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交锋之九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芝回家将事同祖父讲了,谢尚书年老成精,一听就明白,谢莫如这是不看好江南战事啊。

  谢尚书问,“可见着殿下了?”

  谢芝道,“大姐姐说殿下在休息,未见着。就是瞧大姐姐的模样,似是不大痛快。”

  痛不痛快的,谢莫如这脑袋始终清醒啊。谢尚书道,“哎,你大姐姐,样样都好,就是一样,脾气太大。”这幸亏嫁的是皇家,要是寻常豪门,一家子还不都得看谢莫如的脸色过日子么。不过,谢尚书又补充了一句,道,“有本事的人,脾气都大。”

  谢尚书难免更关心一些兵部动向,倒是大皇子近来得了表扬,穆元帝赞长子在兵部后勤上颇为用心,于是,大皇子这几日明显走路带风,颇有得意之色。更由于囤积粮草的主意是赵霖给他提的醒,大皇子对赵霖愈发信重。

  于是,大皇子有个难事儿,就找上赵霖了。

  赵霖虽算不上日理万机的人,但身为御前行走的翰林,他时间也颇是宝贵的。而且,听到大皇子托他做的事,赵霖也不知说什么好了。

  大皇子的难事儿是这样的,大皇子道,“时雨你素有智谋,这事儿啊,哎……”兴许是自己说着都觉着有些为难,故而,大皇子很是忧郁的叹了口气,攒了攒脸皮方继续道,“时雨你不晓得,国公没别个毛病,就是心软。当初万梅宫那梅树的事儿,说来真是冤枉了国公。那会儿时雨你还没来帝都呢,你是不知道啊,老五家的那位,那哪儿是女人哪,那会儿她才十五六吧,疯了一样各处乱咬,谢家也是,见天儿的标榜自家是书香人家,书香人家儿怎么也不知道管管自家女孩儿呢。她一个大姑娘家,成天跑国公府说国公家的梅树是她的,她不要个脸面,国公还得要呢。再说,谁家禁得起她这么闹腾啊。别人家都得过日子呢,也没她这样闲的没事儿,天天找别人家要树的。那树啊,真不是万梅宫的树。国公又不是八辈子没见过梅树,谁还那么千里迢迢的去万梅宫挖棵树回来,这不是吃饱了撑的么。当时啊,国公是受不了老五家的闹腾,顾忌脸面,方把树给了她。结果,像时雨你这不知内情的,就误会了国公。国公现在也悔的了不得,总说当初不该心软,闹得诸多人误会国公。”

  赵霖静静听了,道,“殿下不要哄我,要不是有确凿证据,谢王妃怎么不去别家找树,专去赵国公府。倘赵国公的确没做过此事,当初不要说谢王妃上门去闹,她就是在赵家门前一哭二闹三上吊,也不能把树给她。树给了她,这贼名儿就坐下了!现下怎么洗清,去大理寺说当初谢王府冤枉了赵国公?那谢王妃岂是好缠的,六皇子那俩耳光怎么挨的?彼时她不过闺中少女,尚不忌脸面。现下成了皇子妃,有品有爵,赵国公只要一提,五皇子为了脸面也不能坐视的。好在五皇子还肯讲理,那谢王妃,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母老虎,她少时,赵国公尚且拿她无法,叫她把树挖走了。现下再想把她挖走的树挖回来,要是动起手来,赵国公可打得过她?”

  不要说打得过打不过,打得过也不敢打啊,跟皇子妃动手,哪怕你占了天大的理,皇家也不能罢休啊!至于谢莫如抽六皇子,这完全是嫂子打小叔子,人皇家自己的事。

  这个道理,大皇子还是知道的,道,“看时雨说的,国公怎会同她一个女流之辈动手。”

  赵霖叹,“关键是,打也不一定打得过呀。谢王妃怕什么呀,她早有泼辣名声,五皇子拿她当个宝贝,从来都是他家王妃做啥对啥。太后都对她没法子,我劝殿下别叫国公碰这个钉子。这事儿慢慢总会过去,国公是朝中大臣,凡事往正路上想,别总琢磨着乱七八糟的,持身正了,自然人人敬重。要我说,国公也一把年纪了,倒不若令世子袭爵。殿下看承恩公,先时也是昏头昏脑,自从这让了爵,承恩公府低调多了。”赵霖非但没给出主意,还要赵国公直接让爵。

