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爱操心的人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江行云在靖江可谓如鱼得水啊,尤其她是个好歌舞的,自己家里好几班歌舞伎,调理的那叫一个水灵出挑。

  吴地出美人,靖江王设宴请江行云赏看歌舞,江行云颇得其乐,与靖江王有说有笑,还道,“王爷的品味比王妃好。”这王妃,自然说的不是靖江王妃,面是谢莫如。

  靖江王笑,“当年,宁平姐姐也不喜歌舞,可见祖孙还是有些像的。”

  “歌舞之妙,竟不能赏,真乃人生憾事。”江行云感叹。

  “何尝不是啊。”靖江王深有同感。

  江行云桃花眼微眯,指节一叩一叩的和着音乐的节奏,忽然道,“错了。”然后一指左手边的一个乐工,道,“错了一个音。”

  那乐工登时脸色惨白,江行云五指一挥,做了个极洒脱的手势,“继续。”

  乐声重新响起。

  看到没,人家不是随便听听便罢,人家是真正的行家。

  江行云对歌舞颇有心得,尤好琵琶,与靖江王谈起音乐来,俩人完全是伯牙遇子期的势头啊。靖江王都说,“行云你该生在吴地啊!”

  江行云眉眼一瞥,“天地间难道只有吴地有歌舞?吴地歌舞绵软,不若北地壮烈激昂。”

  “要说吴地歌舞绵软,那就是行云你不了解吴地歌舞了。”靖江王带江行云欣赏一曲剑舞,一男子随音乐舞剑,身姿挺拔,形容英俊,剑么,也舞的不错,刚柔并济。

  江行云看得津津有味,笑,“不错,只是音乐不当用丝竹,该用军鼓。”

  靖江王哈哈一笑,“行云你果然是北地生人哪。”

  有江行云这光芒万丈的人在此,张长史十分低调的隐形了。

  第一日宴饮。

  第二日靖江王请江行云游赏他的藩王府花园,同行的还有靖江世子与靖江王三子穆三郎,江行云与靖江王并行,她也算见过些世面的,也觉着靖江王这园子修的不错。江行云道,“我家宅子的花园同王爷的花园比,那就是个泥塘坑。”

  靖江王笑,“看来还能入行云你的眼。”

  江行云悄声道,“比闽王府的花园也好多了。”

  靖江王笑,“本王一辈子都在吴地,这园子啊宅子啊,都是要人养的。养的久了,园子也就有了人气有了灵气。何况,本王闲散惯了,闽王闽王妃风华正茂,如何会将心思用在这园宅这上。”

  江行云不以为然,将手一摊,“哪儿啊,他家王府修的急,那会儿正穷,只得简朴了。”

  靖江王三子穆三郎道,“听闻闽王是陛下爱子,再怎么,地方官员也不敢在藩王府上克扣吧。”

  穆三郎就是传闻中最受靖江王宠爱的儿子,他生的相貌与靖江王颇为神似,已是而立之年,说一声面若弱冠玉仍不为过。对待美男子,江行云一向比较客气,她道,“倒不是谁敢克扣闽王,只是前年永定侯一败倾城,闽王到封地时,百废待兴,哪里还有心思大兴土木,只随便建了建,凑合着住吧。”

  靖江王拈须感叹,“可见陛下教子有方。”

  世子亦道,“闽王不愧贤王之名。”

  漫步过一丛盛开的蔷薇障,江行云唇角噙着笑,笑道,“是啊。”

  俩人说着说着就说到谢莫如了,靖江王在一处涉江亭里坐了,随从捧上香茶点心,叹息道,“真是近乡情更怯,早就知道那孩子,我也常打听她,不知她过得好是不好。知道行云你与她亲近,别人面前问得出,到你跟前反不好开口了。”

  “这有什么不好开口的,王妃也时常说起王爷呢。”

  “那孩子心里,怕是疑我的。”

  江行云并没有坐,仍是长身直立,有些潮湿的夏风拂过她额前流海,她道,“相疑相杀相亲相近,这是本能,王爷因何喟叹。”

  靖江世子与穆三郎听得这话,面色不变,心下却是有些不自在的。唯靖江王一笑,“行云你就是太直率。”

  “是啊,我优点不多,直率算一个。”江行云转身坐在靖江王身畔了,道,“何况在王爷的地盘,还要九曲十八弯的,岂不是令王爷不快么。”

  靖江又是一笑,道,“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厉害。”

  “我还不算厉害的。”

