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交锋之六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太子与南安侯相争,一直上蹿下跳叫嚣的大都是朝中中低品的官员,至于朝中大员如六部九卿或者内阁相辅,其实还未发言。

  这些大人倒不是不想表明自身态度,有时,无言也是一种态度。

  在此大败当前,苏相突然出声,请穆元帝召太子还朝。而且,给出的理由光明正大,储君不能呆在不安全的地方。

  此话音刚落,穆元帝尚未说话,苏相接着道,“太子万金之躯,回程必要千万小心,吴国公为当朝老臣,忠贞不二,臣请陛下命吴国公护送太子还朝!”

  五皇子直到天色将晚方回府,彼时,晚饭时辰已过,谢莫如见他回来,一面吩咐梧桐去传饭,一面令紫藤服侍着五皇子洗漱了头脸,换下玄色的皇子服饰,只着一件家常宝蓝纱衣,坐在凉榻上接了薄荷蜜水吃了几口,缓缓的舒了一口气。

  待传来饭菜,五皇子就命侍女们都退下了。

  五皇子没啥吃饭的心,筷子都未动一根,他有事同妻子说,“江南大败,苏相请父皇召太子与吴国公还朝。”

  谢莫如叹道,“这个时候,苏相还肯说这番话,可见老成持国,名不虚传哪。依苏相的份量,陛下想会慎重考虑的。”

  “你不晓得,今早连带战报一并送来的,还有南安侯自陈才干不足,请求回朝的奏章,与太子弹劾南安侯勾结匪类,至使江南大败的奏章。”五皇子眉心微蹙,带着明显的倦意,道,“两道表章我都看了,南安侯写得颇为恳切,说难掌江南大局,要回帝都与父皇请罪。太子则说拿到了南安侯与靖江王勾结的证据,为求稳妥,请父皇另着将领接管江南兵务。”

  谢莫如心下一动,似乎有什么事自心头滑过,偏只是一瞬,再去追溯,已无影踪。谢莫如未去想这一时悸动,急着问,“陛下怎么说?”

  五皇子叹道,“太子都明说有南安侯与靖江王勾结证据,倘这话是别人说的,倒不必在意,只当谣言诟谇南安侯。可说这话是太子,不论如何,南安侯都要回来了。何况南安侯自己也请求回朝,只是南安侯还朝,谁能接掌江南兵务?”

  谢莫如冷笑,“现成的大能人吴国公,除了吴国公,我看也没人有这个本事!”

  “父皇有意永安姑丈接掌江南军务,永安姑丈没敢接。”

  “永安侯又不傻,在帝都太太平平的过日子有什么不好,难不成去江南做太子的傀儡?有了战功都是别人的,但有不是必要他来顶缸。”谢莫如讥诮道。

  五皇子亦是无言。

  谢莫如看他没用饭的心,盛了碗百菌汤给他,五皇子接了,道,“你说这事可怎么办呢?”

  “苏相没替南安侯辩一辩么?”

  “苏相当真耿直,苏相说南安侯出身承恩公府,父母妻儿皆在帝都,绝不会有反意,太子怕是误中离间之计,且储君不好久留于外,请太子回朝。”五皇子搅一搅碗里清香扑鼻汤品,继续道,“赵国公则道,当年世祖皇后的娘家程家,一样是先帝外家,先帝何等恩重,照样谋朝篡位。前英国公方家,先帝元后娘家,既是国柱亦为外戚,陛下待方家又何尝不是恩深似海,结果,两朝帝君恩宠,犹挡不住谋逆野心。倘南安侯清白,回朝自辩,父皇也冤枉不了他。倘南安侯果然不忠,此际再召还太子,江南怕是无人能约束南安。”

  谢莫如对赵国公一向没什么好感,道,“不知吴国公给了这老狗多少好处,令他如此攀咬。”

  五皇子“扑哧”一乐,道,“翰林侍讲赵霖赵大人当时就说,这要是个贼,看谁都是贼。骂得赵国公面红耳赤,当即翻脸,直说赵侍讲污蔑他。赵侍讲就说,赵国公先时就偷过辅圣公主万梅宫的梅树,这事儿朝中尽人皆知,可不就是个贼么。”

  谢莫如皱眉,“我以前听人说,这赵侍讲似是赵国公的远房族人。”

  “我看不像,这要真是同族,赵侍讲岂能这般骂赵国公,真是把赵国公骂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五皇子颇觉解气,道,“以前看这位赵侍讲状元出身,很有几分傲气,不想骂人这般厉害。”

  谢莫如道,“那一界三甲,榜眼徐宁入了东宫,探花还在翰林修书,赵侍讲虽说也在翰林,却是帝王身畔,可见是颇得陛下心意之人。”

  “你说这是不是父皇的意思?”

