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蜀中……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李九江两场接风酒吃下来,李宣已在寻思着,大哥年岁比阿宇还年长几岁,也是光棍着呢,要不要请母亲给大哥也相看一位闺秀。就是张长史等人也觉着,李九江有才有貌的,这把年岁,亲事可该开始张罗了。甚至张长史都想,要不要把自家闺女给李九江说说。

  虽然年岁差的有点大,但李九江也是初婚,虽是庶出,李九江自己却是有本事的,也得五皇子看中……而且,俩人同僚这几年,李九江生活习惯也不错,自身条件绝对是上上等……张长史颇为心动,就是不知李九江的亲事是他自己做主,还是永安侯府做主了。

  李九江没想到小唐这多嘴的一张罗,自己今年便犯了桃花。

  小唐的确是个喜欢张罗的人,除了给他师傅张罗接风洗尘酒,还把自己不错的朋友介绍给他师傅认识,小唐新结交的朋友就是开办进士堂补习班的沈素沈翰林了,小唐十分推祟沈翰林讲的文章,私下同他师傅道,“比师公讲得还叫人明白呢。”

  沈翰林开办举人补习班——进士堂一事,李九江也有所耳闻,关键是如沈翰林这般补习效率的可是凤毛麟角,今科春闱,就是国子监里中的进士数目,也不如沈翰林的补习班多呢。

  就因沈翰林这本事,小唐对他颇是推祟,方将他引荐给自己师傅认识。其实小唐是想引荐沈翰林给五皇子,却听说沈翰林与大皇子府颇近,小唐生于官宦之家,这些弯弯绕绕的不大懂,但忌讳还是知道的,沈翰林不是有啥根基的人,两人既交好,他就不能坑了沈翰林。

  沈翰林是个简单的人,此人农家出身,生得颇是俊秀,二榜翰林,以往沈翰林给大皇子家的皇孙做过蒙师,后来皇孙去宫里念书,沈翰林就出来自己办了补习班。现下看来,沈翰林很有办补习班的天分。

  除此之外,沈翰林就是热衷于置产过日子,当然,他定期给闻道堂捐钱,也很支持闻道堂传道授业解惑的事业,与江北岭一系关系不错。不然当初江北岭也不能安排小唐去进士堂补习。虽然沈翰林的补习班价钱之高,一直为人所诟病。可能在江北岭这里挂上名号,就说明沈翰林的本事了。

  总得来说,沈翰林就是这么个人,他没啥背景,才学也不是一等一,擅长开补习班,赚些银钱,却也不会刻意往上钻营。就是背靠大皇子府,沈翰林也不是大皇子系的核心人物,据说连外围也算不上。以前大皇子还笼络过他一二,后来见他一门心思赚钱,不大上进,也就淡了。

  对了,沈翰林还擅长卖书,他亲自编撰的春闱补习手册,被考生奉为宝典,据说沈翰林每年卖书所得,比开补习班还赚。

  因沈翰林在补习班上大赚特赚,在朝中还挨过参,不过听说沈翰林是蜀中薛帝师高徒,此事最终不了了之。薛帝师是谁?这都不知道!南薛北岭,与北岭先生齐名的就是薛帝师了。与北岭先生这幅经常同朝廷摆架子的臭脾气不同,薛帝师在穆元帝亲政中立下汗马功劳,今上亲政后,薛帝师便功成身退,回蜀中老家教书育人,遂成一代名儒。就是现今,每年薛帝师寿辰,今上都会赐下寿礼。

