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入彀之二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如穆元帝所言,五皇子的确是历练出来了,他自始至终根本没提送宅子给江北岭的话,只是围着这片地方说了自己的畅想与朝廷的计划。

  江北岭自不是给五皇子一忽悠就心动的毛头小子,他道,“这是朝廷的德政啊。”

  “都是应当的。”五皇子道,“朝廷应当如此。”

  江北岭虽没有应下来,也随着五皇子好生看了看周边环境。江北岭道,“老朽将九十的人了,怕是难担此重任。”

  五皇子笑,“先生今年不过八十五,传道授业,亦在言传身教,若先生是安于享乐之人,也就不是先生了。我虽是晚辈,也知先生不是能闲下来的人。圣人说,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只是,这话对善观时事者是对的,可古来大贤大德,从不是独善其身之人。”

  五皇子虽未能说服江北岭,回府时心情也不错,五皇子世情越发通达,与谢莫如商量,道,“我看但凡有本领的人,架子也便大些,我是不是要多请北岭先生几遭才好。”

  谢莫如道,“殿下不是请九江帮着劝北岭先生了么。”

  “九江是九江,我是我,这如何能一样?”五皇子道,“我还想着,要不请父皇出面……”

  “当年先帝出面也没留下他,何况如今?”谢莫如想了想,“再者说,江北岭这把年岁,再摆什么三延三请的架子反低了格调。听殿下说的,他倒是也颇有些心动。”

  五皇子道,“我陪着北岭先生走了大半个山头,说句老实话,他年岁虽是有了,身体真正不错。”

  “长寿也是一种本领啊。”谢莫如感叹一句,道,“他既心动,可见殿下法子是用对了,之所以未应,想是那地方虽令他心动,却还不足以太过打动他。殿下今天虽给他讲了南山那块地界儿的用途,到底流于表面,也不大详细,不如殿下做出个详细的计划来,再拿去与北岭先生商议。”

  南山那里,说到底原不过是个郊外田地,景致都是近两年养起来的,房舍也是近两年新置的,就是五皇子说的,有一批免费安置贫寒举子的房舍,具体数目是多少没有定,给贫寒举子的日用补贴是多少,也没有定。要说详细计划,五皇子自己也没有,他干脆拉了谢莫如一道做个计划出来。主要是,这个意见是他媳妇提的,地也是他媳妇的,对南山的情形,他媳妇比他还熟呢。

  谢莫如这里有南山周边细致的地形图,夫妻俩商量了一回,大到房舍数目,道路交通,细至贫寒举子的供应饭食,再有周边的衣食住行等市场建设,谢莫如尤其提了一句,“太医院窦太医家里就是帝都有名的金针堂,窦家世代行医,医道是极不错的。北岭先生这般年岁,他住到南郊去,别的暂不说,医馆得有一间。安置坊那里,虽也有一二小医馆,均不是什么有名气的大夫坐堂,不如让金针堂去闻道堂那里开个分号。”

  五皇子道,“这也有理。”

  谢莫如笑,“南山这里供应的银钱,殿下先算出来,这笔银子,不能叫别人出,必得请陛下从私库出方好。就是金针堂的事,也请陛下格外恩典才好。”

  五皇子自是明白,这是给他皇爹做脸呢,五皇子应了,道,“若是南山再盖房舍,也得父皇拿钱呢。”他家里把地献上去了,当然,如今地面儿上的建筑也一并献上去了,但如果再盖房屋,就得他皇爹出钱了。

  谢莫如道,“殿下说的是。”谢莫如也没打算做冤大头。

  夫妻俩一直商量到晚上用饭,待用过饭,五皇子又去找了张长史商议了一回,他与谢莫如都是细致人,但有时还是要多听取各方意见才好。与张长史议过,五皇子第二日又寻了李樵商量,到第三天,才拿了计划书去同江北岭看。

  五皇子说的客气,“我打算上书请旨,只是不晓得是否周到,毕竟我年轻识浅。倘是别的事,断不敢打搅先生,这一件事关闻道堂,且先生讲学多年,经验丰富,还请先生帮我看看,是否有需要再修改的地方。”

  江北岭翻了一页,道,“这是大事,老朽不好轻率,怕要多看几日。”

  五皇子大喜,还是努力矜持着,可江北岭何等人物,虽是一双老花眼,也瞧出五皇子眸中的喜悦之色。五皇子有一样好处,他喜便是喜,那种由内心深处迸发出来的喜悦令江北岭也不禁微微一笑,道,“殿下有心了。”

  五皇子道,“都是应当的。”