  “起码赵侍讲这样说,当不会引得陛下不悦。”谢莫如感慨,“吴国公的手段,一环扣一环,毒辣至此,太子焉能驾驭得了?江南此战,倘朝廷胜了,吴国公必定坐大。倘朝廷败了,就是诛其全族,也难以抵挡江山倾颓之势。”

  五皇子将调羹一放,道,“我料着,还不至于此。我想明日私下面谏父皇,江南虽在吴国公掌中,但当时南安侯去江南时,我曾说了,最好不要动闽地。扶风与我书信往来,咱们闽地倒还安稳,一直防守靖江。不如让闽地与南安州连成一个后防南线,只要扶风与安夫人守得住,靖江总要忌惮三分。如此,朝廷可一心围缫靖江。而南线,可守可防,必要时还能支援朝廷,岂不好?”

  闽地是五皇子的封地,五皇子自然会格外关心。

  谢莫如道,“殿下不要私下面谏,挑一个苏相也在的场合说这事儿。”

  “苏相能替我说话?”太子都没这么大面子。

  谢莫如道,“苏相不会偏颇殿下,但苏相为人,一向就事论事,只要殿下的主意于国有利,他必然会促成此事。”

  “成!明儿我就寻个恰当时机。”

  谢莫如看饭菜都要冷了,笑道,“明天怕也轻松不了,殿下先吃点儿,干什么都得有体力啊。”

  五皇子笑,“你劝人一向怪怪的。”

  “本来就是,要为这么点儿事就吃不下喝不下的,哪怕有神仙手段,一旦饿坏了身子,什么壮志啊理想啊,也是甭想了。人么,只要身体好,活得长,路便长。”谢莫如感慨,“就像靖江王,倘先帝能多活十年,怕也不会留下如此后患。而靖江王,先时受辅圣公主压制,何尝会想到能有今日经营。偏生,辅圣公主过逝,陛下亲政,一时没空料理他,人家就一路健健康康的活到现在,也经营出一方势力。你说靖江王有才干吧,我想他也比不得先帝与辅公主,偏生人家寿数长啊,大家都往生了,他还活着呢。所以我说,什么惊才绝艳啊经天纬地啊,都抵不过命长。”

  她一面说,一面给五皇子布菜,五皇子还真就吃了不少,立志定要长命百岁,看一看江南走向到底如何。

  待五皇子用过晚饭,谢莫如才继续问,“出了这等事,承恩公怎么样?”

  “承恩公痛哭流涕,直说太子冤枉南安侯。胡家本就是外戚之家,哪怕宁荣大长公主与靖江王是兄妹,但女子出嫁从夫,大长公主难道不考虑其夫其子其孙的性命与将来么。”五皇子说着,亦道,“我也不大喜欢大长公主,以往惯会挑唆的,可你说,就是大长公主真的偏心靖江王,退一万步讲,哪怕靖江成势,大长公主无非也还是大长公主,但胡家,可就不是承恩公府了呢。”

  谢莫如道,“太子这招太狠了,走着瞧吧,这回承恩公府非捅到太后跟前儿不可。”

  五皇子道,“四哥也极为不痛快,我回来的还早,四哥自宫里出来就去了大长公主那里。”

  谢莫如想了想,道,“看来太子吴国公对江南的取胜非常有信心哪。”

  另一边。

  赵国公气咻咻的去了大皇子府,与大皇子抱怨赵霖,“这个赵时雨,简直无法无天!要不是怕御前失仪,老夫定要叫他好看!”

  大皇子并未说赵霖不是,他道,“外公你也是,怎么倒替太子说话?”

  赵国公瞧着大皇子就心焦,语重心长道,“我的殿下,现在不替太子说话,难道待太子得胜归来再向东宫示好?殊不知,雪中送炭远胜锦上添花啊!”

  大皇子这把年岁,也有自己的主意,道,“我就不信,太子还能比南安侯会打仗?南安侯都败了,太子以后能有好儿?要我说,还是赶紧叫太子回来,甭在江南呆着添乱了。不是我这个做大哥的说话难听,他要有个好啊歹的,这谁担待的起?何况,打仗可不是嘴上功夫,当初赵括倒是会论兵,结果怎么着?”大皇子挺盼着太子倒霉,可这会儿也觉出些味儿了,太子倒霉可以,别连累了江山啊。不然,叫靖江得了势,他们老穆家还能有好儿么?

  赵国公觉着自己为皇子外孙操碎了一颗心,叹道,“太子未曾用过兵,先时闽王何时用过兵,不照样打胜仗么?”

  “老五是不懂打仗,可人家手底下有柳扶风,柳扶风多有本事的人。太子手底下有这样的人?”

  “吴国公一样是武将出身,当年英国公征西蛮,吴国公就在其麾下任职。”

  大皇子立刻回过味儿了,摸摸下巴,道,“原来这姓吴的是早打好主意摘果子了呀。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叫外公你去,你不也跟着英国公打过仗么?”

  赵国公不好意说,自己当年是混资历的。大皇子明显对吴国公持怀疑态度,道,“英国公死多少年了,吴国公这些年也没说打过仗,他能行么?”

  “没有把握,怎会把南安侯撵回帝都。”赵国公道,“我与老吴认识了一辈子,就没见他做过没把握的事儿。”

  大皇子再三道,“这可真不地道!”