  赵霖接着道,“殿下也是,国公此事虽没脸,到底有殿下这位皇子外孙,宫里有贵妃娘娘,国公府总比别家底气足些。只要殿下好了,谁也轻看不了国公府。我劝殿下一句,殿下觉着国公因此事伤脸,可殿下想一想承恩公府,当初为此事,谢王妃与他家打了多少时间的官司,到底把树还了。赵国公府虽显贵,现下到底不及承恩公府。承恩公府都捏鼻子认了,要是有法子,太后就不能干哪。结果如何?”

  “倘别个事,臣还能帮殿下想想法子,此事么,恕臣无能为力了。”

  大皇子长叹,“我也知此事难做,就是想着时雨你素有智谋,方问一问你。也是,老五家的那个,也不是个能讲理的。”

  赵霖道,“此事暂不必提了。我还有件事要同殿下说。”

  “时雨你只管说就是。”

  “五皇子身子不适,陛下都派了窦太医过去诊视,殿下身为长兄,如何能不去探病呢?”

  大皇子道,“我去了呀,我同老三老四都去了,老五家的说老五在养病,也没见着。”

  赵霖心下一动,继续道,“哪怕没见着,殿下也该多命人送些东西去。您是长兄,得以其他皇子做个表率才好。”修长的手指捏起青花茶盏,赵霖不急不徐的呷了口茶,压低声音道,“再说句不当说的话,陛下对太子在江南的事已生不满,殿下还不趁现在展示出皇长子的风范,还在等什么呢?”

  大皇子一听这话,如饮佳酿,顿时兴奋的脸都微红,笑道,“时雨你说的是,瞧我,天天也忙的不是地方。”只要他以后有出息,还怕外家的名声洗刷不清么。

  赵霖微微笑着,“兵部的事,殿下也要更加精心才好。”

  “不消时雨你说,我也晓得的。”上遭被五皇子告黑状,大皇子在兵部栽一好大跟头,吃一回亏,大皇子就格外小心了。尤其现下兵部尚书是永安侯,甭看南安侯战功彪炳,但大皇子对永安侯绝对比对南安侯客气。无他,永安侯是他文康姑妈的丈夫,帝都城内,谁敢得罪文康长公主啊。

  而且,因赵霖先时提醒了他,且在这上头,大皇子刚尝到了甜头。更兼闻知自己皇爹对太子那搅屎棍已心生不满,大皇子岂能不喜,岂能不在兵部用心,好来衬托太子的无能!大皇子这样想着,遂道,“就是四弟,我也得多开解他方好。南安侯的忠心,帝都谁人不知呢。太子约摸是受了小人蒙骗,不然想一想,南安侯在我朝这般身份地位,有什么理由去谋反呢。哎,我实在也想不通这个。也不怪四弟这些天郁郁不乐,搁谁,谁痛快的了呢。”

  赵霖见大皇子开了窍,继续微微笑着,道,“殿下说的是。”

  大皇子准备在自己爹与兄弟面前刷好感时,才发现自己被人抢了先。

  这死老三,你天天没事儿在父皇面前晃个头啊晃!还有,用得着你见天儿的去跟四弟唧唧咕咕么?你咋手伸得这么长啊!你眼里还有大哥么!

  被人抢了先倒没啥,关键是,大皇子竟然发现,自己刷好感竟刷不过三皇子,主要是,大皇子自己兵部忙的天昏地暗,三皇子的差使在刑部,刑部尚书谢老头儿是三皇子的亲外公,关键,刑部不忙啊!所以,三皇子有大把时间来刷好评,你说把大皇子气的呀。

  赵霖笑道,“要是现在让殿下与三皇子换一换兵部与刑部的差使,殿下乐不乐意?”

