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交锋之八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莫如这突然去了万梅宫,妯娌们都有些意外,主要是今日是十一皇子与十二皇子的洗三礼,正是皇室女人们都要参加的热闹场合,谢莫如竟未到,只是命内侍送了礼来。不过,大家都是消息灵通的,都知道四皇子五皇子凌晨一更天就敲宫门的折腾,把苏相都折腾到宫里来了,结果早朝那一道又一道圣旨,直震得满朝文武七荤八素,至今仍在脑袋发懵,好些人这会儿还没回过神呢。不过,似乎四皇子五皇子也没得了好儿,没见四皇子妃的脸色也不大好么。只是,四皇子妃一向守礼,心里再怎么不痛快,也总是要来的。谢莫如则是脾气比天大,她不高兴了,谁的面子都不给,这不,人也没来。

  这事儿,别个皇子妃做不出来,谢莫如做起来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压力。

  胡太后不满的嘟囔谢莫如几句,就给谢贵妃轻轻巧巧的把话儿接过去了,谢贵妃唇角噙笑,“大喜的日子,我们也沾娘娘的光,见见小皇子。听说粉团儿似的孩子呢,咱们皇家啊,人丁越发兴旺啦!”说得胡太后高兴起来。

  十一皇子十二皇子的母妃出身都不高,只是两位小皇子同一天降生,委实罕见,老穆家又是最盼着多子多孙的,故而,洗三礼办得颇为热闹。除了谢莫如,能来的都来了。

  及至洗三礼结束,太子妃请几个妯娌去东宫坐一坐,自从太子南巡,太子妃的消息就有些闭塞,譬如去岁六皇子妃那事儿,她知道的就晚上许。故而,太子妃很注意与妯娌们的沟通。太子妃相请,大家自然要应的,谁都知道现下太子风头正盛,唯四皇子妃微微欠身道,“还请太子妃见谅,我有些累了,先回了。”倘太子与南安侯只是政见之争,四皇子妃不至于这般不给太子妃面子,实在是太子将事做得太绝,倘真坐实南安侯罪名,南安侯有死无生,四皇子妃哪里还会去东宫说话。

  太子妃知知道四皇子妃的心病,也没强留四皇子妃,只是笑,“行,那四弟妹好生休息。”其他大皇子妃崔氏、三皇子妃褚氏、六皇子妃铁氏过去东宫说话。

  太子妃这里的茶点自然是极好的,大家说一今天的洗三礼,吃一回茶,太子妃笑,“也没别的事儿,就是近来我得了几匹不错的料子,我想着,今儿你们必到的,咱们正好分一分,偏生五弟妹又没来。”

  大皇子妃崔氏道,“六弟妹生辰那日,五弟妹不就说闲了想去郊外住上几日,果然就去了。”

  六皇子妃铁氏低头呷口茶,想着往日见大嫂与五嫂关系还算不错,怎么今儿个大嫂倒说这样的话,显着五嫂为着去郊外轻闲,连皇子洗三礼都没参加。这话要传出去,叫人怎么想五嫂呢?铁氏嫁进皇家这几年,对崔氏也有些了解,心说崔氏向来宽厚,今日这般,好生反常。铁氏与谢莫如关系一向不错,遂将话扯了回来,道,“不是说五嫂身子不大舒坦么,孩子们也都一道去了万梅宫,定是跟着侍疾去了。”

  铁氏是个敏锐的人,发觉自己一提万梅宫,大嫂崔氏的脸色似乎更差了些。铁氏就有些明白了,外头都说赵国公偷过万梅宫的梅宫,这事儿近期还被人旧事重提了,赵国公府毕竟是大皇子外家,赵国公没脸,大皇子府又有什么脸面?想是大皇子因此不悦,难怪大嫂子这样的性子都有些迁怒呢。只是,赵国公偷梅树那事儿,完全是自己没理啊。这事儿做得,多跌身份哪。铁氏继续低头吃茶,不说话了。

  三皇子褚氏接过话儿道,“太子妃有什么好东西给咱们,我现下可就心痒了。”

