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意在此处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闽地接下来又有几场不大的战役,互有胜负,胜么,都是小胜。败么,也是小败。主要是闽地是防守战,便是有海匪扰边,把那些匪徒赶回海上便罢。

  当然,这仗打得十分不过瘾也是真的。

  宋太太去江行云那里说话时都道,“有一回,听我们将军说,要是咱们能有几条船,当真能将海匪全歼。”宋双城是五皇子巡视时第一个犯事的,手下人都被夺了交给永定侯麾下将领接管,好在他机警,全心全意的投靠了五皇子,成了五皇子忠诚的狗腿子,五皇子手下武将稀缺,宋双城这样能认真改过的五皇子也肯后,命接管了两营新军,还很有运道的捞到了一场战事。宋双城不是没经验的人,他做了这些年的武官,祖上也是武官出身,本事也有一些,打了场不大不小的胜仗,先前的处分就一笔勾消了。宋双城也看出来了,眼下只要有仗打就不愁没有立功的机会,有立功的机会,自然有升职的机会。所以,宋双城是心心念念的能多打几场仗才好。只是,眼下他们多是防守,而且,军中无船,海匪只要往海上一跑,他们就没法子了,十分郁闷,同五皇子提了一次,是不是要建几艘海船,练一练海战啥的。五皇子不置可否。

  好在,宋双城关系广,他家祖上据说与江行云祖上是一个老祖宗,宋双城很会走夫人关系,让他太太去江行云那里絮叨几次。江行云与谢莫如关系好,众所周知,多少人巴结不上王妃,都是先去江行云那里走关系。

  宋家更有便利,他自称同江行云是亲戚关系。当然,不好占江行云的便宜,据说祖上算下来,算是兄妹。

  宋太太这话,江行云也就同谢莫如提了一句。时已近腊月,谢莫如着一件玄色貂裘,斜倚着软榻同江行云下棋,听闻此事,思量着落下一子,方道,“如今却是不急的,当年永定侯初到闽地练兵,也是这般偶有战事,胜多败少。这种小战事,军中练练手尚可,对大局没什么影响。”

  江行云想了想,拈起白子,未看棋秤,而是望向谢莫如,“你的意思是,不练海军了。”如今闽地相对来说稳定许多,五皇子已牢牢的掌握了闽地军政,要是练海军,起码应该造船了。

  “海军的话,天时地利皆不及海匪,哪怕海军能练出来,我们手里没有能与白浪相媲美的海军将领。”谢莫如一向是由人及事,没有稳妥的人,这事就不能做。

  “柳将军如何?”柳扶风颇有为将天分,只要他遇到的战事,从无败绩,这要是对于宋双成这样的为将多年的青年将领不稀奇,柳扶风却是初初掌兵,有此手段,已是当之无愧的军中新星。

  谢莫如摇头,悄与江行云道,“暂且不练海军之事,是王爷他们商量后议定的,你不要外说去,这几次战役,还没有对上过白浪。”

  江行云长眉微皱,“这倒是稀罕。吴地那里难道没有关于白浪的消息?”

  谢莫如摇头,“此人神秘至极。”叮嘱江行云,“若再有人与你打听海军的事,也不必一口回绝,似是而非的支唔过去便是。”

  江行云是将门出身,自然知道消息的重要性,她心里明白吴地必有朝廷派去的细作,如果连朝廷的人都打听不出白浪的来历,这就很是蹊跷了。江行云想了想,道,“你要不急,我有个人可以问问。”

  谢莫如问,“什么人?”要是当着别人,谢莫如肯定不会问的这样直接。但她与江行云不同,谢莫如能将军中机密悄然告知江行云,这话,也就没什么不能问的。交情到了,自然能问。

  江行云道,“晋地银号的少东家,姓徐,就叫徐少东。”

  银号什么的,谢莫如倒也知道,只是她用的不多,她家库房结实,有银子直接抬进库房放着就是,用不着银号。就是搬银子,有正规军护送,也不必银号。不过,她也知道银票这种便利的东西,据说只要向银号交纳相应费用,银号开具银票,持有人就能将银子存到银号,然后想取时,凭银票到银号分号去取银两,不必自身携带过重银两,非常便宜。

