉,可不就病了。”

  “人老就在意儿孙,儿孙们一侍疾,可不就好了么。”

  五皇子一向肯听谢莫如的意见,想了想,道,“这也好。”

  谢莫如笑,“娘娘一向最不待见我,每每见了大郎他们,也再不会寻我不是的。”

  五皇子有些歉疚,“委屈你了。”

  “不过是娘娘自己想不开,我有什么委屈的。”谢莫如笑,她的确不委屈,在她外祖母面前,胡太后只有克制的,到她这里,胡太后依旧只能继续克制,她有什么委屈的呢。

  谢莫如还带了些川贝一类润喉的药材去,胡太后的脑袋,等闲人猜不透,倒不是这位老太太有多么高深,相反,如果你要往高深里猜,十之**是不能猜对的。不必高深,只要是个明白人,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为就藩之事生病的。想来唯有胡太后方干得出这样的事,谢莫如对东宫表示同情。

  五皇子谢莫如带了大郎二郎三郎进宫,胡太后一见到三个小家伙,果然就开了脸儿,也不往床上躺着了,直起身子笑,“唉哟,曾祖母的乖孙孙们来啦,过来给曾祖母瞧瞧。”

  大郎还是那幅端庄样,带着弟弟们有模有样的行过礼,奶声奶气道,“曾祖母,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听说你您病了,好些没?”

  胡太后笑得见牙不见眼,道,“好了好了,一见你们,曾祖的病就都好了。”

  三郎嘴快,道,“那我们天天来给曾祖母请安。”

  “那可好,你们过来,曾祖肯定长命百岁。”

  侍女捧上药来,胡太后一撇嘴,“我都好了,不用再喝这苦汤子了。”

  三郎道,“曾祖母,这可不成,良药苦口利于病。生病的人,怎么能不吃药呢?你是怕苦吧,我有糖,给曾祖母甜甜嘴。”从腰上系的小荷包里拿出两块饴糖送给胡太后吃。

  胡太后乐颠儿乐颠儿的就把药给吃了,文康长公主笑,“早知道就叫这三个小的来侍疾了。”

  三郎道,“姑祖母,我可想来啦。大哥二哥也想来,不过,母亲说我们还小,还不会照顾曾祖母,所以,现在才带我们来。”难为他小小年岁就会用“不过”“所以”这样的词汇了。

  文康长公主笑道,“这样啊,你们在家都做什么啊?”

  “念书,认字,还要给弟弟妹妹讲故事。哎,他们忒笨,讲半天也听不明白,急死人。”三郎说着做了个粉可爱的“无奈”神色,一屋子人都笑翻。

  大郎不满弟弟说话不实在,道,“你就讲个开头,讲个结尾,那也叫故事。”

  三郎道,“我是看二哥讲得太慢,才替二哥讲一个结尾的。”

  二郎慢吞吞地拆三郎的台,“我不用你替。”

  “不用就不用,以后我再不替你讲了。”三郎说话似爆豆子一般。二郎松口气,“我真谢你啦,三弟。”你可别替我讲故事了,人家刚讲到□□,你立刻嘴快的替人家把结局说出来,便是二郎这好性子也很讨厌好不好?

  于是,胡太后就要求,“来,来,给曾祖讲个故事吧。”

  大郎几个就能陪胡太后玩儿上半日,用过午膳,胡太后要小睡一会儿,还说呢,“明儿个还来啊。”太子家孩子都大了,要进学,没空陪胡太后,当然,太子教子甚严,孩子大了渐渐懂事,也少了些童真,不比五皇子家的三个郎有趣是真的。

  待傍晚胡太后还与自己的皇帝儿子说呢,“老五这孩子,平日里瞧他不大说话的样子,却这样会教导孩子们。”说着又悲从中来,“我老了,可还能活几日,跟孩子们也是见一面少一面了,这样好的孩子们,经年不得一见,岂不是要摘我的心肝儿么。”

  穆元帝终于松口,道,“只是先分封,就藩且不急呢,母后想得远了。”

  胡太后此方大安。

  承恩公知道胡太后的病因后,许多天都没开口说过一句话。胡太后病都病了,这个时候是断不能再去同胡太后讲就藩有利太子的道理的,不然,该令今上多心了。但胡太后因就藩而病,实在是……

  承恩公与程离道,“娘娘总是心软。”

  程离对于胡太后也颇为无语,不过,程离于此事明显另有看法,他道,“国公爷,陛下从未因太后改变任何国策,此次,属下以为,陛下并非因太后娘娘的病改变主意,反是太后娘娘的病情给了陛下一个绝佳借口。”

  一个绝佳借口,绝佳的不令诸皇子就藩的借口。

  承恩公沉默片刻,道,“文远的意思是,陛下本就不愿皇子就藩。”

  “对。”

  程离斩钉截铁的一个字让承恩公有些浮躁,承恩公道,“六皇子都已成年,眼瞅就是大婚的年岁了,陛下总不令皇子就藩,实在有违祖制。”

  程离冷笑,“哪里有什么祖制,太\祖皇帝爱今上如宝,自今上起,皇室子嗣始丰,陛下舍不得儿子,也是人之常情。”

  承恩公叹道,“不说别人,大皇子就不是个安分的。”

