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终我一生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五皇子离开闽地时,唐总督带着官员送出三十里地,那叫一个依依不舍哟。直待五皇子说,“再送天就黑了,你们就得歇城外了。”说得诸人都笑了。

  唐总督道,“殿下保重。臣等在闽地等殿下回来。”

  该说的话早都说过了,五皇子想想,没什么可再叮嘱的,道,“你们也各自保重。”不令人再送,命王驾前行。

  五皇子此次大胜还都,沿路官员自是百般奉承,五皇子如来时一般,都是晚上接见诸官员,并未耽搁行程,大半月也就回了帝都。

  五皇子此次回都,是带着胜利的喜庆回来的,因五儿子给长脸,穆元帝也要给五儿子做面子,命大皇子率诸皇子与百官出迎,当然,太子不在其间。五皇子可是没料到他皇爹弄出这么大阵仗,他倒不是没见过此阵仗,实际上,比这阵仗更大的阵仗,五皇子也是见过的,只是平生第一遭在兄弟间做了主角,闻此信儿五皇子都犯了啰嗦症,啰哩八嗦的同他媳妇道,“这如何当得,这如何当得。”第一次被这样隆重迎接,有些手足无措。

  谢莫如拍他脊背一把,“稳当些,给孩子们做个榜样。”

  五皇子问他媳妇,“我这一身还成吧。”

  “挺好的。”

  五皇子到底也是经过大阵仗的,定一定神,车驾到了朱雀门,先下车,带着儿子们过去,与兄弟们寒暄,“这么大热的天,如何敢劳兄弟们与诸位大人在此迎我,我在车上听到这事儿,都不知如何是好了。”又跟兄弟们打招呼问好。

  大郎也很有长兄风范的带着弟弟们给叔伯问好,大皇子赞一回侄子们,笑,“父皇、皇祖母都盼着你呢。”

  外头天儿热,略寒暄几句,五皇子问候了过来的各位大人,就各上各车,一道去了宫里。

  三皇子没忘悄与五皇子说了句,“苏妃娘娘很好。”

  五皇子感激的望三哥一眼,三哥拍拍五弟的手臂,虽然马上就能见到了,想来五弟心里也记挂着苏妃呢。倒是大皇子见他五弟三弟唧咕起来,心说,好话不背人,背人没好话,哼!多少话以后不能说,非这会儿说!觉着弟弟们越来越讨厌的大皇子带头骑马回宫。不想五皇子把儿子们送回车上,自己也弄了匹马跟兄弟们凑在一处骑马说话,叙些离别之情。

  及至到了宫里,穆元帝早就等着呢,一听皇子们回来了,立刻命人传召。

  五皇子一见他爹,立刻两眼直冒小泪花,当然,他也很高兴,于是,形成了一个古怪的表情,明明是笑的,眼里却泛出泪来。五皇子先给他爹行大礼,穆元帝看他五儿子动情至此,自己的一颗慈父老心也是既欣慰又酸楚,勉强维持着声音中的威严,道,“不必多礼,坐吧。”这么老远的回来,多叫人心疼啊。

  五皇子道,“儿子一去三年,不能在父皇面前尽孝,如今回来,必要多磕几个头的。”说着,扎扎实实的行过礼。把他皇爹闹的,更感动了。

  穆元帝眼中也泛起泪意,强压了下去,道,“好好。”儿子就是孝顺啊。

  五皇子这一手闹得,大皇子:老五越发奸滑了。

  太子:五弟手段见长啊。

  三皇子:得跟五弟好好学学。

  四皇子:五弟就是五弟啊。

  六皇子&七皇子:年岁小,不发表评论。

  五皇子真是冤死了,人家完全是真情流露好不好。五皇子甭看平日里爱装个威严冷面,其实是个重感情的人,三年不见他亲爹,这乍一见,能不动情么?不动情的,必不是亲爹!

  五皇子同他皇爹他兄弟在昭德帝亲热的聊天,谢莫如在后宫也受到相当隆重的接待,后宫有头有脸的都在,连带在帝都的公主、长公主、大长公主也都来了。谢莫如带着儿子们行过礼,胡太后就叫了重孙在跟前说话,她与谢莫如无话可说。大郎很注意带着弟弟们,还把六弟介绍给曾祖母,道,“曾祖母你以前没见过六郎吧。”

  胡太后见着重孙子就高兴,因是头一回见六郎,手下撸了串十八子的手珠给了六郎,摸摸六郎的头,又摸摸六郎的小脸儿,絮叨,“你们去闽地时,六郎还小。我说不叫你们跟去闽地,非要带你们去,这兵荒马乱的,真叫人担心。”

  这不会说话的,除了胡太后也没谁了。

  大郎很是自豪道,“曾祖母你别怕,海匪都叫我父王找跑啦。”

  胡太后大笑,“是啊,那曾祖母就不怕了。”

  “哎,本来我说我去打,父王还不乐意。”三郎自小话多,自从开蒙念书后,三郎的话……就更多了,他跟着道,“我跟父王说了,别全打没了,留着几个,等我长大了去打!”

