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交锋之四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甭看宁荣大长公主本身身份有些尴尬,但她这一进宫,外头那些唱衰南安侯的声音便少了好些。这位大长公主,虽不若她兄姐更有名望,而且,本身宁荣大长公主也并不姓穆,但身为世祖皇后唯一在世的女儿,她的份量,并不轻。

  在这风口浪尖的时刻,宁荣大长公主进宫与今上秘谈之事落在有心人眼里,便有各式各样的解读。五皇子知道一些内情,回家道,“不是说大长公主与寿安夫人同去么,怎么就大长公主一人独进宫了?”

  谢莫如笑道,“大长公主有大长公主自己的主意,倘是自慈恩宫入手,自然是要与寿安夫人同去了,但此次大长公主是在昭德殿见的陛下,还要寿安夫人去做什么。那位老夫人,比太后娘娘强不到哪儿去。”

  五皇子道,“说来太子此举算是把承恩公府一并得罪透了。”

  “承恩公不过是外戚赐爵,胡家第一位承恩公并非大长公主驸马,现在的承恩公府原是二房,长房犯了事儿,爵位才落到二房。”谢莫如捏粒葡萄剥了皮,道,“那位最先革爵的承恩公,才是太子殿下嫡亲的外祖父。太子的外祖母姓朱,说来与我祖母是一母同胞的姐妹。”

  这就是豪门联姻的各种好处,随便一拉扯就都沾亲带故的。五皇子是知道朱家人的,他道,“朱雁颇为能干。”五皇子就藩闽地时,朱雁就是闽安州知府,对朱雁,五皇子还是有些了解的。

  谢莫如道,“现在朱家,朱雁是个尖儿。”

  夫妻俩说了回朱雁,不想第二天谢太太就上门儿了,与谢莫如说的,正是朱雁的事。谢太太道,“阿雁也是三十几岁的人了,这么不婚不嗣的,以往年轻,只当他年少轻狂,现今这个年岁,家里是再不能随他这样过下去了。前儿听我那嫂子说,我娘家姐姐问起阿雁的亲事。”最后一句方是重点。

  谢莫如道,“是太子的外祖母朱夫人吧?”

  “是啊。”谢太太面有难色,“她也怪不容易的。”大姐委实有些命苦,成亲时其实家里看的就是胡家乃穆元帝外家,虽然当时穆元帝年岁尚小,娘家大姐也是将胡家当潜力股嫁过去的。只是,胡家倒是潜力股,虽先被世祖皇后压着,待世祖皇后过逝,又被辅圣公主压着,不过后来好歹有个爵位,结果,大姐这公爵夫人没做几天,先承恩公就犯了事儿,被辅圣公主砍了脑袋。大姐成了寡妇不说,承恩公一爵也落到了胡家二房——宁荣大长公主驸马的头上。这里头的事儿就更多了,那会儿朝中还是辅圣公主说了算,朱家就怀疑辅圣公主循了私,毕竟宁荣大长公主与辅圣公主可是同母姐妹,辅圣公主有私心倒也正常。好在爵位还是胡家的,只是论实惠,朱家是半点儿沾不着了。

  谢太太特意将此事来与谢莫如说一声,就是想听听谢莫如的意见。谢莫如也晓得谢太太的心思,朱雁在闽地为官,在天然的政治立场上必然偏颇五皇子,朱家虽着急朱雁的亲事,可也得顾及朱雁的政治前程,不能落下两面三刀的名声。这是朱家与谢太太商议后,谢太太来讨谢莫如个主意。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谢莫如问,“朱夫人给雁表兄说的,不知是哪家闺秀?”

  谢太太道,“就是她家孙女,年方十七,也是个温柔娴静的孩子。”

  “太子是想复胡家长房之爵的。”谢莫如此言一出,谢太太不禁面色微变,“这,这……”

  “祖母听我说,但这要取决于太子能不能平定江南。”谢莫如道,“太子已与南安侯撕破脸,宁荣大长公主可不是白给的,不要看陛下待大长公主似乎不大亲近,但不论江南胜败,大长公主的地位不会变。她一介女流,又是这种辈份,等闲就是做个牌坊,皇家也会好生供着她。哪怕太子胜了,南安侯式微,可南安侯已独立开府,与承恩公府不相干。凭大长公主的地位,不是特别过不去的事儿,陛下但活一日,承恩公府易爵的可能性不大。太子亲近自己外家,这是人之常情,但朱夫人想成为寿安夫人,得等到太子登基才行。”

