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李宇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南安侯怅然的事还远,倒是东宫,本就倒了血霉还未回血,谁晓得胡太后这猪队友又帮了倒忙,胡太后这事儿,真不是东宫撺掇的啊。太子不笨,他爹正在气头上,这会儿谁劝也没用,便是有慈恩宫这步棋,太子也不想在他爹气头上用。

  谁晓得,不知谁撺掇了胡太后,胡太后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坏事。

  太子因此又挨了穆元帝一通训斥,穆元帝还道,“不思悔过,看你祖母疼你,你偏去叫你祖母为你操心,如今你祖母病了,你就是这样孝顺你祖母的!”把胡太后的病安太子脑袋上了!

  太子真是痛哭流涕的辩白,穆元帝气头上也没什么好话。

  别看穆元帝是以他爹那绝世好爹为目标做父亲的,恐怕他自己也觉着他待儿子的心与他爹待他的心是一样的。当局者迷,这如何能一样。先帝年过不惑,快进坟头时方有穆元帝一子,那真是名符其实的命根子。唐总督说,穆元帝得了长子时,高兴的减了一年税赋。可想当年,穆元帝还没降生,就胡太后当年被宠幸有了身孕,先帝光祭天就祭了三回,甚至硬头皮,也不怕他老娘不乐意,还祭了回亲爹世祖皇帝,好让天地祖宗保佑能得个儿子,不至于万里江山送旁人。

  苍天保佑啊,有了穆元帝。

  后来胡太后又有身孕,先帝又盼儿子,结果是闺女。先帝虽有些失望,也是极喜欢的。

  至先帝过身,只一子一女,女儿年岁小小也赐了封号,给了封邑。儿子是要继承帝位的,先帝待穆元帝如何,可想而知。

  穆元帝呢,虽然他爹过身时他年岁尚小,但皇室儿童早熟,彼时他也懂些事情了。故此,至今怀念他爹。而且,他总想着,当年他爹待他如何,他就待儿子们如何。

  先帝做出好榜样,穆元帝自觉自己这个父亲做的不比自己爹差。

  穆元帝是这样认为的,天下父母心,想来他待儿女的心境也的确不比他爹待他的差,不然也娇纵不出永福公主来!

  可其实,如何能一样呢?

  先帝只穆元帝一子,穆元帝现下有子九人。

  不论是人还是东西,多了就会贬值。

  皇帝家的儿子亦是同理。

  穆元帝觉着自己远不比自己父亲命好,自己父亲有自己这样的儿子不说,还有先太皇太后程氏那样的样样明白的母亲。虽然穆元帝对自己祖母的感情一向比较复杂,也得承认,自己祖母是个极明白的人。虽然当时在皇位的归属上有些犹豫,到底这皇位是自己做的。少时也颇得皇祖母教诲。到自己老娘这里,穆元帝着实是孝子,亲政后立刻给老娘升位,以前只觉着老娘偏心眼儿耳根软,如今看,连体恤自己这个亲儿子的心也没有的。

  穆元帝只觉心下发冷。

  穆元帝难得自怨自艾,好在,穆元帝能有今时今日之地位,不说别个,心理素质是一流的。他这里刚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他妹进宫了。

  文康长公主眼睛都哭肿了,把穆元帝吓一跳,忙问他妹,“这是怎么了?”老娘不体恤他,穆元帝与妹妹一向是极亲近的。

  文康长公主哽咽,“还不是阿宇那混账小子,离家出走了!我上辈子不知做了什么孽,修来这样不省心的东西!”一面哭一面把李宇的信拿给兄长看。

  穆元帝抖开信一看,唉哟,他这热血外甥哟!李宇说了,去闽地打海匪了,叫家里别惦念,他带了银子带了小厮带了长刀骑着骏马,等把海匪打完,就回家。

  多么热血多么爱国的一封家书啊!

  穆元帝已经过了热血的年纪,不过对外甥这种爱国行为还是很赞赏的,道,“阿宇这孩子,虽是好心,只是他哪里经过战事,先前在兵部的差使还不一样的。”穆元帝从不亏待外甥,大外甥招来做了女婿,如今同好儿日子过复美,外孙都生仨了。三外甥是个好文的,今年春闱,故此,穆元帝还没给三外甥安排差使,若三外甥今科高中,一定给三外甥安排个好差使。至于二外甥,就是李宇了。李宇好舞刀弄棒,穆元帝也是给安排的兵部肥缺,穆元帝道,“要是嫌兵部闷,去禁军也好。”主要是考虑到他妹妇道人家,心疼孩子,穆元帝才这么说。为了宽他妹的说,穆元帝又道,“就是去闽地也无妨,有老五照应着,出不了事。”早听说他这二外甥离家出走数遭未果,就是为了去投军。

  文康长公主哭了一通道,“我已着家将去找他了,这回也不拦他了。他爱去哪儿就去哪儿,皇兄也不用让老五关照他,一天抽他八回,我看他才知道家的好。”

  “你尽管放心吧,阿宇也大了,他实在想去,叫他去见见世面,也没什么不好。”

  文康长公主跟他哥打听,“海匪厉害不?”

