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杠上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江行云的船只刚进闽地海域,柳扶风手下的副将就迎了上来,能被柳扶风派来等侯江行云一行的,自然是柳扶风的心腹。

  这位副将姓曹,身高九尺,虎背熊腰,瞧着像四十许人,其实人家挺年轻,刚二十出头,因做战勇猛,颇得柳扶风器重。曹副将抱拳一礼,道,“将军在等着江大人了。”其他人喜欢称江行云为江姑娘,倒是柳扶风,一向是以“江大人”称之,故而,他手下人皆称江行云一声江大人的。

  “有劳。”江行云便带着许黄二人随曹副将去了柳扶风的军帐。

  许黄二人自有安置,曹副将引江行云至柳扶风的军帐,自己只在外守着,江行云亦是一人进帐与柳扶风相见。柳扶风的军帐颇是简明,无非床榻桌椅书本纸墨而已。柳扶风正自案后起身,一手拄了拐杖,请江行云去厅里坐,笑道,“王妃命人来问过两遭了,江姑娘此行,可还顺利?”一面说着,自白瓷茶壶里倒出两盏凉茶,递了一盏给江行云。

  江行云接过,呷一口道,“算是顺利。”

  柳扶风问,“可还顺利?”

  “大事未能谈妥。”江行云从未将海贸利润放在眼里,她原是想借此海贸来往令段四海保持中立,不料段四海精明过人,将中立单独拿出当条件来谈。江行云已强势拒绝谢莫如去四海岛的事,段四海却又写了信给谢莫如。此事,还有的磨。

  柳扶风倒不意外,道,“若只一次便能将大事谈妥,段四海焉能在海上称王称霸这些年。”

  柳扶风此言很对江行云心坎,何况此行并非没有收获,江行云道,“我这就回闽安城。”

  “马早已备好,我就不留江大人了。”

  江行云起身告辞,问柳扶风,“朝廷将海港之事批下来了么?”

  柳扶风起身相送。“哪里有这般快。”

  江行云心中有数,告辞而去。

  江行云一行都是年轻人,一路快马,在夕阳将落时回到了闽安城。徐黄二人亦随江行云去了闽王府,李九江出面招待二人,江行云去与谢莫如回禀此次出海之事。

  谢莫如原想自己去见江行云,倒不是防备五皇子什么的,只是谢莫如致力于把五皇子打造成一位光明正大型藩王,所以,这些事五皇子当不知道的好。五皇子却是坚持要一并召见江行云,他道,“媳妇属官都知道这事,就我不知道,哪怕事发了,这样跟人说,人也不能信哪。”

  谢莫如笑,“有时哪怕不可思议,但说出来的话,还是有人信的。”

  “那也不能叫你们帮我背这黑锅,知道就是知道,有什么事,自当我先顶上。”五皇子不是那种出了事叫别人顶缸的性子,人一心为他,他也不负人。尽管五皇子心里也有个小九九,而且是,他跟他媳妇彼此心知肚明,只是谁都没说的小九九。但,不管是怎样的小九九,五皇子都认为,先做人,后做事。人活一辈子,要活得有滋味儿,就得有真心真意,不然,纵使日后发达了,天天防备这个算计那个的,又有什么乐趣呢。反正,哪怕事不成,最坏的结果,无非也就是一地藩王,就是现在了。

  而他,不能在事未成时,就把媳妇把属下把这些忠心为他做事的人当缸来顶。

  五皇子这样坚持,谢莫如笑,“现在也别急了,行云这都回来了,料想她赶的急,怕饭都没吃,先让他们用饭吧。”

  “这话是。”五皇子命侍女张罗了几样小菜给江行云送去,又往前头赏了一桌上等席面儿。

  江行云见下人先送上饭菜,倒不觉什么,谢莫如一向周全妥帖。倒是前头的徐少东黄悦二人都有些受宠若惊了,他们家族都颇有势力,而且,亲戚族人不乏有在朝为高官者,但他们本身只是商贾,平日里不要说在王府吃饭了,就是见王爷一面也是卑躬屈膝、恭恭敬敬的,当然,这倒不算啥,王爷本身高高在上,他们商贾之流,再有钱,也是商贾,在王爷面前自然不敢放肆。

  只是,事儿就怕比啊。

  他们这千里迢迢出海犯险,虽说是他们自愿的,事成之后也有他们各家好处,原想着,能见王爷一面,给王爷请个安也就知足了。不想,王爷先赏了席面儿,还叫人传话说,“辛苦你们了,料想尚未用晚膳,先行用饭,再说话不迟。”

  唉哟喂,感动死个人有没有!

