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如此~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文康长公主要给光棍多年的二儿子找媳妇,那也不是随便找的。文康长公主虽然以前有些不讲理的名声,但由于近些年谢莫如曾直面胡太后,名声大震,人就怕比较,这一对比,闹得文康长公主的名声竟好了不少。更兼李宇自己挣出的爵位,出身更是一等一,以前是文康长公主拿这个儿子没法,如今李宇亲自应承要成亲,一时间风头大盛,成为婚姻市场有一无二的热门人选。

  文康长公主甭看脾气差,智商可不差,李宇以前是死活不愿意成亲的人,不然依文康长公主的性子,压也压着他成亲了。李宇完全拼死反抗要单身啊,以至于文康长公主与永安侯夫妻还以为二儿子有啥难言之隐呢。如今看来,难言之隐没有,人家就是不婚。

  现下李宇明白过来了,文康长公主怎么也会给儿子寻一门可心的亲事。

  李宇随南安侯去了江南,心仪姑娘的人选,文康长公主叫永安侯去同五皇子打听。文康长公主道,“阿宇身边,什么样的女孩子没有,也没见他有动心的。这次必是老五同他说了些什么,令他开了心窍,你去问问,我也好给他寻一门可心的亲事。”这种一把年纪还打光棍的儿子,文康长公主生怕给儿子寻个不合眼的,倘过不到一处去,反耽搁了俩人。

  文康长公主因着二儿子不婚,别人家的娘都是怕儿子耽于酒色,不会在儿子身边放些妖娆丫环,因着李宇这个古怪性子,他身边儿,肥环瘦燕,各式美女俱全,结果,也没见李宇有动心的。除了女人,家里更是没少劝他,永安侯按捺不住时,都动手教训过,却依然不见李宇有回转的意思。这五皇子平日里瞧着也没哪里就特别的,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令李宇开了窍。永安侯也有些好奇,不过,他是长辈,他去同五皇子打听,怕五皇子不好说,于是,派长子出马。李宣本就与五皇子夫妇相熟,更兼年纪差不多,一向能说得上话。李宣带着妻子长泰公主和小儿子李韶一道去的,李韶年岁同六郎相仿,还未到念书的年岁,所以长泰公主但凡出门,多是带着小儿子。只管让纪先生看着孩子们玩儿去,大人们在一处说话。

  李宣说明来意,五皇子倒没想到李宣是来打听这个的,五皇子很是坦诚,道,“我就同宇表兄说了成婚的好处。”

  长泰公主笑,“这话驸马同小叔可不知说过多少回了。”

  “不能干说,得有事实证明。我就把我跟王妃的事同宇表兄说了说,宇表兄就知道成亲的好处了。”五皇子觉着自己的在说服人上头还是有一手的,道,“我跟王妃成亲前也不大熟,成亲后相处久了,情分就深了。”

  谢莫如倒不觉着五皇子在说服人上有一手,她认为五皇子凭这么几句话就说服了李宇才不可思议,问五皇子,“就说了这个?”

  五皇子很是理解李宇,道,“宇表兄不成亲,主要是要求高,没遇着投眼缘的,又不愿意娶个不大了解的姑娘。一来二去,便有些耽搁。可这了不了解的,情分深浅,都是相处出来的。”

  反正,五皇子谜一样的说服了李宇。

  李宣长泰公主夫妻在闽王府用了午膳便告辞了,李宣回去给他娘交差,文康长公主听了都觉着稀奇,要说她给儿子们寻的正室,哪个不是大家闺秀,端庄知礼的。二儿子在亲事上点了头,可说真的,也没提出什么逆天的要求,就两点:端庄稳重,不太笨。

  以往她给儿子相看的姑娘,哪个不端庄不稳重不聪明呢?

  文康长公主想了想,突然有种不可思议的直觉,莫非儿子喜欢的是谢莫如这一款的?