  这些事,穆元帝不愿意跟他妹这妇道人家说,安慰道,“放心吧,朕给老五去信,不叫阿宇去战场。”

  “我都管不了他,倒叫老五去为难,说来老五比阿宇还小两岁。看老五多叫人省心,我怎么修来这等孽障。”

  人就怕有同理心哪,穆元帝正为大儿子太子不争气烦恼,今见妹妹家也有个不省心的外甥,当然,穆元帝是心疼妹妹的,但此时兄妹俩同病相怜,于是,感情更加深厚了。

  穆元帝还真写了封信,八百里加急的令人给五儿子送去,让儿子勿必安排好李宇,保证李宇安全之类云云。

  五皇子收着他爹的急信,以为是啥事,结果一看,李宇表兄千里迢迢来他这里投军了。五皇子当即傻眼,他是个细致人,而且并未见着宇表兄,这事并未声张,只同媳妇商量。谢莫如道,“先不要声张,宇表兄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到了闽安也能找着咱们府上。到他来了,咱们再妥当安排就是。”

  五皇子道,“你看这信上,父皇还说,不要让宇表兄涉险。他要不想打仗,早好好儿的在帝都当差呢,文康姑妈都管不了他,等他来了,不听我的可怎么着?”在五皇子心里,他姑妈也算是有名的厉害人了。想到李宇,不由烦恼。

  谢莫如一挑眉,“不听你的?又不是咱们请他来的,他既是来参军打仗的,军人,第一要事就是得服从命令。他不听,立刻捆起来派亲卫送他回帝都!还治不了他!”李宇能离家出走,这性子就不是好驯的,只是若事事哄着他,要他有何用?这时候降伏了他,以后才有用处。若降伏不了,也不必留他,免得反生波澜。

  五皇子沉默片刻,点头,“实在不成也只得如此了。我琢磨着,还是得把这事跟九江说一声。”

  李樵虽是永安侯庶子,也是永安侯府的人,李宇要来的事,不好不与他说的。谢莫如道,“这也有理,九江与李世子是极好的,李宇小一些,他们兄弟情也不错。”

  李宇此事,夫妻俩就闲话了几句,转而说起搬家的事。巡视回闽安州,闽王府已建好了,屋子都用炭火烤过,并不潮湿,这就准备搬家的事了。

  搬家什么的,谢莫如是能手,当初从帝都说走就走,也是样样妥当。到了闽安,这么些人安置在总督府,也处处周全。此次搬家,也没什么难的。倒比上遭在总督府安置更加迅速,因为藩王府宽敞,前面属官住的地方,平日藩王理事之所,属官各理事之所,都是按制修建,清楚明白。

  待得正式迁居藩王府,藩王府大办乔居宴。

  这也是五皇子一行巡视闽地回闽安州的第一场宴会。

  大家的心都搁回了肚子里,且这两月相处,感情也是有了一些的,故而,气氛与五皇子到闽安城的第一次宴会大有不同。

  谢莫如在长春宫招待闽地臣子家眷,女人间,无非是说些首饰衣裳、闽地风物,再说一说官学的招生问题。谢莫如笑,“官学的屋舍都收拾出来了,就在前头的弘仁院。一会儿咱们去看看。”

  唐夫人笑,“就是不知什么考试?”听说书院也不是啥官宦子弟都收,还得有入学考试,所以,这个年适龄的官宦子弟也没过好年,都被家长压在家里温书了。

  谢莫如道,“五天后。”

  “唉哟,这可快了。”接话的是宋太太,宋双成是彻底投诚五皇子了,宋太太又狠狠的巴结了江行云一回,故而此次她仍在谢莫如的邀请名单内。宋太太道,“娘娘,我只听说这次是招会念书的孩子们。像我们武门出身,孩子念书是比不得书香人家子弟的,倒是摔摔打打、刀枪剑戟的还成。咱们这书院,只招文官家子弟,不招武官家子弟么?”

  谢莫如笑,“这并不是,只是学里考试,分开来考。文试与武试的内容不大相同而已。”

  宋太太笑,“这可是我们武将家的福音。”

  其实开始真的没想到武官家子嗣,这是后来补上的。既是收买人心,不能只照顾文官子弟哪。

  大家说笑一回,又去参观了弘仁院。谢莫如的理念非常先进,她介绍了各位先生的授课的房屋,然后说,“倘有文官家子嗣愿意学些武事的,也可以到武师傅这边听课就读。武官家子嗣也是一样的。”

  之后,一行女人又去了安排给武官家子嗣用的校场,学生们可以借阅书籍的文馆,住宿的房舍,以及吃饭的食堂,谢莫如道,“孩子们正是长身子的时候,他们与王爷的属官用一个膳厨房。”

  于是,大家愈发交口相赞。

  五皇子一家子乔迁了新居,官学的事也安排好了,募兵的事也在进行中,然后,进了三月还未见到李宇过来,倒是永安侯府的家将先来了,而且带来坏消息:他家二爷不见了。

  谢莫如直接道,“去募兵那里看看。”这种离家出走的二货,就得按二货的神经思维来揣测。

  五皇子很是担心表兄,“宇表兄难不成直接去募兵那里了?”

  “这也无妨,九江与永定侯主持募兵之事,他们都认得李宇。”谢莫如吩咐永安侯府的几位家将,“不过,为求稳妥,你们还是过去吧。”

  家将们谢过五皇子夫妇,跟着闽王府的侍卫去了募兵处打听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84章 李宇》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