  薛帝师自回蜀中,这些年再未至帝都一步,帝都中却依然有他的传说,就知此人何等人物了。

  传说,沈翰林就是薛帝师的弟子。

  可见沈翰林背景……

  不过,在李九江看来,这种传说实在是……只要稍对薛帝师有些了解的人就能知道,不同于北岭先生弟子遍天下,薛帝师一生,就一个弟子——今上。

  自回蜀中老家后,有人上门请教学问,薛帝师也会指点一二,但薛帝师再未收过弟子也是真的。

  让李九江说,沈翰林与薛帝师是同乡,这是一定的,都是蜀人么。但要说俩人是不是认识,李九江都拿不准,毕竟,人家沈翰林可没承认过与薛帝师相交莫逆啥的。

  不过,能在帝都过得滋滋润润,以沈翰林的出身来说,这也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

  小唐的眼光不错。

  既是小唐引荐二人认识,原是该小唐安排地方做东,沈翰林却是道,“老家捎来些土物,小唐你定没吃过的,来我家吧,请你和李大人尝尝我们蜀地风味。”

  小唐是个二百五,不知人家沈翰林这是为了显着亲热,才请他们师徒到家里吃饭的,他还颇有不服,道,“啥蜀地风味儿我没吃过,我们唐家在蜀地也有族人呢。”

  沈翰林道,“小唐你老家不是在直隶么,怎么,蜀中还有你们的族人,倒没听你说过。”

  小唐嘿嘿一乐,颇为自豪,“天下人都知道的啊,我们祖上唐神仙就是在蜀中成的仙,听说现在芙蓉城还有神仙宫呢,神仙宫里供奉的就是我们家的老祖宗。”说到这个,小唐就牛气哄哄的不行。别的什么世家豪门介绍出身,无非是祖上出个公啊侯啥的,再显赫,也就是出个皇帝,哪个能比得上他们老唐家,他们老唐家出的是神仙,这就跟凡夫俗子不是一境界!

  沈翰林唇角抽了抽,道,“嗯,我秋闱时还去神仙宫烧过香呢。”瞧小唐这智商,委实想像不出这是神仙后人哪。

  “要不阿素哥你怎么一路畅通考进帝都来的,都是我们唐神仙保佑你呢。都说神仙宫的香火灵的了不得,是不是?”小唐根本没去过蜀中,对于他的神仙祖宗,他也不甚了了,但这半点儿都不妨碍他吹嘘一番自己祖宗。小唐无限畅想了一番自己的神仙宗祖,最后道,“什么时候去蜀中,我也得拜一拜祖宗去。”

  他巴啦了一通祖宗,同沈翰林定下一道吃酒的事,隔日就同师傅李九江去了沈家拜访。礼物也是小唐备的,因沈翰林上有二老下有三小,小唐没弄什么贵重物,跟谢王妃要了些上等点心,包好带了去。再备些笔墨,是给孩子们的。沈翰林家没闺女,一水儿的儿子,所以也不必备给女孩子的东西了。

  沈翰林以前住的是朝廷给困难官员的廉租房,现下沈翰林兼职事业小成,不好占着朝廷的廉租房,便买了宅子搬出去,住到了自己的进士堂附近。

  沈父沈母都是极淳朴的老人家,小唐以前就见过的,打过招呼后,介绍了自己师傅给老人家认识.沈父沈母年岁不轻,李九江并未自恃身份,拱手一揖问好。沈父笑,“李大人莫要这般多礼,小唐是常来的,早听小唐说李大人是神仙一样的人品,果然没有半点夸大。”

  沈母忙吩咐丫环上茶点,又请李九江坐下说话,客气且热情,请李九江吃蜀地的茶。沈翰林则叫了儿子们过来见过李九江,孩子们很懂礼数,小唐拿出糕点给他们吃,还道,“这是王爷小厨房里制的糕点,味儿比外头买的好。”

  沈母顿时不安,道,“王爷赏的东西,能吃么?要不要先供供祖宗。”

  “能吃能吃。”小唐道,“因外头不得见,我就带了些来。我们王爷可是个大好人,知道家里有老人孩子,还叫厨下做的酥软些。”

  沈翰林笑,“你以后随便外头买两包就行了,可别这样。外头现在都叫我铜钱翰林,若贪吃的名声出去,说不得得给我改名叫点心翰林了。”

