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发散思维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许多事,不是靠人说的,而是自己感悟的。

  譬如,谢莫如从来没有对五皇子的政治前途说过一句话,当初五皇子在朝中上书请立东宫,还是谢莫如建议的。皇子分封之后,谢莫如也很支持五皇子早日就藩,但,谢莫如突然说出,“古代大贤,多有所梦。请殿下记住,从现在起,殿下的梦也是真的。”

  这样的话,犹如黑暗夜空中的一道霹雳,电光火石间,五皇子似乎了悟了些什么。五皇子看向谢莫如,眼神中罕见的有了些犹疑。谢莫如神色郑重庄严,没有任何野心昭昭的张狂,五皇子几乎觉着自己的感觉是不是出了差错,他心跳如鼓,有些结巴的又说了一遍,“这,这不大合适吧?”

  “这是最好的解释。”谢莫如笃定的神态,仿佛在说太阳每天东升西落一般自然。

  五皇子咕唧咽了口口水,“这个,那个,哦。”

  谢莫如看五皇子似乎给惊下住了,不由笑道,“看殿下,别自己吓自己了。这也是为了取信于人,我就不信孔圣人真就三番四次的梦到周公,只是有时为了传道,不得已说个谎罢了。殿下亦同此理。”

  五皇子点头,松口气,“嗯。”看来是他想多了,他媳妇没那个意思。

  谢莫如并不顺事点破,许多事,水到自然渠成,何必开始就摆出赤\裸裸的野心来?再说,野心,她可不喜欢这个词。对于她,这也并不是野心,这只是她的目标之一,她不会远望它,她只会一步步走近它,得到它。谢莫如转而又说起薛白鹤来,“薛郎中可愿意为殿下属官?”

  五皇子心下转喜,笑,“我亲问过他,他是愿意的。”

  谢莫如道,“眼瞅就是中秋了,咱们府里的属官们都有中秋节礼赏赐,既是殿下与薛郎中说好了,我就算上他这一份儿。”

  “这是应当的。”五皇子又说起谢莫如的生辰宴来,“正好咱家不忙,好生热闹几日。”没几天就是他媳妇的生辰了。

  谢莫如舒服的靠着软榻,端了手边儿的茶来吃,道,“没的累人,又不是整寿,我也不喜铺张,咱们自家人摆两席酒便罢了。要是殿下想为我庆祝,不如殿下请几日假,我有些日子没去万梅宫了,咱们带着孩子们小住几日如何?”

  五皇子一口应下,“这有何难。”

  谢莫如的生辰也算皇子妃里一件不大不小的事,今年虽未大办,该到的礼也到了,宫中有按例的赏赐,苏妃所赐不好越过两宫,不过她已私下给过谢莫如了。另外,谢柏苏不语安夫人都大老远的令人捎了东西来,府中侧妃也各有孝敬,谢家亦有寿礼送来,还有各王府均有来往,虽谢莫如说了不大办,王府也摆了两日酒。生辰酒吃过,谢莫如就与五皇子带着诸儿女们去万梅宫小住了。

  谢莫如很喜欢孩子,也乐得让五皇子与孩子们多接触,谢莫如与五皇子说过,“我与父亲缘法不深,在家时拢共也没说过几句话。我如此,便不希望孩子们也如此。”听得五皇子怪心酸的,对孩子们也多了几分耐心。

  俩人在万梅宫也不做什么,就是日头暖的时候在外晒晒太阳,说说话,看孩子们玩耍,五皇子与谢莫如商量,“大郎几个过两年也要进宫念书了,咱们要不要先找个先生在家里教一教。”他其他几个皇兄家就是这么干的,譬如,太子家的嫡长子入学前已把四书念了小一半,皇长子家的庶长子啥都没学过,起步就落人家一截。五皇子挺关心儿子们的教育,尤其媳妇在这上头显然是超越旁的皇嫂们一大截的,所以,五皇子先与谢莫如商议。

  “这倒还不急,字我已经教他们认了一些,千字文也会背了,只是孩子还小,骨头软,晚些再动笔写字比较好。要是找先生,殿下可得细细访询,莫找那种太拘泥古板的,没的叫孩子们失了天性,反是不美。”

  俩人说着话,大姑娘昕姐儿就哭哭啼啼的过来告状了,三哥欺负她,五皇子哄闺女两句,把三郎拎过来训一顿,叫他对着墙罚站,让大郎二郎哄着昕姐儿玩儿,五皇子瞅着罚站的三郎,恶狠狠的来一句,“非找个厉害的先生不可!”

