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交锋之二一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莫如收到五皇子的信是在傍晚时分,穆元帝差于汾于公公送去的。在于公公看来,谢王妃倒没什么激动啊、兴奋啊、喜极而泣啊,之类的表现。谢王妃依旧是淡定的、优雅的,与往日无二的,令人高山仰止的谢王妃,就是给了他双倍打赏而已。以至于于公公每次见到谢王妃都得感叹一回,倘不是谢王妃双倍打赏,依他的察颜观色的本事竟也看不出谢王妃的心喜来,谢王妃这喜怒不形于色的本领哟……

  于公公再一次拜服啦。

  打发走了于公公,谢莫如方启了漆封看五皇子的信,一如既往的啰嗦风,看到那两句相思语,谢莫如不禁莞尔,平日里五皇子情话都很少的人,不想在信里倒是很放得开嘛。

  看过信后,谢莫如心情不错,江南局势严峻是肯定的,不严峻,怕也轮不到五皇子去。但,严峻同样是机会。靖江王当然不好相与,但穆元帝防范靖江多年,也不至于没有后手。所以,江南败局,看似严重,倒也没人们想像的那般严重。

  对于五皇子做的事,谢莫如还是比较欣赏的,譬如,祭一祭江南死去的将士,因靖江覆灭的家族,鼓舞一下闽地士气啥的,都不错。还的抢粮草一项,谢莫如也表示了认同,兵匪兵匪,这种时候,求生存是第一步的,别个先放一放吧。

  看过五皇子的信,谢莫如检查过孩子们的功课,第二日去宫里看望苏妃。

  苏妃也收到了儿子的家书,一向有些苍白的脸色多了许多喜气,见着谢莫如更是眉开眼笑,笑问,“可收到老五的信了。”事至此处,也不必掩饰儿子的行踪了。

  “昨儿下午,陛下命于公公送去的。”谢莫如笑着坐在苏妃身畔,“比我想的要顺遂。”

  苏妃感慨,“这些天苦了你。”苏妃在宫里,无非是做出个担心儿子的样儿罢了,其实根本不必特意做,苏妃是亲娘,本身就担心的了不得。谢莫如在宫外却是要应付八方人马,非但不能叫人看出破绽,这么兵荒马乱的,还得给五皇子捞政治资本。捞政治资本的事儿苏妃怎么知道的?谢莫如虽很少与苏妃说这些事,苏妃是从赵贵妃那酸溜溜的口气里知道的。一般五皇子府上有什么叫人眼红的事,赵贵妃就会酸溜溜,苏妃都有经验了。

  接了宫人奉上的香茶,谢莫如呷一口便递给了侍女,将宫人都打发了下去,方笑道,“咱们在帝都,不过做些琐事,总归是安稳的。倒是殿下,我先时很是担心江南不稳,殿下一去,果然给江南吃了颗定心丸。”江南大败主要就败在内斗上,靖江王一出手,吴国公死了,南安侯据说也死了,太子不知道哪儿去了,江南群龙无首,五皇子一去,先不谈五皇子的个人素质,就是他的身份,那真不亚于雪中送炭,天降祥瑞,重要的是,江南终于有个领头的人了。更幸运的一点是,五皇子非但有其重要的政治身份,他还有一大优点:有自知知明,不脑缺,更不会瞎指挥。

  为上者,有这三个优点,基本上已经可以算是英明了。

  五皇子给江南吃了定心丸,而江南,闽地的实力完整的保存了下来,柳扶风苏巡抚江行云一干人,称得上是五皇子的心腹旧臣,主属之间早有默契,做事自然有效率。

  如今,看到五皇子的信,谢莫如更是心下大定,连忙进宫来同苏妃说一声。

  苏妃自是喜乐,双手合什念声佛,“只盼着老五早些把江南的事料理清楚才好。”

  谢莫如笑,“母妃只管宽心,只要在江南扎下根来,回帝都不过早晚而已。”

  已是这般局面,苏妃道,“去都去了,把陛下交待的差使办妥才好。哎,老五这好歹还有个音信,我怎么听说,太子就在蜀中?”

  谢莫如问,“母妃听谁说的?”

  苏妃道,“说是太后宫里传出来的。”

  谢莫如笑,“许是太后担心太子安危,长公主安慰太后的话。原是我与长公主说的,太子有可能在蜀中。”

  苏妃就不明白了,儿媳妇在帝都消息也不会特别灵通,苏妃道,“太子怎么会去蜀中?”

