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忠心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个新年格外的与众不同,于穆元帝,这是穆元帝帝王生涯中第二个未能团圆的新年。去岁虽然五皇子也不在帝都,因闽地的烂摊子急需人收拾,穆元帝心系烂摊子,反而没这样明显。今年闽地局势逐渐安稳,五儿子打赢了好几场战事,十分争气,再至新年,穆元帝就格外思念五儿子了。

  其实,倘诸皇子皆已就藩,穆元帝要思念的儿子太多,估计也不会太拿五皇子当回事儿。偏生如今诸皇子皆在他眼前,就五皇子一个远在闽地,而且又是这样懂事这样能干的儿子,于是,五皇子就成了最特别的儿子。

  尤其五儿子年礼一到,穆元帝读着五儿子的家书,看着五儿子奉上的年礼,还有小孙子小孙女们孝敬他的东西,会写信的孙子都写了信给祖父,穆元帝看着孙子有些不大齐整的大字,稚气的语言,胸腔里那颗老心啊,当下就软得了不得。

  穆元帝亲自将五皇子孝敬胡太后年礼带了过去,胡太后只是不喜谢莫如,说到孙子重孙子也是极思念的,胡太后还道,“不是说闽地日子不大好过么,怎么还弄这些好东西来。老话说的好,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有钱叫老五存着过日子吧。”胡太后这一次与皇帝儿子心有灵犀了,觉着五孙子十分不容易,十分的心疼五孙子。

  穆元帝道,“这孩子实诚,自己再怎么艰难,孝敬母后与我的心,是再未变过的。”

  “咱家孩子哟,都孝顺。”胡太后对穆元帝道,“皇帝多给老五那里拨些钱,别叫孩子窘迫了,穷家富路么。这大老远的,看不见摸不着,孩子不容易。”

  穆元帝笑,“母后放心,朕再委屈不到他的。”

  要大皇子听到这话,非得翻白眼不可,因为大皇子就怀疑,五皇子这年礼是在闽地刮地皮刮来的。大皇子还说呢,“次次来奏折就是哭穷,父皇一年给闽地拨多少银钱,如今兵部户部拿闽地当祖宗,时雨你没见闽地小官儿来要钱时那趾高气昂的样儿,老五可是发了。”

  赵霖静听大皇子一番报怨后,方道,“殿下闲的时间够久了,该是重谋差使的时候了。”

  “眼下有什么好差使么?”大皇子早闲得要长毛了。

  “听说兵部有一批弓箭年后要送往闽地,殿下不如请旨押送物资。”赵霖道,“陛下不喜殿下,就是因前番兵部差使出了漏子,殿下诚心补过,再与五皇子重修于好。陛下最看重皇子间的兄弟情分,必会喜欢的。”

  大皇子一听赵霖让他去给老五送物资,当下有些不悦,但出于对赵霖的信任,大皇子耐心听完,忽而笑了,道,“时雨是说,让我借老五在父皇面前表现一二。”

  “正是如此。”赵霖笑一笑,端正了神色道,“殿下如果想重新谋回兵部的差使,现在就要一步一个脚印,不要怕低头难堪,殿下身份在此,谁敢小看您呢。您先从小事入手,踏踏实实的办些实事,殿下难道还没看清楚么,陛下喜欢踏实办事的人。三皇子四皇子原是不起眼的,前番您与东宫栽了跟头,三皇子四皇子立刻就显得贤良了,不是么?”

  大皇子忍不住吐槽,“刑部当家的老三亲外公,老四胆子小,守着工部他也不敢伸手的。”

  合着全不好,就他好,就他好,就他被夺差使。赵霖不理大皇子的吐槽,继续自己的话题,“所以,殿下一定不能再出任何茬子!于殿下而言,无过就是有功。”

  因为要借五皇子刷好感,于是在穆元帝又一次说起五皇子如何孝顺如何不容易时,大皇子难得忍着恶心一脸真诚的也跟着赞了他五弟几句,于是,穆元帝觉着大儿子似乎也懂事了一些。

  赵霖微笑,如何谋得帝心不是很简单么?想陛下之所想,爱陛下之所爱,永远与陛下一个口吻一个立场,陛下怎会不喜欢?

  因为皇子只有五皇子在外,穆元帝格外照顾苏妃,苏妃的份例并没有升迁,但给苏妃的都是一等一的好东西。苏妃也收到儿子的年礼与书信,她一向低调,得了穆元帝的照顾,日子虽好过,依旧谦逊。谢贵妃还同母亲说呢,“苏妃也是难得的了。”

  谢太太也挺高兴,家里给谢莫如送了年礼,也收到了谢莫如的回信,闽地逐渐安稳,且这一年战事虽未断过,却是胜多败少。谢家的政治地位相当稳固,二孙子三孙子的亲事都定了,谢太太也算人逢喜事精神爽了。

  谢太太还替苏妃多说了一句,道,“苏妃娘娘素来身份娇弱,就得娘娘多照顾了。”

  “这不消母亲说,我与苏妃也是姐妹。”谢贵妃笑着打听,“倒是阿芝去了闽地,他年岁也不小了,亲事不好再拖了吧?”