  “当然,这都是我的揣测。”谢莫如笑笑,颇是不以为然,“至于外头那些诬蔑南安侯的小人,那些话,听都不必听。南安侯去江南时,儿子都没带一个,妻子儿女父母兄弟,皆在帝都。还要怎样才算忠心!哪怕南安侯回朝,也不是因其有不臣之心,不过是争不过东宫罢了。”

  谢太太算是有些政治认知的女人了,当然,她不能与谢莫如比,谢莫如是天生的政治生物。谢太太的政治常识多来自于丈夫谢尚书的教导,不过,近来朝中颇乱,谢尚书也没心思与谢太太讲这些事,谢太太听谢莫如的分析,也就有了判断。她倒不是判断朝廷局势,她判断的是谢莫如。

  谢太太对政治不感兴趣,但她对谢莫如有一定程度的了解,甭看祖孙俩情分平平,谢太太却是知道谢莫如的,谢莫如能有如此分析,说明朝廷局势就在谢莫如的心里。

  谢莫如一向清明,当初五皇子就藩,谢家都不看好五皇子,觉着五皇子一去就回不来了。偏生五皇子三年便挟胜回朝,从此行情一路看涨。每想到在此事上的失误,谢家都得感激谢莫如当时带走了谢芝谢云谢远了,三人现在都挺出息。所以,现在有什么难决断的事,谢家是很愿意听一听谢莫如的意见的。

  谢太太见谢莫如对帝都情势了如指掌,便道,“我那老哥哥也是看着我那大姐提了提,到底没说定,阿雁这孩子,脾气还有些古怪,到底还是要细斟酌才好。”上次没押谢莫如,这次,说什么也要押谢莫如的。

  谢莫如笑,“婚姻乃人生大事,雁表兄又是家中嫡长孙,自然要更为慎重。”

  谢太太心里就更有底了。

  朱家这亲事到底没成。

  甭说谢莫如手伸的太长啥的,也就是谢太太亲自上门儿,不然,谢莫如哪里愿意管这闲事。朱雁虽有些才干,却并非五皇子心腹之臣,就是朱家,一无高官无二显爵,与谢莫如更没什么不得了的情分。谢莫如还真是看在谢太太的面子上,指点了谢太太几句罢了。

  朱家的事,也只是在谢莫如耳边一过便罢。

  第二天就是六皇子妃铁氏生辰的正日子,这一日,请的都是公主皇子妃们,谢莫如约了四皇子妃一道同去。四皇子妃见谢莫如一袭浅紫烟霞轻纱长裙,配着发间的紫晶首饰,笑道,“这许多人穿紫,都不如你穿着好看。”

  谢莫如笑,“我这一把年岁,还有四嫂夸好看,看来是当真好看。”逗得四皇子妃一乐,四皇子妃笑,“真个贫嘴。”四皇子妃其实论年纪还小谢莫如一岁。

  二人一并到了六皇子府,六皇子妃到二门相迎,自从六皇子一事后,皇子妃间的感情很是不错。六皇子妃铁氏笑,“原不想办的,后来都劝我,一年也就这一回。我想着,我们爷在外头,我这里也就不大办,略摆几席酒,咱们聚一起说说话。”瞧铁氏提及六皇子多么亲切,能有这样的口吻也说明铁氏是完完全全的想开了,她是真的不在意六皇子了。

  四皇子妃笑,“是啊,这大宴小宴的,大家可不就是寻这么个名头儿在一处说说话么。”非但六皇子妃自己想通透了,就是六皇子府,现下调理也颇是不错。六皇子一走,六皇子妃的才干都显出来了。

  谢莫如道,“成日在家也是无事。要不是孩子们天天上学,我倒愿意去山上住几日。”

  铁氏笑,“这眼看就立秋,立秋后也便凉快了。”

  “哪年不热这几日,都不能叫过了夏天。”四皇子妃由丫环们打着扇,不急不徐道。

  不一时,大皇子妃三皇子妃来了,都笑,“你们俩来得早。”说的是谢莫如与四皇子妃。

  四皇子妃今日心情不错,玩笑道,“我们做弟妹的,哪里敢晚于嫂子们。”

  大皇子妃颇有些惊诧,想着四皇子妃因着其父南安侯之事,近些天来颇有些不痛快,今儿个这般神清气爽,难不成是南安侯一事有的结果。总不会南安侯与东宫系相争一事,是南安侯胜了吧?

