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嫡系建设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五皇子在自己的地盘儿大大的款待了大皇子一回,而且,五皇子的作派颇是光明正大,连沿海军队都请大皇子参观了一回。

  接下来,大皇子也有自己的交际,主要是跟永定侯崔家子弟们联系一下感情啥的。

  由于大皇子做得真是旁若无人,崔家子弟委实心中有苦说不出,想着这位大皇子可真是,一点儿不知道体谅人,他们眼下在五皇子手下当差。幸而五皇子不是个小器的,不然遇着小心眼儿,瞧见大皇子这样大大咧咧拉拢妻族人,不知怎么要给他们小鞋穿呢。

  倒不是大皇子拉拢妻族有什么不对,崔家与大皇子是姻亲的关系,的确比五皇子要亲近的,只是,你得看地盘儿啊!这是五皇子的地盘儿啊!

  崔家人要给大皇子拉拢的眼泪都要飙出来了。【雪中悍刀行漫画/】。

  好在永定侯是个圆滑的,崔家子弟来了闽地,五皇子都给安排了实在差使,他们不好耽搁,于是,永定侯让自家子弟只管当差,他陪着皇子女婿。

  结果,不陪不知道。

  一陪才发现,唉哟,三观真是不合啊!

  永定侯是个稳妥人,要说以前还有些野心,这点儿野心也随着前岁一败烟消云散了。更兼永定侯跟着五皇子当差这几年,觉着五皇子论稳重论实干,当真是比自己女婿大皇子强些的。永定侯就觉着,五皇子这样的人都与皇位无缘,早早就藩。大皇子女婿这里,也早日收心的好。先前永定侯劝大皇子早日就藩,绝对是一番好意。不为别个,五皇子这特意来闽地收拾烂摊子的,想彻底将闽地收入掌中,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办成的。五皇子就藩都一年半了,又是操练新军,又是互调将领,方真正的掌握了闽地军政。

  大皇子受封晋王,如永定侯所言,晋地较之闽地更为要紧,而且,晋地西宁关驻军比闽地多一倍不止,晋地的官员,不见得就比闽地好收服。大皇子这会儿不就藩组织班底,难道待新帝登基,还会叫你做实权藩王么?

  永定侯真是一番好心,大皇子是他亲女婿,他不为大皇子,也得为闺女着想呢。

  原本,永定侯计划着,大皇子早日就藩,他能在闽地翻了身,以后翁婿二人,一个在帝都一个在晋地,也好过日子的。

  永定侯计划的挺好,结果,大皇子根本不听他的劝导。

  永定侯也是无奈了。

  永定侯无奈吧,他自己与大皇子关系密切,翁婿一体,他陪着大皇子倒罢了,族中小辈子弟得先解救出来啊。于是,永定侯就成了大皇子的陪客。

  五皇子都与妻子说,“以往在帝都倒不觉着他们翁婿来往密切,这到了外头,就是不一样。”

  谢莫如摇一摇团扇,“这也不是以前,大皇子刚遇险,永定侯是老丈人担心女婿。再者,大皇子那性子,他前天不是还宴请崔家族人了么?不是我说,这也忒没眼色。”

  “大哥就是直率了些。”尽管五皇子也觉着他大哥有些没眼色,他是不好意思直说,可他大哥当他死人一般,在他地盘儿上吆五喝六,拉帮结派,五皇子少年没根基时就知道用冷面装威严的人,也不是面团儿啊!只是,媳妇这么说,五皇子还是要替大哥辩一句的。

  谢莫如道,“永定侯也不容易,遇着这么没眼色的姑爷,他不陪着,难不成让崔家族中子弟都耽误了差使来陪大皇子。”

  “随他们去吧。”五皇子听了,心里也就不计较这个了,不过,到底想着,还是得多提拔些自己人才好。他对崔家人不薄,可看这样子,再怎么不薄也抵不过人家是姻亲呢。五皇子道,“这几天我正想着,该怎么谢一谢江姑娘。大哥得救,多亏了她。要她是个男儿,父皇也能赏官赐官,如今我折子递上去,约摸也就是一些珠宝古董绸缎摆设之类的赏赐了。你看看,江姑娘喜欢什么,咱们也给她预备一些。”五皇子这人吧,别人对他一有点儿好处,他都记在心里的。何况江行云的确是免了闽地一场大难,五皇子觉着,自己得有所表示。

  谢莫如想了想,“要说东西,宋家两代人驻守西宁关,家资自不消说,她也不是缺东西的。”

  五皇子难就难在此处,要是缺钱的人,赏钱就是了。要是缺权的人,赏官就是了。偏生,江行云既不缺钱,又做不得官。

  “倒有一事。”谢莫如端起凉茶吃一口,道,“这一年,大战小战不断,海沿的百姓,迁的也差不多了。咱们的兵士死伤的也不少。王爷不是常说及此事么。我又想着,不知这些战亡将士家里是什么情形,父母兄弟可尚在,儿女可有人照顾。倘是父母兄弟健全,他们儿子有所养的也还罢了。倘是有无所养的子女,就是战亡将士的遗孤了,王爷既是一地藩王,就要担起照顾他们的责任来。”

  “若是遗孤,也发了抚恤到各村,由里正安排抚养的事。”