  徐少东感慨道,“久闻王爷贤能仁义之名,我等先时只能仰望王爷恩德,今日得沐王爷恩典,是我等的福分哪。”

  黄悦亦道,“能为王爷差谴,原是我等分内之事,王爷如此体恤关怀,我等感激涕零。”

  尽管一席酒不足以收买这两位大商贾的少掌柜,但五皇子的举动,无疑让二人都觉着有些感动。他们愿意为闽地之事效力,是出自多种考量,但其间也是真的付出不少精力。如今,五皇子知他们的辛苦,二人皆觉着,这趟没有白忙,起码与五皇子这样的藩王打交道,他们是十分乐意的。

  其实,这也就是人心。

  如孟子所言:君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君以路人待我,我以路人报之!君以草芥待我,我当以仇寇报之!

  真乃千古实话。

  商贾虽地位低下,一样是有尊严的人。

  就像于徐黄二人一般,哪怕五皇子高高在上的真金白银的赏下来,倒不如恰当之时赐一席酒来得暖人心。

  何况,如徐黄二人这般商贾,缺的已不是金银了。

  就是李九江,也觉着自家主上这事办得不赖。哪怕五皇子不赏席面,李九江也不能叫二人饿着的,毕竟两人辛苦这些天,随江行云去海上,也是担着偌大风险的。但这席面儿,倘是李九江吩咐人置办,委实不比五皇子亲自赏下的暖人心。

  李九江见二人颇有感触,并未多言,温声道,“咱们先用饭吧,一会儿王爷定要召见二位,今儿就不好吃酒了。”

  二人皆道,“酒何时都能吃得,只是再不敢在王爷面前失礼的。”

  李九江陪二人用晚饭。

  另一边,江行云也很快用了些饭菜,就去与谢莫如五皇子说到这次谈判之事了。林林总总,无一不差的都说与了谢莫如五皇子知道,谢莫如是惯常的不动声色,倒是五皇子一向是有啥说啥的人,听到段四海将江行云几人晾了七天未见时,不由愤愤,“他好大的排场!”

  谢莫如道,“要不是有这七日,行云怕也没机会在他们那岛上好生看一看。”

  五皇子转怒为喜,“这倒是。主要是江姑娘人机伶啊。”就得要这样的机伶人去谈判,任何机会都不轻放,且当强则强,亦不致失了颜面。

  五皇子道,“这么说,段四海是准备把这处岛屿当个长期的所在了。”让当地人学汉文之事,一看就是长期打算哪。

  江行云点头,“应该是这样的,若不是有长期打算,当不会在当地人身上下此功夫。”

  五皇子与谢莫如道,“段四海此人,其志不好啊。”

  谢莫如也认同五皇子的判断,道,“那岛也不是咱们的地盘儿,本是海外岛屿,他爱占就占去吧。”问江行云,“你觉着段四海其人如何?”

  江行云道,“定是受过豪门教导,颇具眼界。他对帝都豪门了如指掌,尤其先时一些旧事,极为清楚。而且,他练兵的手法,一看就是出自大家,绝不是土路子。”

  谢莫如与五皇子对视一眼,不禁微微色变。这要是个土鳖一时得势,倒好忽悠。江行云对段四海评价这样高……五皇子自妻子的眼中看出一些怀疑,他心下明白妻子的意思,道,“要是寻常百姓,查个来历不容易。要是豪门,帝都是有数的。”

  谢莫如道,“还懂练兵。”

  五皇子道,“会不会是英国公旧部?”也就是屋里没外人,五皇子才说这话。

  谢莫如拧眉,幽沉的眼睛看向江行云,如果是英国公旧部……江行云道,“他有封信让我带给王妃。”说着把信取了出来。

  江行云递信亦是递了个好时机,正好五皇子亦在,不然,这样的信,她要是单独给了谢莫如,哪怕没什么私密事,让五皇子知道也不好。

  今日偏巧二人都在,在五皇子面前把此事给了谢莫如,最是正大光明。

  谢莫如接信还命人取竹刀割信皮呢,五皇子直接撕开外皮,道,“不必那样麻烦。”取出里头的信笺,自己先看。他性子可没妻子那般沉得住气。

  映入五皇子眼帘的先是一篇铁划银钩的字迹,五皇子一目十行的看了,怒道,“此贼忒是无礼!”竟敢叫他媳妇去谈判!

  谢莫如自五皇子手中取过信,道,“不知是不是段四海亲书,这字倒是不错,颇有杀伐之气啊!”待谢莫如看过后,倒不似五皇子这般气愤,劝他道,“这有什么好气的,只不过是想我亲自与他谈一谈罢了。”

  五皇子怒道,“你我何等身份,岂能去那贼窝!”