  这么想着,大皇子妃崔氏只是笑,“你就打趣我跟三弟妹吧,你们怕是还不知道呢,今儿宫里诞下两位小殿下。”

  谢莫如笑与铁氏道,“六弟妹这生辰日子有福气。”

  四皇子妃亦道,“我说呢,定是宫里报喜的内侍先去的大嫂三嫂府上,要不往日咱们过来的时间都差不离。”

  三皇子妃笑,“这事儿说来真是巧,一位十一殿下,一位十二殿下,真真是双喜临门。”

  谢莫如心里琢磨着,先时怀有身孕的是一位王美人,一位李贵人,品阶都不高,不过听说是东宫所献美人,没想到这么巧生在这时候,看来,南安侯回帝都怕是已成定局。穆元帝并不昏庸,只是,疏不间亲,人难免偏心哪。

  皇室添丁,就成了六皇子妃生辰宴的好话题。

  倒是柳妃对于六皇子妃办生辰宴颇为不悦,六皇子是以“养病”的名义迁去的皇庄,可到底是有这么个“养病”的名义的,何况,六皇子不在家,六皇子妃一介女眷,也不知办哪门子的生辰宴。这等没心肝儿东西,难怪儿子先时百般不喜,也不是没有缘由的!

  不过,柳妃再如何郁闷,也是施展不开的。自从六皇子宠妾灭妻的事一出,穆元帝知道那李氏是柳妃给的六皇子,就再没去过柳妃宫里。便是胡太后这等糊涂人,都说柳妃糊涂。至于娘家,亲弟弟随太子去了江南,亲娘一介侧室,再进不得宫来,嫡母倒是能来,只是柳妃再不信嫡母能帮她的。

  原想就铁氏办生辰宴一事在太后面前下下话儿,不想偏赶上王美人李贵人产子,这样天大喜事,柳妃还如何能说些扫兴话。倒是胡太后知道今日是铁氏生辰,还说呢,“当初给老六娶媳妇,高僧一看老六媳妇的八字就说这孩子的八字生得好,看吧,果然是好的。今儿就是再好不过的日子。”

  于是,柳妃除了附和着说儿媳有福,别的话,竟是一字不敢提了。

  谢贵妃轻轻勾起唇角,这柳妃一向是小聪明尽有,大智慧全无,不然,也没能凭国公府出身,直待生出儿子方熬至妃位了。

  谢莫如以为南安侯就要回朝了,却不想,事情并非谢莫如所想那般。

  五皇子当天也知道了他多了俩弟弟的事儿,还叫妻子预备着洗三礼满月礼啥的,谢莫如笑,“这个我早备下了。”

  五皇子也知道这些事不必他操半点儿心的,想到一事,五皇子道,“不知怎地,永安姑丈和永定侯、戚国公都找我说南安侯的事,看他们的样子,是不想南安侯回帝都的。”

  “殿下怎么说的?”

  “能怎么说呢,我也是不愿意南安侯回朝的,只是,我如何做得了朝廷的主,只得实话实说罢了。”五皇子奇怪的另有他事,“戚国公这个还好说,这些年他不大如意,在父皇面前不大能说得上话。永安姑丈与永定侯都是父皇近臣,如何来找我说这事儿?就是宇表兄,便是太子也不会轻慢他的。”甭看太子敢与南安侯翻脸,亦不将宁荣大长公主放在眼里,但太子绝不敢与文康长公主生隙的。“还有崔家几个子弟,都在闽地,扶风怎么都会照看些。”

  崔家还好说,永定侯因闽地一败,在父皇面前已不若先时体面,但,永安侯就叫人想不通了,自南安侯去了江南,永安侯便被提为礼部尚书,这是何等荣宠。凭永安侯的地位,再怎么也不至于寻他商量事情啊。

  “殿下真是当局者迷,他们都是有子嗣在江南的,找殿下商量,无非是您几位立场一致罢了。”谢莫如道,“你们都不想南安侯回朝!”

  什么是朋党,拥有同样的立场,做出同样的选择,便是朋党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40章 交锋之四》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