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小胜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是一场不大不小的战事,发生在夜晚,偷袭。

  待天将拂晓时,战事便已结束。

  五皇子是当天下午接到的战报,那时,五皇子正在与薛长史一道看今科的进士名单,今年是大比之年,闽地是他的封地,再加上五皇子在礼部当差数年,薛长史更是礼部出身,故此,君臣二人对春闱有一种惯性的关注。

  因是战报,侍卫验过令牌,直接带了斥侯进去通禀,五皇子将进士名单在手下一按,脱口道,“快宣!”

  斥侯一脸灰尘,双手奉上漆封战报,五皇子不必内侍奉上的竹剪,直接一撕就开了,展开来,五皇子一目十行的看过,脸色慢慢和缓,将战报递给薛长史,吩咐道,“宣唐总督、苏巡抚、张长史、李大人过来。”再命斥侯去休息。

  永定侯因为在前线训练新兵,故此并不在闽安城。这战报,就是永定侯打发人送来的。

  张长史李九江就在藩王府办公,来得自然快。唐总督苏巡抚的速度也不慢,五皇子命侍卫将战报交给他们看了。

  唐总督道,“偏生是新军遇到海匪,幸而柳将军调度有方,李副将崔副将悍不畏死,这已是难得了。”勉强算是小胜,柳随风手下人死伤一半,等到了援军。敌方也留下了几百人,退回海上。

  五皇子道,“你们商量抚恤行赏之事,拟个条陈上来。”余者并未再多吩咐,五皇子便令诸人退下了。对于这场战事,五皇子没发表任何自己的看法。

  五皇子心意若何,唐总督有些摸不清了。

  抚恤行赏,五皇子已重拟标准,永定侯柳扶风那里也给出了全部的战亡名单以及军中幸存者的斩首名单,依标准抚恤行赏既可。

  唐总督想的是,五皇子是不是对此次战事不大满意或是啥的。但说句实在话,唐总督刚刚看到是柳扶风手下人遭遇海匪,当下心里还紧了一紧,生怕出现什么大的伤亡。现下看来,新军能堪堪拼个平手,也算不错了。

  只是,五皇子没啥喜色。

  唐总督就琢磨上了,五皇子是个什么意思呢?心下琢磨着,唐总督也不忘正事,与张长史道,“还需问殿下一声,既有战事,该回奏陛下的。”

  张长史道,“是啊。王爷怕是心思都在战事上,一时没顾上。”

  唐总督再三向张长史表达了,此次战事新兵出战,有这样的结果绝对是柳将军会用兵的观点。给下头人的抚恤赏赐,唐总督不会小气,唐总督担心的是五皇子如何上表朝廷,千万别一冲动说是败仗,那可就是现成给人立了靶子啊!

  而且,按军中惯例,这种本就该算做小胜的!

  唐总督十分担心五皇子犯了执拗病,所以,在这里先给张长史说一说他对此次战役的认知。张长史是五皇子近臣,这样起码五皇子犯执拗病时,张长史能劝上一劝。

  唐总督忧心忡忡,五皇子其实没犯啥病,他只是独坐一时,就找他媳妇说话去了。

  谢莫如正在带着孩子们喝下午茶,见五皇子到了,谢莫如起身相迎,孩子们也都见过父亲。五皇子笑眯眯地,“吃点心呐。”

  大郎道,“今儿这桃花糕做的好,父王您尝尝。”捧起桃花糕给他爹吃。

  五皇子拿了一块儿,道,“你们吃吧,我同你们母亲有事情说。大郎好生看着弟弟妹妹们。”叮嘱一句,拿着桃花糕就叫着媳妇走了,孩子们自有纪先生照看。

  说军国大事,夫妻俩一向是在书房的。

  五皇子路上就把桃花糕搁嘴里吃了,到书房喝两口茶,打发了侍女下去,五皇子才给妻子看战报。谢莫如看过后道,“前番殿下不是说白浪带的兵马凶悍无匹,这样看来,昨夜带兵的人该不是白浪!”

  “我也这样想。不过,我看,昨天那个也不是好相与的。幸而没出事,扶风初练兵,自扶风往下,他那一营都是新手,不说别人,宇表兄有个万一,就不好交待。”五皇子道,“你说也怪,这海匪也忒会挑,怎么就挑到扶风营下。”

  “新兵分了五个营,要说柳大人营下也没什么稀奇的,就是柳大人的驻地,永定侯也是给他安排的相对坚固的县城。唯一不同就是柳大人往下,有几个出身好一些罢了。”谢莫如将海防图取出来平铺至紫檀大案间,夫妻俩同看,谢莫如指尖所向,道,“柳大人在青岗镇这里驻兵,青岗镇地势略高,易守难攻,这可不是好进攻的地方。”

  谢莫如道,“不如再等等,我看这一仗打得不怎么高明。攻也攻的不是地方,倒是柳大人练练手。”

  五皇子来找妻子商议,就是担心这个,道,“要不还是把宇表兄叫回来吧,他在外头,我总提心吊胆。”