  三郎扭过头问,“父王,是要找先生教我们念书么?我们不是要去宫里念书的么?”

  “闭嘴!罚站就给我老老实实的罚站!”五皇子做父亲还是很有威严的,他一瞪眼,三郎忙扭过脸继续罚站。

  三郎一面罚站一面认错,“我知道错了,再说,我也不是故意弄哭妹妹的,她忒娇气,我又不知她这么娇气。父王,我错了,让我去哄一哄妹妹吧,我一准儿不弄哭她了。”

  五皇子轻信他家三儿子的巧话,结果,一上午,三郎又把昕姐儿弄哭两次,屁股上挨了两巴掌,五皇子教昕姐儿,“以后找你大哥二哥玩儿。”

  昕姐儿还就爱找三郎,闹得五皇子也没了脾气,谢莫如笑,“什么是孩子呢。”

  五皇子笑,“三郎这小子,嘴巴成天叨叨个没完,也不知道怎么这多话。四郎嘴巴就太笨,比昕姐儿还大呢,说话还不如昕姐儿俐落。”

  “四郎也不笨,算起来拢共比昕姐儿大三个月,男孩子一般都是说话比女孩子晚,三郎算是例外。”

  说会儿孩子们的事,谢莫如与五皇子说起在西宁州的生意来,“行云与我商量着,想着收了西宁州的生意。”

  谢莫如与江行云的生意,五皇子是知道的,但他平日里忙于礼部的差使,也不大了解,闻言问,“可是有什么难处?”

  “难处倒也不算,只是这几年西宁州的榷场越发红火,去那里的大商贾不少,而且,大皇子封地在晋地,与大皇子相近的徐家今年也去了西宁州的榷场,咱家虽与大皇子府不是外处,可天下这么多地方,何必非挤在一处。我与行云就商议着,索性收了西宁这边儿的摊子。”谢莫如道。

  五皇子想了想,“这也好,咱自家有地盘儿,要是江姑娘想做生意,不如去闽地。”

  谢莫如笑,“我与殿下想到一处去了。”

  五皇子足请了小半月假,中秋前才回的帝都,其间大皇子家李侧妃生了庶子,洗三礼时五皇子夫妇在山上并未亲去,只是命人送去了洗三礼。崔氏笑与三皇子妃褚氏四皇子妃胡氏道,“五弟五弟妹实在恩爱。”

  褚氏道,“是啊,五殿下瞧着庄严,委实是个会疼人的。”

  胡氏笑,“其实他们这法子倒也好,往别庄里清清静静的过几天小日子,舒坦又惬意。”

  崔氏笑,“明年你生辰,也学五弟妹这法子。”

  “我倒是想,只是我生辰在三月,那会儿工部总是忙,就是我想,怕殿下也没空闲。”

  妯娌几人说些闲话,大皇子府四子的生母虽然侧妃的位份,但,大皇子府已有嫡子,这侧妃生的庶子便也显不着了,于是,平平淡淡的过了个洗三礼,大家就预备着中秋节了。

  五皇子一家子回了帝都,第二日,五皇子就与他的兄长们一道进宫给他皇爹他皇祖母献中秋礼了,穆元帝见了五皇子还问一句,“以为你中秋都回不来呢。”

  五皇子赔笑,“那不能,团圆节,儿子得回来跟父皇一道团圆。”

  穆元帝意味深长,“你这日子,神仙也比不得。”

  “儿子全是托赖父皇庇佑,要不哪得这神仙也比不得的日子哪。”五皇子顺手拍他皇爹一记马屁,直把穆元帝拍笑了,穆元帝笑,“你何时这般油嘴滑舌了。”