  “地道不地道的,倘太子与吴国公能大败靖江王,这等功勋,东宫之位,该何其稳固。与东宫搞好关系,总不会有错。”赵国公将其间利害与皇子外孙细细分说了一回,又千万叮嘱大皇子莫要再信赵霖之言,这才告辞回府。

  赵国公走了一会儿,赵霖方到的皇长子府,赵霖一到便说,“那等蠢才,南安侯脑子抽了去谋反!他谋反能从靖江那里得到什么?”

  大皇子对赵霖一向依赖,听赵霖骂他外祖父,唇角抽了抽,劝赵霖道,“时雨,国公也有国公的道理。”把赵国公的“道理”与赵霖说了。

  赵霖更是冷笑连连,“当初永定侯去闽地,谁都以为永定侯必能建功立业,结果如何?我从未听说凭经验便能预测战事成败的?何况南安侯何等出身,太子昏头诬蔑南安侯谋反,赵国公竟然还替太子说话,日后叫娘娘如何在慈恩宫做人?先时说南安侯贻误战机,承恩公府忍了,现下又说南安侯谋反,谋反,族诛之罪,承恩公府岂会坐视!必要去慈恩宫哭诉的!太子远在江南,太后没法子,娘娘可就在宫里,要看太后眼色过日子的,赵国公何其糊涂,焉能去附和南安侯之事!”

  “那啥,程太后的母族,不也干过……”

  “程家那会儿赶上天下刚刚平定,人心不稳,看先帝无子,就想自家孩子上,当真是发得好梦。程太后就不能容他们!”赵霖道,“胡家是生是死,无甚要紧,要紧的是慈恩宫!殿下,此次战事,南安侯是在江南呆不下去了。倘吴国公败了,吴家就完了。便是吴国公胜了,殿下也不必担心。赵国公看的是将来太子登基,殿下如何自处之事。可要臣说,陛下春秋鼎盛,总还有二十年光阴,二十载后如何,谁又能料得到?慈恩宫向来偏心东宫,此次太子如此诬蔑南安侯,定会令慈恩宫寒心,殿下不趁此机会讨得慈恩宫青眼,还等什么呢?”

  “这也是。”大皇子决定明儿就进宫去慈恩宫尽孝,就是父皇瞧着,也得说他懂事。

  赵霖淡淡道,“殿下只管宽心,殿下现在是倚仗着君父过日子,离倚仗太子的时候还早的很。就是吴国公府,当初英国公何尝不是功在社稷!老英国公之女,照样是先帝元后!如今,方家安在?”

  洗脑过后,大皇子认为,赵霖比他外祖父可靠的多。

  大皇子这里有了后续的行动计划,夜深,送走赵霖,大皇子挑了个心仪的妃妾,过去睡了。

  五皇子府的作息时间也差不多,主要是在宫里养成的生物钟,这年头儿没啥夜生活,天黑即睡,天明即起。

  五皇子这人有个好处,心宽,甭看有时愁的跟什么似的,其实很少失眠。谢莫如不同,谢莫如喜欢琢磨事儿,细细的琢磨,一遍又一遍的琢磨。这琢磨琢磨着,谢莫如总觉着自己是漏了什么信息,一直听到外面打更声起,电光火石般,谢莫如突然想到自己忽略的是什么了。她伸手便把五皇子拍醒了,五皇子迷迷糊糊的问,“要喝水么?”他睡床外,妻子睡床里,谢莫如倒很少惊动他,不过有时五皇子醒了,就会帮着叫侍女进来服侍。

  “不是喝水。今天漏了件大事!”谢莫如半支起身子,同五皇子道,“太子既说手中有南安侯勾结靖江的证据,殿下想想,太子会怎么办?”

  “太子?”五皇子打个呵欠,太子咋啦,再打个呵欠。

  “若你发现扶风是奸细,有确凿证据,你会怎么做?”

  五皇子现在最听不得“奸细”之语,睡意顿时减了七分,道,“扶风一向忠贞。”

  “我是打个比方。”

  五皇子脑子还有些迷糊,运转就慢,不过,就算慢,慢慢想,也能想明白,想明白的那一刹那,五皇子直接从床上跳起来,“难道太子已经拿下南安侯了!太子奏章里没说啊!”

  “没说,不代表没这样做。”谢莫如的眼睛在夜里亮的惊人,她道,“既已翻脸,必要做事做绝,重创承恩公一脉,重立胡氏长房!”

  五皇子惊出浑身冷汗,“南安侯怕是不会坐以待毙,这,这……”

  “倘南安侯坐以待毙,那么,现下太子肯定什么‘证据’都有了。倘南安侯逃离江南,谋逆一事便是坐实了!”谢莫如想了半夜,思绪清晰,逻辑缜密,“这还是没有考虑靖江王的前提,靖江王不是可以忽视的人,若我是靖江王,倘得知此事,我必要南安侯死在江南,如此,江南失一大将,必叫太子百口莫辩!”

  夏末的夜里,仍是有些热的,五皇子却没有半分热意,锦帐之内,一滴冷汗悄然自五皇子额角滑落,悄无声息的落在凉被之上,洇出个淡淡的水痕,很快消失无踪。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42章 交锋之六》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