  小唐直乐,道,“随他们说去,这些人就是闲的扯淡,有了这扯淡功夫,做点儿啥不好。他们若有阿素哥你一半的本事,就不会说你闲话了,都是嫉妒你。不为人嫉是庸才,这说明阿素哥你有本事。”

  沈父道,“还是该像李大人这般,为国为民做些事才好。”显然小唐早在沈父这里安利过他师傅了,所以,沈父提及李九江时,那浓浓的赞赏口吻哟,简直溢于言表了。

  李九江面容温和,诚恳道,“沈大人著书育人,也是不朽功德。何况,沈大人定期捐助贫寒学子,有仁义之心,令人感佩。”捐银子的人不少,给闻道堂捐银子的更多,但要知道,沈翰林不是富裕出身,见到沈翰林这一家子,李九江就知道沈翰林为啥这么拼命赚钱了。一家老少都要他来养,人也不只是活着就够的,三个儿子,以后成亲,没有家业如何成?何况,就是这个家境条件,沈翰林都会定期捐款,可见其为人,绝非外面所传那般。

  沈父笑,“这些不过小事。”嘴里谦虚着,也能看出很为儿子骄傲来着。

  李九江笑,“莫因善小而不为,可见世叔教子有方。”

  沈父就更高兴了。

  这倒不是沈父肤浅爱听好话来着,当然,谁不爱听好话呢,皇帝也爱听。主要是,自来了帝都,实不若在老家自在,沈父能说到一处的人就少了,难得有李九江这等人品,还愿意耐心的听他说话,于是,老人家自然开怀。

  沈太太亲自去厨下瞧着丫环料理饭菜,一时,席面儿备好,沈素请李九江与小唐师徒过去用饭。

  蜀菜最大的特色就是辣,又麻又辣。

  李九江自幼在老家长大,他老家也吃得辣,唯小唐,自称蜀中有族人的,辣的嘴唇红且肿,又一个劲儿的叫过瘾,夸沈素家的菜好。沈素笑,“觉着好吃,只管常来。”

  小唐道,“嫂子真是好手艺。”

  沈素笑,“倒还凑合。”

  “这道豆腐鲜、辣、麻、嫩,四样俱全,实在不凡。”李九江赞许道,“在外头也吃过不少麻辣豆腐,都不比阿素你家烧的好。”因相熟起来,大家便互称名字了。

  “九江你是行家,这豆腐其实烧法不稀奇,几样配料都是容易得的,只是一样,豆腐烧好装盘时,那盘子要在事先加热,如此,这道麻辣豆腐方不失真味。”沈素说出其中诀窍。

  “原来如此。”李九江道,“嫂夫人慧质兰心。”

  沈素笑笑,“九江你过奖了。”

  小唐认识沈素的时间长些,他文章学的不咋地,乱七八糟的可是知道不少,道,“师傅,这你就是夸错人啦,嫂子的手艺,还是阿素哥教的呢。”一幅得意模样,“源头在阿素哥这儿。”

  李九江大为惊叹,“不知阿素你还善烹调。”

  沈素道,“我还不是家里烧菜最好的,我家外甥女烧菜才是有天分。”

  小唐跟着点头,“阿玄跟我说过,说何家姑娘生下来就懂烧菜,烧得菜那叫一个香啊,全县都有名的烧菜小能手。”阿玄说的是沈玄,沈素沈翰林的儿子。年岁还小,跟小唐特谈得来。

  沈素心说他儿子这张嘴可真不牢靠,笑道,“倒也不是生下来就会烧菜,大概是从我这儿遗传的,外甥女么,多像舅舅的。”