  谢太太笑,“同亲家商量了,在帝都代娶,然后送阿芝媳妇去闽地,也叫小两口团聚。”

  “这也好。”

  谢贵妃又问了问谢芝在闽地的情况,知道谢芝只是做了个七品属官,谢贵妃叹,“阿芝的文章火侯也差不离了,庶吉士的官阶最低也是从七品了。”品阶只差半级,但庶吉士可是在翰林院,谢芝如今不过是在藩王府,前程如何能一样?要谢贵妃说,谢莫如有提拔娘家兄弟的心是好的,只是提拔的不是地方,倒耽搁了谢芝的前程。

  早在谢尚书决定让谢芝随谢莫如南下时,谢太太就想通了,笑道,“随他去吧。王妃先时随着王爷就藩,走的匆忙,人手上难免不足,做娘家的不帮衬谁帮衬呢。”

  谢贵妃笑,“我也只是一说,莫如既开了口,父亲也不好回绝。”虽然谢莫如这种各房选一位子弟的方法让谢贵妃觉着谢莫如的野心有些大了,好在娘家侄子不只谢芝一个,而谢莫如,五皇子既已就藩,妻以夫贵,五皇子前程已定,谢莫如便是本事通天也就止于此了。

  母女俩说了些闲话,年下事多,谢贵妃未留母亲用饭,很厚重的赏赐了,谢太太就告辞出宫。

  谢家现在也忙,先时张长史来帝都送年礼,捎带的还有谢莫如给娘家的东西,以及各在五皇子麾下任职的各属官给自家的年礼,如永定侯这样的自不消张长史担心,不过是永定侯的家仆与张长史一道,比较方便是真的,其他自有永定侯家的人自己负责。如柳扶风、谢芝谢云谢远、薛长史、李宇以及其他属官,本身未带多少人手,多是派一个贴身仆从跟随,其他就得有劳张长史了。

  且跟随五皇子的人,因闽地战事多,多有受封赏的,这些人家又收到自家人送回的年礼。想着五皇子远在闽地没法子致意,五皇子亲娘苏妃在深宫少见人,苏妃母族……其实没啥人了。于是,大家只得曲线救国想到五皇子岳家谢尚书府,这是谢王妃的娘家啊。

  于是,不说刻意往来,大家见着谢家人也格外亲切了。

  如谢家二房谢枫苏氏夫妇更不必说,儿子谢云跟着去也学着当差了,还是在前线……当然,前线跟前线也不一样,柳扶风现下在帝都名声颇是响亮,不同于初始的一千兵马,柳扶风麾下兵马增至八千,一年就因战功升至正三品昭勇将军,谢云就是在柳扶风手下任文职。

  文职安全性高,而且,因主将能干,随着主将升迁,他们这些文职也会跟着升迁。这样的位置,如果谢云不是有个做王妃的堂姐,如何能轮得到他!

  原本儿子跟了谢莫如去闽地,苏氏就常到长房伯父家走动,如今过年收到儿子的年礼与信件,来得更加殷勤。难得苏氏一向清淡的人,也是口角含笑,“我还说他们兄弟三个在一处也有个照应,眼下各得了差使,倒是没在一处。”

  的确是没在一处,谢芝依旧在藩王府,谢云去了军中,谢远则为一地县令,做了父母官。谢太太笑,“好在离得不远。”与谢贵妃对谢莫如的看法不同,谢太太有丈夫点拨着,只看谢莫如对三个娘家兄弟的安排,就知她是何等清楚了。

  “是啊。”非得跟着这样的堂姐,孩子们才有前程。

  苏氏过来,主要是想着,谢太太有了年岁,尚书府是族长长房,年下祭祖什么的,事务颇多,看有没有要帮忙的地方,她帮着跑跑腿,谢太太也轻松些。也亏得有苏氏,为谢太太分担不少。

  谢太太更加盘算着,明年给谢芝娶妻后,接着就给谢兰娶亲,怎么也得有个孙媳妇帮她管家,不然这一府的事务,委实操劳不少。

  帝都人忙忙碌碌的准备新年,五皇子这里也颇是繁忙,而且,不同于去岁初来时颇为苍促在总督府的新年,今年五皇子先是亲自主持了官学里文武学生的年终考试,排了名次,给前五名发了奖赏,正式给官学生放了年假,过了上元节再来上学。

  其次,就是各种祭祀活动。

  穆元帝正是心疼与思念五儿子的时候,赐下不少祭品以及祭祀礼器。

  五皇子先是带着大臣们祭天地,回头再祭自家祖先,然后就是新年的各种宴会。五皇子在前面招待驻地官员与自己府里的属官,谢莫如于长春宫宴请各官员家眷。除了官员,闽王府也会宴请当地有名望的士绅大儒,另外就是年下给官员们种种赏赐,还有军中所赐,一样都不能少。

  而且,今年女眷那里的宴会与以往也有些不同,皆因大郎二郎三郎过年就到了正式读书的年纪,五皇子夫妻二人商量着,得给儿子们找几个伴读。所以,新年宴会,谢莫如让各家眷带着家里年岁相当的孩子们来了。

  这对夫妻再次趁着儿子们入学的机会,将闽地高官家的儿子们网罗其中。

  忠心是什么?

  你我利益一致,自然忠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90章 忠心》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