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交锋之老唐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莫如正在召见谢柏家的三个堂弟一个小堂妹,谢柏与宜安公主育有三子一女,昨日刚将人接回帝都,今天谢太太带着孙子孙女的来谢莫如这里说话。

  谢莫如与谢柏一向关系不错,见着堂弟堂妹的也很高兴,同来的还有谢玉,因路远,家里给谢玉请了假,过去接的孩子们。

  谢莫如将小小的小堂妹唐莫春揽在怀里抱着,笑,“我还总记得小时候阿玉跟着阿芝阿兰后面念书回来的样子,一转眼,阿玉都是要做父亲的人了。”谢玉娶的是翰林侍读学士宋正之女,而且,谢玉是兄弟里念书最有天分的,他是兄弟三人里第一个进士,要不也不能得了翰林侍读学士青眼。所以,谢玉的亲事,比不得长兄娶得吴国公之女,与二哥岳家北昌侯似也稍有不足,但侍读学士,正经天子近臣,且,翰林清贵,有别他司。只是谢玉在子女缘上颇有不顺,谢家男孩娶妻都晚,尤其谢玉这在念书有天分的,谢尚书硬是等孙子中了举人方才议亲,可议亲那几年吧,正赶上朝中各种不太平,一来二去的,就耽搁到了谢玉中进士入翰林,兴许是天生的缘分,一进翰林就给宋侍读给相中了。谢尚书对这亲事也挺满意,只是,谢玉本就晚婚,成亲好几年,宋氏都没动静,后来宋氏都撑不住要给谢玉纳小,还是谢玉撑住了,此次他去北面儿接堂弟堂妹,顺带给二叔和宜安公主请安,宋氏在家里就查出身孕来。

  说到妻子有孕,谢玉自是欢喜,笑道,“大姐姐看我们,总是觉着我们还小的。我看阿持他们,就觉着他们是孩子了。”阿持,这说的是谢柏长子。谢柏三子,长子谢持,次子谢拓,三子谢拙。

  “这倒是。”谢莫如心情显然不错。谢持年岁最长,今年十四,谢莫如问了谢持几句书,问题由浅至深,直问得谢持冷汗都要出来了,谢莫如方对谢太太道,“阿持这学问,考个秀才倒也勉可一试。不知祖父和二叔是什么打算?”

  谢太太道,“你祖父的意思,是希望他们多多念书,日后好考功名的。”

  谢持不由心下暗道,早听父亲说这位大堂姐极有学问的,果然不错。

  听了谢太太的话,谢莫如倒也没多说,只道,“年岁小,多念几年书也是好的。”摸摸谢莫春的小脸儿,笑,“□□姐儿陪我几日吧,大郎昕姐儿他们都去上学,我这里倒也没什么事,多个孩子,也热闹些。还有纪先生,也可教春姐儿些启蒙功课。”看谢兰之妻于氏一眼,“思安也大些了,叫思安一道来,她们虽是姑侄,其实年岁相仿,倒可做个伴,一处玩耍。”

  于氏连忙应了。因长嫂吴氏在孝期,近来都是于氏侍奉着谢太太出门。

  谢太太自是乐得见谢莫如亲近娘家女孩子,笑道,“你素来偏爱女孩儿些,我就晓得你会舍不得春姐儿,那成,待我回去打发人送春姐儿的衣裳过来。”殊不知谢太太现下也扼腕呢,谢莫如无嫡子已是大憾,不过,闽王府庶子的素质们也很不错,譬如新年宫宴上陪坐君侧的大郎,表现就挺亮眼。偏生谢家长房第四代唯谢芝有一个女儿谢思安,谢思安年岁且小,资质难辩……想当年谢贵妃为妃,那是没法子,谢家门楣有限,争不过豪门世族,只得让闺女为妃了。今谢家的门楣倒是够了,且有谢莫如这亲孙女主事,倘有合适女孩儿,若能双方联姻,嫁进来必是正室无虞。偏生谢家长房没有合适闺秀,二房倒是有,只是这事还不知谢莫如是个什么意思。

  谢莫如特意多说了一句,“把服侍春姐儿的人也一并送过来。”

  略说几句,谢莫如就命紫藤带着孩子们去园子里逛一逛,于氏想着孩子们刚来帝都,起身道,“我陪孩子们一道去吧。”

  谢莫如道,“无妨,有紫藤呢,她素来妥当。”对于氏道,“你也听一听,只是不要随意乱说就是。”

  于氏忙又坐下了。

  谢莫如问谢玉这沿路见闻,谢玉道,“不比以前了,以往去西宁的路上是极繁华的,不说别个,来往的商贾车辆不绝。现下冷清多了,回来时,百姓们都在忙着夏收了。西宁城倒还稳当,没听说有大户出逃之事,兵备上极为肃穆。”

  都是自家人,谢太太就问了,“莫不是西面儿还要打仗?”

