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交锋之一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莫如与五皇子在此事的立场上自始至终都是一致的,打仗不听将军的,难道去听太子的?太子又没打过仗。

  五皇子忧心忡忡,“我看这回南安侯危险了。”东宫拿出脸面与南安侯死磕,他爹如果支持南安侯,那么,太子颜面何存?东宫威信将一败涂地。(..l’小‘说’)就算他爹支持南安侯,南安侯与太子结下仇怨,以后的日子怕也不大好过。倘他爹偏信太子,江南何去何从,就格外令人忧心了。

  五皇子问谢莫如,“你说,这回谁胜谁败?”

  谢莫如笃定,“南安侯要危险了。”

  五皇子对他爹一向有信心,道,“父皇便是支持太子 ,也会保全南安侯的。”

  “不是说这个。”谢莫如摇头,“殿下只看到明面儿上的表章,只凭这一封奏章,陛下怎会换下江南统帅?太子此章,只是个开始,殿下别忘了,宁荣大长公主与靖江王是同胞兄妹,算来靖江王是南安侯的嫡亲舅舅。去岁南安侯何等骁勇,今年一场战事皆无。怕就怕有人参南安侯碍于私心,不肯出兵啊。”

  五皇子一听这话就来气,却也没跳脚,忍气想一时,五皇子两道浓眉皱起,“说南安不肯出兵还是客气的,倘有恶毒的,诬告南安侯勾结靖江王,图谋江山都有可能。”

  五皇子顿时坐不住了,道,“你先用饭,我得去跟四哥说一声。”

  谢莫如拉住他,“急什么,哪时就差这一顿饭的功夫,你这里老实吃饭,也别耽搁了四皇子的晚饭。吃过饭,什么事不能商量?”

  五皇子道,“火烧眉毛,哪里能等。”

  “有的是功夫,刚开始哪怕有人这样说,陛下定也会斥责,起码得等内阁的动静,此事才见分晓,哪里就是一朝一夕的。你听我的,老实吃饭,孩子们这就要过来了。”

  五皇子只得坐下等吃晚饭,与谢莫如道,“你说南安侯会怎生应对?”南安侯也不是白给的呀。

  谢莫如道,“倘我是南安侯,立刻请旨回帝都。江山又不是姓胡的,操这心做甚?你们老穆家爱怎么着怎么着呗。太\祖立国,就把前朝皇室杀的差不离了,但前朝大臣们呢,北岭先生算是有骨气的,无非是一臣不侍二主,还有如晋宁侯之类的,转投新朝,照样显贵。”

  五皇子听得心肝儿直颤,低声道,“以后可不许说这话,什么叫‘你们老穆家’,是‘咱们老穆家’。再说,江山是咱们老祖宗打下来的,这怎么能不操心呢。”五皇子说的都是实心话,五皇子与谢莫如其实算是表姑舅亲,五皇子的祖父太\祖皇帝,与谢莫如的外祖母辅圣公主是嫡亲兄妹,□□皇帝与辅圣公主的老娘世祖程皇后,这是五皇子的曾祖母,谢莫如的曾外祖母,论起来,五皇子与谢莫如委实亲缘不远。

  谢莫如摇摇团扇,“我也就这么一说,要搁我,我就这般,以退为近。”

  五皇子正想再跟妻子商量些事,大郎几个连带着小伴读们都过来了,手里一人拿着几张墨纸,谢莫如笑问,“课业写完了?”

  大郎点头,“母妃,我们都写好啦。”

  五皇子接过儿女们的功课挨个检查,大郎二郎三郎是一个进度,四郎五郎是一个进度,六郎去岁刚刚入学,学的最浅,昕姐儿是女孩子,功课同兄弟们的都不一样,交给谢莫如检查。谢莫如连带上伴读们的功课也一并查了。

  待夫妻二人将孩子们的功课查完,也就到了吃晚饭的时辰。谢莫如问孩子们中午在宫里吃的什么,大郎道,“有鱼,有虾,还有羊肉,青菜,小萝卜,一样八宝肉圆汤,一样甜汤,还有两样点心,玫瑰粉果和奶糕,饭是御田精米饭。饭后水果是樱桃和枇杷。”

  二郎慢吞吞的补充道,“我觉着羊肉有点硬。”

  三郎嘴快,“二哥你换牙呢,吃啥都不得劲儿,那羊肉我吃着还好。”

  四郎想了想,补充说,“今儿给六郎送吃的小内侍换了个人,不大认得,大哥没叫六郎吃他那一份儿,叫六郎跟我们一起吃的。”

  五郎也在一畔跟着点头。

  谢莫如道,“管着给皇孙们送膳食的是御膳房的安公公,他有没有说什么?”