  胡太后给几个郎就哄乐了,谢莫如带着昕姐儿同苏妃说话,谢莫如道,“母妃瘦了不少,可是身子不大妥当?”

  苏妃笑,“没事儿,是有些苦夏。”拉了昕姐儿揽在怀里,问谢莫如路上可还好。

  谢莫如笑,“路上很顺利,就是天气太热,都是一早一晚的赶路,不然还能再早几天回来。”

  “这么大热天的赶路,什么早一日晚一日的,都无妨。”苏妃眼里满是温柔笑意,整个人都透着舒缓平和,让侍女拿了果子汁给昕姐儿喝。

  谢贵妃笑同苏妃道,“你话说的轻松,还不是成天的盼着孩子们回来。孩子们也是惦记你,归心似箭呢。”

  赵贵妃接着道,“先时传回战报说战事不好,都替你们担心。”

  谢莫如道,“这一战,虽是大胜,也委实有些啰嗦。闽地颇多细作,故而军中事不敢传第三人,就是那战报,倘不那样发回来,怕不能引海匪入瓮。”

  文康长公主道,“战事这般凶险。”

  长泰公主都好奇,问,“弟妹,海匪长什么样,你见过不?”

  谢莫如笑,“海匪与海匪也不一样,听说早些年海匪犯边还是上岸抢些锅碗瓢盆,这样的海匪,一听就是穷的。如今海匪已成势力,他们战备精良,兵甲不逊朝廷的装备,也懂战术战略,他们所乘的大船,材料工艺都是一流水准。”

  永福公主道,“这么说,海匪比朝廷的官兵还厉害?”

  “我要这样说,公主可能以为我是夸大,此次战事,非同公主所想那样简单。”

  长泰公主连忙打岔,问起李宇来,“我们在家都惦记宇弟呢。”

  说到李宇,谢莫如笑,“宇表兄真是侯门虎将,此次大小战事二十余场,无一败绩。”

  胡太后虽不爱理谢莫如,也悄悄竖着耳朵听谢莫如说话呢,此刻听到外孙的英勇,忙道,“我就说阿宇是个好的,没人比得上。”

  文康长公主既欣慰又自豪,笑道,“总算没给母后丢脸。”

  谢莫如也不理胡太后,但同文康长公主还是能说上几句的,何况李宇是真正有本事,谢莫如道,“哪怕老侯爷复生,怕也不及宇表兄悍勇,真正青出于蓝。”

  胡太后感慨,“这是像先帝啊。”先帝当然很有战功,整个老穆家的江山都是先帝打下来的。

  只是,胡太后你这话说的,你说太子像先帝这是一种赞美,哪怕外孙子不是外人,也不好说外孙子像皇帝的。胡太后一犯蠢,谢莫如直接不说话了,文康长公主是习惯了她娘的不着调,忙道,“看母后说的,这如何比得,那孩子,不过有些傻力气,运道好些,要说这次在战事上,我听说平国公府的柳将军是首功。”

  胡太后大不乐意,“还有比阿宇更好的?”她是下决心给外孙抢个首功的。

  柳妃此时道,“扶风那孩子,断比不上李将军的。”

  文康长公主漫不经心的瞥柳妃一眼,柳妃立刻闭嘴。

  谢莫如道,“柳娘娘太谦了,柳将军的确是首功。”

  胡太后原本只是一般不乐意,见谢莫如这般说,已是极不乐意,拉着一张老脸道,“妇道人家,老老实实的把孩子们带好,比什么都强。”

  谢莫如没理这话,文康长公主对柳妃道,“母后的话还是在理的,柳妃你仔细听着才好。”

  柳妃的脸胀个通红,胡太后安慰柳妃道,“好孩子,我不是在说你。”

  文康长公主颌首,对大郎几个道,“你们曾祖母说你们不好呢。”

  大郎几人立刻深受打击,尤其三郎不停的问,“曾祖母,刚你不是还说我们好吗?我们不好吗?曾祖母不喜欢我们吗?”

