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五皇子的信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亲王妃不是容易的差使,如五皇子忙着外头官员的事,谢莫如在府里也不会清闲,当地官员的家眷,也得时常交流沟通。更有这种,五皇子要巡视藩地,谢莫如亦会相随。女主人,在任何一个家庭都不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五皇子到闽地就没清闲过一日,俗语讲,上头动动嘴,底下跑断腿,五皇子都忙成这样了,底下官员就更甭提。

  唐夫人听丈夫说大年初一要陪五皇子去军营的事,道,“王爷真是心系百姓,仁德之人。”其实心里觉着,这位王爷真是勤奋的过了头,年也不用过了。

  唐总督道,“王爷爱民如子,是我等的福气哪。你与我一道,到时相陪王妃。”

  “王妃也去军中?”

  “对。”

  唐夫人深觉不可思议,但他们做臣子的,不好这样说皇家。既叫她去,她就去呗,只是,她穿什么衣裳啊,唐夫人问丈夫,“我着诰命服,还是家常衣裳,还是大礼服?”

  唐总督一时也给难住了,朝廷未有女眷去军营,对衣裳规制还真没有规定。不,也不是,唐总督有些年岁,见证过历史,当初,辅圣公主就巡视过军营……

  实在是不大美妙的联想,唐总督道,“为求万全,还是差人去王府问问。”毕竟去军营什么的,一定要慎重才好。

  唐家着人去问,谢王妃不久就命人给唐夫人送了衣裳来,不是诰命服,也不是家常衣裳,也不是大礼服,谢王妃说的样式,针线绣娘高级定制。

  唐夫人虽然年岁不轻,好在身材保养不差,时下女子流行长裙广袖,富贵风流,这种衣裳宴会时谢莫如也常穿的,不过如果出门去军中之类肯定不便宜。谢莫如就给改了改,长裙依旧是长裙,广袖就算了,改为窄袖,唐夫人是一品诰命,紫缎绣翟鸟,颇为精致。唐夫人笑,“王妃这衣裳做的真正好。”

  媳妇孙媳等人纷纷赞叹,一则拍长辈马屁,二则谢王妃赐下的衣裳的确好看,用料绣工都是极讲究的,就是尺寸,穿在唐夫人身上不差分毫。

  唐夫人穿着这衣裳心里不由更加慎重,这衣裳不是王府里随便拿出来的,肯定是提前做的,而且,肯定是合着她的身量做的。

  见微知著,唐夫人将此事与丈夫说了,唐总督道,“王爷与王妃都是心里有数的人哪。”本王头一遭皇子就藩,五皇子在帝都就颇干了几件实事,这新来封地,自然要盼着有一番做为。但看五皇子将这一套收拢人心的事做的流畅,就知人家是有主见有设想的,如今连件衣裳都做在前头,唐总督想着,五皇子若不是初次就藩兴奋过了头,那必是个深谋远虑的人。

  五皇子是深谋远虑,还是鸡血上头,唐总督尚且没个论断。帝都的圣旨在年前到了,穆元帝同意五皇子任征兵大将军一职,同时让闽地官员配合重新征兵一事。同时发来的还有五十万两银子,做为一期征兵的费用。

  五皇子感动的了不得,道,“年下户部也吃紧,父皇还能挪出这些银子来,此事办不成,是再没脸回帝都见父皇了。”

  于是,诸人皆说,陛下圣明,殿下贤孝。

  五皇子给他皇爹感动了一回,他皇爹给了银子,就不用动他媳妇的私房了。他皇爹可真是个体贴儿子的好爹啊。

  其实,五皇子倒不必这般感动,原本穆元帝也没想这么体贴他,倒不是穆元帝不关心五儿子,主要是年下朝廷事多,像五皇子说的,户部银钱紧张,怕要是等到夏天才有银子的。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但五皇子左一封信右一封信的跟他皇爹抒情,自帝都启程后一路见闻,到在闽地后入住总督府督建藩王府的事,还有闽地的情势,五皇子看到的听到的,都跟他爹写信上,端得是忠孝节义四样俱全的好儿子。