  江北岭不禁心下一叹,都是应当的。这话多么难得。

  五皇子把自己的计划书给江北岭,其实就是请江北岭自己修改出一个满意的地方来。哪里不好,您老人家改了,我去上书请旨。

  这样,就等于让江北岭自己给自己挖了个满意的坑。

  不过,说是坑就不恰当了。

  天下多少人求之不得。

  江北岭足足十天才将五皇子的计划书还给五皇子,五皇子看上面密密麻麻的修改,颇是敬重。无他,五皇子为了留下江北岭,颇是用心,房舍建造都是用的极好的材料,江北岭改用了寻常榆槐木料,就是给读书人的供应上,也将四皇子原本安排的四菜一汤有荤有素,改为了两菜一汤。当然,如道路的修建,江北岭的要求就比较高,由四车道改为六车道,另外要求建一个蹴鞠场。

  五皇子想着,北岭先生兴许是个蹴鞠迷也说不定。

  五皇子又与北岭先生细致的商量了一回,便拿回去誊抄了一遍,去宫里请旨了。

  穆元帝没料到五儿子这么快就把江老头儿搞定了,细看了回奏章,道,“有些简陋。”

  五皇子道,“儿子当初用的都是好材好料,问北岭先生时,先生坚持如此。”

  穆元帝问,“这与江北岭商议过了?”

  五皇子就把自己怎样请北岭先生去南山参观,北岭先生如何犹豫,他如何用这个法子方请动了北岭先生,一一与他皇爹说了,穆元帝听得大乐,笑道,“你这也算请君入瓮了!”

  五皇子道,“北岭先生学识人品的确令人敬重。”老头儿真是一心治学的人。

  穆元帝道,“要不是看在他人品学识上,先帝也好,朕也好,如何会百般容忍他!”

  五皇子知道他爹他爷都给江北岭扫过面子,连忙拍他爹马屁,“是啊,这世上,也就咱们老穆家有这般涵养了。”

  穆元帝终是喜欢的,尤其是他爹没留住江北岭,他留住了,穆元帝笑,“终是入吾彀中。”

  五皇子笑,“父皇多年来施行德政,自然四方来朝,天下归心。”又说了这建设南山的银子请他皇爹自私库出的话,还有让金针堂去南山开分号的事。五儿子一心为自己着想,穆元帝自然应了,再加上五皇子把江北岭搞定,穆元帝大喜之下,很是赏赐了五儿子一回,晚上还留了五儿子在宫里吃饭,干脆把南山建设的事都交给了五儿子。

  五皇子回府的时间已是华灯初上,谢莫如看五皇子的面色就知道是好消息,五皇子道,“成了。”

  谢莫如闻到淡淡酒气,道,“殿下吃酒了。”

  “父皇今日欢喜,留我一道用晚膳,就陪父皇吃了几杯。”

  谢莫如命侍女服侍着五皇子换了家常衣衫,又让人去取醒酒汤来,五皇子道,“只是略吃几盏,并未醉。”

  谢莫如道,“醒酒汤也不独是为了醒酒,吃一盏也舒坦。”

  五皇子换了衣裳,洗过手脸,用了醒酒汤,舒舒服服的倚在榻上与媳妇说话。五皇子拉着谢莫如的手道,“这事能成,多亏了你早早给我提了醒,又给我出主意,咱们夫妻,就不谢你了。”

  谢莫如笑,“我本就姓谢,殿下谢我不知多少回了。”

  五皇子又是笑,道,“还有九江与张长史,也帮我颇多。今天父皇赏了咱们许多东西,天晚了,明儿再看吧,有得用的,你就挑出来使。九江与张长史那里,备些东西才好。”

  谢莫如道,“这个容易,陛下的赏赐里,若有宫内标记的自是不好赏人,其他日常能用的,我挑出一些来给他们送去,如何?”

  “行,这主意好。”五皇子道,“父皇又把南山建房舍的差使给了我。”

  一个皇子受不受宠,得不得用,端看他是清闲还是忙碌就能知道。谢莫如笑,“一事不烦二主,陛下一则看殿下妥当,二则,诸皇子里,唯殿下与北岭先生相熟,这差使由殿下做自比别人便宜,也能合了北岭先生的意。”

  五皇子留住了北岭先生,此事非但穆元帝欢喜,五皇子自己也喜的很,一直到了被窝里还同谢莫如嘀咕他皇爹如何高兴的事,当谢莫如听到五皇子说,“父皇说,终是入吾彀中。”

  谢莫如唇角含笑,“先帝未做成的事,陛下做成了,陛下自然喜欢。”

  入你彀中?

  不,是入我彀中。

  自筑书楼到南山闻道堂,十余年的计量,江北岭终是入我彀中。

  作者有话要说:ps:晚安~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64章 入彀之二》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