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交锋之还朝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君臣这里将太子回帝都的事议定,穆元帝刚松口气,后宫胡太后又着人找儿子过去说话。

  这次,胡太后是找儿子告状的,胡太后气得了不得,拉着儿子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控诉,“她眼里还有谁啊!你与文康都叫我待她好些,我听说她进宫来,就命人叫她过来说话。我也就说了三句话,她一言不合就起身走人了,她眼里还有哀家么?还有皇帝么?还有你妹妹么?你们是如何待她的,纵有一点儿人心,哀家也是太婆婆!哪家孙媳妇敢在太婆婆面前这样!就是不把哀家当太婆婆,哀家这把年岁,就是在街上见到这么个老太太,也不能这样吧。亏得哀家不用看她的脸面过日子,不然,哀家再不能活了。”胡太后一着急,就时常“我”啊“哀家”的紊乱。

  穆元帝难免问原由,胡太后一说,理全在她,基本上就是胡太后哭诉的那般,谢莫如进宫请安,要知道,因以往胡太后爱寻谢莫如晦气,后宫默契,谢莫如进宫不必来胡太后这里报到的,免得俩人一见面就掐。不然,但凡宗室命妇进宫,都要先来慈安宫的。谢莫如少这道程序,其实是两相清净,倒是胡太后,今儿不知怎地,知道谢莫如进宫,特意命人召谢莫如来慈恩宫说话。

  胡太后与谢莫如不和,基本上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没说两句半,谢莫如就起身走了。

  胡太后立刻找她皇帝儿子评理。

  殊不知,她皇帝儿子都要累死了!

  安抚了老娘,穆元帝去谢贵妃宫里问个究竟,谢贵妃的好处在于,这是个非常会审时度势的人,哪怕她现在也想给谢莫如添点儿堵。但,谢贵妃素来是理智高过情感的。虽然当年眼瘸了一回,但,她也不会在穆元帝面前说谢莫如不是。何况,穆元帝来她这里,而不是去赵贵妃宫里,不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吗?

  谢贵妃先捧了盏茶奉上,方细细说道,“臣妾刚交待人下去查呢,这不是前儿她们妯娌姑嫂筹银子的事儿么,这事臣妾听老三媳妇说了,最初是莫如张罗起来的,她在府里摆了些茶点,请了大家伙一并商议。原是孩子们好心,也不知谁多嘴,叫太后娘娘误会了。太后娘娘也是心疼五皇子,想着五皇子在外辛苦,太后娘娘就误以为莫如在府时行乐来着,说莫如不大贤良。莫如又是个直脾气,这可不就说两差里去了。我同赵姐姐连忙同太后娘娘解释了,怕莫如直率,说话不中听,就打发她先出宫去了。”谢贵妃仿佛根本不晓得胡太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跟穆元帝告状的事一般。

  穆元帝就一句话,“好生整肃后宫,尤其舌头长的,都割了去!”

  谢贵妃听着似穆元帝对后宫不满,忙起身一礼,应了声,“是。”心下又暗叹谢莫如不省事,要是个柔和的,哪怕被胡太后误会了,解释明白也就好了。偏生谢莫如两眼一瞪,似要吃人,赵谢二位贵妃只怕谢莫如在慈恩宫发作,只得连忙哄了她出去。

  而胡太后,真不愧是姓胡的,糊涂了一辈子,好在人有福气,身贵位尊,天下人只有奉承讨好的,也不知是不是好运道用光了。偏生晚年遇着谢莫如,真真是遇着了克星。

  知道是永福公主在胡太后耳边子下的话后,谢贵妃与赵贵妃都不好再说什么的,只得开始整肃宫禁,谢贵妃在谢太太进宫请安时还特意说了回,“母亲还是劝劝莫如,她这性子,也太强势了些。太后娘娘毕竟是长辈,又这把年岁,纵一时误会,也不好太过较真的。老话说的好,吃亏就是占便宜呢。”

  如今五皇子形势正好,谢太太思量着,胡太后毕竟是今上亲娘,今上又最是孝顺不过的。谢莫如对慈恩宫向来冷淡,这在五皇子综合评定上就是个拉分项呢。于是,自贵妃闺女的宫里出来,谢太太隔日就去了闽王府,好生劝了谢莫如一回。胡太后啥的,这把年岁了,不为别个,就是为了五皇子,能忍就忍了吧。忍一时之气,以后还有大富贵等着哪。

  当然,谢太太说的委婉,不过,中心思想也就是这个了。

  谢莫如听了也没说什么,只是道,“二叔一直外放,孩子们见得也少,听说二叔得了个小闺女,我还没见过呢。这些年,二叔一直不在祖父祖母身边,要依我说,二叔是为国尽忠,这没法子,倒不若接了弟弟妹妹们回来。孩子们大了,要念书要进学,帝都这里的条件总比西宁要强。”

  这话正中谢太太心坎,谢太太道,“我也与你祖父商量过了,待天气暖和些,就着人接去。”去岁西宁关不太平,可是把谢太太吓得不轻。

  谢莫如一肘倚着软榻扶手,道,“路上多备几辆结实保暖的车辆就是,天气冷热的,着几个忠心世仆,再也冻不着孩子们的。”

  该说的话都说了,因着谢莫如的性子,谢太太也不好狠劝,午饭都未用就赶忙回家操持接孙子孙女的事了,她不傻,谢莫如突然提起接孩子的事儿来,莫不是西宁那边儿儿依旧不大安稳么?