  这哪儿能乐意?大皇子蹙起眉头,依旧不悦。

  赵霖道,“内侍宫人天天在陛下身畔端茶倒水,恭敬周全,可殿下看,陛下会重用他们吗?陛下会重用的只有一种人,就是能当差能做事能为君上分忧的人!我提醒殿下孝敬君父,友爱兄弟,并非让殿下与三皇子争宠。只是想令殿下多留意细处。殿下放心,您的心,陛下都看在眼里的。”

  大皇子叹,“我这些弟弟们,就没一个省心的。”一个个的,讨人厌的很。每当瞧着弟弟们烦心时,大皇子就恨不能他爹只生他一个。同时羡慕他爹的好命,先帝奋斗大半辈子,打下万里江山不说,他爹身为独子,还没有家业竟争对手,据说他爹出世时,先帝喜的三天没阖眼。

  赵霖笑道,“殿下也是有儿子的人,以后小殿下们也一样会争着在殿下面前尽孝。”

  大皇子终于不抱怨了。

  三皇子从来都是个机伶人,自然不会放过君前尽孝的机会。他不只君前尽心,兄弟跟前也是尽显手足之情。要不,大皇子不能这样烦他。

  三皇子光带着三皇子妃去万梅宫就去了好几回,把谢莫如烦得不轻,直接在外挂上了“谢绝探访”的牌子。可是叫大皇子瞧了回笑话,大皇子觉着,谢莫如偶尔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

  谢贵妃与进宫请安的母亲道,“这话,我也只在母亲跟前儿说。母亲到底劝劝莫如,她的脾气,实在有些大了。老五这养病,兄弟们过去探望,还不是一家子骨肉的意思,她倒好,别人好意,她只嫌烦。叫人瞧着,像什么呢。以后哪里还敢再登她家门?就是对五皇子,也影响兄弟感情,是不是?”

  叹口气,谢贵妃又道,“这宫里,她得罪的人委实不少,太后那里就不必说了,她哪次进宫不给太后添些晦气。就是赵贵妃,因她与赵国公府的梅树之争,哪次有人提及此事,赵贵妃有好脸色呢。就是我这个姑妈,大概也不在她眼里的。她进宫,向来只去淑仁宫,也没哪回说来我这麟趾宫坐坐。咱们谢家人,向来是与人为善,再没有如她这般不管不顾,只恨不能将人得罪个精光的。”

  也不怪谢贵妃着恼,赵霖这御前行走的都能瞧出穆元帝对太子的江南之得不大满意,何况谢贵妃这位穆元帝的枕边人呢。

  近几年,宫里添了几位新人。不过,谢贵妃的地位是早些便打下根基的。新人颜色虽仗着年轻鲜妍些,谢贵妃对穆元帝的喜恶却是拿捏的更加准确。再加上她温柔小意,处理宫务也是一把好手,颇得穆元帝心意。尤其国事不顺,穆元帝倒更愿意留在谢贵妃这里。

  谢贵妃自然察觉了些穆元帝的心意,倘东宫稳若泰山,谢贵妃当然不会想其他的。以后她出宫随儿子去藩地做个太妃,也一样自在。但倘若有机会,她也会让儿子试着搏一搏。

  结果,儿子就遇着谢莫如这么个大钉子。

  你说把谢贵妃气的,按理娘家侄女做了皇子妃,应当与她这后宫宠妃的贵妃姑妈愈发亲近才是。谢莫如倒是大相反,一直冷冷清清。

  因谢莫如比谢莫忧有出息,谢贵妃对她也一向另眼相待。不想,人家谢莫如完全没将她放眼里啊,这可看是热脸贴了冷屁股,而且,一贴好些年!

  哪怕谢贵妃自诩素有涵养,这也忍不住了。

  谢太太能说什么呢,她只得劝闺女,“莫如的性子,一向有些直来直去,不大周全也是有的。五皇子一直病着,怕是她也是焦心,可不就冒失了么。娘娘不要多想,那孩子,也有那孩子的好处,她也知道自己在宫里不得太后欢心,倘她进宫都与娘娘亲密无间……哎,不是我说,苏妃娘娘得了太后娘娘多少迁怒呢。”

  谢贵妃掌宫务多年,道,“母亲别哄我,真心假意,我还分得清。我不怕迁怒,叫她只管来我这坐坐就是。”

  谢贵妃拨一拨小香炉的灰,轻轻巧巧道,“怕是母亲的话,她也不大听的吧?”