  “叫你说的,我愈发想见一见莫如了。”靖江王口气之亲切,简直像在说自家孙女一般。

  “王妃也十分想与王爷一见,只是闽地事务繁杂,一时抽不出空闲。”

  靖江王道,“我实未料到陛下会将五皇子分封到闽地,闽地地处偏僻不说,地方也贫瘠,便是气候,初来闽地的怕也是住不惯的。”

  “这有什么奇怪的,五皇子虽是陛下亲子,却是颇多人不喜王妃。不说别人,就是王爷的亲妹妹宁荣大长公主成天介说王妃同辅圣公主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他们能封到好地界儿才有鬼呢。这要是真像,说说也就说说,明明一点儿不像,大长公主还说个没完。”

  这话说的,靖江王都笑了,“宁荣一直是这样的性子,她也没讨到便宜就是了。”

  “其实宁荣大长公主何必多这个嘴,她不说,朝廷里谁不晓得王妃的出身呢。难得大长公主有这么一门旱涝保收的婆家,又有南安侯这样出众的儿子,陛下怎么都会睁只眼闭只眼的,大长公主倒好,成天就想着怎么叫我们王妃倒霉才好,她图的什么呀。”这事儿实在做的不聪明,江行云都想不明白。

  靖江王也叫江行云给问住了,靖江王也不晓得妹妹图什么,靖江王端起茶吃一口,道,“女人心,海底针,这一般二般的,不好猜度。”

  “以前我还以为是王爷指使的大长公主呢。”江行云这话,险叫靖江王呛着,靖江王咳了两声,江行云笑,“不过,见着王爷,知道王爷的人品,断不会如此的。”

  靖江王气笑,“好话赖话都叫你说完了。”

  “我是想着,王爷你好生劝一劝大长公主,她都这把年岁了,就是上一代有些不对付,也怪不到王妃这里。再者,大长公主也实在糊涂,我不知她与辅圣公主有什么恩怨,就是想一想,辅圣公主在时,她如何,如今又如何,也不该给王妃使绊子。”

  江行云说的恳切,靖江王听到最后一句也颇有感触,要说他不恨辅圣公主,那是假话,但辅圣公主执政时,他是什么政治地位,如今又是什么政治地位,靖江王是极明白的。所以,辅圣公主活着,靖江王恨她;辅圣公主死了,靖江王却又怀念她。

  这种矛盾的感情,让靖江王说了一句话,“当年,陛下亲政后,我命人去帝都,想劝宁平姐姐早些避一避,若她肯听,也不会那样早故去。”

  江行云相信这是靖江王的肺腑之言,不论从私心还是政治立场,靖江王都不会愿意辅圣公主早早故去。江行云却是道,“将军怎么能离开战场呢。”

  靖江王道,“你们年轻人,会这么想。但是,如果是血脉相连的亲人,不论怎样的痛苦艰难,你只会想让她活着。”

  “也是。”江行云对这话似乎也有别样感慨,这也不奇怪,人家靖江王不过是死了个同母异父的姐姐,其他亲人还有许多。江行云整个家族就剩她一个了。

  江行云道,“就像许多人都怕死,其实死才是最容易的,这世上,活着远比死亡不易。”

  靖江王道,“你这孩子倒是看得透。”

  江行云忽而一笑,“这倒不是我说的,是王妃说的。魏国夫人的祭日,难得王爷每年都打发人送奠仪。”

  “这有什么,魏国是我的外甥女。”靖江王感慨,“宁平姐姐的后人,也就剩莫如了。”

  靖江王与江行云并不似政敌,相反,他们有一些相同的爱好,说话较一般人亲近的多,完全没有半点火焰气息啊。俩人是有说有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忘年交呢。

  穆三郎笑,“江姑娘投父王的缘,不如住到藩王府来。”

  江行云不乐意,道,“藩王府规矩大,出入麻烦,驿馆就很好,我还想在靖江逛一逛。”

  依穆三郎的身份,别人就是回绝他,也得委婉着来啊,江行云说的直接,穆三郎倒是好涵养,笑,“那就随江姑娘了。要是江姑娘需要向导,只管吩咐驿站官员。”这么短时间的相处,穆三郎就摸到了江行云的脾气,这不是个喜欢别人为她做主的女人。

  江行云颌首,“好。”

  江行云也就打发驿馆官员去吴巡抚那里知会了一声,吴巡抚过来,江行云把吴氏的家书交给吴巡抚,同时把吴氏预备的端午礼也原封不动的交给吴巡抚,吴巡抚谢了江行云的带信之事,道,“知道侄女今年正月成亲,我离得远,无旨不能回帝都。如今她来了闽地同侄女婿团聚,这很好。”原本是吴巡抚相中了谢家,不想闺女没福,倒是谢家厚道,谢芝还为女儿守了一年,这样的人家,侄女嫁过去,吴巡抚也是愿意的。

