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铁御史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李宇来了又走,关注的人并不多,主要是知道李宇的人不多。当然,只要知道他的,一般都是有些身份的,如永定侯、唐总督、苏巡抚这些。这些老家伙,一向寡言,即使知道也不说什么的,只是心下难免都想,闽王手段当真了不得,竟把文康长公主的儿子弄过来了。

  文康长公主的儿子,这就是李宇的政治身份。

  不管李宇懂不懂打仗,有这么个人在闽地,文康长公主那护短的脾气以及在皇室的地位,她儿子过来,对闽地就是大大的利好啊!

  大家都不约而同的觉着,闽王的政治手腕还是很不错滴呀~

  连永定侯在与五皇子商量着安排武试比来的年轻子弟时,都把自家一个叫崔昶的子弟安排到了柳扶风那里,与李宇做同事。唐总督默默的把柳扶风的粮草官由一位无名小官换成了自己侄子唐政,其目的不言而喻。五皇子看他们各自安排,签任命时道,“自己人,我自然是放心的。还是那句话,差使当好,他们的功劳,没人抢得走。要是在差使上出了差子,别来我这里说情。”

  唐总督笑,“王爷放心,臣等怎敢怠慢差使。他们倘不是那块料,把他们搁过去,倒不是给他们机会,反是害了他们。”

  永定侯亦道,“定不辱王爷所命!”

  三人一道商量着,把武比出来的十几年年轻人都予了军职,军职不高,但都是实缺。此时闽地不稳,在军中自然风险大,但同样的,倘有运道,收益一样大!

  将各军职发下去,五皇子又同两人商量着药草军医之事,五皇子道,“我看军中大夫配置实在不足。”

  这事儿,唐总督永定侯都发愁,唐总督道,“咱们闽地原就贫瘠些,就几个州府有几个说得过去的大夫,到各县,好一些的县还有药堂,穷些的县药堂都没有,就更甭提村里了。多是些巫师巫汉或是摇铃串巷的赤脚大夫。各药堂征人,也都是有数的,再怎么也得给药堂留下个坐诊大夫。”

  永定侯这里,原本穆元帝派了太医在新军里,上一场大败,太医也英勇就义了。

  五皇子道,“训练一些人手如何?”

  唐总督与永定侯都给五皇子问住了,还是永定侯道,“王爷,行医都要五年以上的学徒方能跟师父学着看方抓药,至于把脉开方,更得有些年头才成。”

  五皇子将手一摆,“我是说,战场上多是外伤,医道精湛的,处理重伤。要是些轻伤,不如让老大夫们配些现成的伤药,单训练一批包扎的人手,战时可做应急用。”

  永定侯在军中多年,立刻道,“王爷这法子,倒是可行。找些手巧懂药材的,平日里也能帮着处理药物,再让军医教些包扎的本领,练熟了一样用。其实打起仗来,鲜少是疑难杂症的,无非就是枪伤箭伤,再有缺胳膊少腿的事,医道精湛与否不大要紧,会治外伤就成。”

  唐总督自然也不笨,道,“还是王爷见识深远。”

  五皇子道,“一点子小事,这也是没法子,谁让咱们这里大夫不够,偏生咱们这里也不算战区,没法子请旨调派,先自己想法子吧。”接着又说到药草粮草的事。

  总之,五皇子对于后勤是事无俱细的关怀。

  五皇子但有空还准备去看一看新兵招募情形,但去之前得先同妻子去庙里祭奠一回岳母。闽安城里最有名的寺院就是闽安寺了,五皇子提前打发人过去知会了闽安寺方丈一声,寺里自是求之不得,提前将寺庙打扫干净,还同五皇子府的亲卫商量着做了保安措施。五皇子给那次祈安寺的刺客之事闹出不少的心理阴影,故此,在这上头尤为注意。