  “这谁也不知道,但如今我朝内乱,又有外敌环伺,这样的机会,错过了就不知要再等多少年。”谢莫如道,“再说,和柔公主下嫁西蛮王多年,却一直未闻公主有子之事,可见西蛮王对我朝终有防备之心。”

  谢太太现在最恨的,非西蛮人莫属了,她恨恨道,“这该死的蛮子,怎么就没片刻消停!”

  谢莫如道,“我也只是一猜,再者说,去岁西宁关就挡住了蛮人的进攻,今年有了经验,哪怕真有蛮人犯当,想来也无大碍。”

  谢太太叹,“话虽如此,每次听得哪里打仗,我就心惊肉跳的。”

  于氏劝解道,“祖母只管宽心,朝中定有安排的。要说没防备,去岁才真是没防备呢,西宁关不也守下来了么。我回家,听父亲多次赞二叔是难得的能臣,陕甘的李总督亦是精干老臣了,而且,西宁关那么些将士呢,只要将士一心,咱们这么些人,难道还守不住西宁关?”

  听于氏这话,谢莫如不由暗自点头,可见平日里也是个有心人。原本想着于氏有个不着调的兄长于湘,谢莫如先前很有些担心于氏的素质,近来细察,于氏倒不类其兄。

  谢太太咬牙切齿,道,“就盼着这该死的蛮子什么时候死上一死去!”

  说一回可恨的西蛮人,谢太太又问谢莫如,“听说今儿太子回朝,不知有没有五殿下那边儿的信儿?”谢太太现在没啥别个愿景,就盼着国泰民安来着。尤其谢氏一族呈蒸蒸日上之势,只有国家太平,才有好日子过啊。不然,国家七零八落了,家族再好能好到哪儿去啊。

  “太子回帝都走的是川陕,经晋中直隶到帝都,殿下还在闽地那块儿,怕是不得便。”谢莫如道,“说来阿芝媳妇也快出孝了,等她出了孝,祖母只管让她到我这儿来坐坐,我们也很长时间没在一处说话了。”

  谢太太笑眯眯地,“她是个守礼的,因身上带着孝,极少出门。”

  “都是一家子,我并不忌讳这个。”

  “娘娘不忌讳,毕竟皇家规矩重些,咱们自己就得注意,不好因这个叫别人说到娘娘头上。”

  谢莫如笑,“要不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总能在祖母身上有所得。”

  谢太太听得喜悦,笑谦道,“娘娘过誉。哪里是宝,勉强不做老废物罢了。我就是想着,凡事,小心无大过。”

  “能得‘小心’二字的精髓,世间能有几人。”哄得谢太太愈发欢喜。谢莫如并非虚言,谢家不是没有优点,实际上,谢家一直这么不大冒头儿的发展,然后,家里就尚书、侍郎、皇子妃、贵妃、驸马都有了……说句老实话,帝都在综合评定上比得上谢家的都不多,可见谢家自有其过人之处。要谢莫如说,谢家最大的过人之处就是谨慎了。但也因其谨慎太过,谢尚书能入内阁,却与首辅无缘。

  送走谢太太一行,谢莫如留下了小莫春,抱着她,逗她说话,做游戏什么的,哄小堂妹玩耍。第二日早上,唐大人递帖子求见。

  谢莫如与唐大人有些交情,但交情不深,在闽地三年,唐大人更多的是与五皇子交流军务。原本,五皇子不在帝都,唐大人送上拜帖礼物也就是了。但,自昨日回家,听小儿子嘀嘀咕咕直到三更天的谈心后,唐大人发现,不能不来呀。

  原来他家儿子承了人家谢王妃天大恩情啊,现下教导他儿子的是谁,那是与薛帝师齐名的江北岭啊!难道是他儿子天纵英才得了江北岭的眼缘么,这种话,不要说嘴上去说,只要心下想一想,唐大人都能愧红一张老脸……哎,人家北岭先生还不是看谢王妃的面子么?