  江行云笑,“谢大奶奶极好的人,要是帝都别家贵女,听到闽地只以为是蛮夷之地,多是不愿意来的。大奶奶这样的贵女,成亲就过来服侍大爷,真真是贤良淑德,贵府的家教,令人敬佩。”

  “江姑娘过奖了。”尽管江行云无官无职,吴巡抚也不是傻瓜,知道江行云与谢莫如交好,这次过来,更有深意,故而颇为客气,吴巡抚道,“一则这是为妇的本分,二则,闽地连王爷王妃都来得,吴氏女如何就来不得呢。只是我那侄女年岁尚小,还请王妃多指点她。”

  江行云道,“王妃同大奶奶是要姑嫂,大奶奶过来,倒是能帮着王妃分担一些。王妃组织建藏书楼、或是施粥舍药的事,总要有个臂膀,大奶奶年纪虽轻,做事委实细致,王妃就喜欢这样聪明能干的人。”

  吴巡抚又说侄女能帮到王妃实在容幸,当然,也不忘夸赞王妃的公益事业。

  接着,江行云方同吴巡抚说起靖江世子与穆三郎来,江行云道,“今日我同王爷游园,只有世子与三公子相伴,三公子挺受王爷宠爱吧?”

  吴巡抚看一眼窗外,江行云原是坐在一张靠墙的香檀木榻上,此时,优雅起身,一掌轻轻的按在这张大榻上,吴巡抚听到并不重的“呯”的一声轻响,继而就见木榻顷刻坍塌,转瞬化为齑粉,接着露出一排传音钢管。江行云曲指在钢管上一弹,嗡的一道清越声响传出,江行云断喝,“滚远些!”

  整间屋子,江行云找出六七处窃听设备,然后将房间拆的七零八落,继续同吴巡抚说话。

  吴巡抚汗都出来了。

  江行云微微一笑,拉过把椅子坐了,继续刚刚话题,“吴大人放心说吧。”

  吴巡抚拭一拭额角的汗,道,“靖江王妃过身的早,三公子的生母邱侧妃极得靖江王心意,三公主也极得靖宠爱。”

  “王妃的意思,如果方便,让靖江世子感受到朝廷的善意吧。他是朝廷亲自册封的世子,靖江世子的位子,是朝廷说了算的。”江行云道,“吴大人也只管放心,您的安危,有我来保证。”

  吴巡抚就知道该做什么了。

  第二日,江行云就窃听一事当靖江王的面亲自说了,当着靖江王的面儿,江行云冷声讥诮道,“这等不堪使用的人,王爷竟还留着。我倒不怕被人偷听,只是手段不入流,委实扰人心烦。”

  靖江王不愧这把年纪,脸皮着实够用,靖江王哈哈大笑,“好好,待下遭我令他们改造的好些,一定不能让行云你发觉。”他竟然还问,“都说好话不背人,行云你跟吴大人说什么悄悄话了,还不许本王知道。”

  遇到靖江王这等人物,江行云再怎么怒色也没用,于是,她笑了笑,端起那官窑薄胎瓷盏里的新茶呷了口方道,“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听说王爷你宠庶灭嫡,这事,我是无所谓,只是王爷你不晓得,我们王妃最看重嫡庶规矩,王妃让我同吴巡抚说一声,请吴巡抚好生劝一劝王爷,这大事上可不能糊涂。世子是经朝廷册封的,世子的地位,不容动摇。”

  靖江王道,“你看,你们王妃就是爱操心,还操心到本王这里来了。”靖江王虽未冷脸,但话中不悦与不满,谁都能听得出。

  江行云却是没有半分惧色,道,“我们王妃倒不乐意操这份心,她同王爷有什么恩怨呢?王爷您好了,难不成对我们王妃有什么害处?如今闽王海军都不再筹建,难不成王爷觉着我们盼着您倒灶?您可千万别误会,有您老在,以后也没人想着我们王妃是辅圣之后了。”江行云笑眼瞥向靖江王,轻轻的放下茶盏,不客气道,“王爷您保重吧,还嫌我们王妃操心你靖江的事,您老难道没操心过我们闽地的事。怕是帝都的事,您都没少操心吧。”

  靖江王微微一笑,“是啊,咱们都是爱操心的人。”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93章 爱操心的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