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交锋之五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朝中情势胶着,五皇子得到一个消息,大皇子正在大范围的囤积粮草。

  兵部向来是大皇子的地盘,五皇子能得到这等消息,消息来源不言而喻,五皇子只与妻子说了,谢莫如心知此事定是永安侯漏给五皇子知道的,谢莫如对于大皇子此举倒颇为赞赏,道,“大皇子身边也不乏明白人哪。”战时,粮草是永远不嫌多的。

  五皇子道,“还有件事,大哥近来又去拜那坑神了。”

  “什么坑神?”

  “就是管着茅坑的那神仙,叫啥紫,啊,紫姑的!”五皇子道,“大哥一向笃信坑神。”

  谢莫如虽然一向于神佛上不大信,但对大皇子的心思倒是能猜到几分,她道,“帝都这般乱,大皇子不可能不想浑水摸鱼的。”

  五皇子道,“甭管谁回朝谁留江南,这事儿,不好再拖了。”他准备再进宫同他父皇说一说。

  五皇子一向关心国家大事,哪怕碰一鼻子灰,他想说的不让他说,那得憋死。五皇子就进宫找他皇爹叨叨去了,同他皇爹道,“当初儿臣就藩,特意请父皇赐予军政之权。说句老实话,当初倘儿臣去了闽地,叫儿子只做泥塑木偶,不理军政,儿子心里也是不得劲儿的。太子素来英明,吴国公也是有见识之人,南安侯为宿将,三人皆身份高贵,太子既有意指点江南兵事,倘与南安侯意见相佐,两人怕是都不痛快。这般胶着,反给小人可乘之机。”

  “依你说怎么办?”穆元帝也颇是烦恼,尤其太子亲自上本与南安翻脸,这种事让穆元帝看来,实在太过唐突。

  五皇子道,“快刀斩乱麻。不令太子回朝,便调回南安侯。”

  “南安一旦回朝,前线无大将,战事要怎么办?”

  “儿子也是与父皇一个心,所以先前是想请父皇召太子回朝的。但太子威信,不容置喙,委屈了谁,都不好委屈太子的。”五皇子叹道,“儿子资质有限,想了许久,也想不出两全其美的法子。”

  “南安侯在江南整饬一年有余,就是现调了谁去接手,且得熟悉一段日子的军务。何况,军政一体,总督巡抚必要配合,这仗才能打。江南现下是督抚不和,太子对南安侯颇有微辞,要儿臣看,长痛不如短痛,父皇总需取舍。”

  穆元帝云淡风轻道,“你去江南如何?”

  五皇子面露惊容,却很快沉下心来,想了想,认真道,“要是最初,父皇着儿臣过去,儿臣倒还有几分把握。现下过去,儿臣对江南一无所知,也不过是做个摆设。父皇也知道,当初儿臣举荐过南安侯,倘儿臣去,必要换下吴国公。儿臣不是说吴国公不好,但,若不换吴国公,便要找一位能与吴国公合得来且能打仗的将军。不然,这仗没法打。”

  穆元帝道,“看来你是舍取之道。”

  五皇子老老实实的说,“儿臣要再想出好法子,再来跟父皇讲。”

  哎,五儿子是真担心江南局势,好歹还有个主意,比那些没主意的强得多,穆元帝也未多加苛责。

  不得不说,穆元帝现在还有着能调和太子与南安侯的信心。

  五皇子垂头丧气的回府,穆元帝的小知音谢莫如就说了,“陛下或许觉着,江南未曾败坏至此,太子与南安侯之间的矛盾尚能化解。”

  是的,穆元帝是打着化解二人矛盾的主意的,只是一时未想好人选。原本穆元帝是想着让哪个儿子过去劝一劝,可想遍几个儿子,大儿子生性唐突鲁莽,四儿子是南安侯的女婿,立场偏颇,五儿子是举荐南安侯的,又一向主张召太子还朝,三儿子倒是中立,可三儿子那温文的性子,穆元帝又不放心。至于六儿子,还在山沟里做长工呢,穆元帝根本没考虑过他。

  儿子不行,穆元帝便在大臣里选了。

  还真给穆元帝选出个极恰当的人选:永安侯。

  永安侯,诸皇子的姑丈。论辈份,还是南安侯的表姐夫。且永安侯两子皆在南安帐下听用,太子对这位姑丈也很尊重,穆元帝就琢磨着,自己写封手谕,命永安侯南下,调解一二。

  这是穆元帝不愿失去阵前大将——南安侯,更不愿令太子威望受损的,所想出来的唯一的万全之策的。

  穆元帝殷切的对自己的妹夫交待一番,你说把永安侯给难的,他倒不是怕辛苦,就怕自己没本事劝动太子与南安侯让步啊!

  文康长公主知道她哥给她家驸马派的差使也颇为郁闷,这叫啥差使啊,太子与南安侯,都是硬茬子,就她家驸马,素来不与人红脸争执的,能做得了这俩硬茬子的和事老?

  文康长公主当下就要进宫找她哥评理,永安侯却是拉住了她,道,“正好,我也不放心阿宇,顺带瞧瞧他去。”

  说到二儿子,文康长公主颇是后悔,要早知江南这一团乱麻,当初说什么也不能叫儿子去,文康长公主道,“可得叫阿宇留心些。战场上刀枪无眼的。”其实,长公主很想让二儿子回帝都,偏生正打仗的时候,再说不出这种话的。只得多派几个家将,让儿子小心了。

  “我晓得。”

  穆元帝此举,出乎多少人意料。

  五皇子都担心,“不知姑丈能不能劝得住。”

  谢莫如闭口不言,五皇子偏生喜欢听妻子的意见,问她,“你说这法子成不成?”