  小唐一面听一面点头,“我也像我舅舅,尤其是我小舅,我娘说我跟我小舅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小唐叽哩呱啦的说起自家事来,主要是夸他天才小舅的事,说来小唐的小舅以前也是一名人,无他,忒会败家。小唐的外公是个有本事的,曾位居相辅,老头儿一辈子攒下不少,待老头儿死前分家,也没委屈小儿子,结果,该小舅一年就把家业败个精光,回老家种田了。

  小唐觉着自家小舅是个天才,他道,“我小舅跟那个潘安一样,长的差不多,喜好也差不多。我小舅也可爱打铁了,他还送我好几把宝刀呢,都是自己打的。”

  李九江道,“不是说许公子回乡了么。”

  “是啊,我小舅不喜欢帝都嘈杂,不过,他也没回乡,想要出好刀,得有好的矿石,他老家那里不产铁矿,我小舅到处游历找矿来着,赶明儿给师傅你看看我的宝刀,保管你大开眼界。”小唐又开始自豪了。

  李九江含笑,“那是得开开眼界。”

  沈素也是个博古通今的,道,“我曾在一本古书上看说当年大凤王朝时,一位姓许的铸剑师曾为凤武皇帝铸过一刀一剑,剑名天祈,刀作惊鸿……”

  不待沈素说完,小唐便忍不住道,“那就是我小舅他家祖上,我小舅家祖上就是铸剑起家的。”说来,也是很有历史的家族啊。

  小唐愈发觉着自己的败家小舅有许氏祖宗之风采了。

  有历史的家族就是这样,等闲回忆个家族史都能说上三天三夜。

  小唐倒没说三天三夜,主要是天色将晚时,李九江就带他告辞了,他们得进城去,怕晚了会闭城门。沈素起身相送至门外,李九江请他留步,方带着小唐去了。

  因已近中秋,傍晚天凉,李九江出行多是坐车,小唐便与师傅同车,还问他师傅,“阿素哥人不错吧?”

  李九江推开他被辣的红嘟嘟的嘴,道,“没人劝酒,你也能吃这许多酒。”浑身酒气,李九江恨不能把小唐扔到车外去。

  小唐道,“我这不是劝你跟阿素哥么,劝了你又劝他,劝了他又劝你,劝着劝着,我就喝多了。”

  李九江靠着靠背思量事情,小唐因吃多了酒,打个呵欠,头一歪就打着小鼾睡了过去。小唐自己都不记得怎么回的闽王府,但据说,是他师傅抱他下的车,你说把小唐给惊的,暗想,平日里瞧着师傅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书生,不想力气还挺大。

  小唐不是个胖的,也是正经成年男子。

  小唐想去寻他师傅,李九江这会儿正在五皇子府与谢莫如说话,李九江道,“那位沈素沈翰林,家里有一道麻辣豆腐,做法与娘娘这里小厨房的味道十分相似。”

  这里要说一下,谢王妃的小厨房与五皇子的小厨房不是一码事,谢莫如嫁给五皇子时,是带着杜鹃院使惯了的厨子一道嫁过来的。所以,她与五皇子的小厨房其实是单独分别设立的。谢莫如自己本身不喜欢麻辣的菜色,她偏爱清淡,倒是李九江自幼在江西长大,那地方的人也吃辣吃得多。谢莫如待人一向周全,李九江自从任职五皇子府后,谢莫如命人预备菜色,会注意各人口味儿。

  这倒也不是重点,谢莫如道,“那位沈翰林出身蜀中寒门……”想到先时她派人去蜀中查凌霄底细,人却被穆元帝给扣下的事……难不成蜀中还真有什么不能查的东西……

  “蜀中的事,您心中有个数就好。余者,反正已是这些年过去了,有没有此事,都无关大局。”

  “这事就这样吧。你也不要再查了。”谢莫如不是特别关心蜀中有什么,谢家是她的母族都要对她待价而沽,何况是其他人。

  如今,她需要的,自会用双手去取。

  而蜀中的一切,对她已经没有意义了。

  她的母亲,已经不在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30章 蜀中……》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