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寿宴~~~~~~~~~~~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一位官宦之家出身的藩王府现任的从七品属官,一位藩王府出身的公子,突然双双做泼妇状,你拉头发我扯蛋……这种画风,让谢莫如都有些评价无能了。

  谢莫如给五皇子个眼色,五皇子看小唐狠狠的羞辱了一回穆三,内心深处颇觉解气,方唤了侍卫进来分开两人,就这样,小唐也是先待穆三松他头发,他才松开穆三那啥!

  穆三已是怒不可遏,要不是侍卫拦着,非再找小唐拼命不可,五皇子先道,“三郎,小唐你不认得,他是我府中七品属官,唐总督家的老幺,可不是……那啥。”

  穆三也知自己先时认差了,但他被小唐给……揪了半日,而且,这小子……穆三森森道,“看他这衣裳……”

  “我衣裳怎么啦,七品的衣裳就是绿的,你眼睛怎么长的,内侍的衣裳是天青色,跟我这能一样么?”小唐拍拍灰,整整发,重新捡起帽子戴起来,也十分生气,这年头儿,男人开骂,最恶毒的就是诸葛亮骂司马懿,给司马送女人的衣裳,骂人家像女人。如今穆三竟说他像阉人,比被骂像女人还恶毒千倍啊,小唐如何忍得。也就是穆三在长春宫,小唐手下留情,随便捏两下作罢,要不,小唐非给他捏爆,让他尝尝太监的滋味儿。

  穆三一时语塞,小唐瞪他道,“就是动手,也是你先要踹我的!你谁啊!你是几品官啊!我从七品,你有官职吗?你就敢踹我!你爹怎么教你的!你爹派你来,就是叫你来打我们王爷的臣子么?你可真会欺负人!你肯定知道我爹是总督吧,你这就是故意羞辱我,羞辱我爹,羞辱我们家王爷,羞辱我们家王爷他爹,皇帝陛下,东穆朝廷!你也不是来给我们家王妃祝寿的,你这分明是来添堵的!”

  这一套话下来,谢莫如对于小唐倒有些刮目相看,相对于先时干架时的泼态,这些话虽粗,但其实有些水平。小唐先说自己穿的是官服,接着又说自己品阶,继而点明是穆三先动的手,最后说这是什么日子,眼瞅着王妃寿辰将至,你来贺寿的人,先动手打架,你是贺寿还是搅局啊!

  穆三就是天神的风度,这会儿也维持不住了,指责小唐,“分明是你先对我不敬!”

  “笑话!谁对谁不敬!我好端端的说话,你就骂我是太监!我又不是哑巴,能不还嘴!你爹虽是藩王,我爹也是朝廷的忠臣,我也是朝廷的忠臣,有你这样侮辱忠臣的吗?”

  穆三终于眼前一黑,给小唐生生气死过去!

  小唐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五皇子看小唐这种面部表情,心说,小唐这表情也忒实在了,一面道,“快去请太医。”

  小唐道,“王爷,不用请太医。”他过去骑在穆三身上,狠狠往穆三人中一掐,穆三不醒就要给他坐死了。小唐还不忘落井下石,道,“肯定是装晕的!”

  穆三死的心都有了,自己想死,更想弄死小唐,大怒,“赶紧从我身上滚起来!”

  五皇子忍着暗爽,对小唐道,“你下去忙吧。”

  小唐响亮应一声,觉着自己替五皇子出了恶气,高高兴兴的走了。

  小唐一走,穆三也爬起来了,五皇子叹,“三郎啊,哎,算了,这事儿我就不说了。你先去歇一歇吧,我打发太医过去。”

  穆三灰头土脸的走了,五皇子还与谢莫如道,“三郎的身子不大好啊。”

  谢莫如哭笑不得,“这个小唐,倒吓我一跳。”

  五皇子倒不担心,笑道,“九江带他这么久,他学会九江三成本事,也不会吃亏的。”

  小唐就这么,成为了闽王府的一朵奇葩,倒是老唐听闻此事,赶紧给儿子加了队保镖,生怕穆三打击报复他儿子,又说儿子行事要稳重。小唐气呼呼道,“爹你是没见那穆三,一句是一句的顶王爷,我正好要去禀事,听个正着。这也忒眼里没人,这还是王爷地盘儿呢,岂能让他撒野!”

  老唐问,“王妃的寿辰准备的如何了?”

  “差不离啦。”小唐对自己操持的事向来信心满满,他从来亲力亲为,没有半点儿马虎的。

  老唐见着儿子就头疼,挥挥手,“好生当差,去吧。”

  小唐就精神饱满的去啦!

