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打架~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穆三过来,一则谈谈出货的事,二则就是想问问闽地那里建海港的事,段四海这里是怎么打算的。

  既然靖江王府要出货,宁致远自然安排船带着现银过去接收。至于闽地建港的事,宁致远道,“只要闽地不建海军,建港是他们自己的事吧。”

  穆三笑,“建港之后,自然也要与海上做生意的。”

  “做生意是好事,我们要不是指着有海上的生意,早去讨饭了。”穆三意有所指,宁致远只管打太极。同谢王妃来往过后,宁致远无疑更喜欢谢王妃的行事风格,每一桩每一事,谢王妃说的都明白,我认为该怎么做要怎么做,对我的好处,对你们的好处,清清楚楚,没有半点儿含糊,更不是这种似是而非。其实,宁致远忽视的一点是,他内心深处有没有这种感觉,人家谢王妃的身份都同我坦诚交谈,你一个藩王的公子倒要拐八道弯。

  好在,宁致远城府不缺,尽管对穆三要拐八道弯说话的方式有些不喜了,依旧不露声色的与之周旋。只是,你要绕八道弯,我就绕十六道弯给你看。于是,宁致远只管装傻。

  穆三哪里知道宁致远对他的说话方式不爽,天地良心,贵族说话不都这样么,有哪个像谢王妃啊!穆三不晓得宁致远的审美转变,他还继续道,“做海贸,而无海军,我尚未见过此先例啊。”

  “慢慢看吧,建海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海军更远的很,永定侯倒是训练过海军。”其结果,宁致远不提,穆三也知道。

  穆三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我新得知此消息,怕致远你不知道,正好过来,顺道跟你说一声,你既心里有数,我便放心了。”

  宁致远笑,“三公子只管放心。”心下却是狐疑,难道穆三真不知晓他们与闽地接触的事。江行云来访之事,他们做得极度保密,但自己去闽地……靖江王一直致力于在周遭地区的势力渗透,闽地与靖江王的地盘儿相临……难道,如今闽王已将闽地治理的密不透风了不成?

  话到此处,宁致远都叫穆三“放心”了,这个话题也就是到此为止的意思。穆三却不大满意,他是想挑起段四海一方对闽地的敌意的,但看宁致远不温不火的样子……想一想宁致远的性子,大都这般,叫人看不出喜怒的。穆三也便微微一笑,止住话题。

  穆三这里过来试探挑拨,倒没啥,毕竟能挑起段四海与闽地的矛盾,靖江那里能省老大麻烦。只是宁致远难免不爽,这不是拿他当傻瓜么,与段四海道,“失之光明。”

  “穆三用的手段,的确失之光明,却是容易叫人明白。谢王妃的手段,看着光明坦荡,才令人难以招架。”段四海道,“当初江行云一行过来,他们要求我们派船接送,你以为此举如何?”

  宁致远道,“在海上,我们接送,自然能保证他们的安全。”

  “很对。为了保证他们的安全,此事必要做得机密,所以,靖江那边无从得知江行云来我们这里的消息。你去闽地,闽地同样视为机密,所以平安往返。这是正常负责任的秘密来往,靖江一直不知,但今日之后,如果靖江闻知此事,定要怀疑我们与闽地两方私下勾结,进而对我们生起防范之心。”段四海淡淡道,“靖江与我们一直是互有防范的,防范本不足为奇,但如今的局势,闽地海港一旦建成,必然会大肆抢夺靖江的生意。靖江忌惮闽地,都过来挑拨我们了。这时候,靖江再知道我们与闽地已有商贸协议,那么,对我们的防备只会更甚。最直接的,在靖江的怀疑下,我们与靖江再不会结盟。看到没,这就是谢王妃的阳谋。”

  宁致远道,“我们本就是做海上生意的,原也不是靖江王的附属,与闽地有协议,也是我们自己的事。”

  “如果你如实与穆三说了我们同闽地协议的事,靖江王或者不会多想。”

  宁致远当下道,“咱们自家的事,没有同他靖江报备的理。”

  段四海唇角一翘,“所以你看,靖江王必要多想的。”

  宁致远倒吸冷气,“难不成是谢王妃盘算好的?”