  太子妃吴氏原是想打听一下看这些妯娌们知道四皇子五皇子深更半夜叩宫门的原因,不想妯娌们东拉西扯的,看样子也不像知道的。吴氏命宫人拿出衣料,大家便说起衣料来。

  太子妃的品阶在这里,有些料子,皇子妃们没有,太子妃却是有的。太子妃素来大方,不论是淡淡的四皇子妃胡氏,还是未来宫里参加皇子洗三宴的谢莫如,人人有份儿。

  慈恩宫胡太后正在跟闺女文康长公主说呢,“你外祖母怎么没来,她也爱热闹的。”寿安老夫人因生了个会生儿子的闺女,母凭女贵,一下子暴发,自此成为亲贵圈里一等一的人物。与亲闺女胡太后一样,虽也富贵了几十年,寿安老夫人仍是有些爱往人群里显摆的毛病。寻常这种热闹日子,寿安老夫人又是个爱听奉承的,甭看现下眼花耳聋,也定要来的。

  文康长公主怕老娘担心,没把太子与南安侯相争的事同老娘说,只道,“外祖母八十好几的人了,这么大热的天儿,老人家懒得动弹也有的。”

  “那大长公主也该到的。”胡太后说完,自己就觉着,宁荣大长公主怕也无甚心情,靖江王的事儿,胡太后也知道一些。胡太后又道,“承恩公夫人怎么也没来?”娘家人一个没露面儿,胡太后自己说着就觉着不对了,与闺女道,“你外祖家不是有什么事吧?”

  “能有什么事儿啊,您就在这儿,谁敢对外家不好?”文康长公主道,“承恩表兄是个低调人,自他袭爵,从不肯出风头的。像这样的洗三礼,又不是满月酒,必人请各亲贵诰命的,洗三一向都是皇家人参加,先时是母后你非要外祖家人来。如今外祖母有了年岁,老人家怕冷怕热的,宁荣姑妈也懒怠的出门,承恩表嫂头上婆婆太婆婆要服侍,下头儿孙们也多,家里大事小情的都要表嫂来打理,哪里就得空闲,要我说,不来便不来吧。来了一个个见礼见过去,她也是敬陪末座。倒不如满月酒时,诰命们都在,人多热闹,她们过来,也不扎眼。”

  胡太后一向好糊弄,想了想,道,“这也有理。”

  文康长公主只以为是因太子与南安侯的事,承恩公府正晦气着,方没来的,却不想,原来是寿安老夫人病了。

  而且,病的不轻。

  没个三五天,人就不大好。

  承恩公也不上朝不当差了,一心在家侍疾。穆元帝闻知此事,把自己用的窦太医派去了承恩公府,窦太医回宫禀道,“老夫人忧思过甚,为焦虑之症。如今天气炎热,火气上升,且老人家上了年岁,这股炎毒一时存在心里,发散不出来,就此成了症侯。”

  穆元帝听了道,“再去万梅宫给闽王瞧瞧,他似也不大舒坦。”

  窦太医连忙领命。

  窦太医身为穆元帝的专用太医,与诸皇子没啥交情,不过,当初谢莫如与五皇子在南郊建闻道堂时,为完善闻道堂整体规划,曾在闻道堂畔建了医馆,当时医馆就是请的窦家人坐诊。闻道堂啥地方啊,谈笑皆鸿儒,往来无白丁。就这地方,现下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去开个馆建个楼的,都没这路子。

  当然,窦家被叫去南郊坐馆时,闻道堂那会儿刚建起来,没有如今的热闹,但正因如今的热闹,窦太医方知自家承了闽王多大一个人情。

  今帝王有命,窦太医诚惶诚恐的去了。

  万梅宫建在山上,显自前朝传下来的行宫,景致自不消说,经曲径过楼阁涉流水,窦太医方随着引路的侍女到一处轩峻富丽之地,这便是万梅宫的主殿了。窦家世代行医,窦太医记得,自己少时曾随祖父来过万梅宫,彼时还非穆家当朝,而这万梅宫,尚是前朝明月公主的行宫。后,朝代更迭,万梅宫被赐予辅圣公主,如今传到闽王妃手上。