  “也是我胡乱猜度的,薛帝师不是在蜀中么?”谢莫如说出“薛帝师”三字时,苏妃眉心不受控制的一跳,谢莫如只作未见,继续道,“江南大半江山都在靖江之手,蜀中却是易守难攻之地,且又有薛帝师坐镇。吴国公哪怕自己身遭不测,也必会将太子安置在一万全之地。往南想一想,除了蜀中,没有他处了。”

  苏妃定一定心绪,面儿上难掩担忧,她倒不是担心太子,她是担心自己儿子,苏妃打发了宫人,与儿媳妇低语,“太子万金贵体,既知太子在蜀中,会不会令老五去迎驾?”

  谢莫如道,“陛下着太子去江南,原是一片慈父心肠,结果如何?太子失踪这许久,陛下自然担心。但陛下并非昏庸之人,今湖广皆在靖江手中,殿下掌闽地与南安州,正是艰难时候。太子在蜀中,原是我的推断,并没有准确消息。母妃想,如果太子真的在蜀中,有薛帝师,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如果太子不在,那就需要另行查探太子行踪,更不必殿下亲到蜀中探访。太子再重,重不过江山社稷。陛下断不会令殿下涉险的。”

  苏妃轻叹,“怕是没这样简单。”

  “母妃的意思是……”谢莫如的话,当然是多有给苏妃宽心之意,但苏妃似意有所指,谢莫如就有些好奇了。

  “薛帝师可是个能人。”苏妃明明说着夸赞的话,眉心却是微微蹙起的,道,“再说,连我这深宫妇人都晓得,太子没把江南的事做好,出了乱子。太子脸上未免无光,倘太子能见到薛帝师,焉有不向薛帝师问计的?我只盼,倘太子意欲再掌江南,就让老五回来。倘太子无意,就令太子速回帝都。先时,江南不就败在内乱上头了么。太子也好,老五也好,不要相争,叫老五让一让。现下太子还没消息,待太子安稳了,太子要如何,只管让老五回来。”

  “母妃说的是。待我写信,就写与殿下知晓。”谢莫如笑,“母妃只管放心,殿下何尝敢与太子相争。”

  “哎,要是你在老五身边,我是不担心的。你不在,怕是没人能劝得住他。老五呀,很有些执拗劲儿。要依你我的意思,江山到底是太子的,听太子的就是。老五怕是不这样想。”俗话说,知子莫若母,这话着实有几分道理。就听苏妃道,“在老五心里,江山是穆家人的,他姓穆,故而,哪怕是藩王,也将江山安危看得很重。”

  谢莫如正色道,“这正是殿下令人敬佩之处。这天底下,趋利避害之人太多,倒是殿下这样执拗的太少。”

  苏妃笑笑,发间一支白玉凤头簪在室内的光影中映着苏妃有些苍白的容颜,语气却是不以为意的,“你把江山放在心里,江山却不一定能回报你。”

  “天下事,做既做了,何需回报?”谢莫如笑,“殿下肯定是这样想的。做了,无愧于心即可。”

  苏妃的眼神既有欣慰亦不乏叹息,不知想到什么,一时竟有些泪意。谢莫如不免说些孩子们的事以令苏妃开怀,“昨儿我说叫孩子们也给殿下写信来着,孩子们还说呢,父亲不是病着么?我跟他们说了半日,他们才明白了。大郎他们的信都写好了,就是三郎的,昨儿写到半宿还没写好,我看他都要写本书了。”

  苏妃想到三郎的话痨,不禁展颜,笑,“三郎那孩子,嘴巧,心也灵。”

  “是啊。”

  谢莫如一直在苏妃宫里用过午膳,方告辞出宫。

  五皇子的奏章都到朝廷的,行踪自然也不必再瞒着了。

  别人不说,大皇子在府里没少念叨五皇子奸诈,与自己的心腹谋士赵霖赵时雨道,“先前我还说呢,那会儿靖江王打到直隶府了都,我们几个,连带刚回来的老六都忙的团团转,就是老五,一直在家养病,养病,光药材我给他府上送了不知多少。如今倒好,原来他早去南面儿了啊!”白糟蹋了好药材。

  赵霖劝道,“此次与靖江交战,殿下提前备下粮草,满朝文武,谁不知殿下的差使办的好呢。”

  对此事,大皇子一向是有些自得的,好在,这是在赵霖面前,大皇子并不肯居功,反是笑道,“还是时雨你给我出的主意,我死催活催的,北面儿离得近的地方,早早的把秋粮交上来了,总算没全被靖江祸害了。南面儿离的远,又有许多地方直接征做了军粮……哎,白便宜了靖江。”

  粮草差使,大皇子得了穆元帝的青眼。但这差使,与五皇子在江南的差使比,就很有些不够看了,大皇子口吻发酸,“父皇也是,江南正是乱局,怎么单叫老五去?我在兵部这些年,用兵啥的,不比老五更懂?”到底难免抱怨一二,觉着父亲太过偏心,怎么好事总是想着老五啊!他堂堂皇长子,争不过太子就罢了,到头来,难道还不如五皇子不成?