  谢莫如曲指在战报上轻扣两下,“上头不是说李宇斩首五人么,初上战场,战绩已是不错。虽危险些,李宇倒也不是绣花枕头。这次军中行赏,殿下让九江去,他们兄弟之间,有什么话总比外人好说一些。看李宇的意思吧,他若想在军中有所建树,以后这样的事也是寻常了。”又宽五皇子的心,“王爷也不必太过担心,如实告知陛下与长公主就好。再者,人该是什么命,都是有定数的。李宇要是命长,怎么着都不会有性命之危。要是命短,喝水也能呛死人。他有父母之人,他的事,自当他家里做主,王爷何需烦恼。”

  按下此话题,五皇子低声道,“你说,靖江王是不是想掳走宇表兄?”

  “两军对垒,若能俘获对方将领,自然是有益战事的。李宇论父系,其实不如扶风更有身份,李宇主要是碍于长公主罢了。靖江王怎么会不想呢?只是他想也白想。我始终觉着,如果他是想俘获李宇,昨日该派出更稳妥的人。”

  夫妻俩商量一时,谢莫如道,“待吴地有确切消息传过来吧。这一仗打得有些糊涂。”

  五皇子深以为然。

  不过,五皇子又道,“你眼光委实不差,扶风的确有将才。”新兵新将,这一仗能打成这样,五皇子已是满意。因指挥战事的人是柳扶风,五皇子也算给他媳妇报喜了。

  “我也只是一说,用不用全在殿下。那些昏庸之主,手下何曾没有能臣,只是不肯用罢了。”谢莫如笑,“殿下用人得宜,当有此福报。”

  五皇子也笑了。比起政治老辣的永定侯,他自然是更喜欢柳扶风的。

  对于军中封赏,五皇子十分大方,当天底下人拟好封赏条陈,第二日就派李九江过去颁赏。该得银子的得了银子,该升官职的升了官职。

  这也是五皇子掌军政大权的好处,三品以下官员升迁由他做主。

  李九江先办了事,柳扶风见赏赐抚恤下来得很快,心下亦是欢喜,接了五皇子谕令,便命李宇崔昶下去行赏,唐政将给战亡士兵的抚恤发下去。

  吩咐完这一套的事,柳扶风才同李九江坐下闲话,李九江道,“再未料到你这里会是第一场战事。”

  柳扶风的脸色有些苍白疲倦,三月天犹着夹衣,他倒了两盏茶,道,“我倒是料得了,我这里既是新兵,手下人偏又价值高些,要是有人得知海军布防,冲我这里来的机会很大。”

  自来打仗,没细作是不可能的。李九江问,“查出细作了吗?”

  柳扶风摇头,“此人知沿海布防,并不知我这里的具体布防,可见应不是我这里的人。”

  李九江道,“王爷说,首战能有此战绩,已是难得。”

  柳扶风颌首,他也是新手,第一场战役亦是紧张,能有此结果,柳扶风不置可否,问,“知道昨晚是谁带兵么?”

  “还没有确切消息。你觉着昨夜带兵之人如何?”

  “手下兵士颇是彪悍,未能有活口留下,定是一支劲旅无疑,战术上看不出来,并不见如何高明,不似让永定侯败于其手的白浪。”传闻中白浪狡猾如狐,凶残如狼,一战令永定侯倾家荡产。前夜那一战,委实不似出自这传闻中人之手。当然,也有可能是永定侯夸大白浪之能,也有可能。

  二人互交换些消息,李九江就说到柳扶风这里兵源补充之事,李九江道,“王爷的意思,你此次升职,正好可将新军营并一营到你这里。”

  柳扶风想了想,“这也可以,我以往未有战绩不能服人,如今倒是无碍了。还有一事,要托九江你同王爷说一声,我这里想再募些兵马。”

  “要多少人?”

  “如今营中还有六百余人,并一营过来也就一千六百人,再募一千五左右吧。”

  两人说完正事,李九江让柳扶风多休息,柳扶风笑,“我一夜睡不好,几天都没精神,其实没什么大碍。你难得过来,中午咱们一处吃酒,你也尝尝我这里的风味。”

  李九江心里还惦记着李宇,笑,“先前没好问,他没给你添麻烦吧?”