  江行云先前的生意,就有许多是用银票结算。

  谢莫如对银号的了解仅止于此,不过,谢莫如相当敏感,“晋地银号在吴中有生意?”倒是江行云家在西宁关多年,西宁关离晋地极近,认识晋商不稀奇。

  江行云笑,“有钱能使鬼推魔,钱能通神,何况吴中之地。我问一问他,端看他说不说了。你用银票用得少,官员大户用银票极多的。”

  谢莫如道,“银票虽然极便利,但是要控制好,毕竟真金白银是实实在在的,票是纸做的,要金银与所开票额相对应才行,万不能虚开。这样,银票才能值钱,才有信誉。”

  “是啊,他们做的就是信誉的买卖。”

  谢莫如难得对商贾发表看法。

  江行云在招待晋地银号的少东家徐少东时,玩笑般的将这话说了出来,徐少东大为赞叹,“王妃真是一语中的,道破我们这行的天机哪。”

  徐少东道,“我们商贾本为末流,不想竟得王妃关注,幸哉幸哉。”

  江行云闻言淡淡一笑,“我说这话你别觉着扫面子,娘娘平日里不甚关注商贾事,她根本没用过银票,只是我说起来,她听一听罢了。”

  徐少东举起茶盏,笑,“那我以茶代酒,谢江姑娘你为我们银号的引荐之恩。”

  “无功岂可受禄?”江行云道,“我并无能相助你之处,倒是有相求之事。”

  徐少东脸色郑重,“江姑娘有话只管说,只要我能,必然没有二话!”他这样一口应下,倒不是想追求江行云,徐家虽是巨贾,但还真没胆子肖想江行云。何况,人家徐少东是已婚人士。徐少东只是很敏锐的意识到,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来了。这个机会,可能会关系到整个藩地的商机。

  江行云道,“我想向少东家打听一个人。”

  “什么人?”

  “白浪。”

  徐少东脸色微变,道,“你说的是海匪白浪!”

  “对。”

  徐少东险给江行云吓去半条命,连连道,“江姑娘,我正经商家,怎会认得白浪?”

  “又没说你认得他,只是跟你打听打听他罢了。你们行商的人消息广,你这样反应,倒叫我真怀疑你们有什么来往呢?”江行云笑噙噙的来了一句。

  徐少东摆手,央求,“唉哟,江姑娘,你可别吓我,我胆子小。”

  “行了,你们晋帮的事,我不提你也别当我不晓得。你们要胆子小,就没胆子大的了。”江行云笑,“自我祖父在西宁关的时候,咱们两家就有来往了。如今我家业败落,倒难得你们还肯烧我这冷灶。”徐少东并不是轻闲人,他来闽地不为别的,是给江行云送年礼来的。是故,江行云有此打趣。

  徐少东忙道,“这就外道了,江姑娘你是何等出身,不弃我等商贾罢了。何况姑娘何等超脱之人,谁敢说你家业败落。”徐少东迅速在肚子里做了番思量,晋帮商人在西宁榷场一向是大户,晋商的生意也不是一时的,如江行云所言,宋家两代人镇守西宁关,晋商自然少不得打交道的。宋家父祖两代大将军,没少拿晋商的孝敬,宋大将军过逝后,呃,人走茶凉……那个,主要是,宋家人不在大将军的位子上了,孝敬自然也没有了。那时江行云年岁也小,晋商与宋家的来往算是断了的,不想不过七八年,江行云重回西宁行商,非常了不得的搭上了五皇子府。而且,如今主持西宁榷场的是谁?谢驸马就是谢王妃嫡亲叔叔,江行云在西宁的生意,也没少得谢驸马的照拂。晋商眼睛多亮,立刻就重新同江行云搭上了关系。

  这渊源让江行云说起来,宋家与晋商的渊源当真不浅。

  徐少东这大过年的还千里迢迢的亲自过来给江行云送年礼,一则晋商帮重视闽地市场,二则也是江行云本身的重要性所致了。

  叙了回交情渊源,徐少东也有了决断,闽地并非繁庶之地,但五皇子如今在朝中势头极佳,谢家也不是好惹的。虽然五皇子得罪了太子与大皇子,以后也是一地藩王的,而且,五皇子现在看着是冷灶,谁晓得以后呢?谢王妃那不能提的母系血统,这一旦翻了身,以后他的收益也是翻倍的。何况,此事是有助于朝廷靖匪的。

