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江南事之二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莫如给闺女选了两个好伴读,她先同四皇子妃说的,四皇子妃与谢莫如向来交好,何况这又不是坏事,四皇子妃直接就替娘家应了,还送了昕姐儿一套入学的文具。

  四皇子妃是个喜欢女孩儿的,笑道,“明儿我就回去与父亲说一声,也叫家里教一教二妹规矩,别到宫里倒出茬子。”

  谢莫如笑,“四嫂多虑了,咱们家的孩子们,又不是那没见过世面的。再者,俩孩子早就认得的,在一起念书玩耍,免得寂寞。四嫂帮我问问南安侯,要您家里乐意,赶明儿我下帖子,请南安侯夫人带着然姐儿过来喝茶。”

  四皇子妃团扇摇两摇,杏眼睨着谢莫如一笑道,“你呀,自来这般周全。”

  既是妹妹要做昕姐儿伴读,四皇子妃就问了,“郡主都两位伴读,另一位是……”

  谢莫如笑,“我对帝都的女孩儿当真不大熟,也就认得然姐儿,我娘家也没太合适的丫头,就想着先时我娘家弟妹与我说起过她娘家的女孩儿们,想着倒是不错。”

  四皇子妃真是服了谢莫如,这藩王府给家里女孩儿选伴读,多是从娘家或是夫家母族选起,谢莫如说娘家没有太合适的,四皇子妃一想,谢家长房的确没有年岁相当的女孩子,但谢家也是帝都大家族了,若从族中选,怕也不是选不出来。但谢莫如就能另辟蹊径,而且先的这两家,不要说给昕姐儿做伴读,就是给太子的闺女做伴读也足够了。四皇子妃道,“吴国公府的家教是再出众不过的。”皇帝选太子妃就选的她家。

  谢莫如笑,“我也是这样说。”

  隔日,谢莫如命人请了吴氏过府说话。

  吴氏还以为是有什么事,因为寻常时候都是娘家人过来给谢莫如请安。吴氏大着肚子来了,一听是这事儿,还有几分诧异。好在,吴氏反应极快,先应下来,笑道,“家里侄女们能入大姐姐的眼,是她们的福分。”就是不知道谢莫如看中的是哪个侄女啊。而且,她大侄女的主怕是她不好做,因为大侄女的娘是永福公主啊。帝都城都知道,永福公主与谢莫如早就关系不睦。

  谢莫如仿佛知道吴氏的为难,笑道,“公主之女,身份尊贵,不敢唐突。就是给昕姐儿寻个年岁相仿的小姑娘,一道去宫里念念书。弟妹也知道我的性子,孩子沉稳就好。”

  吴氏笑,“我二哥家有两位嫡女,嫡长女叫璃姐儿,八岁,嫡次女就小些,只有四岁,怕是有些小了。”

  谢莫如微笑,“弟妹与国公夫人商量后给我个准信儿就成。”

  吴氏见谢莫如对她娘家二哥家的嫡长女未置可否,以为谢莫如不大满意,就去同她娘商议去了。

  吴国公夫人先问,“闽王妃不是自你婆家选伴读么?”这事儿稀罕,他有同闽王府走动的并不亲近,当然,两家关系也不远。毕竟,吴谢两家联姻,正经姻亲的。但听说有闺女的藩王府都是从妻族或母族给郡主们选伴读的呀,闽王妃倒是与从不同。

  吴氏道,“我婆家哪里有合适的女孩子?就一个思安,还没满周岁。”

  吴国公夫人一想,这也有理,谢王妃素来高傲,怕不愿意自旁系给郡主选伴读。只是,吴国公夫人又问了,“谢王妃如何就想到咱家了?”

  吴氏道,“在闽地时,闲了也说说家常,怕是王妃就记住了。别看昕姐儿是侧妃庶出,自小就养在王妃膝下,王妃很是疼她,自然要为她筹算。两位伴读,一位是从咱们府上选,另一位是南安侯府的嫡次女,四皇子妃的亲妹妹。这说是做伴读,其实就是个玩伴,也不真就当奴婢的,在宫里念书,也能长些见识。璃姐儿一向稳重,我看她倒合适。”

  吴国公夫人一听谢莫如选的两位伴读出身,不由一叹,“闽王妃果然见识不俗。”

  “娘,到底成不成,你倒给我句准话儿。”

  吴国公夫人自是乐意,却有些为难,道,“太子妃昨儿打发人来说,要璃姐儿去宫里给大郡主做伴读。”这大郡主说的是太子的庶长女,非太子妃所生,但既便是太子的庶女,以后前程也不止是一个郡主的。不过,太子还未登基,就暂且叫郡主了。