  谢莫如一向不怎么讲究排场的人,以往祭祀母亲也只是同五皇子俩人去,此次却是没拒绝闽安城诰命相随之事,排场相当大。

  隔壁靖江王还着人送了奠仪,来送奠仪依旧是上遭的钱长史。钱长史奉了奠仪,道,“王爷听世子说王妃每年龙抬头这日都要祭奠魏国夫人,以往离得远不方便致意,如今离得近了,王爷着小臣过来代他致意。”

  “多谢你们王爷想着。”谢莫如命人收了奠仪,道,“当年,你们王爷与外祖母辅圣公主多有分歧,恩怨不少,如今还想着念着外祖母的,也就是你们王爷了。”

  钱长史躬身一叹,还跟着去祭了祭魏国夫人。

  正在募兵筹备粮草药品备战的诸人都有些看不懂了,我靠,这是谢王妃要同靖江王重叙亲缘的意思么!王爷,你是个啥意思啊!

  王爷没啥意思,王爷在祭过岳母后就带着王妃去看新兵训练了,当然,也没忘了去当地驻军的军营看看。尤其发军饷的日子,王爷还经常打埋伏,搞个微服私访去看兵士的军饷可发到各人手里。五皇子早有话在先,以后谁敢贪一文军饷,分分钟就是掉脑袋的事!

  给五皇子这一整治,军中气象焕然一新。

  倒是靖江王听了钱长史的回禀,听了谢莫如说的话,不由一叹,道,“果然是宁平皇姐的后人哪。”叹完之后就问,“闽地现在招募多少兵马了?还没开始造船么?”

  看吧,人家传统就是该来往时来往,该相杀时相杀。

  魏国夫人祭日时,靖江王打发长史官送了奠仪,待得靖江世子生辰,谢莫如五皇子也打发张长史去送了寿礼。

  永定侯同李九江说及此事时,李九江刚刚第一期五千募兵结束,笑道,“靖江王毕竟是世祖皇后亲子,与先帝与辅圣公主都是至亲。王爷王妃自然也不是外人,说来,皇室王妃,就是咱们王妃同靖江王血缘最近了。既到了闽地,离得这样近,自然该多来往。”

  这个道理,永定侯自然明白的,永定侯道,“只担心小人多事,恕我直言,闽地离帝都毕竟远些哪。”

  李九江云淡风轻的一笑,“这样的话,王妃既然敢说,事先怎会不做些准备呢。”

  永定侯心下微凛。

  李九江这话既然敢说,自然不是在搪塞或者糊弄或者随口一说,凭永定侯对李九江的了解,李九江说话,从来不轻率。

  永定侯的政治经验,立刻明白,不是五皇子夫妇对穆元帝报备过,就是事先有什么别的准备,总之是不会让穆元帝误会的准备。

  永定侯笑,“这就好。”他现在自然是盼着五皇子夫妇越顺遂越好,永定侯只盼着帝都说五皇子坏话的人里头没有大皇子一系的人才好。

  但,这话他既然知晓,实在不能确定大皇子能不知道。再加上先前五皇子找穆元帝告状军备之事,直接导致大皇子丢了兵部的差使。这仇结的,凭永定侯对女婿的了解,绝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化解的啊。如果此话传回帝都……

  李九江似乎看出永定侯笑容下的担忧,微微一笑,端起青瓷盏,浅呷一口。

  事实上,有一件事,知道的人不多。

  谢莫如与五皇子就藩前,私下见过穆元帝一面。穆元帝与谢莫如,彼此既有血缘又有亲缘,但,两人对彼此的感观委实一般,但,这委实一般的感观偏偏并不影响俩人政治上的合作。

  谢莫如事先打听了一些靖江王同先帝、辅圣公主之间的事,就与穆元帝说了,“当年靖江王自宫内搬到宫外,待世祖皇后过逝,辅圣公主打发靖江王就藩,靖江王当恨极了辅圣公主,但如今,最怀念辅圣公主的人想必也是他了。”

  穆元帝的脸色就不大好看,五皇子当时还给媳妇使眼色,唉哟,别尽说叫父皇添堵的话啊。谢莫如说完后就道,“这话,我会同靖江王说。我说这话,想必靖江王不会为我保密,我们远在闽地,介时陛下不必听信小人谗言。”