  谢莫如的寿辰自然热闹,闽安城有头有脸的夫人太太,能来的都来了,就是没资格来的,礼也来了。另外如谢莫忧这样在外地的,也坐车过来为长姐祝寿。如谢芝之妻吴氏,更是帮着里里外外的张罗待客。大家先欣赏过朝廷所赐给谢莫如的寿礼,再一道吃酒奉承说笑。

  谢莫如一向内敛,并不是爱显摆的性子,这样显摆寿礼,主要是展示一下五皇子在朝的稳固地位,以加强闽地上下团结。

  谢莫如连续两天接见各式来祝寿的夫人太太,五皇子那里自然也是酒宴不断,好在俩人都习惯了这样的场合。倒是小唐,头一遭筹备王妃寿宴,颇是活泼尽心,他本就是藩王府的属官,地头儿也熟,还帮着迎接客人来着,见着他爹,也装模作样一脸欢欣地迎上去,“唉哟,唐总督,您老来啦!”把一道来的苏巡抚也给闪了一下。

  小唐一揖为礼,笑,“苏叔好,给苏叔请安了。”

  苏巡抚瘦削的脸上露出一抹笑,与唐总督道,“小唐越发历练了。”

  唐总督满是无奈的与苏巡抚道,“真叫人愁得慌。”训小唐一句,“端正些。”

  苏巡抚倒是笑赞一句,“小唐不错。”

  苏巡抚请唐总督先行,唐总督一把拉住苏巡抚的手腕,笑,“咱俩在闽地这些年,你还是这样拘泥。”俩人一并前行。总督管军事,巡抚理政务,俩人一向分工明确,合作良好,故而,相处的颇是融洽。

  这次谢王妃生辰,朝廷重赏,唐总督苏巡抚都很高兴。

  朝廷对闽地重视,建海港的事就能顺遂。

  不过,苏巡抚高兴没几天,就发生了一件让苏巡抚不大高兴的事。谢王妃寿辰一过,转眼就是秋闱的日子,谢氏三个在职的家族子弟都去参加秋闱了,小唐也去了,不同于谢芝等人,小唐是偷偷摸摸去的,他想的深远,想着没考上就当没这事儿,也不在老爹面前丢面子。要考上了,也好生炫耀一番。他都安排好了,跟家里说在王府当值,没空回家,还求了五皇子帮他圆谎。

  五皇子忍笑应了他。

  小唐自己拎着考箱,与谢芝等人同行,他同谢芝相熟,谢云谢远也不是难相处的人。小唐早打过招呼,有人替自己排了最前头的四个位置,小唐穿了十六层单衣,在中秋将近的凌晨这样冷风嗖嗖的天气里半点儿感觉不到冷,对三人介绍,“咱们早些进去,住天字考号。”

  谢云也是个活泼人,他比小唐还小两岁,头一遭秋闱,问,“小唐哥,考号还不一样啊?”

  “当然不一样啦,天字考号是最好的,也最吉利。越到后面,考号越差。闽地穷,贡院也破破烂烂的,不过,今年秋闱前检查了一回,有些实在不行的,都修好了。要是以往,有的桌子都用不得,考生还有在榻板上做文章的。还有些考号不严实的,晚上睡觉四面漏风。漏风还是好的,还有屋顶漏雨的,碰到天气不好,简直要命啊。”小唐如数家珍,“放心吧,今年修贡院时我过来瞧过,天字号最舒坦最好。”

  谢云问,“原来修贡院的事儿是小唐哥你做的呀。”

  “没,我就管着监工。”小唐倒不是个爱吹牛的,当初监工时他是想着,看看这些书呆子的考场啥样,一看险没乐死他,简直太惨了有没有!后来小唐有了志向要考举人,还挺后悔没叫人把贡院修的豪华些,不过,考号的情况他是极清楚的,所以早早着人排了最前头的位子,就是为了占个好考号。

  小唐几人去考功名了,谢莫如这里遭遇了苏巡抚来提意见,谢莫如道,“这有什么不妥么?”