  吴氏心里悬乎了一下,道,“我以为太子妃会选珍姐儿。”珍姐儿是永福公主的长女。

  吴国公夫人道,“珍姐儿毕竟是公主所出,公主已求了恩典让珍姐儿一道进宫念书了。”瞧着小女儿,吴国公夫人又有些犯难,问,“闽王妃就瞧中璃姐儿了?”家里孙女招人待见,这是好事,但太子妃点名要璃姐儿……可是,闽王妃这里也不是善茬啊。闺女又是嫁到谢家,吴国公夫人既是怕得罪了谢莫如,又担心此事不成,闺女在婆家难做。

  吴氏此时就明白当初谢莫如未一口应下璃姐儿的意思了,怕是谢莫如早想到此节。吴氏与母亲如实说了,道,“我一时没想到这个,倒是我们家娘娘想到了。”

  吴国公夫人念佛,“你三哥家的环丫头,今年七岁,也是我瞧着长大的。”

  这也没法子,想来谢莫如亦有心理准备,不会与太子妃相争。吴氏道,“行,我回头同王妃说一声。”

  吴国公夫人道,“闽王妃贤明,你也要与王妃好生解释一二,莫叫王妃误会。”闽王得胜还都,身份不比从前,妻以夫贵,闽王妃的份量自然也不同以往。更何况闽王还没贵时,闽王妃就是帝都一霸王,倒不是没人敢得罪闽王妃,只是得罪她的人都没啥好下场罢了。

  吴氏痛快应了她娘,这些事她娘不说她也晓得,再不会让谢莫如误会娘家的。

  吴国公夫人一把年岁,自是有阅历的,待晚上丈夫回家,还特意与丈夫说了一回谢王妃要他家孙女去给闽王府的郡主做伴读的事儿。吴国公没问谢王妃怎么给闺女选伴读选到了自家头上,他问了另一句,“谢王妃都选了哪两家的闺秀?”

  “还有南安侯府。”

  吴国公颌首,“好眼光。”又问,“太子妃那里呢?”

  “太子妃还选了承恩公府的长孙女。”

  吴国公没说什么。

  老夫老妻大半辈子,吴国公夫人知道丈夫这是不大满意,道,“太子妃那里怕是不好不给承恩公府这个脸面,毕竟关系着慈恩宫呢。”

  其实给郡主选伴读本是小事,太子妃既有决断,吴国公便不想多言,老妻一句话,偏勾起他的话来,吴国公将手中茶盏往梨花几上一撂,道,“南安侯难道不姓胡?”

  吴国公对东宫给郡主选的伴读有些不大满意,承恩公那等徒有其表的人家,哪里有南安侯这实权的兵部尚书实惠,何况,除开兵部尚书的身份,南安侯自己也有本事。此次设江南大总督之位,据说五皇子便举荐了南安侯。

  不管南安侯会不会外放江南,南安侯都比承恩公府重要百倍。

  放着南安侯不拉拢,管什么承恩公府的脸面?

  吴国公夫人劝道,“国公爷也知道,南安侯与东宫一向不大亲密。”

  吴国公长叹,“咱家与闽王府又亲近到哪儿去?我的夫人,亲疏还不是走动出来的。倘东宫开口,南安侯府难道还能拒绝?”

  东宫自恃身份,太要脸面。看人家闽王夫妻,闽王府与南安侯府更是没什么来往的,闽王就能私下举荐南安侯,闽王妃把慈恩宫和承恩公府的脸都抽肿了,转头就能要南安侯的闺女给郡主做伴读。

  吴国公这样的老政客,自然更欣赏闽王谢莫如这对老辣的夫妻档。吴国公道,“你抽空多教一教环姐儿,也准备一下,我看这几日闽王妃就要下帖子邀你过去说话。带着环姐儿一道去。”

  吴国公自是明白闽王府有拉拢亲近之意,就吴国公本身,他也不介意这样的亲近,故此要老妻郑重以待。

  谢莫如的请帖来得很快,她只请了吴国公夫人与南安侯夫人,两位夫人也都带着女孩儿们来了。谢莫如亲见了两个女孩儿,很是夸了几句,每人赏了小首饰小文具,就让女孩子们玩儿去了。

  谢莫如这里宴宾客,五皇子在宫里也不得闲,继五皇子私下举荐南安侯后,内阁拿出了适宜人选的名单,南安侯在其中,还有一人亦在其中:吴国公。

  五皇子就明白,东宫定是嘱意吴国公的。

  不过,这并不以为奇,名单里也有大皇子的亲外公赵国公,还有永安侯,再者,五皇子的名字亦要名单之列。

  大皇子见此名单后对闽王府的近期行为进行了数据分析,大皇子与赵霖道,“老五好险恶的用心,给闺女寻伴读这么点子事儿,就是要借机拉拢吴国公与南安侯。要说老五对江南总督一位不曾觊觎,我是不信的。”

  赵霖道,“闽王已举荐了南安侯。”

  大皇子长叹,“这就是老五的奸诈之处了,他出言举荐南安侯,若此事成了,自然是给南安侯一个天大人情,就此事不成,南安侯也得记他的好。再者说了,南安侯做不得大总督之位,难道还做不得将军?介时老五这小崽子狼子野心的坐上大总督之位,让南安侯给他为将,南安侯还不得剖心剖肝!”