  徐少东整理下思绪,并无半句推诿,组织下语言,道,“要说白浪,这人出现的有些稀奇。就如江姑娘所说,我们行商的人,走南闯北,认识的人也多些,小道消息,也知道一些。吴地官员,我约摸也认得一些,就是靖江王府的属官,也听说过的。”这句话便可见徐少东的谨慎,吴地官员按理都是朝廷派官,所以他说认得,靖江王府的属官,他便用“听说”二字。能成为晋商少东家的,自然不是等闲,江行云与他们打交道并非一日,只是微笑倾听,徐少东继续道,“我第一次知道白浪此人,是在十几年前了,那时我尚年少,我有一位族叔在吴地做过几十年的掌柜,后来族叔有了年岁,就回了老家养老,他同我说过一些吴地靖海匪之事……”话到此事,徐少东顿了一顿,道,“我就直说了,吴地一直有港口进行海上贸易,这些事,怕是江姑娘也知道的。先时吴地海贸时常出差子,就说是海匪作祟……”

  江行云猛然道,“你是说,白浪并非……”并非靖江王的人,江行云死死的盯着徐少东,“白浪竟真的是海匪。可这事,我如何不知?”

  江行云的意思是,朝廷如何不知?

  幸而徐少东是相机警人,他轻声道,“就是如今,知道的人也不多,十几年前的海匪也不叫白浪。就是十几年前吴地靖海匪,未听闻有大胜,而在海上称王的一直是同一支海匪,这支海匪的头领姓段,人称段四海。”

  “段四海之名,我倒也听说过。”

  徐少东更确定江行云在谢王妃面前不是寻常的体面人,不然,她一介女流如何能知晓段四海之事。徐少东道,“段四海此人,当真是人如其名,为海上一霸。我听说,吴地每笔海上生意都要给段四海一笔保护费,不然,断不能平安离开海域。至于白浪,此人与段四海不同,段四海名声赫赫,凶名在外,白浪却神秘非常,他真正成名自然是上次与永定侯一战,但他十几年前就在海上,这是一定的。这样的人在海上十几年,怎么着也得是一方人物了,但了解他的人并不多,甚至关于他船队的传言也很少。所以我说,这很奇怪。”

  江行云轻扣桌案,眼眸轻眯,微微沉吟,“如果海上有白浪,必不能叫段四海一家独大!如果白浪是受人驱使,得是什么样的代价才能驱使得了这种人物呢?”

  江行云问,“现在吴中海贸还要向段四海交纳保护费么?”

  徐少东道,“具体的事,怕一时不能给你准信,我得打发人去问问。”

  “打听清楚,尽快给我消息吧。”江行云道,“今天这事,少东你暂莫要与他人说。你也晓得,闽王于朝中并非没有对头,你们晋商与我家素有交情,我不想坑你。你的情分我记下,你我都莫张扬。”

  晋商为何要烧江行云这冷灶,就是因为江行云实在是个聪明人。且这女人并不以成亲生子为人生目标,正四品亲王侧妃都不在她眼中,那她的人生目标为何,不是很清楚了吗?

  徐少东笑,“这是自然,此事我断不会告知第三人。”

  江行云并未引荐徐少东见谢莫如或是五皇子,大家彼此都明白,时机未到。

  时机未到。

  送走徐少东,江行云第二日就去了闽王府同谢莫如说了此事。

  谢莫如立刻发现自己钻入了思考的牛角尖,谢莫如道,“你的意思是,白浪根本不是靖江王府的人!”

  江行云道,“我听徐少东说起来,白浪委实不像靖江王府的人,还是那句话,如果靖江王府有这样的能人,怎么也不能让段四海这般霸道,还给段四海交什么贸易保护费!”

  谢莫如沉默的紧了紧身上大氅,如果徐少东的话没错,那么,吴地的情报系统就让人值得怀疑了。

  谢莫如静默片刻,望着江行云微然一笑,江行云初时坚持要去西宁做生意的初衷,原来是意在此处么。

  江行云回以一笑。

  宋家两代人几十载驻守西宁关,产业几何?起码江行云十辈子不愁花用的。她的确不需要去行商赚钱,但,她不能只做为一个孤女存在。宋家的价值,别人不知道,她清楚。

  她既然在,家族便不该陨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88章 意在此处》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