  穆元帝尽管脸色不大好,依旧道,“朕并非偏听偏信之人,你们只管放心就藩。”信不过谢莫如,他也信得过自己儿子。而且,穆元帝不相信谢莫如会背弃当朝投靠靖江王,靖江王能给谢莫如的,远不比当朝多。

  永定侯自是不知晓这等内情,但在李九江的话语间,这位经验老道的侯爷隐隐察觉了些什么。

  太子大皇子同样不知,可惜的是,没有李九江这样的人来提点他们。此二人相信的是众口烁金,积毁销骨,三人成虎。

  好在太子大皇子这把年岁,自不会亲自上阵,但二人在朝中多年,忠心之人也有不少。先是御史台的一位小御史说听此流言,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不如陛下派钦差问一问闽王,闽王妃可有说此不妥之言。

  小御史不值一提,铁御史先斥,“此话不知有何不妥!靖江王本就与先帝、辅圣公主车、宁荣大长公主同母所出,如今先帝、辅圣公主仙逝,靖江王身为人弟,难道竟毫不念想兄姐!此乃正经人伦之义,尔等不纠百官之错,不察民风之艰,竟在此挑拨皇家骨肉,是何居心!”

  小御史能出来打头阵,也是有所倚仗的,他道,“辅圣之功,天下皆知,陛下更是年年祭祀未少,谢王妃怎能说,还想着念着辅圣公主的,就是靖江王了!这话,臣以为大大不妥!”

  铁御史气地,“你从哪儿听来的这话,怎么我一样住在帝都就没听到!你好灵通的消息!”

  “老大人不必顾左右而言他,臣为陛下之臣,老大人虽是左都御史,小臣忠心的只是陛下一人,小臣为御史,风闻奏事,乃是小臣本分!”

  “放你娘的屁!在此离间皇家骨肉,还是你的本分了!”铁御史非但一张铁面,暴脾气亦是满朝皆知!直接一记老拳把小御史打了个满脸花!

  小御史再伶牙俐齿也得下去止血裹伤了,铁御史因御前动手,被罚俩月俸禄。铁御史道,“刚刚臣气极,一时失礼。实在没见过这等浑人,闽王闽王妃刚刚就藩,与靖江王封地毗临,做了邻居,又是多年未见的亲戚,谁还不兴说两句客套话,也被这等小人寻出不是来。难不成叫闽王妃对靖江王长史说,你家王爷与辅圣公主深仇大恨,真真气杀老臣!”

  铁御史这一席话倒所穆元帝听笑了,铁御史正色,“还有一事,闽王妃就是闽王妃,口口声声说什么谢王妃,真真小人!当初闽王在帝都时,臣也没听谁说起过谢王妃,都是说五皇子妃,如今闽王这一就藩,就成谢王妃了,哼!当年景帝栗太子、武帝卫太子,皆因母族过于显赫,世人方如此称呼。我看谢大人家不过中等人家,如今就有人称闽王妃为谢王妃,不知是何居心!不然,怎就单单这样称呼闽王妃,而无人称其他王妃?其他王妃母族,并不逊于闽王妃!陛下!闽地刚刚大败,闽王就藩,新政尽出,皆是利军利民之政,难免得罪了小人去,且闽王离得远了,陛下定要戒备小人挑拨。不然,日后藩王就藩,岂不人人自危!”

  铁御史堂堂正正一席话,穆元帝又赏了他半年薪俸,贬了刚刚那小御史去!

  铁御史心下松口气,他虽是个暴脾气,能做到左都御史,闺女被选为皇子妃,铁御史自然是个明白人。诸皇子怎么争,不关他的事,他可不能叫人误会了去!

  这是铁御史的私心,当然,自公义来讲,铁御史也见不得小人作祟,影响朝政!

  在朝廷纷扰之中,闽地迎来了第一场战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86章 铁御史》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