  “李家一向只与张家做生意,突然一天,李家又去做了孙家的生意,张家会怎么想?”段四海道,“不必急,谢王妃行在先,靖江王也不是好缠的。”

  宁致远寻思着道,“大哥既知谢王妃的目的,为何还要……”

  “就像你说的,我们并不是靖江王的附庸。何况,谢王妃的提议与我们并无坏事。”

  “大哥更看好谢王妃吧?”

  “谢王妃与靖江王没什么不同,他们都是以皇位为目标。”只是……倒不是段四海与谢莫如有什么私交,实际上,他与靖江王交情更情。但,靖江王势力虽大,年岁上有些够呛……

  宁致远道,“我听说,当初朝廷立太子,就是闽王首提首倡。”

  “这有什么稀奇,太子又不是皇帝,就是皇帝,能立也能废呢。”

  宁致远突然贼兮兮的说了句八卦,“谢王妃至今无子。”

  “太\祖皇帝坐了江山多少年,也是寸草不生。对于真正的强人,有没有子嗣,并不会太影响这人的前景。女人亦是如此。”

  海上颇有风起云涌之势,建海港的事已开始进行,今科又是秋闱之年,故而,闽地大小官员委实忙的脚不沾地。对了,还有谢王妃生辰。

  谢王妃八月初一的生辰,今年趁着建海港的喜庆,是要大办的。

  而且,穆元帝颇有些论功行赏的意思,藩王妃生辰,按制朝廷都有赏赐,今年给谢莫如的是双份。谢莫如命杜鹃姑姑代自己写了份谢恩折子,五皇子自己也给皇爹写了个汇报海港建设的折子,一并递到帝都。

  外地的寿礼都到的早,其实主要是谢家送的寿礼,大约今年不比往日,帝都的几位皇子妃也备了些东西打发人送了来,太子妃更不是吝啬之人。谢莫如看中的自然不是这些寿礼,她与五皇子道,“自从咱们来了闽地,也就四弟妹年年打发人送东西来。可见,王爷今日声势非同往昔。”

  五皇子如何能不知这个,笑,“过日子么,糊涂着些好。”别人都看他好,他却一日都松不下心,五皇子亦是认为,他与靖江必有生死一战。

  生死一战还未到来,倒是靖江王派了三子过来给谢莫如庆贺生辰,穆三风度翩翩,礼数周全,言语诚挚,“父王时常提及娘娘,我们这些儿女,都在父王身边,只有娘娘,以往离得远不得亲见,如今离得近了,仍是诸多不便。今日是娘娘生辰,父皇特令我过来祝贺。愿娘娘平安如意。”

  谢莫如脸上带着微微笑意,和悦道,“有劳靖江王想着,我也时常惦记他老人家,想着咱们皇家长辈,我都见过,唯靖江王不得亲见,未偿不是憾事。若有机会,必当一偿夙愿,亲去与他老人家相见。”

  穆三满面喜色,“我们靖江上下无时无刻不盼望娘娘降临。”

  五皇子听这话道,“怎么,只欢迎王妃,不欢迎本王啊?”

  穆三笑,“王爷肯去,靖江求之不得。王爷什么时候过去,我好提前预备着?”

  听这话就叫五皇子不痛快,五皇子堂堂藩王,同靖江王一个级别的,又不是你家隔壁王小二,你以为串门子呢,什么时候过去?这事儿能跟你说!五皇子自有城府,笑道,“待本王定下来,自会有谕函降下,三郎莫急啊。”又哈哈一笑,“都说三郎是难得的稳重人,怎么也这般毛糙了啊。”

  穆三给五皇子一句“三郎”也气个好歹,想着我爹是你爹的叔叔,我跟你爹一辈,怎么也当客气些。结果,五皇子非但没有半点儿客气,还借机教训他两句。穆三忍怒笑道,“这不是给王爷要驾临我们靖江的消息给喜的不知所已了么。”

  五皇子继续笑呵呵地,“我这里什么时候过去都便宜,倒是靖江王,这把年岁了,有空多出来走走才好。”

  穆三鼻子险没气歪,这是啥意思,诅咒他爹么?其实要谢莫如说,这种事,完全没必要生气,要是诅咒有用,穆元帝早给靖江王扎小人扎N次了。穆三皮笑肉不笑答一句,“有劳闽王惦记了。”

  “应当的,咱们皇家,靖江王的年岁辈份,除了皇祖母,就是他了。”五皇子又问,“你大哥还好?”这问的是靖江世子。此话一问,可见五皇子颇知给穆三添堵。

  穆三笑,“谢王爷惦记,大哥很好。”

  “那就好。”五皇子微微颌首,面露欣慰,“做兄弟的,就得互相帮衬。三郎说,是不是?”