  可说起来,李宇同谢莫如是真的不熟,以前也没大见过,不大可能看对眼。就是在闽地,李宇也多是在前线……再者,凭谢莫如的性子,拉拢李宇有可能,除此之外,断无其他可能。

  文康长公主细思量一回,再把她这些年放在儿子身边的侍女类型大致过了一遍,觉着儿子与谢莫如有私情不大可能,但可能还真是相中谢莫如这一款。

  只是,这一款可不大好寻摸。

  谢莫如相貌只算中上,相貌中上的闺秀,文康长公主认识一大把,但智商能与谢莫如媲美的,哪怕以文康长公主的自信,也不会认为自己比谢莫如在智商上更具优势。

  怪道二儿子不成亲呢,要求忒高。

  不太笨。

  不太笨。

  谢莫如可不止不太笨,比谢莫如不太笨的女人,在文康长公主认识的,都做了古。一位是文康长公主的姑妈,另一位就是文康长公主的祖母了……

  这么一想,文康长公主觉着,想给二儿子寻个可心的委实不容易了。

  文康长公主正为二儿子的亲事犯难呢,偏生老娘还来凑热闹,硬要给外孙子做媒。鉴于胡太后智商与眼光,做的那个媒,文康长公主没翻脸就是看在这是她亲娘的面子上。她儿子喜欢聪明的,她娘给介绍的那位姑娘,倒是亲上做亲的关系,可就因是亲上做亲,文康长公主对这姑娘颇是知道一些,就那姑娘的智商……要不是文康长公主知道她老娘做事一向没主意,真得认为她娘这是同她有仇呢:简直没见过这么会坑外孙子的外祖母!

  穆元帝笑哄他妹,“还是你同永安拿主意,你相中哪家闺秀,只管与朕说,朕下旨赐婚。”

  文康长公主道,“母后总是好心办坏事。”

  穆元帝道,“她也是为阿宇着急,别人像阿宇这个年岁,儿子都老大。他这媳妇还没娶上,你也抓紧点给阿宇相看。以往你最急,这好容易他愿意成亲了,你这里怎么又不急了。”妹妹这才仨儿子,就成天操不完的心。穆元帝自己有十个儿子五个闺女,觉着倒比妹妹轻松一些。

  文康长公主道,“又不能逮一闺女就娶家里做媳妇,总得有合适的才行。”他儿子这不是要求高么!

  穆元帝却认真觉着,李宇不婚,妹妹的挑剔也是主要原因。

  文康长公主这里心急火燎的给二儿子张罗亲事,谢莫如的生辰近了。

  五皇子本就是挟战功回帝都,虽然没能争到江南的差使,也是帝都热门人物。五皇子又从来不肯委屈妻子的,好容易回一趟帝都,妻子的生辰并不是要大办特办逾了规矩,但也得有藩王妃应有的排场。

  谢莫如对于宴会向来驾轻就熟,在帝都无非是更热闹一些,而且,虽然慈恩宫的赏赐一向中规中矩,但也没少过她什么,穆元帝则素来给谢莫如面子,皇子妃过生辰的赏赐,谢莫如这里时常超标。说句实在话,这超标的待遇,便是太子妃生辰时也没有的。

  当在,太子妃生辰的赏赐肯定比谢莫如这藩王妃所得的多,但也就是太子妃的标准了,穆元帝从未格外加赏过。所以,帝都这些眼明心明的人难免就觉着,谢王妃是颇得穆元帝青眼的儿媳妇。这其实也不足为奇,谢莫如同穆元帝本就有血缘关系,穆元帝格外另眼相待些,也是人之常情。

  怕是只有谢莫如才心知,她与穆元帝并无私交,血缘关系对于这二人也没什么特别的作用。穆元帝向来赏功赏能,额外恩赏,那定是穆元帝对于她藩王妃身份上所作所为表示的赏赐。

  譬如,这次谢莫如就提早同五皇子商量了,生辰收的礼全都折现,送到闽地用于抚养战争遗孤,还有一部分捐给当初谢莫如在闽地组织的夫人们的慈善会,虽一时回不到藩地,该做的事,谢莫如一样没落下。

  谢莫如的生辰宴依旧热闹,除了各家送的寿礼,还有一事令五皇子谢莫如欢喜,闽地港口终于竣工,这就要着手开始进行海上贸易了。

  闽地过来帝都送寿礼的不是别人,正是李九江,五皇子见着李九江也高兴,他一时半会儿的回不了藩地,正惦记闽地局势。李九江来的正是时候,反正李九江是来贺寿的,而且,他早便与谢莫如相识,三人坐在秋风正爽的敞厅说话,颇觉自在。

