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轰动~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误会,就是这样产生的。

  是的,误会,就是这样产生的。

  六皇子给五皇子生辰礼减例的事,当真不是五皇子府上传出去的,尽管此事令五皇子大为不悦,便是张长史也对六皇子颇是不满:我们殿下不过就事论事的议政得罪了太子,那些势利小人倒还罢了,六皇子你天潢贵胄的做出这样的事,可当真令人寒心。

  此事,五皇子不令人外传,张长史等人也不是个多嘴的,自然不会往外说六皇子的不是。主要是,这事儿说出去,虽有六皇子眼皮子浅的不是,于五皇子又有什么脸面?

  就是于皇家,亦是没脸。

  故此,五皇子令人噤声。

  但,这事是怎么传出去的呢?

  说来还是六皇子府自己传出去的,六皇子行事一向随心所欲,他偏爱侧妃,铁王妃不是不想管家,但一个侧室受宠,这家就不好管。时间久了,铁王妃也寒了心,索性随六皇子去了。

  铁王妃要管家,六皇子偏宠侧室□□,铁王妃不管了,侧室想管,但你也不能拿铁王妃当死人哪?铁王妃父亲做着正二品左都御史,倘六皇子真夺了铁王妃的管家权给侧室,那就是彻底撕破脸了。

  现阶段,六皇子还真不敢。

  于是,六皇子府就这么着,成了个筛子。

  他家有啥事,不必打听人们都晓得。就六皇子办的这势利眼的事,帝都城早传遍了,不过没人敢同六皇子说罢了。

  帝都城传遍的事,穆元帝焉能不知,不要说穆元帝做父亲的人,哪怕是旁人家发生这样的人,也是叫人笑话的!何况皇家!

  穆元帝既知,焉能不发作六皇子,连带六皇子生母林妃,也给穆元帝发作了一回。

  林妃叫了六皇子进宫来训了一番,骂六皇子,“自来送礼,只有多没有少的?你是发了什么昏?做出这样没脸的事情来?”

  六皇子默默的挨了一通骂,林妃又把儿媳铁氏召进宫来,林妃不是没见识的人,虽然生了个没见识的儿子,但自己是个明白的。这备礼的事素来是内宅功课,因儿子与铁氏不大和睦,林妃便未在儿子面前说儿媳的不是,先骂了儿子,再召儿媳进宫问个清楚。铁氏一听婆婆召她进宫就知所为何事,直接将她先时拟的礼单带去了宫里。

  林妃见着铁氏最初拟的礼单,叹道,“老六素来没个轻重,你当多劝着他。”

  铁氏一五一十道,“我说殿下减了那几样有些简薄,殿下说我没主意的事,去与李侧妃商量,我实在不知如何是好?”

  林妃一听“李侧妃”三字面色就不大好了,这李氏还是先前她给儿子的大宫人,哪怕后来服侍了儿子,林妃也没当回事。就是后来李氏得宠,林妃还赏过她东西。世间就是有这一种母亲,不盼着儿子与媳妇和睦,就爱在儿子身边安排个侧室妾庶啥的。林妃不承认她是这样的人,事实上早在六皇子偏宠李氏逾越铁氏时,林氏就有些不满李氏了。今李氏这般没规矩,坏了六皇子的名声。林妃心下已是大怒,不过她在宫内多年,且这把年纪,自然是绷得住了,便说铁氏,“你是一府主母,难不成就坐视这贱人目无规矩!”

  铁氏微微欠身,只不言语。

  林妃头疼,“行了,你的委屈我知道了,去吧。”

  铁氏回家就开始准备妯娌公主间的聚会,这娶会,原是谢莫如发起的,后来谢莫如随五皇子就藩,皇子妃与公主们每月轮流做东的规矩,依旧保留了下来。铁氏嫁给六皇子后,自然也加入其间,这个月,就轮到铁氏做东。

  铁氏差人将帖子送到各皇子府,再命心腹嬷嬷去娘家请娘家两个妹妹过来,二妹给文康长公主相中,亲事自然是好的,且李伯爷年岁虽大了些,却是个有本事的,且从未听说有风流名声,又是初婚,自己挣来的爵位。文康长公主厉害些,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何况李伯爷家中庶子女皆无,二妹这亲事到底比她强些。铁氏不是没想过改造一下六皇子,无奈此人实在太过恶心,真是……看一眼饭都吃不下去,更何况要与六皇子讲道理。就是讲道理,铁氏也忍着恶心讲过,只是此人到底是不能明白的。

  铁氏就想借自己现在的位子,到底也让妹妹们多开开眼界,见些世面才好。

  谢莫如自然也收到了铁氏的帖子,她正与五皇子说呢,“太子离都,殿下们定要亲送,孩子们去不去?”

