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交锋之十九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不同于第一次来闽地收拾烂摊子时的可以慢慢拾掇的局势,五皇子的第一仗,倒不是为了抢地盘,主要是为了抢粮草,抢兵械,抢一切能用得上的东西!

  除了去抢,五皇子与苏巡抚商议了,还得组织百姓去海里捞鱼,反正,只要是吃的,都可以。鱼虾海菜皆晾晒成干,大批量大批量的储存起来,另外,还要在冬天来临前,带人去山上打猎,除此之外,五皇子还带了一套书给手下文士研究,这书倒不是啥高深的书,主要就是讲,如何让百姓度过灾年的。

  其实闽地这地方,要说穷,比起江浙一带,的确是穷。不过,这地方也是倚山傍水的地界儿,再加上临海,山水都有出产,想饿死人也不容易。五皇子还特意给他们带来了灾年大全来,叫他们研究。

  另外,五皇子私下同江行云商量一事,“能不能去见段四海一面?”

  江行云道,“殿下千金之躯,不好涉险。倘是有事,我可亲去与段四海相谈。”这并不套话,整个江南哪怕大都沦陷了,也需要一个主事的人。五皇子能来,他们都高兴,万不能让五皇子出半点儿差错的。

  五皇子道,“来前我与王妃商量过江南的局势,也曾料想,怕是江南至帝都的道路不通。打仗不是一时的事,眼瞅着冬日天气转凉,今冬想打通闽地去帝都的路,怕是不能了。我们商量过,看能不能走段四海的路子,请他沿海至帝都附近,如此传递消息,也还便宜。”

  江行云道,“江南开战以前,闽地海上生意很是不错,段四海也自海贸中赚了不少钱。不如我代殿下前去,只是,不知朝廷肯付出什么代价。”

  五皇子沉吟,“现下看来,虽然靖江一时在江南占了上风,我知段四海与靖江的来往更在与闽地之前,但是入冬之前,靖江一定会退出鲁地。他攻不进帝都,而他的兵力,不足以支撑他占领北面儿。若所料未错,靖江的野心,一直在江南。段四海在海上称霸,这内陆的事,原不与他相干,他的根基,在海外。而且,现下朝廷与靖江开战,段四海就是想插一手,也插不进来了。我知道,他出身帝都豪门,想还有心愿未了。他要什么条件,让他提,倘要分海贸利润,都可谈。如果他想上岸,这不可能。倘他们无意,也就罢了。大不了绕道蜀地,再去帝都,不过多费些周折。”

  江行云蹙眉思量,面色颇有些为难,五皇子道,“有什么话,行云你只管说。”

  江行云叹,“不瞒殿下,当初江南战事一起,帝都消息不通,我与柳将军就商议过走海路的事。我也去与段四海谈过,段四海的条件非常苛刻,他要建国称王,与我朝平辈论交。”

  五皇子神色震动,建国从来不是小事,先时海匪屡屡犯边,倘今允他建国称王,现下是不得已,事急从权,可事后少不得物议沸腾。

  五皇子沉默半晌,终于有了决断,道,“现下也顾不得了,你只管去谈,凡事有我担着。”建国当然不是小事,但实际上,段四海于海上早有势力,就是当下段四海啥都不说,直接称王了,东穆拿他也没法子。只是,段四海此举,图谋的也并不简单的就是一个名声,而是……五皇子主持过闽地,他心知肚明,段四海手下那一伙子人,不少就是沿海百姓出身,不少家小都在岸上。段四海要与东穆平辈论交,倒不一定是看中一国之主的名分,主要是,倘若建交,先时的事,不论段四海,还是段四海手下,便不能再追究了。

  五皇子这样说,江行云却是有些犹豫,她道,“殿下,眼下用段四海虽能解一时危难,事后,怕有人拿此事诟病殿下。”

  “你们想的事,我要说没想过,那是谎话。可若因着这点私心有碍江山,想想也没意思。”五皇子咋没私心啊,五皇子一样有私心,尤其是太子把江南弄得乌烟障气,五皇子嘴上不好说东宫的不是,但心下也会想,这样的太子,还适合做一国储君吗?五皇子早便不满了,一路南下,再到闽地这些天,他想过这些事。人都有私心,五皇子也有。可看着江山倾颓,百姓流离,倘此时再因私心踟蹰,误了江山。五皇子觉着,那这样的他,又与太子有什么分别呢?五皇子不想走到那一步,倘有此私心,哪怕最后江山到手,他也会心下难安。他摆摆手,“别担心这个,同段四海说,机会也只有这一回,想来靖江王也给他开出优厚条件,他赌朝廷还是赌靖江王,都随他,但你告诉他,首鼠两端,可是不行的!”