  “前儿我与行云想着,里正安排抚养也是妥当的,可眼下咱们不是缺人么。”谢莫如道,“不只缺武将,王爷也缺少一支忠贞的心腹士卒。我听行云说,安夫人手下的亲卫皆是从族中少年里自小选出来加以训练的,这样训练出来的亲卫,忠心不二,战力一流,如此才成就了安夫人的威名。王爷是藩王,不好大张旗鼓的做这事,毕竟陛下赐了王爷亲卫军。只是,好的卫士谁还嫌多不成?眼下就是机会了,沿海多少孩子因战争成为了孤儿,还有战亡将士留下的遗孤,我并不是要训练他们让他们去送死。我想着,择出众优秀者,授以武功学识,以后总比他们由里正安排着懵懂的长大强些。倘真是有本领的人孩子,在王爷这里,总有出头的机会,将来若能成就一番事业,也算不负他们先辈流的鲜血了。”

  想想自己实心以待却是左右摇摆的崔家,当然,这不能怪崔家,崔家毕竟是大皇子的岳家,偏颇大皇子也是人之常情。但对比一下总是一心一意为自己着想的妻子,五皇子又被感动了一鼻子。五皇子道,“这主意很好,只是这关江姑娘什么事么?”

  “得有人管这事儿哪。”谢莫如道,“我寻思了一圈,也没有寻到谁还有空管这事。不如就把这事交给行云。”

  “江姑娘会练兵么?”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总比大皇子强些。”

  比大皇子强……

  嗯,这是经过事实论证的。

  江行云又是将门出身,何况是他媳妇提议的,这事儿要不是他媳妇说,他根本想不起来。五皇子向来用人不疑,道,“成!”

  他又道,“在外就说抚养战争遗孤。”

  “原也是这个意思。”谢莫如叹道,“若是大户富户的孩子,没有几家能沦落至此的。这些孩子们,多是家境贫苦的。殿下只管放心,我会让行云好生照看他们,跟着咱们,以后总有他们的一条出路。”谢莫如并不是要这些孩子们以后做炮灰,炮灰的话,她不会费这样的心力。实在是,他们夫妻的班底太有限了。如大皇子太子哪怕三皇子四皇子,妻族都很得力。到五皇子这里,谢莫如自己娘家还是墙头草,现下当不得大用,五皇子母族没人,苏妃在宫里也不是宠妃,五皇子先时在帝都,养养人望还罢了,班底配的七零八落,真正的嫡系少之又少。谢莫如一直盼着五皇子赶紧分封,也是想着,在藩地好行事,给五皇子真正调理出一批可用的人来。

  夫妻俩大致商量了一回,这些孩子弄来,得有地方放啊。

  这倒是简单,五皇子有几处不错的庄子别院,暂收拾出一处宽敞的,也就够用了。

  还有其他人手安排,这事,得安排妥当人。

  夫妻俩一说就说到了天黑。

  孩子们放学,五皇子问了孩子们学到的功课,一家子用过晚饭,就让孩子们各去歇了。

  第二日,谢莫如同江行云提起此事,江行云果然挺有兴致,道,“这事倒是可行,就是一样,得做得机密。”继而,江行云就考虑到了此事的难处,“战争遗孤人数至少得上百或是几百人,孩子多了,想保密就不易。”

  谢莫如道,“不要说几百人,一千人里,能择出一人也可。该机密的机密,不该机密的,示之以众也没什么不好。”

  江行云立刻明白,“这是要择优训练。”

  “孩子跟孩子也不同,有根骨好的,适合习武的就让他去习武。有些好念书的,就让他去念书。脑筋灵活的,经商也无妨。只要某方面资质够好就行,其余寻常的,寻常视之既可。”

  江行云思量片刻,“此事,我担副职比较合适。”

  江行云显然深知为人臣属的规矩,谢莫如道,“放心。”

  江行云道,“你不要去做正职,最好让王爷做正职。”这是有风险的事,五皇子竖敌不少,倘被有心人做文章,难免麻烦。谢莫如的身份,更要慎重。五皇子毕竟是穆元帝亲子,安全性大些。而且,此事若成,这样的事,这样训练出来的人手,五皇子不亲自掌控,怕将来也不放心。

  谢莫如点点头,“我去同王爷说。”

  五皇子有些意外,江行云只做副手的事。不过,他想着,江行云虽手段强悍,其实也不乏谨慎,五皇子当即道,“既然江姑娘只肯做副手,这事儿你打头也好。”他媳妇与江行云原就是闺密。

  谢莫如道,“这样关爱将士与百姓的名声,我要来有什么用呢,王爷当仁不让。”

  五皇子看着妻子,“我也想让你有个好名声。”

  “都说出嫁从夫,殿下好,就是我好。”谢莫如给他理理衣襟,“别与我客套,咱们得一条心的使劲。我有施粥舍米的事,前些天我们还给府学捐建了藏书馆,这些小事我做做倒罢了。这次的事,必要殿下打头。殿下在奏章里也要同陛下说一声,让陛下知道殿下对子民的关爱之心。”

  捏着妻子的手,五皇子再说不出推却的话,低低的应了一声。

  妻族,母族,不得力,不要紧。

  今日不必依靠于他们,来日,也必将不会受制于他们。

  于是,在大皇子还在拉着老丈人联系感情的时候,五皇子已经开始打造并建设自己的最忠贞嫡系人马。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97章 嫡系建设》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