  谢太太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不过,到底是有重孙的人了,这些年,世事也看破了些。谢太太道,“莫如这孩子,性子是不大温驯,人也不大和气。人呢,没有这样好处,总有别的好处。娘娘,我总比你多活了这些年。我年轻时,其实是个好强的人,这些年,倒看破了些,老话说,吃亏是福。娘娘在宫里对莫如的照顾,她心里是明白的。娘娘这些善意,日后必有福报。何必纠结于这些小事,就是三皇子探病之事,说起来别人也会说是莫如的不对。娘娘不要只拘泥眼前,一笔写不出两个谢字,小事,让它过去则罢。娘娘想想,在大事上,莫如可与您有什么冲突吗?”

  谢贵妃叹,“母亲也说了,我们是亲姑侄。这十几年,我真是问心无愧,我一直盼着我们要比别个人更亲近些才显得好不是。可惜,这孩子却是个亲近不起来的。”说到谢莫如,谢贵妃真是郁闷的能呕出两盆血来。谢莫如嫁进皇家十来年,虽对她一向不甚亲热,但任何场合,只要谢莫如被刁难,或者是宫里谁说谢莫如不好,谢贵妃必要替谢莫如分辨几句的。十来年,就是块石头也该捂热了吧?结果,就是捂不热谢莫如。

  原本,谢氏女能嫁进皇家,谢贵妃亦是欢喜的。接谢贵妃的设想,有她与谢莫如的血缘关系,五皇子应与三皇子更亲近才是,结果呢,五皇子与四皇子好的跟什么似的。还为着四皇子岳父南安侯的事,同四皇子大半夜的叩宫门……当然,俩人叩宫门的原因,也是谢贵妃自己猜度的。

  谢贵妃也是灰了心,道,“大概我与这孩子没缘法。”

  “娘娘是个温柔细致的人,莫如凡事大开大阖惯了的,脾性不同也是有的。”到底是亲闺女,谢太太道,“我与娘娘,母女至亲。有话,我也便直说了。”

  “母亲说就是。”

  “娘娘,人都有立身之本。莫如这个孩子,我看她长大,她的确脾气大,但,不要因此就诟病她。谁都有缺点,娘娘要看的是,她的好处在哪?倘没半分好处,谁会对她的脾气一忍再忍?我此生,没见过比她更具眼光的孩子,包括我,都不及她。”谢太太认真道,“当初,三殿下议亲时,你父亲让我同娘娘说……”

  谢贵妃脸色一滞,拦了母亲的话,“这些旧事,母亲提它做甚!”

  “不是要提它,彼时娘娘或许认为是家里的私心,而且,莫如的母族,的确是留有许多问题,娶她,是要冒大风险的。如今看来,这风险与收益其实是等值的。”谢太太道,“娘娘,我还是那句话,一笔写不出两个谢字。我总是盼着,你们都好的。”

  谢贵妃苦笑,“母亲放心,我也只是与母亲抱怨抱怨,难不成还真就翻脸,叫人看咱们谢家的笑话。”

  “宽厚,就是娘娘的福缘。”谢太□□慰女儿许久,在宫中用过午膳,方告辞出宫。

  待母亲走了,谢贵妃也自去内室休息。

  燃一炉怀梦香,谢贵妃在入梦前不禁想到母亲的话,当初,家族的确建议三皇子能娶谢莫如的,谢贵妃却觉着谢莫如母系颇多麻烦,由此为儿子娶了出身国公府的褚氏为正妃。如今,她是不是后悔了?

  是不是在看着不起眼的五皇子一步步成长为实权藩王时,她就后悔了呢?

  谢贵妃后不后悔怕是只有谢贵妃自己晓得,倒是三皇子在万梅宫碰个大钉子,万梅宫由此很是得了几日清静。

  谢莫如带着孩子们在万梅宫住了大半个月,直到江南传来消息,靖江王以“东宫无故鸩杀南安侯”为由,言说储君无德,起兵造反,直奔帝都而来!

  谢莫如当即立断,立刻带着孩子们回了内城王府。

  阖朝人都为此消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就是因祖母病势好转而重回朝堂当差的承恩公,听得弟弟被太子鸩杀之事,当下悲痛过痛,眼前一黑,便厥了过去。

  满朝人都想不到啊,太子告南安侯谋反就谋反呗,可纵使唤南安侯天大罪过,未经三司审理,太子您也不能直接将人鸩杀啊!