  江行云起身行一礼,郑重应道,“是。”

  谈判这一行,得脸皮厚。

  像江行云吧,她早与段四海一方谈崩过一次了,这回还能没事人一样的继续谈。

  宁致远笑,“江大人你气派越发足了,我如今是召之则来,挥之则去啊。”谈判的地点是江行云府上,她现在忙的很,没空去段四海那岛上,便叫了宁致远过来。

  江行云道,“不是气派足,是底气足。再说,你一男人,好意思同我女人讲什么气派。”伸手做个请的手势,“坐。”

  宁致远在江行云右首坐了,双手接过江行云递上的茶,笑,“不是底气足,我看是江姑娘先前做不得主,如今做主的人来了,咱们自然可以继续谈了。”

  江行云倒不意外宁致远消息灵通,五皇子到闽地的事,本也没做什么保密措施。江行云笑瞥宁致远一眼,搅了搅细瓷茶盏里的奶茶,道,“说来,致远你们的运道着实不差。满朝文武,皇室贵胄,敢做这个主的,也只有五殿下了。换一个人,这事都没得谈。”

  宁致远呷口醇香奶茶,笑,“这事儿,也就是朝廷这边磨唧,靖江王早就允了我们的。”

  江行云不以为然,淡淡道,“失败者的允诺,有什么用?他就是将靖江允了你们,怕也不过是给你们画个饼罢了。”说着又是一笑,“你们要实在太饿,充一充饥也是好的。”

  宁致远放下茶盏,颇是有感而发,“我每次都佩服江大人你的自信,你这样说,让我觉着被包饺子的好像不是你们,而是靖江王呢?”

  “倘这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我只当他没见识。这话从你宁致远嘴里说出来,可就是稀奇了。”江行云笑,“致远,你与段大人将出身豪门,帝都秘事,你们比我知道的还多呢。我得先请教你,既然朝廷已是冷灶,致远你怎么还肯召之则来,挥之则去呢?”

  宁致远的脸皮完全不比江行云的逊色,他笑吟吟道,“不论穆氏朝廷如何,我对行云你永远是召之则来,挥之则去。要是哪天你在东穆立不住脚,我们虚左以待。东穆能给你的,我们四海国也能给,封王赐爵,绝不吝啬。”这位还有挖墙角的打算,而且人家现在就自称四海国了。

  江行云笑,“倘致远肯投靠朝廷,但有所求,我立刻请你去面见殿下,你之所求,殿下皆会应允于你。”

  宁致远言归正传,道,“五殿下能做得了这个主?”

  “自然。”江行云道,“但殿下有条件。”

  “江大人请讲。”

  “不可首鼠两端,你们可以赌,赌朝廷胜或者赌靖江胜。建国称王,正常建交,都可以谈,但,只能与一方谈。如果致远你们想两头下注,那不行!”江行云道,“靖江王是反贼,我朝不能与同我朝反贼相交的势利进行往来。”

  宁致远笑,“这我不明白了,在为你们闽地海贸保驾护航之前,我们与靖江就来往以久,这些,行云你是一清二楚的。贸贸然不准我们与靖江来往,我们的损失,要怎么算?这也没道理,对不对?”

  “道理?”江行云唇角绽开一抹笑意,“靖江本就是我东穆所有,靖江王谋反,我朝正要捉拿反贼,你方却要与靖江王结盟,这是两国建交的诚意?你还问我什么道理,世上本就没这个道理!”

  “行云,你就是性子太急。”宁致远替江行云在盏中加满奶茶,温声道,“咱们这样说吧,要论与靖江打交道的时间,我比你要早。靖江王就已经在经营自己的势力了,行云,你在闽地这些年,不会认为靖江王是真的有意要攻打下帝都自己做皇帝吧?他要遇到个昏馈些的皇帝倒有可能,不过,靖江运道不大好,这些年,当今虽无先帝英明,也不算昏馈。要我说,靖江自始至终就是要打着与我们四海国一样的主意。”

  “你如今说靖江为反贼,当靖江立国那一日呢?”宁致远问。

  “致远,靖江立不立国,你何苦替他操心。他要立国,现在就可以说他靖江王要做皇帝了。记得以前我观古卷,上有一则笑话,就说一村里有人称帝了,把家里妻儿父母都封赐了一番。那也是称帝。”江行云笑笑,“靖江不论称王还是称帝,朝廷不会承认。我朝始终视靖江为反贼,所以,你要与我朝论交,便不能与我朝认定的反贼合作!非但是你,所以与我朝有来往的国家,比一同视之。”

  “好生霸道!”

  “这算什么霸道,倘哪天你们岛上一分为二,致远这希望我们认同段大人的统治,还是逆贼的统治?”江行云曲指轻叩桌面,发出沉闷的“嗒嗒”声音,江行云冷声道,“我们只会承认,与我们签立建交条约的姓氏的统治!”

  宁致远沉吟片刻,“我还是希望行云你能稍微让一让,行云,我看好东穆朝廷在北方的统治,同时,我也认为靖江王在江南也有极强的掌控力。”

  宁致远也恢复了往常的温润如玉,“当然,我更看好五殿下的能力,上一次,五殿下就做得很不错。此次,希望他依旧能够力挽狂澜。”

  “说来十分遗憾,上次原以为你们也会跟着一道来我们闽地捡个漏呢。”

  宁致远笑,“这是行云你不地道,我们要来闽地捡漏,怕是有去无回了。”

  “哪里,以前只觉着你们会看战事成败,如今方知你们连天下大势也会看。可见眼力是不错的。”江行云似笑非笑,“我是给致远你们提个醒,这一次,也要仔细看,看仔细一些,不要看错,也不要错过。”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55章 交锋之十九》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