  只看这行宫几番易主,就是一部兴衰史了。

  窦太医如今也是白发苍苍的年岁,他也带着自己的孙子来了,不过,小窦没能进去,在门口,被侍女拦下了。窦太医不敢多问,接了孙子背着的药箱自己背着,跟着引路的侍女进了内殿。

  一入殿,窦太医先闻到的是淡淡的木槿香,七月正是木槿花开的时节,窦太医低头盯着地砖,恭恭敬敬的行礼,听到一个不高不低有些疏淡的声音,“窦太医不必多礼,殿下有些不舒坦,你开剂药吧。”

  窦太医有些懵,这,这得先看过,才能开方啊。不要说太医,就是民间走街串巷的行医,也必是摸过脉才能开方的。开方不是简单的事,大夫都要在方子上签自己的名字,倘出事,以后是要负连带责任的,窦太医心下已有几分不好,定一定心神,继续恭恭敬敬的问,“娘娘,殿下是哪里不舒坦,可否让老臣先生为殿下请脉?”

  “前儿早上着了凉,偏生这几日天热,又给热着了。殿下的手腕也不大舒服,再开些药酒。”

  窦太医仔细想了想自己可没有做过一星半点儿对不住闽王妃与闽王的事,他也知道皇家秘事颇多,既是陛下差他来的,闽王妃要他这样开方,他也只得这样开了。窦太医要了纸笔,思量片刻,开了一不轻不重的温补方子,双手奉上,那侍女上前接了,谢莫如瞧过后道,“三日后还要再劳窦太医走一遭。”

  窦太医躬身道,“是。”

  谢莫如留窦太医喝了盅茶,就打发他去了。

  这要换个人,还不知要怎样的心惊胆颤,同时脑中yy出无数个有关闽王妃与闽王的阴谋诡计来,好在窦太医是太医院院使,太医院他最大,且家里祖祖辈辈的干这行,比较有经验也是真的。各方面的经验,都有一些。

  窦太医回宫复命,没有半分犹豫一五一十的将万梅宫的事禀报了穆元帝。穆元帝微微颌首,道,“此事噤声。”

  窦太医心知闽王之事必是机密,更不敢有二话,低头再应一声“是”,见穆元帝再无吩咐,便躬身退下了。

  窦太医甭看品阶只是正五品,但他这位置是御前行走,重要性不亚于朝中重臣。窦太医去万梅宫的事儿,很快就给些眼明的人察觉了,大家开始还以为五皇子是装病呢,主要是五皇子干过这事儿,上遭有一回,因着与太子呛声挨了陛下训斥,五皇子就好些天不进宫,自己说是病了。那时大家还说呢,五皇子不愧与谢王妃做了两口子,脾气也够大的呀。今次五皇子凌晨叩宫门的事,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联系到早朝上那好几道打得人措手不及的圣旨,还有四皇子淡淡的神色,大家的推断是,四皇子五皇子肯定是说了些江南的事儿,不然陛下不至于就江南做出如下安排。至于俩皇子说了些什么,这还不简单,肯定与南安侯相关啊。没见因着南安侯的事儿,四皇子臭脸臭多少天了?不过,很明显的是,俩皇子似乎也未在御前得到什么好声气,因为,整个早朝四皇子的脸色都偏阴沉冷淡,至于五皇子,更是没去早朝,直接一家子去了万梅宫。所以,许多人认为五皇子肯定是在御前吃了瘪,面子上过不去,故而一气之下带着老婆孩子去了郊外休闲。

  这不,十一皇子十二皇子的洗三礼,谢王妃也没去参加么。

  至于谢王妃,那更不必说,这位的脾气,比五皇子更大。

  当然,也有人猜度,是不是真有什么事儿。

  要不,怎么陛下将太子与南安侯一并召回帝都呢?

  大家猜归猜,也只是猜了,没哪个敢去万梅宫一问究竟的?