  这,这也太过了。

  南安侯,堂堂朝廷册封的超品侯爵!还是皇亲呢,怎好不审便杀!

  叫谁,谁也不能说太子这事儿办得对啊!

  先时那些叫嚣着令南安侯回都受审的家伙们,现下集体失声了。

  谁都不敢再多话!

  更不必说老承恩公与宁荣大长公主了,这对做父母的,更是痛彻心扉,倘不是直接病倒,俩人说什么也得进宫找穆元帝评一评理不行。

  好在,俩人虽病倒,倒还支撑的住。支撑不住的是寿安老夫人,这位老太太在闻知孙子给太子鸩杀之事后,直接一口气没上来,就此去了。

  寿安老夫人咽气,这可是大事。

  这位老夫人是穆元帝嫡亲的外祖母,胡太后的亲娘,哪怕人品不咋地,身份在这儿,她这丧事,可不能简办啊!尤其在皇家对不住承恩公府的时候。

  胡太后听说亲娘死了,这死因还与亲孙子有关,这么虐心的事叫胡太后赶上,把胡太后给伤的,恨不能自己也随老娘去了,倒不用留在世上受此心灵折磨。胡太后是见天儿的哭啊,与儿子哭完与闺女哭,与闺女哭完与妃嫔们哭,就是见着进宫请安的皇子妃们,也要哭一鼻子。哭的词儿都是一样的,“太子可不应该啊,那是他表哥啊,他咋这样狠心哪!南安死的冤啊!”

  直哭得太子妃都想上吊去。

  皇家心有愧疚,故而,寿安老夫人的丧仪颇为隆重,穆元帝与胡太后都亲临致哀,死后哀荣,不过于此。

  谢莫如也去了,她一人去的,没带孩子们。至于“五皇子”,还在府里养病呢,自然是不能到场的。

  谢莫如去承恩公府,倒不是为了祭奠寿安老夫人,这老婆子有什么好祭奠的呢?谢莫如是去找文康长公主的,文康长公主这些天都是在宫里陪侍胡太后,等闲见不着。谢莫如料得文康长公主必要去承恩公府的,就去承恩公府等文康长公主。

  文康长公主忙的都憔悴了,要是别个人,她真不愿意见。不过,谢莫如说有事相商,文康长公主还是给了谢莫如一个面子。谢莫如邀文康长公主同乘,谢莫如也没寒暄,直接道,“现下因南安侯死迅,我看朝中人心颇是不安。人固有一死,倒是南安侯,死的颇为不是时候。”

  文康长公主听这话脸都黑了,什么叫死的不是时候,难不成死活还能挑时候?

  不待文康长公主翻脸,谢莫如继续道,“明显靖江王散出这消息就是为了扰乱朝廷军心的,此事,是真是假都未确定,咱们朝廷倒是实在,南安侯尸身未见,太子仪驾未归,怎么就能将反贼的话当真了呢?”

  文康长公主立刻没有翻脸的心了,她看向谢莫如恬淡的脸孔,道,“你的意思是,这事是假的。”

  谢莫如道,“是真是假有什么要紧,只要现在不是真的,就足够了。”哪怕是真的,现下也不能认啊!朝廷此次反应失灵,实在是太子先时做下的事太不留余地,故此,人一听,就觉着,这事儿还真有可能是太子做的!

  文康长公主十万火急的进宫同她哥说去了,穆元帝沉声道,“这也有理!”

  文康长公主素来不令人吃亏的,道,“老五媳妇倒是个细心人。”

  穆元帝没说话,他心烦的事多着呢,靖江一起兵,江南几封战报都不大好,更为关键是,太子还在江南!

  朝廷翻脸也挺快,而且,朝廷有专业人士,接着就有一匹自江南来的快马,送来南安侯的表章,上面南安侯自陈闻受反贼刺杀,身受重伤,一时动弹不得,皆因太子命人悉心照顾,方得平安。因获悉反贼以此诬陷太子,南安侯心下焦切,上此表章,以证太子清白。

  好了,南安侯没死,大家终于放心了。

  倒是宫里胡太后更伤心了,继续与儿子与闺女哭,“你外祖母死的冤哪。”倘早知道南安侯没事,亲娘就不用死了啊!

  太子妃:还好,太子清白了,她也暂把上吊的心收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45章 交锋之九》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