  赵霖也得承认大皇子这话说尽了五皇子的盘算,五皇子举荐南安侯,的确是一步妙棋啊。赵霖道,“吴国公府可不是好拉拢的,吴国公府是太子的岳家,难不成,一个孙女给闽王郡主做伴读,就能拉拢了吴国公府?”

  “那倒不能,东宫嘱意吴国公任大总督一职。”大皇子虽也不喜欢吴国公,不过,他此时与他的太子皇弟一般想法,道,“不能再叫老五掺和到江南的事中去,不然,老五就坐大了。”

  赵霖道,“殿下有没有想过大总督之位?”

  大皇子又是一叹,“这帝都,谁人没想过?只是说句老实话,我在江南没有老五的优势,若老五都去不得,我如何能去?”

  “殿下可以去。”

  赵霖平平淡淡的一句话仿佛平地惊雷一般将大皇子自榻上炸了起来,大皇子眼睛都瞪圆了,眼神中竟有几分凌利,直直的钉在悠然从容的赵霖赵时雨身上,“当真?”

  赵霖道,“主意是有,不过是个馊主意。”

  大皇子嘿嘿一乐,道,“馊主意也说来听听。”

  “殿下也说,五皇子去不得,殿下便没理由去。只要五皇子去得,殿下为何去不得?”

  大皇子不解,“江南大总督只有一个位子?如何放得下两人?”

  赵霖微笑,“又不是让五皇子去做总督,五皇子的封地在闽地,若江南有兵事,五皇子理当就藩。”

  大皇子仍不解,“五弟就藩,难道我就能去江南了?”他封地在晋中啊!与江南八杆子搭不着。

  赵霖笑,“五皇子因何而建功?还不是在闽地打了胜仗么。殿下别忘了,三皇子封齐王,四皇子楚王,两人封地,都与靖江王的藩地相临。既要动江南,这里头就有三皇子与四皇子的封地,殿下何不建言令三皇了四皇子五皇子就藩,如此,联手同困靖江。有三位皇子各治藩地,再设江南大总督之职,也未为不可。”

  大皇子就知道这主意馊在哪儿了,道,“若令他们各自就藩,再怎样的大总督,怕也指挥不动藩王的。”

  “君臣有别,自是如此。”赵霖笑,“朝臣不行,是因为名分尊卑悬殊。若朝臣不堪总督之位,就要寻身份上能压制住藩王的人来做这大总督之位了。”

  大皇子激动的身子一哆嗦,“时雨是说,我么?”

  “殿下为皇长子,诸藩王兄长,自然是最佳人选。”赵霖缓缓微笑,“何况,有闽王建功在前,三皇子四皇子难道不愿效仿闽王建功立业?只要殿下将此主意一说,两位殿下定也是愿意的。就是闽王,定也是想在平定靖江一事上继续有所建树的。”

  大皇子坐也坐不住了,在屋里狠狠的转了两圈,方道,“就是不知父皇心意!”

  赵霖笑,“殿下只管放心,坐这大总督之位的,定是一位皇子!”

  大皇子以为赵霖在御前当差有什么□□消息,再细打听吧,赵霖偏生不肯细说,大皇子只得作罢,与赵霖商量着此事如何来办最为妥当。

  赵霖耐心的同大皇子讲了些注意的细节,至晚便告辞了,大皇子其实有些不自信,他觉着自己在这事上没什么优势,但能争,还是想争一争的。就是争不来,也要搅乱一池春水。起码老三老四若能立功,也是削弱老五这一枝独秀么!

  不然,死老五看着忒不顺眼!

  出头的椽子,招人烦!

  大皇子决定去碰大运,赵霖却是信心十足。

  不论是东宫举荐的吴国公,还是五皇子举荐的南安侯,都不会坐上这大总督之位的。

  东宫不缺谋士,五皇子也不少幕僚,南安侯吴国公都是不错人选,但是,陛下怎么可能让一个臣子去掌半壁江山。

  这绝无可能。

  对于经历过先英国公权倾朝野的穆元帝来说,这绝无可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23章 江南事之二》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