  五皇子见他皇爹展颜,也放开了些,笑,“这是跟你您孙子学的。”说起在万梅宫孩子们淘气的事来,“三郎那小子,一天训他八遭也不长记性,嘴巴可比儿子灵巧的多。”

  穆元帝想到孙子们,终于彻底开了脸,道,“你近来实在是闲了,礼部不忙,也不想着为朕分忧。”

  五皇子连忙道,“父皇若有差谴,儿子定是责无旁贷。”

  穆元帝还真有差使交给五皇子,道,“筑书楼的事快好了,中秋节朕有所赐,你亲去江北岭家颁赏,江北岭有了年岁,这些年,他也是个难得的,代朕问侯一声。”

  这样的大好的差使,不要说五皇子,谁不乐意做啊。五皇子连忙应了,五皇子不傻,筑书楼的事谢莫如一早同他提过,他闲时,也在肚子里想过,此时,五皇子立刻将腹稿拿了出来,不假思索道,“筑书楼集翰林与民间名宿大家十几年之功,一朝大成,当勒石以记。更要令钦天监择吉日,昭告天下才好。”

  穆元帝看他似有主意,便顺手将这差使也给了他,道,“你在礼部,这些就是你的差使了,具体拿个章呈出来。”

  转眼又得一差使,五皇子响亮的应了。穆元帝看他精气神十足的模样,不由一笑,打发他下去了。

  五皇子得俩好差使,回家告与妻子,还说,“亏得你先时提醒过我筑书楼的事,不然父皇只会令我颁赏,怕是不能将筑书楼大成的庆典交给我呢。”

  “我那只是一提,我自己都没想。要是殿下不关心此事,怕也不能想到这些。”谢莫如笑,“可说到底,筑书楼的事,盯着的人不少,最终陛下将这事交给殿下,足见陛下深知殿下是实干之才。不然,这样的事,断不会交给殿下的。”不要说诸皇子,就是太子怕也乐意做这差使,但穆元帝独将此事交与五皇子,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五皇子喜上眉梢,“我也没想到父皇会把这事交给我呢。”

  “殿下分封闽地,虽是朝廷所需,其实陛下心里明白,也是殿下在科弊案中得罪了太多官员所致。陛下是心疼殿下了。”

  五皇子有些沉默,最后道,“我并不介意,我愿意为朝廷出力,天下是有限的,苦地方总得有人去。”

  五皇子到底乐观,道,“你说我那天穿什么,唉哟,想到要见北岭先生,还有些拘谨。”

  谢莫如道,“殿下代陛下颁赏,自然要穿皇子服饰。”

  “会不会显着不大亲和。”

  “皇权什么时候亲和过?”谢莫如道,“殿下颁赏后还得回宫参加中秋宴呢,要是想亲和,反正陛下是将这差使交给殿下的,待过了中秋,殿下多去筑书楼走动一二,也就亲和了。”

  五皇子点头,“我与父皇说了,筑书楼这样的利国利民的伟业,定要勒石以记的。我想着,北岭先生是主持筑书楼十几载的大功臣,这事儿,还得听一听北岭先生的意思才好。”

  谢莫如含笑,“殿下说的是,非但北岭先生这里要问一问,这筑书楼还有诸多翰林学士的参与,前翰林徐掌院调为礼部尚书,如今翰林是秦掌院管着,两位掌院那里也要商议一二。再有,筑书楼这些年,耗费了诸多人的心血,如今大成,总不能让这些人白忙活,除了庆典,殿下可得为他们请赏才行。”请赏,这才是重点。收买人心的大好时机。

  唉呀,原本就是个颁赏与开幕式庆典的活儿,叫他媳妇一发散思维,完全是活儿里有活儿啊!五皇子认真听了,当晚顾不得吃饭就要去找张长史商议,谢莫如唤住他,“急什么,世上的活儿哪里有干完的一日,身子要紧,也不差这一顿饭的工夫。”

  五皇子老实的用过饭,漱过口方去找张长史。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60章 发散思维》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