  你说,五皇子不在帝都,谢王妃都能给他儿子操持下这天下人情来。

  他儿子还傻兮兮的同他报怨北岭先生要求忒高啥的,唐大人就想一巴掌抽死这不识好歹的小子。哎,儿子傻,他不傻啊,不傻,就不能装不知道。

  于是,唐大人就来了。

  虽然儿子想陪,唐大人没要他陪,把小唐踹去当差了。一路上,老唐还想着,莫不真是老天疼憨人,这小子哪儿哪儿不出众,偏生有机缘。

  是的,因为祖上出过活神仙,唐家人素来比较相信机缘这回事的。

  唐大人心下还想着,可能是神仙祖宗指点我来拜见谢王妃的吧。

  这是唐大人生平第一次独自拜见谢王妃,主要是感谢谢王妃对他儿孙的照顾。谢王妃颇是和颜悦色,便也掩饰不住那岁月沉淀的雍容,尤其是,唐大人发现,谢王妃与闽地时相比,可是半点儿没显老啊!当然,唐大人是外臣,不好盯着一位王妃看的,他老人家也不过是扫了一眼而已,就听谢王妃道,“小唐是我府内属官,当差素来用心得力。小小唐是大郎的伴读,我看他,与看大郎是一样的。他们在我这里都很好,唐大人只管放心。”

  唐大人立刻表示自己极是放心,同时心下腹诽:俺家儿孙都有大名儿的好不好?这小唐、小小唐是啥啊?哎哟喂,怪道在闽地时五殿下总叫俺老唐呢?这,你们不好成习惯的啊!

  其实俩人没什么话好说,谢王妃问候过唐大人与唐家妇孺后,主要是想问一下,唐大人还会不会再下江南?

  唐大人正色道,“老臣愿为国效力,要说江南之事,不是老臣自夸,较其他人还是熟悉一些的。昨日面陈陛下,陛下已允老臣所请。”

  谢莫如面上露出见唐大人以来的第一抹微笑,她道,“朝中别个人我也不大熟,就是唐大人还略熟些,毕竟在闽地时常听殿下提起你,况小唐人品,我亦深知。如今正是用人之际,唐大人与殿下早在闽地时就一起共事,倘能多个熟悉老臣,想来殿下那边儿也能轻松一些。”

  唐大人道,“娘娘时时惦记殿下安危,实是贤良淑德的典范啊。”虽然谢莫如的血统与谢莫如本人跟“贤良淑德”无关,唐大人还是拍了一记马屁,主要是他想提醒谢王妃一句,要说谢王妃,智商是足够的。现下五皇子情势一片大好,唐大人儿孙皆留在五皇子府做资深下注了,唐大人自是盼着五皇子能更上一层楼的。眼前是没什么,朝廷正用着五皇子,太子也给召回帝都了,只要五皇子把江南的事搞定,那就是大功一件。不过,如唐继这千年世宦之家出来的老油条,他家的历史长了去,朝廷都换三个姓了,他家还做着官呢。甭看唐家现在没什么爵位,唐继也未能位列中枢,但架不住人家家族历史长啊,见风见雨的经验足。唐继自身也看好五皇子,但是,太子是嫡子,且东宫早立,眼下东宫失势,但离废弃东宫还早的很呢。五皇子自己素质是慢慢儿的上去了,唐继也相信,没有这位谢王妃的辅佐,可能就没有五皇子的今日,但同时,谢王妃也是五皇子最大的一块短板。别个不说,谢王妃这血统就遭人忌讳,要是现下辅圣公主留下千八百后人,可能没人拿一个姓谢的王妃大作文章,可惜的是,辅圣公主身后无人了,前英国公方家也是满门尽诛,这位谢王妃就成了唯一一位具备方家与辅圣公主血统的后人。

  从唐继的观察来看,谢王妃不是个心胸狭隘的,只是,谢王妃是不是不要紧,重要的是,在别人的眼里,她是不是这样的人?

  谢王妃当然做过许多好事,在闽地时就组织人们修桥铺路、施粥舍饭,回到帝都,还给朝廷捐款,当然,这个是唐大人昨天刚听儿子说过的。可同时,谢王妃也表现出了对慈恩宫极大的抗拒,而且,完全没有半分缓和的意思!

  哎,要说慈恩宫,不要说唐继了,帝都有点儿眼光有点节操的人都看不上慈恩宫的政治水准。可是,谁叫人家是今上亲娘呢。谢王妃这般强势,日后必在此处受阻。甭看慈恩宫成天一幅糊涂相,可慈恩宫本身就是一面不能容人忽视的政治招牌。

  要不是跟谢王妃没这么熟,唐继都有心劝一劝谢莫如暂且收敛一下脾气了。

  只是唐大人不晓得,谢太太早劝过谢王妃了。

  一个王妃,一个外臣,不好多谈,略说几句话,谢王妃就命唐大人去张长史那里说话去了。得知张长史等人虽未能随五皇子一道南下,但去岁帝都戒严,安置官员啥的,张长史等人还都得了朝廷不错的差使,唐大人就更佩服谢王妃的手腕了。

  唐大人与张长史薛长史两位说了过几天要随李宇一道南下的事,二人皆道,“殿下那里,就劳老唐你尽心了。”

  老唐满口谦虚应承的同时表示:原来我在闽王府的称呼当真是老唐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67章 交锋之老唐》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