  儿子有职司,不能擅离职守,谢太太就格外着急孙子孙女们了。

  打发了谢太太,晚上大郎过来要单独跟母妃说话,谢莫如便打发了侍女,大郎这才如实说了,“因过年没见着苏家的年礼,母亲很是不放心,前儿要我去瞧瞧,我前儿不得闲,今儿个打发小柱子去的。小柱子说苏家大门都锁了,门上落了一层灰,是久不住人了,说是叫官府拿了去。我也不晓得里头的利害,不敢再贸然令人去打听,想找母妃拿个主意。”谢莫如治家甚严,自去岁城里不太平,且苏侧妃又犯了谢莫如的忌讳,很是一段时间没有苏家人上门请安,苏侧妃只以为是谢莫如不悦的缘故,她有过在先,是故,不敢有二话,只得一直在自己院里闷着。但,一直到年下,娘家人年礼都没见着,苏侧妃就晓得事不对了。她一个妇道人家,身边儿便是有侍女,也不能随便出门的,就是出了门,一个小丫环,也没处打听去。于是,苏侧妃就叫儿子过去瞧瞧。大郎一去,苏家早没人了,大郎与生母亲近,但他同嫡母感情也很不错,更兼一直受谢莫如教导,且是长兄的缘故,一直端正老成,故而,并不使什么小手段,直接就来同嫡母商量。

  谢莫如自是知道苏家事的,谢莫如也很满意大郎没自己去打听,而是先与自己商量。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秘密,这是正常事。但苏家显然是吃了官司,如果大郎不知轻重的去打探,那就是自作聪明了。谢莫如教导孩子们,向来是宁可孩子们笨些,也不愿他们耍小聪明的。

  大郎既来了,她便把苏家的干系与大郎说了,“当初你父王秘密去了江南,事关你父王安危,咱们府里府外是瞒得一丝不漏的。忽然有一日,苏太太过来,嗦使你母亲趁我不在府中,来我院里试探,看你父王可在府中。后来查明,苏太太会过来,是一位你母亲的叫苏顺的堂兄的嗦使,这个苏顺,是靖江细作。去岁帝都戒严,咱们府里闹反贼的事,你也是知道的。当时,宫里,皇子府,公主府,还有诸多权贵府上都闹了反贼,连带永毅侯还因此送了性命。这些反贼会在那一日起事,就如同约定好了一般,便是因为,他们是有一套联络暗语的。这些联络暗语,当初就是从苏顺嘴里拷问出来的。你母亲是咱们府里的人,她的清白,我能保证。你父王不在,我自不会叫她出事。但苏家在这里头有没有干系,我就不清楚了。这事,你不要多管。幸而反贼未成事,倘真成了事,莫说咱们阖府性命,江山都得葬送了。”

  大郎听得脸都白了,谢莫如拍拍他的脊背,声音放缓,却又带着一股淡淡的训诫之意,“处高位者,从来少不得被人算计,你大了,也要记住。人都有七情六欲,有些事能循私,唯有忠贞一事,断寻不得私的!事涉忠贞,那么,图谋的就不只是荣华富贵,而是身家性命了!”

  话至此,求情都免了。

  何况,大郎年岁渐长,也知什么事能求情,什么事求不得情面。就像嫡母说的,倘反贼成事,颠覆江山,能有他的好么?

  大郎第一次感到伤心,自己怎么就摊上这么个外家?

  外家富贵与否,大郎其实并不在乎,他自己是皇孙,富贵啥的不缺,哪怕外家贫寒些,安安分分过日子也行,结果,事涉反贼……

  大郎张张嘴,望着嫡母,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

  谢莫如道,“去看看你母亲吧,她想是惦记着呢。”

  大郎郁闷,“母亲也忒耳根子软,听风就是雨的,人家一撺掇,她就当真。”其实大郎对苏家情分并不深,也就是未上学时一月与外祖母见两回,后来上学,初一十五不是他休息的日子,所以寻常也见不着。幼时见得多些,只是彼时年岁小,不懂什么,待得大了,他就随父母就藩,就没怎么见过苏家人。倒是大郎回帝都后,苏家有想把他舅家表兄给他做伴读的意思,但他本身有从闽地带回来的伴读,这事儿就没成。及至又出了这档子事,事涉反贼……大郎更担心的反是父亲,他连忙问,“母妃,这对父王不会有什么影响吧?”他爹刀山血海的出去打仗,他外家来当细作挖墙角打探消息……大郎真是气死了!