  大郎年纪最长,也十来岁了,逻辑清楚,言语也明白,他一五一十道,“都是安公公的徒弟冯进忠冯太监带着小内侍们送膳食的,冯太监说,给六弟送膳食的小亭子吃坏了肚子,就换了这个小竹子。我想着,便是小亭子偶不能用,也该冯太监亲自送来,上次给太孙堂兄送饭的小珠子不适,就是冯太监亲自送的。这个小竹子,从来没见过。我就没让六弟吃那一份儿。”

  虽然知道太孙身份不同,但一样皇孙两样待遇,尤其被区别待遇的是自己儿子时,五皇子心里委实不大舒坦,还是先与孩子们道,“大郎做得对,以后也要这样,你们都要记得,面儿生人给的东西不要吃。”

  孩子们拉长嗓音应了。

  谢莫如命紫藤传饭,一家子坐下用饭,小伴读们另坐一桌,用过饭后,就是孩子们自己玩儿的时间了。谢莫如随孩子们玩儿去,并不拘束他们。五皇子漱过口,喝了半盏温水,道,“我去四哥那里说会儿话。”

  谢莫如起身给他理理衣领,“你也劝着四殿下些,莫要让他着急,这原也不是一时的事。”

  五皇子应了,抬脚去了四皇子府上,两家本就是邻居,当真是车都不用,只当饭后散步了。谢莫如去园子里漫步消食。

  四皇子五皇子原就相近,五皇子过去时,四皇子家也是刚用过晚膳。兄弟俩去书房说话,侍女上了茶,四皇子便令她们退下了。说到此事,四皇子怎能不担心岳父,四皇子属于亲娘出身低,且死的早,死后被追赠了个庆妃,庆字并未在“贵德淑贤”四妃中,可见庆妃活着时并非穆元帝宠妃。四皇子外家也没啥能人,外家还指望他这亲外甥呢。在朝中,四皇子多有倚重岳家之处,再加上他与四皇子妃感情好,与岳家自然亲近。太子参劾他岳父的事,四皇子还没跟媳妇说呢,就是怕媳妇听了着急,与五皇子就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四皇子道,“不是我说话不好听,太子再英明,在打仗上到底是生手,就是吴国公,我也不信能比我岳父更熟谙兵事。我也料到太子下江南必要抢功的,可这拿江山社稷开玩笑,也太托大。就是太|祖皇帝,口含天宪,也没有说哪儿胜哪儿就胜的理。太子说江南可一战,倘真能战,难道岳父看不出来?”四皇子给东宫的奏章气狠了,他平日里可没有半点对不住东宫的地方,竟然这样坑他岳父!东宫眼里何尝有过他这个四皇子!

  “这些话,咱们今儿个都同父皇说了。哎,我先前不想太子去江南,太子只当我有私心。我经过战事,要打赢一场仗,除了精心挑选时机,更是不知多少将士的血肉堆出来的。太子想要大功,必要有大战,一场大战,百业凋敝。”五皇子感慨一番,方说起正事,将自己与妻子的猜测与四皇子说了,“四哥你心里有个底,要我说,太子都撕破脸了,必是要将侯爷弄回来的。与其让那些小人使出下作手段,四哥咱们明儿先面谏父皇,与父皇陈情此间厉害,万不能让侯爷受此冤枉方好。”

  四皇子捏着茶盏的手都微微发颤,脸上已气得发青,半晌方长吁一口气,将茶盏撂在海棠几上,咬牙道,“真是欺人太甚!”

  “四哥勿恼,你气坏了身子,倒趁了别人的意。越是有小人,咱们越得保重些方好。”五皇子还得劝他四哥宽心。

  四皇子目光幽暗,说话的口气也格外阴郁,道,“何必惹这般晦气,倒不若请旨让岳父还都,太子愿意折腾,就让他折腾去好了。”

  五皇子早与妻子讨论过此事,听四皇子此言,道,“这不失为一计量,只是怕没这般容易。父皇素来圣明,岂是这样容易为小人所左右的,现在定不会召回南安侯。”

  “那就召回太子。”四皇子说了自己都不能信的话,继而缓缓摇头,“父皇对太子向来看重,不可能这样扫东宫颜面。”

  四皇子都想不出他岳父的出路了,道,“难道就让江南这般僵着?”

  五皇子一时也想不出。

  此刻帝都中倒是有一人想出了,赵霖赵时雨对着正因太子与南安侯掐架而兴高采烈的大皇子道,“殿下的机会来了。”

  “这怎么说?”大皇子道,“我看他们且得掐会儿呢,吴家在江南颇有势力,南安侯却也不是吃素的,不然太子也不会挽袖子亲自下场掐了。”

  “这岂不正是南安侯与太子两败俱伤的机会么?”赵霖肃容道。

  见赵霖一脸严肃,大皇子也郑重起来,对此却有不同看法,道,“总有一输一赢,何来两败俱伤?”

  “太子既然出手,南安侯早晚要回帝都的。殿下先做好准备,粮草必要多囤积一些,以备后用。”

  大皇子与赵霖多年关系,熟的不行,仍是不解,道,“倘南安侯回来,江南不就彻底成了太子地盘了。倘太子收复靖江,东宫之位便是固若金汤,再动难矣。”

  “太子又不懂打仗,靖江王经营江南几十年,岂是这么容易就低头的?”

  “可,万一呢?”

  赵霖文雅的面上泛起一丝冷冽之气,他温言细语的话却带着淡淡的令人心悸的寒意,令大皇子都不禁微微打了个寒噤。赵霖望向大皇子,轻声道,“绝不会有此万一,绝不会有太子收复靖江的机会。”

  大皇子再细打听,赵霖与他低语几句,大皇子不禁色变,同时心下决定:明儿个一定要去问一问紫姑!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36章 交锋之一》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