  “一入冬,天气转凉,孩子们还小,大约是不去的。便是去,也就是太孙露露面儿。”太孙说的是太子家的嫡长子。

  谢莫如也就放心了。

  铁氏送的帖子,谢莫如见聚会的时间敲定在太子南巡之后,就命紫藤去回了六皇子府送帖子来的嬷嬷,“叫她们同六弟妹说,我定会去的。”

  五皇子还取了帖子瞧一眼,撇撇嘴道,“可惜了的六弟妹。”又道,“你说,六弟妹也是个贤良人,怎么就不劝劝老六。”

  谢莫如道,“说的简单,明白糊涂,那岂是人能劝的?自来陛下为殿下们延师讲学,哪样不是一等一的,那么些名师大儒也没能教六殿下个明白,指望着六弟妹去劝她?他难道是个能听劝的?家里有六弟妹,倒拿个宫人出身的侧室当宝贝,六弟妹能忍他已是好涵养,要换了我,两巴掌抽死他!”

  五皇子:两巴掌抽死……

  谢莫如道,“你不晓得,当初六弟妹给咱家备了礼,六皇子减了一对赤金的寿星、一对翡翠嵌宝的蟠桃、一尊八仙庆寿的玉雕,要不他家的礼怎么七零八落的?六弟妹但说一句简薄,略劝一劝,六皇子还说六弟妹不知轻重,让六弟妹有事与李侧妃商议。”

  “竟有这等事?”五皇子大惊,又问,“这个你怎么知道?”

  “这就是宠妾灭妻的下场,六皇子府上妻妾不明,他一味偏宠那侧室,倘那侧室是个知礼的,安分守己的过日子,以后不怕没有福报。偏生那侧室不知礼,那位李侧妃原是林妃娘娘给六皇子的大宫人,以往六皇子未大婚时就掌着六皇子身边的事,但有个小事小情的,因她服侍六皇子,也能插上嘴。这如今眼看六皇子宠她,这等没见识的女人,如何知道什么礼数?竟想要与六弟妹分庭抗礼?真是笑话!偏生六皇子糊涂,很肯听她的,只觉着这李氏样样是好的,六皇子抬举李氏,李氏可不就同六弟妹对着干,再加上她生有长子长女,再遇上些势利下人,一府哪得二主?内宅之事更是如此。别人府里何等法度森严,就他们府上,内里就乱起来,鸡毛蒜皮的事都能嚷嚷得阖帝都皆知,何况是这等事,没一个知道噤声存脸面的,都成了帝都城的笑话!亏得六皇子还在礼部当差!自身不正,还有脸管礼部!”谢莫如将六皇子妃的帖子放好,“要是看着六皇子,我都不稀罕登他家的门儿。可六弟妹又实在叫人怜惜,怎好不给她面子。”

  五皇子听得一身冷汗,自己先心里检讨一番,想着自己绝对没有宠妾灭妻过,方道,“六弟以前看不出来这样,真不晓得李氏是何等样的狐狸精。”

  “自己不明理,倒怪在狐狸精身上?”谢莫如轻哼,“六皇子这些天总来咱们府上,殿下知不知道谁给他出的主意?”

  五皇子还真不若谢莫如消息灵通,谢莫如道,“就是太子殿下指点的六皇子。六皇子同李氏抱怨,李氏身边人口风不紧,反当什么好事传了出来。”

  五皇子面无表情地,喜欢上这么个女人,这叫啥眼光啊?倘真是看上什么贤良淑德的女人,五皇子也得道一声“六弟好眼光”,结果,宠出这么个不识好歹的货色来。妻者,齐也。岂能将妻妾混作一谈,六皇子府上,不乱才怪。

  有六皇子府的教训,五皇子觉着,以后得把这经验传给儿子们,同时也得时时检讨自己,万不能轻慢妻子啊。

  谢莫如看五皇子一脸郑重,双眸含笑,“殿下放心吧,你不与六皇子一般。”