  “岂止大皇子,情知太后因何而病,五皇子在太后凤体好转后立刻带了皇孙进宫,无非也是打着让两宫心软的主意。别看平日里五皇子口口声声的要就藩,不见得就是真心。”

  承恩公道,“诸皇子各有心思,也不足为奇。何况五皇子封地闽州,最是山高路远。不说别人,谢王妃怕就不愿意离开帝都的。”承恩公府与谢莫如的仇怨由来已久,承恩公自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还是寻了机会与太子提了一嘴。太子道,“五弟不是这样人。”

  承恩公道,“老话说,白首相交仍按剑,老臣这么一想,至于五皇子到底如何,自然还需殿下慧眼观人。”

  太子眼中眸色不由深了几分。

  倒不是五皇子与太子哪里不对付了,说来,并不是俩人如何,只是礼部右侍郎一缺,五皇子力荐礼部郎中薛白鹤,太子始终觉着薛白鹤不过从四品,侍郎为正三品,薛白鹤只是在科弊案辅助了五皇子,其他除了年岁老些,并无功绩,这样越级提升,实在有些过了。故此,太子青睐的人选是晋宁侯之子王骅。虽然最终穆元帝取了王骅为礼部右侍郎,但五皇子再三举荐薛白鹤的事,还是让太子隐有不悦的。此时,承恩公又说五皇子似有异心,太子也不禁多想了些。

  好在,五皇子于东宫有举荐之功,太子不过是觉着五皇子不大稳重罢了,想着什么时候还是要与五皇子多沟通一二。

  太子因五皇子力荐薛白鹤之事不悦,五皇子也因薛白鹤之事很是愧疚,与谢莫如道,“薛郎中实在是干材,他是个老实人,只知闷头做事,不懂得钻营,所以大半辈子还在郎中任上蹉跎。我并不是为了私心,我就是为薛郎中可惜,也为朝廷可惜呢。”

  谢莫如笑,“一辈子长着呢,如今不过小小挫折,殿下何必如此闷闷?”

  五皇子道,“要是因着我,你何时见我不乐了。我是为薛郎中可惜。”

  “既如此,不如殿下去瞧瞧薛郎中,倘咱们就藩,府中也少不得辟些属官,殿下问问,看薛郎中可愿意在咱们府里为属官。”

  五皇子道,“藩镇中属官最高不过正五品,如今薛郎中可是从四品呢。”

  “要是遇着欣赏自己的人,四品五品又有什么差别,要是我,六品七品我也乐意。”

  五皇子一笑,“倘是就藩,我必是愿意厚着脸皮一问的,只是皇祖母这病刚好,父皇已说了,为体谅慈意,暂不令藩王就藩呢。”

  “别人就不就藩我不晓得,不过,咱们必是要去就藩的。”

  五皇子竖起耳朵,“这话怎么说?”莫不是他媳妇有什么小道消息?

  谢莫如笑意消散,淡淡道,“我们在帝都,于靖江的消息并不灵通,去岁永定侯在闽地还有一场小胜,诸多人因此轻视靖江王。我对靖江王亦不甚了解,但,殿下也与我说了,殿下就封闽地,是苏相的提议,陛下的首肯。闽地毗临靖江,陛下与苏相皆认为必要一位藩王以镇闽地,这就说明,在陛下与苏相心里,靖江是心腹之患。”

  “靖江王不敢来帝都,不敢竖起反旗,但他同样不纳赋不缴税,他在靖江,自成一国,这已是事实。”谢莫如道,“或早或晚,闽地海军必有一场大败!陛下虽舍不得殿下,但若是闽地出事,陛下必会令殿下就藩的!”

  五皇子心下一跳,道,“这不能,永定侯是练兵老手,而且,他最是个谨慎人。”

  “殿下还记得我抄自永安侯府的《神仙手扎》么?”

  “这自然记得。”他又不健忘。

  谢莫如的脸颊映着明亮的烛光,声音淡然,“海上的富贵,是手扎上清清楚楚的记录的。陛下缘何会令永定侯练一支海兵,必是陛下觉着海上受到威胁。闽地匪盗不绝,匪盗因何而起?闽浙相连,怎么只听到闽地闹海匪,没听过浙地有海匪的事呢?”

  五皇子此时已信了他媳妇的话,五皇子道,“你是说,靖江王府也有支不错的海兵?”

  “怕是不止于此。兵匪兵匪,兵与匪,怕是早有关联。”或者关联更深。

  五皇子道,“明儿进宫我还是跟父皇说一声吧。”

  “您可别说,咱俩闲话的,就猜着永定侯要大败。”

  五皇子噎了一下,永定侯是大皇子岳父,也是朝中老臣,五皇子道,“不管怎么说,也得让父皇知会永定侯一声,小心着靖江王府些。”

  谢莫如叹,“这是应当的。”

  五皇子不禁忧心忡忡,谢莫如劝他,“殿下与其担心,不如为我们将来就藩做些筹备呢。”

  “是啊。”五皇子并不因封地遥远贫瘠就有所抱怨,但,他也没料到可能面对的是这样危机四伏的局势

  知道吗?

  这将是最坏的时机,也将是最好的时机!

  你可得提前做好准备啊。

  你们以为我不愿就藩,不,我只是不愿意所有的皇子都就藩罢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58章 时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