  李九江说了些闽地的事情,唐总督苏巡抚都是做事做老了的人,五皇子虽然回了帝都,闽地的事还是照着以前定下的轨迹运行,李九江道,“可惜王爷不在藩地,不然港口峻工,有王爷出面,当更盛大。”

  五皇子也深觉可惜,却又无法,他皇爹叫他留在帝都,他只得在帝都呆着,与李九江道,“这一二年,我怕是暂且要呆在帝都了,闽地的事,你与扶风多留意。”

  李九江对闽地的事心下有数,事事清楚,细细禀明了五皇子后,转而又说起江南之事来,道,“臣过来帝都之前,南安侯已接掌四省之地,唐总督交割清楚,就要来帝都述职。”

  唐总督这总督眼瞅就做不成了,来帝都述职,也是找门路来的,朝廷高官很多,大员的位子却是有限。五皇子问,“老唐有什么打算没?”

  “原本唐总督是想来了帝都亲自来同殿下说的,不过,臣先到一步,就托臣先禀明殿下。南安侯的意思,是想唐总督转任江南的兵备转运使。”

  “虽品阶不比一地总督,也是实职。”五皇子中肯的评价了回兵备转运使一职,道,“且江南重地,正是用人之际,老唐是个踏实人,他做过总督,在军务上自是熟的,南安侯慧眼识人。”五皇子在闽地三载,对唐总督的感观不错。

  李九江虚握拳掩唇轻咳一声,倒有些不好意思继续说了。李九江一向温雅,难得会有不好意思的时候,五皇子笑,“九江有事难启齿?”

  李九江道,“南安侯想让臣到他麾下任职,帮着料理粮草。”

  五皇子看向妻子,道,“南安侯好快的手。”

  谢莫如笑,“南安侯要掌江南,总得用熟手,他自闽地选人,自然也会从别的地方再选。不过,唐总督与九江都过去,看来,苏巡抚是要留在闽地了。”

  “苏巡抚改任闽地安抚使,其实领的还是以往巡抚的事务。”

  南安侯对闽地的变动与安排,五皇子夫妇还是非常满意的,不过,江南之地,到底不是太平地方,五皇子同李九江道,“江南的粮草事务,在帝都由大皇兄负责。南安侯初至江南,必先理江南内政,江南事务冗杂,且任大巡抚一职的是吴国公,吴国公是太子岳父,深得父皇心意。南安侯想用你打理粮草,你就只管打理粮草,余下莫多言。”

  李九江正色应下。

  叙过公务,五皇子转而说些家常,他道,“九江你难得回帝都,也去见见姑丈,他心里很是惦记你。”

  李九江倒没什么特别表情,玉青色的外袍衬着他不动声色的温润脸庞,他道,“明日还要去拜见师傅,怕是不得闲。”

  五皇子刚把李宇这不婚主义者劝得要大婚了,正是劝人上瘾的时候,劝李九江道,“天地君亲师,亲排师前,北岭先生一向宽厚,你先回家,北岭先生也不会怪你。何况,你回帝都总要多住几日,后儿再去拜见北岭先生也是一样的。”

  李九江不好驳五皇子,只得道,“知道了。”

  结果,李九江办的事,真是叫五皇子无语。

  李九江的确是回家了,他一大早上掐着时辰去的永安侯府。

  啥时辰去的?

  早朝的时候……

  李九江过去侯府,他因战功得了个二品职,虽然做的是五皇子府属官的差使,却也是拿着二品俸禄的。侯府的管事不敢慢怠,恭恭敬敬的请他进去吃茶,倒是李九江听说永安侯上朝去了,茶也没吃,只略坐了片刻就起身走了。

  五皇子同谢莫如道,“你说九江,温雅如鹤的人,也能办出这样不靠谱的事来。”

  谢莫如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像陛下这样的慈父,能有几人?”穆元帝别的不说,在父亲这个角色上还是十分尽职的。所以,五皇子对于父子的关系一向看重,五皇子是替李九江惋惜,“姑丈性子也不错的,九江是聪明人,缓和一二,并非难事。”

  “缓和什么?当初九江名不显时,谁来同他缓和?现下他功成名就熬出头,倒想缓和了?天底下没这样便宜的好事,有些事,错过就是错过。”谢莫如初有些激昂,后又缓和,最终转为淡淡,“事如此,人亦如此。”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28章 如此~》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