  五皇子有一样好处,他不是个打肿脸充胖子的人,有什么说什么,说到闽地不宽裕的时候,还说把自己藩王府的贵重木材都省下了,琉璃顶也未建,足省了好几万银子,想来能为百姓做些实事啥的,也着实将穆元帝感动了一脸。想着五儿子哪里受过这样的辛苦啊,以前在帝都有自己看着,哪样不是上上等的,当然,穆元帝自己也不是奢侈的人,但也不能叫儿子自藩王府上节省啊。而且,老穆家对儿子一向看的颇重,哪怕以前五皇了不算穆元帝最看重的儿子,但近年来,父子相处极为融洽,感情一步步升温的阶段,五儿子去闽地收拾烂摊子了。今自信中见五儿子过得辛苦,穆元帝十分心疼。可就这样,穆元帝也没打算年根底下就给五儿子拨银子去,年底下太忙了,户部银钱紧张,故而穆帝帝想着,闽地正是修整的时候,明夏有了钱,先给五儿子那里。

  关键,五儿子在信里多么体贴啊,都说了,知道朝廷这时候银子紧,知道父皇必定心疼儿子,所以,先送上预算,朝廷不必急着给银子,明夏给就行,他这里同媳妇商量了,他媳妇贤良,把私房银子都拿出来了。他先用夫妻俩的私房银子垫上。

  五儿子多么善解人意的一封家书啊。

  穆元帝见着这用私房暂且支应征兵费用的事却是大皱眉头,要是五儿子用自己的私库啥的,穆元帝倒觉着没啥,反会说五儿子大公无私,仁义,是个好藩王,好儿子。但,要儿媳妇拿私房出来支应,不要说穆元帝一国之君,就是平民百姓家的公公听到这事也是面上无光啊!

  何况,穆元帝一国之君!

  虽然穆元帝私心认为,谢莫如嫁妆私房的绝大部分都是继承辅圣公主的,当然,那也是谢莫如应得的。不过,穆元帝还是不愿意儿子紧巴到要动媳妇私房的地步。虽然依谢莫如的性子,实不是那样小气人,但,穆元帝是亲爹,是亲爹,就得考虑到儿子的面子。

  为了五儿子的面子,穆元帝咬牙挤出这笔军费给五儿子送了去。当然,儿子要取代永定侯为大将军的事,穆元帝一并允了。

  对于前者,大皇子是赞同的,反正是太子管户部,没钱,哼哼,让太子为难去吧。

  对于后者,太子是赞同的,早该把永定侯抹成白板,上次五弟非要给永定侯求情。唉哟,我小看五弟了,原来五弟留着永定侯是想过去□□方便啊。

  所以:

  对于后者,大皇子是皱眉的,老五这是要做甚,你堂堂一个藩王,至于抢我岳父的差使么?当初保我岳父,你别有目的的吧?

  对于前者,太子犯难,户部的银子可不多了啊,五弟你这么急着征兵做甚,刚到闽地,你站住脚了么?有点儿争功近利啊!

  于是,俩人分批次在他们皇爹面前表达了自己对五皇子的赞赏与不满之处。

  穆元帝做这么多年皇帝,什么事不晓得,一眼就看穿俩儿子的私心,虽不好明说,心下也有几分来气,这一年间,颇有几分不太平,闽地海军大败之后,西宁关也有几分不安宁,好在陕甘李总督能干,谢柏与西宁将军等有所防备,方未酿成大事,击退西蛮。南安州那里也有南越扰边的折子上奏,穆元帝都动了让南安侯回南安州的心思,好在安夫人骁勇,苏不语还在其中立了一功,被穆元帝升作南安知府。南越王特意谴使说都是误会。

  误会,哼哼!

  皇帝都不缺脑补,穆元帝更是其中翘楚,好几地差不多的时间不太平,穆元帝直接怀疑这其间有什么联系。的不只是穆元帝,苏相想想也庆幸朝内不少能臣,不然西宁南安一并乱起来,国家就要乱了。

  君臣俩庆幸不已,很默契的打算明年增加军费开支,并且给西宁关、南安关去了圣旨,连带北昌那里的驻军也得了指示,必要严加驻守,防备突袭。

  在这种情形下,一个太子,国之储君,心里最重要的儿子。一个大皇子,诸皇子之兄,颇为器重的儿子。看这都是些什么私心,五皇子征兵的事提的是不是早了,夺了永定侯大将军的职是不是有私心,不论公义,就私人关系上说,老五可是你们的弟弟,他想征兵,难道是为了他自己?太子,江山以后都是你的,你弟弟这是在为自己操心忙碌么?这以后可是你的江山!还有老大,岳父近还是你弟弟近?你弟弟这完全是私心么?你岳父先前折进去多少人,他再征兵,百姓且不说,其他官员能心服么?

  穆元帝心下来气,又考虑到皇家的脸面,还有他五儿子做为丈夫的尊严,实在不想他五儿子动用谢莫如的私房,穆元帝就把这笔银子给他五儿子拨了过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77章 五皇子的信》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