  不过,谢家人除外。

  谢尚书第一时间就嗅到了不一样的气息,闻知窦太医去了万梅宫,谢尚书立刻吩咐长孙谢芝,“去给殿下请安,也去瞧瞧你大姐姐,这夏秋交接的时候,的确是容易生病,让你大姐姐也要好生保重。”又对老妻道,“家里滋补的药材,收拾出一些。”

  谢太太应了,道,“这些都是现成的,只是,我要不要也一道去看看王妃。”

  谢尚书道,“也好,你也去吧,宽一宽王妃的心,窦太医的医术是极好的,殿下正当年轻,好生保养几日,定能痊愈。”

  因是去探病,谢芝同王府请了假,第二日就奉祖母去了山上。

  这万梅宫,祖孙俩都来过,但每来一次就得感叹一回此处行宫之精美绝伦。谢莫如在偏殿见的祖母与庶弟,见礼后,入座奉茶,之后,谢太太方说起五皇子的病情,“听说殿下身子不大爽俐,我跟阿芝带了些药材过来,用得上用不上的,都是温补的。娘娘只管安心,窦太医在太医院首屈一指的好太医,殿下定能快快康复。”

  “有劳祖母惦记。”谢莫如道,“殿下这些天忙于朝政,好几个月也没得好生歇一歇,现下是不得不歇了。我就说,朝廷的事儿,哪里有忙的完的时候,到底身子是自己的,让他保重些,他不听,现在养着吧。”

  谢莫如温文的声音却似带着些许淡淡的讥诮,谢太太琢磨着,莫不是五皇子真在陛下面前碰了钉子,还是没讨得好儿,不过,陛下这派窦太医亲至给五殿下诊视,五殿下又不似失宠的样子。谢太太心下琢磨着,忙劝谢莫如,“殿下身子不适,正要休养,娘娘也得耐心些才好,病里人娇气。老话说的好,甜言与我三冬暖,娘娘明明是好心,一心一意的担忧殿下身体,心里再急,话儿也得好好的说。这夫妻啊,就得互相体谅,互相迁就,是不是?”

  谢莫如道,“不说这些扫兴的了,我一想起来就来火。”这话险没吓死谢太太,谢莫如一来火,做出的事没有一样不惊天动地,像前番抽六皇子俩耳光的事,谢家长房虽未有待嫁之女,但由此闹得谢家旁系之女的行情也由热转淡了,凡与谢氏女结亲,人家先得问问,闺女会武功不?

  谢太太生怕谢莫如脾气上来,与五皇子个没脸,影响失妻感情。她老人家刚想劝,谢莫如已道,“永哥儿还好么?”永哥儿是谢芝的嫡长子,取名谢永。

  谢芝说到儿子满面笑意,道,“就是淘气,早上三更就醒,醒了必要嚎得整个院子不安宁,换了好几个乳母都哄不下来,非得把人都闹起来,他就不嚎了。”

  谢莫如笑,“孩子都有脾性,这是想父母了,乳母再周全,也不一样的。”

  谢芝道,“也不知是什么脾气,有时非要我抱,我一抱立刻撒尿,尿我好几身。”

  谢莫如听得轻笑出声,谢太太亦笑道,“这是喜欢你,孩子的尿是药材,辟邪的。”

  说一回病,再说一回孩子,祖孙俩见谢莫如气色心情都不错,就猜着五皇子大约不甚要紧,就听谢莫如问谢芝,“朝中有什么动静没有?”

  谢芝有些诧异,不过,很快恢复镇定,想了想,道,“陛下申斥靖江王后,召东宫与南安侯回朝,令吴国公暂代大总督一职,大家都议论,这是朝廷要正式与靖江开战了。”

  “没别的了?”谢莫如继续问。

  谢太太见长孙眉心微拧,道,“娘娘是说哪方面?”

  谢莫如点谢芝一句,“帝都军中。”

  谢芝恍然大悟,道,“听祖父说,陛下召拱卫帝都的四方大营的统领陛见后,便令他们去了军中。再有兵马调度,具体我就不晓得了。大姐姐要是想知道,我回去打听一二。”

  “这倒不必。”

  谢莫如并未多说,因“五皇子”病着,亦未留祖母庶弟用饭,便令他们回去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44章 交锋之八》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