  “哪里,我哪里说你们不好了。唉哟,曾祖母最喜欢三郎你啦。”胡太后又叫人拿果子来给孩子们吃,还不忘抱怨文康长公主一句,“你这丫头,可不许再说这话,孩子们年岁小,你说句玩笑话孩子们都当真。”

  文康长公主笑应一声,大家见文康长公主给谢莫如出头,安分不少。

  胡太后强忍着中午与谢莫如一道用过午宴,因为要给五孙子和重孙子面子,不过,用过午膳,就打发谢莫如去苏妃那里了,她简直是看够了谢莫如那张脸。当然,谢莫如也不过是因着礼节在慈安宫坐一坐,她乐得去淑仁宫同苏妃说话。

  胡太后这里的人也散了,文康长公主留下与她娘谈一谈对谢莫如的态度问题,说到这个,胡太后也是一肚子火,道,“你看她那样,分明没把我放在眼里。”

  “哪里没将母后你放在眼里了。”文康长公主道,“只当看老五的面子,老五这刚回来,母后就给老五媳妇脸色看,这不是叫老五没脸么。”

  胡太后憋气,“我这也就是看老五面子了。”不然,她才不会在慈恩宫设宴。

  胡太后心里还记挂着事儿呢,同闺女道,“你放心,小宇的军功,怎么着也不能叫姓柳的小子盖过去。”

  看她娘还念叨这事儿,文康长公主真是愁死了,只得同她娘掰扯军功的道理,各人就是各人的,没有抢别人军功的理。更何况他们皇家,更要为臣民表率云云。胡太后最听她闺女的话,叹道,“这明理的人,啥时候都明理。”觉着她闺女忒懂事,她打算给外孙抢些军功,她闺女都不要。

  文康长公主叹气,她娘对谢莫如的成见真是深到了骨子里去。胡太后其实是有自己道理的,她同闺女道,“你看她说到战事头头是道,在老五身边儿不定把手伸得多长呢。老五这孩子实诚,不懂防备,要别的孙媳妇哀家就不说了,她可得叫老五多个心眼儿,祖上就爱抓尖儿揽权的。”

  文康长公主道,“老话说的好,出嫁从夫,都是咱家的人了,还怕孙媳妇能干不成。”

  “别人能干是好,她还是不要太能干。”

  这话,原是胡太后私下与文康长公主说的,大约是阔别三年后与谢莫如的第一次见面太憋闷,胡太后还把这话散播了出去。

  五皇子听到后气个半死,同他皇爹抗议,“皇祖母这是做什么哟,我媳妇能干还有不是了。皇祖母带头这样说,叫人怎么想呢。我媳妇多不容易啊,帮我打理内闱教养孩子们不说,在闽地,我媳妇可是有大功的。父皇,你当初是偏心我,才给我跟媳妇赐的婚,可不能叫皇祖母说这话了啊。”

  穆元帝对他老娘这政治智慧也是无语了,道,“你皇祖母有口无心的。”

  五皇子催他爹,“您可得跟皇祖母说一说这事儿。”

  “行的,男子汉大丈夫,没的这般絮叨。”穆元帝给儿子催的心烦,道,“过来看看内阁拟的封赏单子。”战后议封从来是大事,何况此次实实在在的大胜,着实让穆元帝脸上有光。

  五皇子接过封赏单子一看,心下亦是欢喜,无他,这封赏着实不薄。其实这也很好理解,军功从来最重,连李贺都说若个书生万户侯,自来封侯赐爵,多是武将。像此次朝廷封赏,首功柳扶风直接封了乡侯的爵位,乡侯之爵,也可传三代。如柳扶风本身也是平国公府的嫡子嫡孙,他日后是要承袭国公爵的,这乡侯爵位便可传给嫡次子。军功第二的李宇,也得了个伯爵。其他将职的封赏,多是官职土地金银之类的赏赐,爵位是没有的。如永定侯,其实战功也不少,不过估计穆元帝生气他前番战败葬送五万海军,此次算是将功赎罪,故而金银极丰,官职只升了一级,但前番事也算揭了过去。再有就是五皇子府里的属官,属官按理最高就是五品长史,但如李九江等也是有功之臣,尤其李九江,五皇子都同他爹说了,整个军策军略都是李九江与柳扶风拟定的,柳扶风好赏,李九江这个身份,穆元帝实在有些不喜,直接就同五皇子道,“他是文臣,又是你府上的属官,破格升两级,提到三品。土地钱帛多与他一些,以后好过日子。”见五儿子不大乐意,穆元帝一句,“别叫你姑妈面子上不好看。”其他属官也都给提了品级,只是不比李九江品级高。另外,如唐总督苏巡抚这些地方官亦各有嘉奖,如同前番永定侯战败,闽地官员也跟着吃挂落一样,此次既大胜,人人都有好处。江行云也得了从三品将军衔,不过,她手下没兵,每年俸禄不少。

  总得来说,朝廷封赏极厚。

  除了李九江的封赏有些简薄外,其他都没什么问题。

  父子俩说完封赏的事,五皇子又磨着他皇爹,俩人一道去找胡太后说了回对谢莫如的偏见问题。

  谢莫如对此并未觉着如何,谢莫如道,“太后这里,也只是个开始。太后一向有话说在外,其实,如太后这样想的,不知多少。怕终我一生,都要受此怀疑与防备。”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18章 终我一生》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