  “他叫我去,我就去啊。世上没这个理。”谢莫如道,“他漫天要价,我们也能就地还钱。”

  “断不能去的。”哪怕他媳妇能干,五皇子也不能叫谢莫如涉险。

  谢莫如眼神温和,五皇子愤怒稍平,就听谢莫如同江行云道,“行云你替我修书一封,告知段四海,我一介女流,胆子小,事务忙,不好去他那岛上。倒是听闻段四海胆量气概,常人不能及,请他来岸上细谈。他的安危,只管放心,两国相交,不斩来使。让他放心前来,倘不能放心,谴使而来亦可。再告诉他,当日你们受他殷切相待,他的使者,王爷定同等视之。”

  “对,就这样写。不是说他如何了得么,看他敢不敢来吧。”反正,哪怕直接翻脸,五皇子是断不能让他媳妇去的。

  江行云应下,将事情交待清楚,她这些天奔波劳累,便告辞回府了。

  待江行云走后,五皇子犹道,“姓段的这混帐东西,哪天落我手里,我定剥他的皮。”恨一回段四海,五皇子道,“看来,约摸不是英国公府旧部。”要是英国公府旧事,同他们老穆家是血海深仇,但同他媳妇,应该有些香火情的啊。

  谢莫如笑,“香火情值什么,英国公府倒台还在陛下亲政之前,那时辅圣公主权柄还在,要是辅圣公主不愿意看英国公府倒台,英国公府怕一时倒不了。就算有英国公的后人旧部侥幸还在,他们还能对我有香火情?你想多了。”

  “可我总觉着,这姓段的非要同你谈什么事,肯定是同你有些关系的。”

  “这倒是。”谢莫如眼神微沉,望向五皇子,“只是段四海如今已有根基,怕是难叫他为你我所用了。”

  “这等不驯之人,便是没有根基,也不容易收服。”

  “是啊。”谢莫如笑,“王爷该见见徐少东和黄悦。”

  五皇子道,“这倒是,他们也算是有胆量的人了。”命人召徐少东、黄悦过来相见。

  此时,天时已晚,五皇子略作安慰表扬之词,也就让他们退下了。就这样,二人都觉着,闽王实在是平易近人哪。

  虽然对五皇子感观很是不错,徐黄二人想到先前与李九江闲话时说的事,心下却是隐隐不安的。

  三人闲话,也不可能去说国之机密,无非是围绕着海港的事说一说罢了。二人都把海贸条款谈妥了,以后就盼着建海港了。

  从这方面来说,二人皆是闽地港的拥护者。

  李九江说的消息不是好消息,因为五皇子第二次的预算奏章又朝廷驳回了。

  如果是这个消息,二人不会觉得不安。让他们不安的是李九江接下来的话,李九江道,“户部等闲就拿银钱预算说话,当初他们预算七百万两时说朝廷没钱,如今由李巡抚亲自带人做的预算,减至三百二十万两,足足减了一半,他们还说没钱。殿下已准备上第三道表章,这银子,咱们闽地自筹。你们放心,闽州港,是一定会建的。”

  这二人自然相信闽州港会建设成功,他们一直相信这一点。

  要是寻常关心闽州港建设的商家,知道建闽州港的准信儿,自然也就心安了。偏生这俩人不是寻常商家,徐家这晋商党就不必说了,这一党分布极广,势力极大,晋商党中三品以上大员就有两人,底下小芝麻官们也不少,更有行商子弟,如徐少东这样给官场上做财力支撑的,当真是各司其职,不可小觑。来自徽州的黄悦更不必说,江行云挑出来与晋商党抗衡的。徐家银号开得大,黄家的也不小啊,而且,在与段四海谈判之事上,黄悦一直是走在徐少东前面的,就可知黄家手段了。

  黄家,那也不是寻常的商家。

  这二人未入官场,却也是内定的家族商号接班人。行商到了徐黄二家的地步,那所涉及的就不只是商事了。二人对朝政也是有所了解的,当听到李九江抱怨户部为难闽州港之事时,二人就心有所思了。户部这一次又一次的为难闽地,是不是同闽地的关系……

  而户部,众所周知,那是太子的地盘儿啊!

  二人消息灵通,远胜常人,说来,便是寻常官员,也多有不及他们的。别个不说,当初五皇子刚就藩闽地,不满户部对闽地的克扣,将事情直接捅给了穆元帝……虽然为了东宫的颜面,穆元帝没有直接发落东宫,但户部官员也换了不少的。

  如今,户部又在闽州港的事情上百般为难……

  偏生五皇子没有退让之间……

  这是,这是要杠上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06章 杠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