  穆三倒有一项技能,越是恼怒,越发笑得仿佛一朵花,穆三笑,“王爷说的是,听说王爷与太子就是极融洽的,要不,户部的纰漏,王爷怎么能直言不讳呢。”

  五皇子笑,“三郎好灵通的消息。我虽就藩在外,也时常与太子有书信来往。若非有父皇与太子的指导,海港建设也不能这般顺利呢。”

  谢莫如望着五皇子与穆三唇枪舌剑,都有些傻眼,心说,这男人要计较起来,当真比女人还啰嗦聒噪!眼尾一扫见门外有个探头探脑的家伙,谢莫如眼神儿向来不差,尤其这人她认得,便问,“小唐,有什么事?”

  在外头的是小唐,小唐过来,自是有事的,他在外头等着通传,也听到一二句,见谢莫如唤他,小唐挺胸凸肚的进来,先行过礼,方道,“臣刚刚在布置娘娘的寿礼厅,陛下与东宫所赐寿礼一屋摆不下,臣想请示娘娘,要不要分屋摆放。”

  “也好。”

  小唐得了答案还不走,他放声感慨道,“都说妻以夫贵,我们王爷就藩在外,陛下与太子殿下时时牵挂,刻刻关心,所以,王妃寿辰,就赐了这许多东西。王妃吩咐小臣摆出来,让闽地官员同沐陛下与太子恩典。这样的父子手足血脉深情,小臣都感动的了不得啊!”他还给五皇子帮腔来着。只是,小唐同学那一咏三叹的调子,直麻得殿内诸人的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又一身,在这秋风乍起的季节,简直要冻死人了有没有!

  穆三更是来火,瞄小唐一眼,心说:这死太监是谁啊!

  穆三一向有风度,尽管已是火冒三丈,还是翩翩然道,“我与你们王爷说话,这位公公插话不大好吧?”他与五皇子如何唇枪舌剑,穆三虽生气,却也不会真觉着如何,一则两地本就有些摩擦,二则闽王的身份并不辱没他,但小唐不一样了,穆三看他小小年纪,相貌清秀,面白无须,穿身绿服,同宫里太监挺像的。如果让一个太监要了他的强,可就是奇耻大辱了。

  小唐乍一听没大明白,待他消化了“公公”二字,顿时火冒六丈,他堂堂总督之子,现任衙内,竟然有人敢骂他太监,小唐怒腾腾质问,“你个死娘娘腔,你说啥!”说着小唐双手一插腰,双腿往前一蹦,使劲儿将胯挺了出去。

  嗬,个死个监!你挺啥啊挺!穆三一向认为自己风度出众,从未有人骂他娘娘腔,如今被“太监”骂了,穆三抬脚就要踹。五皇子大怒,“都住手!”打架就太不像话了,关键,小唐生得单薄,看着不像是能打过穆三的啊!要是穆三把他的属臣打了,就是打他的脸!谁晓得小唐颇是灵活,穆三一伸腿,小唐身子一矮就合身扑了过去,只是转瞬间,小唐的帽子飞了,头发被穆三揪住。当然,穆三也不好过,他脸色煞白,人都结巴了,“你,你,你,你给我放开!”

  小唐再捏一把穆三的命根子,问,“你说谁是太监!”

  谢莫如平生未见过这样的事,故此,回神回的晚些,却也不能看穆三在王府受伤,再说,这样打斗也不像话,道,“都放开,好好说话。”

  小唐可不撒手,他理由充分,道,“我放开,他就下黑脚!”

  穆三脸色半白半红,人都要气晕,却不敢往死里揪小唐的头发,倒不是不想揪,实际上,穆三恨不能揪死小唐,只无奈命根子在小唐手里,穆三只得怒道,“你TM赶紧放开!”

  “看,还骂我!”小唐握着问,“你的修养呢,你的风度呢,你的矜持呢,你的胸襟呢?哼哼哼!”

  穆三:老子X你祖宗十八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12章 打架~》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