  柳扶风不吝赞赏,“颇得用。我想着,再募兵就让李宇负责。”

  李九江道,“他到军中时日……”话话一半,李九江没继续说,与柳扶风相视一笑,好吧,柳扶风到军中时日比李宇还短呢。李宇以往好歹在兵部当差好几年呢,李九江改口道,“全凭你吩咐吧,我不通军事,你在这上头比我有眼光。”

  柳扶风笑,“军与政没什么差别,无非是调理些可用的手下,在人想不到的地方挖个坑设个套罢了。”

  李九江还是过去看了回李宇,李宇由于作战凶猛,胳膊上受了些轻伤,余者未有大碍,精神头不错。说到人生中第一场战事,李宇道,“大丈夫不来战场一遭,白活一回。”

  李九江听这话,心说,哦,我们都是白活的,问他道,“王爷要向帝都回禀此事,你有没有家书,一道捎回去。”

  李宇已过了年少轻狂的年岁,道,“中午我就写。”还挺客气,“有劳大哥了。”

  李九江笑笑,“你注意安危。”

  兄弟俩说几句话,中午柳扶风设宴,柳扶风叫上手下大小将领,招待李九江一回,李九江就快马回了闽安。

  这场战事来得有些早,但也相当及时。

  五皇子的奏章送到帝都时,闻知此事的铁御史都大大的庆幸了一回,幸而他那日公心秉事,不然看五皇子这势头,那日之事虽与他无干,毕竟是御史台的人说五皇子的不是。倘五皇子听人挑拨,还不得以为是他指使的呢。想到这事,铁御史就来火,管你们谁与五皇子有仇有怨,也不该从御史台下手挑拨,真当他泥捏的不成!

  五皇子这封奏章写得非常细致,连带什么人斩首多少人都详细备致,其间就有李宇的功勋,穆元帝大赞外甥,“这孩子,虽生于侯门,却着实悍勇,未有半分权贵子弟的娇气!真是个好孩子!”

  五皇子当然也没忘了崔昶的功劳,崔昶也是身先士卒,斩首三人,穆元帝见是姓崔,五皇子也列出崔昶家门,永定侯府崔家子弟,穆元帝也说了一句,“嗯,不愧将门子弟。”

  至于指挥此战的柳扶风,穆元帝想了想,竟想不起平国公嫡长孙是何模样,道,“柳扶风年岁也不小了,以前未在朝中领差么?”

  这事儿,郑嘉郑内侍是知道的,郑嘉道,“听说柳将军少时受伤,不良于行,或者因此未在朝中领差。”

  “对对对,朕倒一时忘了。”是的,柳妃在他跟前说过一些,只是彼时穆元帝想着,平国公府嫡长孙这般,将来袭爵啥啥的。如今,穆元帝道,“这孩子倒是个将才。平国公也有些年岁了,他家世子……嗯,是个实诚人。”因人家儿子刚立新功,不好说平世子智商偏低。柳妃毕竟是八皇子亲娘,可再想一想前儿被革职的户部柳侍郎也是柳妃的亲弟弟,穆元帝再想想平国公之妻王氏也是出身卫国公府,还有卫国公府死去的一门老小,穆元帝便道,“柳扶风是个难得的,他现在也是从四品了,他媳妇还没诰命,这不大合适。”赏了柳扶风之妻小王氏四品诰命。

  五皇子的奏章写得细致,也很谦逊,并不如何吹嘘自己手下打胜仗的事,当然,该手下的功劳,五皇子也得为他们争到手。五皇子就说了,因都是新兵,操练的时间短,所以损耗较多,待得军队多练些时日,胜算更大云云。

  当然,也不忘提一提闽地大小官员,总之是十分中肯的一封奏章。

  穆元帝心下就觉着,还是得派儿子过去,闽地才能安稳呢。

  穆元帝又命人将李宇的家书给妹妹送去,在妹妹进宫时,又跟妹妹赞了通外甥如何骁勇之事。文康长公主尽管担心儿子,也识好歹,且在家里丈夫也劝过她,文康长公主笑,“他就这一点子志向,拦也拦不住,随他去吧。那么些人都在闽地为皇兄打仗,江山到底是咱家的,我也不吝惜这一个儿子。”

  穆元帝愈发觉着妹妹贴心,兄妹俩又说了许多话,十分欢乐。

  人逢喜事本就精神爽,穆元帝正高兴五儿子打了胜仗,后宫也传来喜讯,史美人生下一子。

  穆元帝更是大喜。

  在此情势下,自然没人敢说五皇子的不是了。

  倒是太子,因史美人是他献给穆元帝的,史美人生子,穆元帝对太子也稍稍和缓了些。太子趁势极力夸赞五皇子如何周全稳妥如何有治理才能,反正是说了一通五弟弟的好话,穆元帝叹,“你总算明白了,这江山以后还不是你的。”

  一句话说的太子心惊肉跳,太子忙道,“儿子先时……儿子知道错了。”

  穆元帝留太子一并用了晚膳,到底是一国储君,穆元帝也不想人猜度自己与东宫的父子关系。用过晚膳,太子又做了深刻反省,父子俩就算和好了。

  太子的处境是拨开乌云见了太阳,对于大皇子,这些天真是没一件好事,死对头五皇子打了胜仗,接着太子重得穆元帝青眼的事就够郁闷了,结果,还有他那不开眼的六弟,唉哟,不知怎地就跟太子勾搭到一处去了!

  嘿,我说六弟你眼瞎是不是,大哥是谁,你还有眼不?

  人六弟绝对是有眼的,而且眼力不差,你虽是大哥,可太子是储君哩!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87章 小胜》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