  “倒没有规定在职官员不能考功名,只是,怕有人多话,说王妃为娘家兄弟循私。”苏巡抚向来说实话,就是,实话大多数时是不大中听的。

  “哦,循私啊……”谢莫如浑然没当回事,道,“我修条路建个楼的,还有人说我假模假样呢。要是管这些碎嘴子,什么都不用做了。”

  五皇子一家子就藩小两年了,苏巡抚觉着,谢王妃委实是个贤良人,他道,“那些小人言语,娘娘不必放在心上。只是,外戚素来不是小事,娘娘行事,还需慎重。”他主要是来谈外戚的事儿的,要不,小唐也去考了,苏巡抚就没提。

  “苏巡抚放心,我心里有数。”谢莫如道,“苏巡抚也清楚,我是书香官宦人家出身,我的娘家,不是那些不知所谓的人家。”不知所谓不四字,苏巡抚默默听了,就听谢莫如继续道,“要是想给他们谋前程,让他们在帝都岂不更好,文官讲究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在帝都打磨资历,天子近前,不比在这千里之外的闽地好。或者有人说,在这里有我照应,直接就是实职。真是笑话,闽地的五品官,怕是比不得帝都的七品。就是苏巡抚,你也是正三品,拿到帝都,能换个从三品的侍郎之位么?”

  “娘娘,官职是要事,不好这样说的。”

  “这是事实。”谢莫如道,“我不明白什么外戚不外戚的,苏巡抚你也是首辅之子,你中进士的时候,苏相就在内阁了。当时可有人因此中伤苏相?我的心,与苏相的心,是一样的。有机会,我不会让我的亲人错过,但如果他们才不堪用,我也不会去提携他们。”

  谢莫如都这样说了,苏巡抚道,“娘娘事事清明,老臣佩服。”

  “哪里哪里,还需苏巡抚你监督勉励。”

  谢莫如这么笑悠悠的说话,苏巡抚也不知谢莫如是不是在讽刺他,只好不言。谢莫如感慨道,“要是不语,他肯定说,客气客气。”

  苏巡抚立刻头大,“三弟性子跳脱。”

  “前些天,我得了两块不错的料子,想来想去,也就不语穿着合适,你着人给不语送去吧。”谢莫如说着,紫藤捧出个小樟木箱交给苏巡抚。苏巡抚多端正的人哪,他倒是知道自家三弟同谢王妃私交不错,别个不说,每年谢王妃生辰,三弟在南安州离得不远,都会打发人过来送寿礼,今年也着人过来了。但谢王妃你赏他些什么不好,怎么赏衣料子啊~当然,宫里女人赏东西,多会有些衣料之类,但苏巡抚这个端正的人看来,就是有些怪。

  不过,谢王妃要给,他也不能不收,他不收,谢王妃得说一句,又不是给你的……

  苏巡抚只得代他三弟谢过,抱着樟木箱子满腹心事的走了。他,他总觉着谢王妃这是曲线行贿,怎么破!还有三弟啊,你每次给我写信,信上一口一个“莫如妹妹”是怎么回事啊!

  苏巡抚真是愁死了!

  苏巡抚愁苦的去了,穆三也过来辞行,谢莫如笑,“如今气候正好,我倒愿意你多留几日,只是,近中秋了,怕你也急着回去。我给老王爷备了些中秋礼,你一并带去吧。”

  “多谢娘娘。”穆三对闽地是没有半点好感,能让他升起敬重之心的,也就是谢莫如了。主要是,穆三觉着,谢莫如是个正常人。在闽地这样野蛮的地方,有谢莫如这样雍容优雅的人,绝对是一个奇迹啊。

  连带五皇子,在穆三眼里,也不是个有心胸的。更甭提五皇子手下的狗腿子小唐之类,由臣及主,有这种狗腿子,五皇子能好到哪儿去。倒是谢莫如,气质风度一等一,让人一见便不禁心生好感。他爹也很有拉拢谢莫如的意思,故而,他对谢莫如也很是客气。

  谢莫如道,“我给老王爷写了封信,一定要亲自交给老王爷。”

  穆三郑重应下。

  穆三又去辞了五皇子,五皇子跟他没话说,无非是几句客套腔,穆三也客套了几句。穆三临走时,低声吩咐了身畔侍卫几句,那侍卫出去一时,回来后脸色颇是难看,“那小子不在,听说去秋闱了。”

  穆三咬牙,他这辈子也没吃过这种亏啊,关键是,穆三这辈子怕是头一遭遇到小唐这种人,你再智谋千万,也是秀才遇到兵,何况小唐委实既奸且猾,穆三遇着这种不按理出牌的,狠狠的吃了回明亏。穆三咬牙之后又磨牙,“算那王八羔子好运!”贡院里考间上千,重兵把守,就是能进去,怕也找不到仇人小唐,穆三只得暂且咽下这口恶气!

  于是,在考间时奋笔疾书的小唐,浑不知自己阴错阳差的躲过一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13章 寿宴~~~~~~~~~~~》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