  “我说的话,怕是不大中听。”

  “无妨,屋里又没别人。”他们是喜欢说私房话的一对夫妻,基本上说朝中事时,房间不留人,就是为了畅所欲言。

  五皇子竖起耳朵等着听他媳妇的点评呢,谢莫如便说了,她说起古来,“据说当年前朝明月公主过逝后,先帝意欲起兵,原本都商量好了要竖反旗,结果头一天晚上,先帝十分犹豫,拿不定主意了。程太后知晓此事,啪啪给了先帝俩耳光,先帝当即不再犹豫,打出旗号,正式造反,之后数年兵戈,立国东穆。”

  五皇子因一向孝顺他爹,一时没明白他妻子的意思,问,“你是说,靖江要起兵?”

  真是笨~谢莫如曲指敲他脑门儿,道,“陛下无福啊,要是像先帝一样有程太后这样的母亲,两巴掌下去,陛下就不会做将相和的梦了。”

  五皇子对于他妻子刻薄也是没法子没法子的,不过,五皇子也觉着,他爹这法子大概不会管用的。五皇子道,“在外可别说这话,父皇也是想大家都好的。”

  “自先帝起,老穆家的人便都有些优柔寡断的毛病,骨子里带出来的,实难医治。”

  五皇子连忙道,“要哪天我也这样,你就敲我一下。”

  谢莫如再敲他一回,笑问,“这样?”

  五皇子攥住她手,“再敲就出包了。”

  “胡说,我又没用力。”

  五皇子突然喷笑,笑一阵方道,“上回你把六弟摔到地上去,我的妈呀,大哥好几天看我的眼色都诡异极了,我猜他是庆幸先时没太得罪你,不然给你揍了,脸也丢大了。”

  “六皇子那就是个怂包,看他走路,脚底虚浮,就知没什么功夫。大皇子甭看脑子不大灵光,功夫不错,我只会不多的几个招式,不过,大皇子肯定不是行云的对手。”谢莫如道,“你说,大皇子怎么这般信紫姑呢?”

  “这也不稀奇,外头都说你信佛家呢。”

  “文休法师是有名的得道高僧。何况,我与大师向来不论佛法的。”谢莫如道,“这什么紫姑,自来不算正神,都是些游僧散道的勾当。大皇子便是信教,三清神仙不比啥紫姑的更有道法么。”

  “谁知道,据大哥说,紫姑灵的了不得。”

  “我也听大嫂说过,她在家也时时拜紫姑。”

  俩人说一回紫姑,五皇子又道,“还有件事,我也是刚知道,大哥给他家侧妃的岳父活动去了蜀中做巡抚。”

  “哪位侧妃?”

  “就是李侧妃。”五皇子想起来了,“就是余家那位姑娘的婆家。”

  “阿瑶的夫家。”余瑶按理比谢莫如长一辈,因她年岁小,谢莫如又是王妃,时而就直呼姓名了,谢莫如道,“咱们去闽地前,李大人是洛阳知府,如今升至蜀中巡抚,可见大皇子颇得用心哪。”

  谢莫如道,“去蜀中,无非就是意在薛帝师罢了。”

  “我也这样想,可薛帝师早便归隐青城山了,当年父皇立储,想请薛帝师来朝,薛帝师都说身子不佳婉拒了。李巡抚怕也没这么大的本事,笼络住薛帝师吧。”

  “现下这些官员,相比薛帝师当年搅动风云,不过后生晚辈。谈什么笼络,能给薛帝师留下个好印象,也就值了。”

  五皇子深以为然,道,“你说,李巡抚这人如何?”

  “眼光不行。”谢莫如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人呢,才干是一方面,眼光绝不能差了。他既投靠大皇子,怎么倒去六皇子封地为官?六皇子好在糊涂,倘是个精明人,什么都不干,同陛下说一声,自己暂不就藩,着属官去打理封地,李巡抚便落不得好。大皇子的手,伸得太长,不懂规矩,犯了忌讳。”

  五皇子叹口气,也没瞒妻子,道,“余姑娘经常过来,先时我倒想着李大人不错,可惜我在吏部没门路,他又投靠了大哥,也就算了。”

  “什么门路不门路的,做官也不能全指望着门路,真要说到门路上,做官做人都落了下乘。”谢莫如摇头,道,“这些闲事,不归咱们管。倒是永安侯怕要这两天就要动身的,殿下还是过去说说话,当初可是殿下把李宇荐给南安侯的。”

  五皇子道,“天有些晚了,明儿我再去吧。”

  谢莫如真有些受不了老穆家人的唧歪,曲指敲他,“快去!”

  五皇子还啰嗦着,“我脑门儿没给你敲红吧。”这要顶着个红脑门儿去,可是有些没面子啊。

  谢莫如撵了他去。

  五皇子道,“孩子们回来,就你给他们检查课业吧。”

  “别在公主府吃饭,长公主定有话要同永安侯说的。”

  “知道啦知道啦。”五皇子摆摆手,起身去了。

  五皇子倒是很真诚的同永安侯交谈了一番,亦未留在长公主府用饭,毕竟明日永安侯就要启程了。结果,永安侯没走成,因为第二天上午便专来了江南大败的战报!

  朝中召回南安侯的声音更响,唯苏相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岂能因战败便召回大将。江南不宁,储君万金之躯,国之根本,臣请陛下召太子还朝!”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41章 交锋之五》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