  “这叫哪里话,我岂是那等人。”给妻子道破心思,五皇子颇有些小尴尬。

  太子南巡那日,太子先于慈恩宫辞过太后,又去昭德殿辞过穆元帝,穆元帝训话之后,大皇子带着诸皇子连带太孙一并相送出城,太子方带着浩浩荡荡的仪仗卫队,一路南下,直奔战事前线而去。

  转天,谢莫如过去六皇子府参加六皇子妃铁氏的茶宴。

  除了太子妃,余者妯娌公主们都来了。

  太子妃不来也是有缘由的,初时妯娌公主们娶会,太子妃都到的,后来,到底住宫里,出门不大便宜,太子妃渐渐事多,也就不来了。不过,太子妃也会时常于东宫设小宴,请妯娌公主们过去说话。

  铁氏带着娘家两位妹妹相迎,铁二姑娘已是要定亲的人了,大家都笑,“以后少不得常见的。”

  铁家姑娘都落落大方,铁二姑娘抿嘴一笑,并不羞怯。

  铁氏笑,“二妹现在也少出门,我说,正好就咱们自家人,便一道接她们过来逛逛。”

  谢莫如的眼睛落在铁二姑娘身边的三姑娘身上,那位姑娘一身藕合衣裙,裁剪得度,通身雅致,生得也是柳眉杏目,很有些水秀,谢莫如笑,“二姑娘以往就见过,倒是三姑娘不常见。”

  铁氏见谢莫如说笑一如往昔,便放下心来,知道谢莫如没将六皇子办得那缺心眼儿的事算在她头上。铁氏笑,“她以往年岁小,就是出门,怕也没那么巧就见着。”将三妹介绍给诸妯娌公主们认识。

  谢莫如见铁三姑娘行止优雅,虽稍有些端着,想是年岁小且见的都是皇子妃公主的缘故,便顺嘴赞道,“六弟妹家的姐妹都是好的,我就喜欢这样端庄稳重的女孩子。”褪下个手串给了铁三姑娘。

  余者皇子妃公主的皆有表礼。

  谢莫如见她帕子上绣着两朵菊花,绣工在闺秀里也算出众了,还问,“这是三姑娘自己绣的么?”

  铁三姑娘看一眼姐姐,方恭敬答道,“在家闲时绣的。”

  “绣的真好。”谢莫如接来细看,针脚细密,配色也不错,可见是用了心的,与妯娌们一道赏鉴,大家自然都说好。的确是不错,大家闺秀,针线懂得一二也就罢了,除非真是爱好这个,不然没人死活白赖的做女红,毕竟各家皆有绣娘丫环。做到铁三姑娘这个程度,就很能拿得出手了。

  三皇子妃道,“像是苏绣那一派的针法。”

  铁三姑娘道,“娘娘好眼力,家里女师傅,教的正是苏绣。”

  四皇子妃笑,“我最佩服三嫂这点,但凡绣品,一望既知。”

  “我也就是嘴上把式,自己动手做就不成了,三姑娘这绣活,是下过功夫的。”三皇子妃又问铁三姑娘在家有何消谴。

  铁三姑娘道,“上午跟着母亲学管家,下午母亲随我做些什么,或是看书或是做些女红。”

  大家闺秀的日子也就是如此了。

  长泰公主格外照顾铁二姑娘些,她有自己的公主府,以后倒不存在妯娌间的摩擦,不过,毕竟是妯娌,而且,二小叔子的亲事真是老大难,好容易定了铁二姑娘,长泰公主性子一向不错,自然会照拂些。铁二姑娘也不是难相处的性子,文康长公主寻遍帝都定下的铁二姑娘,就可知这位姑娘的素质的了。

  大家正在说话,铁氏的侍女进来禀报,说林妃娘娘派了大姑姑过来。

  铁氏心下猜到了一些,道,“还不快请。”

  这位宫里的大姑姑过来,倒也没别个事,见着铁氏也极为恭敬,只说是林妃娘娘传李侧妃进宫说话。铁氏笑吩咐侍女,“你去与李氏说一声,让她快些收拾,随孙姑姑过去,不要令母妃久等。”就请孙姑姑下去吃茶了。

  铁氏这里继续茶会,及至李氏与孙姑姑同去,铁氏除了叫外头安排车马,根本没再提李氏半个字。

  说是小宴,大家也都在六皇子府用了午膳,正说要告辞的时候,六皇子带着个梨花带雨的妇人怒气冲冲的进来了,当头对着铁王妃便是一句,“好个歹毒妇人,告状告到母妃跟前去!阿罗有个好歹,我与你没完!”