  “现下无妨,将来就是话柄。”谢莫如道,“你也不要太担心,我只是将此事利害告诉你。你父王南下,这般为朝廷尽忠,便是有话柄,他自身行的正,自然百邪不侵。你好生劝一劝你母亲,叫她安稳些,这事你父王还不知道,但他回来,这样的事是瞒不住的,别叫他回来再生气。”

  嫡母把话说到这份儿上,大郎只有满心感激的。

  大郎过去把苏家事同母亲说了,苏侧妃还只不信的,一味再叫大郎出去打听,又叫大郎去托关系,莫使苏父苏母在狱中受苦。大郎气得头晕,道,“这事倘不是十拿九稳,我如何会来与母亲说!别的事能去走人情托关系,有害江山的事,如何能去说情?母亲想一想,倘真叫反贼把事做成,儿子还在不在都得两说!母亲为父王侧妃,这些年,何等安稳日子,此事府里尚不知情,倘叫人知道,母亲如何立足?外祖母倘真是个清白的,别人冤枉不了苏家。倘苏家与反贼有瓜葛,那苏家当初有没有想过母亲与我,母亲是入了穆家的门,我也是姓穆的!这江山是穆家的江山!父王在不在府中,凡事自有母妃做主,母亲便是听到什么风声,也当与母妃私下说清楚,如何要去暗中打探,行此鬼祟之道!”

  苏侧妃已是肝肠寸断,外加肝胆俱裂。肝肠寸断是的担心娘家,肝胆俱裂是的担心自己,苏侧妃是满肚子苦楚说不出口。当初,当初她过去试探,不也是为了儿子的前程么?

  只是,这想头,她敢想,却是再不敢说的!

  苏侧妃百般心绪难以言明,又见儿子半点儿不理解自己苦衷,只得掩面哭道,“王妃何尝会将府中事与我商议,我若明说,只怕王妃嗔我事多。”

  这话蠢的……大郎头晕目眩,道,“母妃特意叮嘱我过来好生劝一劝母亲,母亲你说的又是什么话。母亲你就是出门少,也当知道外头的事,大伯家的桐堂兄如何,我又如何?我虽不是母妃生的,可母妃待我又哪里不好?难不成,就因母妃是嫡母,这好就当是理所当然的么?母亲不看别人,就是看着我,也当对母妃心存感激才是。”

  苏侧妃直接病了。

  好在,闽王府不缺医药,既不舒坦,延医问药就是。

  大郎给他母亲气得好几天不舒坦,不过,他年岁渐长,也不是苏侧妃那样动不动就病的人。且经此事,大郎愈发注意自己言行,谢莫如看他稳重,就准备把大郎二郎三郎都挪到前院起居,苏侧妃病病歪歪的,谢莫如也不会因她耽搁。大郎几人有了新院子,因苏侧妃病着,谢莫如干脆把五郎也从苏侧妃院里挪了出来。

  俩儿子突然都不在身边儿了,要搁个心理脆弱的,趁势也就一病死了,苏侧妃不一样,甭看她时不时的爱病一病,突然俩儿子叫谢莫如挪走,她却是挣扎着渐渐好了起来。

  好在,苏侧妃在病中也想明白了,娘家她是无能为力了,且,娘家这事儿,还多多少少牵连到她,及至病好,她就去梧桐院认罪悔过去了。谢莫如也没怎么着她,倒是苏妃,很识趣的请了尊菩萨到屋里,自此吃斋念佛起来。苏侧妃歇了心,府里内院顿时清净不少。

  于徐二位侧妃多多少少也窥到了些内情,只是,如何敢在这当头多嘴,更不敢对苏妃落井下石啥的,就是她们自己,也倍加谨言慎行,对娘家更是时时约束,勿使娘家拖后腿。

  及至三月中,太子还朝。

  相对于当年太子大作排场代天子行赏江南的气派,如今太子归来,颇有些灰头土脸。倒不是朝廷有意冷落太子,亦非太子在江南疏失之事,只是,如今江南半壁沦陷,一日国土未复,穆元帝也没什么心情在排场上做文章。

  好在,伴随着太子还朝,继而就有五皇子与永安侯的捷报递上,当然,俩人递的不是同一件事。永安侯这里是自陕地平安接应太子不说,遇上过去追缫太子的靖安军队,斩首五千余人,未做纠缠,命次子李宇护送太子还朝。这是永安侯点清战果,方具折以奏朝廷。

  五皇子的捷报是另一件事,趁湖广军过去抢劫太子的时候,赣地暴发农民起义,五皇子趁机夺回了赣地,这就不只是斩首多少人的事了,直接就是收复失地啊!

  两封捷报送一前一后送至帝都,穆元帝大喜,直道,“闽王与永安未负朕望!”

  就是满朝文武也纷纷觉着,收复江山有望了!

  于是,马屁如潮涌。

  相较之下,从前一向锦绣繁华的东宫,反是蓦得冷清起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63章 交锋之还朝》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