  赵霖一口茶噎在喉咙,用了些力气方咽了下去,喉间被茶水噎的有些胀痛,缓了一缓,赵霖方叹道,“殿下以为现下江南还是太子初至的江南么?江南半壁已是靖江掌中物,闽地周遭,浙徽湖广等地,皆为靖江占领。闽地正处在其包围圈内,这差使,不好干。就是干得好,殿下别忘了,太子还在蜀中。太子心胸,怎肯让人?将来必生龃龉。”

  大皇子显然消息也很灵通,与赵霖道,“我听说太子在蜀中的事儿,就是老五家的胡咧咧。难不成,还真在蜀中?”

  “不论太子在不在蜀中,只要太子平安,绝不会让五皇子顺顺遂遂的立此大功的。”

  大皇子听这话颇有些兴灾乐祸,也就不嫉妒五皇子去江南的事儿了,他对太子很有微辞,勾起唇角,讥笑道,“太子还有脸争功?要不是他在江南拉偏架,朝廷怎致此大败?都因他偏着老丈人,把江南弄的乌烟障气!要搁我,我都没脸回来!”

  “正因没脸回来,才要找点儿长脸的谈资。”赵霖对太子的评价也是到了历史最低点。太蠢了,吴国公南安侯相争,关你储君啥事啊?你爹是看你资历不足,叫你去镀金呢,结果,你把自己当真金了,这下好了,江山都给镀没了一半。

  大皇子的手指灵活的敲击着手边梅花几,继而一笑,惬意十足,“正好叫他们争上一争,老五可不好相与!”太子与老五相争,这不是现成叫他渔利的好机会么?不得不说,大皇子在政治斗争中进益颇多。

  总之,五皇子在江南的消息,一日之内,传遍帝都豪门。

  谢尚书当天都去了趟五皇子府,倒不是为了五皇子在江南的事,谢尚书是为了给谢莫如提个醒,你可别成天乱说话了,蜀中那事儿,不好随便说的。你是随便说,别人都当真的。

  谢莫如道,“倘有人当真,正好迷惑靖江细作。”搅乱一池春水啥的,谢莫如从来不介意,她干惯了这等事的。

  谢尚书很无奈的,“就怕你随便一说,正说中,岂不招祸。”他真是不晓得谢莫如是怎么琢磨到蜀中去的,明明蜀中离闽地山高路远。

  谢莫如道,“我也就随便一想,祖父不会以为只有我想到蜀中吧?靖江难道想不到?我都想得到,靖江消息只有比我更灵通的。”

  “事涉太子,未免叫人多想。”

  “喜欢多想的人,自然会多想。像我,我就不会多想。”

  谢尚书给噎的硬是不知要说什么好了,是啊,谢莫如不多想,她随便一想,比人家多想的更要人命。

  好在,谢尚书过来,也不只是想给谢莫如提个醒,确定谢莫如很有把握后,谢尚书略说两句,便告辞回府了。谢莫如吩咐侍女取了几匹上等细布,说是给孩子们做衣裳穿的,让谢尚书一并带了回去。

  谢莫如就这么,不留神的又出了个大名儿:因为阖帝都都知道了,太子在蜀中呢。

  消息来源:谢王妃。

  谢莫如对此没什么观点,也不想表达什么看法,她在给五皇子写回信,先公后私,谢莫如先就闽地形势给五皇子一些鼓励,接着又说了自己对蜀地的推测,与五皇子写道,“薛帝师其人,深不可测,陛下留其于蜀中,必有深意。近来惴度江南,似有所悟。吴国公者,天子近臣也。纵身遭不测,亦当保太子无忧。太子谜踪,恐多涉蜀中。惜吾于前事多有不甚明了之处,此推断,亦恐疏漏。君可谴人暗察闽地进出道路,倘靖江多有安排,君亦当慎之再慎。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君密察蜀地即可,切勿亲身往之。太子倘居闽地,帝师自有安排,君去,无益。太子倘安居他处,君亦无需亲身涉险。君之安危,关系江南半壁,然,纵江南半壁,于吾心中,亦以君为最重……父母儿女,皆自安好。惟盼君早日归来,勿使相思深入骨。”

  做为信件的拆阅小专家的皇帝陛下,看到五皇子与谢莫如的信件,整个人都不大好了。

  一个是,“自与卿卿结发,未有分别。今相隔两地,甚念其念。”

  一个是,“然,纵江南半壁,于吾心中,亦以君为最重……惟盼君早日归来,勿使相思深入骨。”

  穆元帝想说的是:朕都不认识你们了。 

  猫扑中文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57章 交锋之二一》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