  大家都惊呆了!

  哪怕皇室中人见惯世面,也没见过六皇子这等奇葩哪,铁氏更是气得脸色煞白,浑身发抖,急怒之下,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铁二姑娘给侍女使个眼色,侍女忙过去扶了铁氏一把,铁氏也气狠了,一撑侍女的手便站了起来,怒道,“好端端的,殿下这话从何而来!阿罗是谁,我竟不知!”

  “你敢说你不知!倘你不是多嘴,母妃怎会要阿罗去庙里!”

  “这话真是叫人不知何意,咱们府里人多了,母妃看中谁是谁的福气。殿下出此言,将母妃置于何地?还是说,这位阿罗姑娘不愿意去?”铁氏能做皇子妃,也不是没性子的。六皇子这般不给她颜面,她再忍,就要忍成包子了!

  阿罗侧妃已上满面泪痕扑将前上,娉娉婷婷的跪在地上,嘤嘤泣道,“奴婢愿意去,求娘娘不要恼怒,奴婢愿意去,求娘娘不要因奴婢与殿下争执。”

  铁氏冷笑,“看李侧妃多明白,不是我说,殿下当好生与李侧妃学一学,陛下都以孝治天下,母妃看中她,是她的福气!殿下这做亲儿子的,怎么倒不如我们妇道人家明白!”

  六皇子论口才竟不敌六皇子妃,顿时给六皇子妃噎得说不出话。动手动不过,就要动手了,六皇子几步上前,长泰公主登时大喝,“六弟,你这是做什么!”

  本就是个糊涂人,气头上就更不知好歹了,六皇子过去,当头就给了六皇子妃一记耳光,所有人都呆住了。六皇子妃失此颜面,要存尊严,唯有一死,六皇子还知道不能叫六皇子妃寻了死,一手抓住六皇子妃的手腕。谢莫如这辈子也算开了眼界,她也不说话,因是列案而食,谢莫如绕过食案上前,二话不说,一手揪住六皇子的金冠,将人向后用力一扯,六皇子吃痛不过,立刻松开六皇子妃后退两步,谢莫如反手就给了六皇子两巴掌,冷声道,“你再打六弟妹一下试试!”

  谢莫如可不是寻常弱质闺秀啊,她平生喜好是骑马射箭,哪怕做皇子妃不方便每天骑马射箭,她自小就坚持早起散步健身,后来还跟江行云学过几招小擒拿,也懂一些健体功夫。她这两巴掌下去,直抽得六皇子的脸肿成猪头,六皇子妃立刻也不死了。六皇子气的眼都红了,劈手去抓谢莫如的肩,谢莫如抓住六皇子头发的手一松,右肩下沉,身子一矮,脚踏八卦,双手扣住六皇子腰间玉带,一个巧劲儿便将人摔了出去。

  这一系列事件,均发生发电光火石之间,待那位阿罗侧妃尖叫时,六皇子已被谢莫如摔地上去了。谢莫如一指挥,“把这个目无尊长,不知礼法的东西给我抓起来!”

  一窝子侍女嬷嬷扑上前去,哪怕猛虎也架不住群狼啊,何况六皇子跟猛虎不搭边,正给摔得七晕八素时,便给一帮子女人捆压了起来。那阿罗侧妃也知事情闹大了,满面惨白的扑到六皇子妃面前呯呯叩头,“娘娘,千错万错都是奴婢的错!求娘娘放了殿下吧!”

  在座谁不知六皇子府的事情,倘不是这等不知所畏的贱婢,今日如何能闹出这等事来,长泰公主堂堂嫡出公主,望着阿罗侧妃眼里都能冒出火星来,怒道,“掌嘴!”立刻有俩嬷嬷上前,一个堵嘴,一个抽嘴巴,三两下便将阿罗侧妃与六皇子凑成一对猪头。

  六皇子见爱妾被打,状若疯狗,不要命的挣扎起来,嘴里更是不干不净,紫藤直接拿帕子也把六皇子的嘴给堵上了。一时间,厅内只余掌掴之声。

  这件事,直接轰动了整个帝都城。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34章 轰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