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交锋之寒噤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靖江王当即立断,很是令五皇子遗憾。

  虽然遗憾,五皇子也开始主持闽地的新年了,军政双方的官员都要赐宴,反正五皇子在闽地也是光棍一人,大家凑一处,热热闹闹的喝酒说话。

  经过两年的生死边缘的奋斗,五皇子与这些臣属的感情很不一般,尤其是近来战事,文官尚好,武官死伤不少,伤了的,五皇子都给安排了后勤差使,死了的,抚恤亦是优厚。另外,打仗是最不拘一格降人才的职业,五皇子柳扶风很是提拔了一批中低级武官,五皇子这人有样好处,特会收买人心。也不是收买人心,反正,五皇子对武官非常不错,以往朝廷承平日久,纵是武官,也都是有些文化修养的,现下基本上命稍微不硬的都死了,新提拔的,既不论出身也不论学识,就是看会不会打仗,当然,命还得硬些才好,这样的打仗不容易死。这些人,很有些出身寻常的。五皇子待之十分亲切。

  五皇子也没刻意笼络人心啥的,他就是亲力亲为,赏罚分明,他亲自颁布的十杀令,第一条就是冒军功者,杀!

  五皇子深知军中猫腻,冒军功是常有的事,这冒军功一词,先时太子在穆元帝跟前说南安侯杀民冒功,就是冒军功的一种。但其实这种杀民冒功的事,在边关常见,边关地广人稀,有时屠一村啥的,许久无人能知。但江南不行,江南一向繁庶,你在这里真敢杀民冒功,那是绝对瞒不过去的。江南之地,最常见的冒军功是,上司贪下属军功。

  军中弊端,要是太平岁月,五皇子想行此雷霆手段怕是不易,如今社稷危难,非峻法无以安人心。何况,这打仗真刀真枪的,五皇子要提拔干材,就不能让这些官场老油条挡了道。

  五皇子对付老油条也很有法子,有没有本事,去战场上见真章吧,有本事活着回来,继续用你,纵使老油条,只要有价值,五皇子不吝于采取温和一些的手段。倘没本事还敢耍油条,不必五皇子出手,战场就收了你。放心,不叫你白死,五皇子会给你申请丰厚抚恤金的。

  把没用的处理干净了,有用的自然就能冒头,五皇子就这么没有一丝烟火气的提拔了一批能臣干将。想一想先前在礼部任职时因科场舞弊案得罪半朝人时的自己,五皇子都会情不自禁的看一看自己的手,想着,这就是手段吧。而他,是何时学会这些手段的呢?

  饶是五皇子也得感叹一声自己的变化了。

  五皇子感叹的时间并不多,除了各种军政要务,临年了,除了年下赐宴,五皇子抽空还关心了一下谢槿谢云谢远,这都是他媳妇的娘家人。要说谢家人也是各种命大,先前五皇子在闽地就藩时闽地就与靖江打过一场大仗,当时也死了不少人,谢家人如谢远正处在战区,谢远也没赶上大撤退,不过谢远机伶,他带上能带上的人躲山里去了,及至靖江败退时,他运道不错,还带人出来敲死了好几十的靖江残兵。谢远这小县令就有了战功,上遭论功时,五皇子自不会委屈他,谢远直接由个五皇子委任的从七品县令升到了闽州府从六品同知,连升两级,这样的升职速度,纵使人眼红也不会说什么,因为谢远是因军功升迁。

  此次,五皇子到了闽地,只觉着人手不够的,倘是低品阶职司,倒可考较出一批文士来支应,高品阶的官职,五皇子也不会轻予不了解的人,如此,谢远也是走了运道,直接给五皇子弄去赣成代一府职司,至于谢槿,直接由闽地一知府,成了赣地代理巡抚,谢云依旧在柳扶风手下的后勤司当差,这几年历练的也不错。

  五皇子当然不可能只提携自己岳家人,如果只提携岳家人,那就不是提携,而是将人放在火上烤了。整个赣地官员,自巡抚到知府,从同知到通判,再到各县县令,都是五皇子与李巡抚等商议后安排的,确切的说,这些人都是五皇子提携的。五皇子一面干着提携人的事儿,一面小心肝儿乱颤,觉着自己这是不是结党了啊!他可不是成心的,现下好容易将赣地收复回来了,与他皇爹通信又不方便,便是朝中有合适的人派到赣地来,这一时半会儿的也过不来啊,他就只好越俎代庖了。

  当然,这些事,五皇子在奏章中也都同他皇爹讲了。

  如今快过年了,各地官员不能擅离职司,五皇子也要有所赏赐的,同时还要问一下他们治下的民风民情,社会治安,有没有人串连造反啥的。

  年关难过,五皇子也不能免俗啊。

  五皇子的年关只有忙上加忙的,谢莫如的年关倒是鲜花着锦,自从五皇子去了江南,宫中年节赏赐,五皇子府都是最厚重的一份,便是东宫也不能与之相比的。这个,也比不得。没看到这么些皇子就五皇子去江南出生入死么,可以说,五皇子府这份荣耀是五皇子拿命拼来的。谁也眼红不得。

  非但宫中给五皇子的赏赐逾越东宫,这过年,帝都各府第给谢莫如送的年礼都非往年能比,丰厚的哟,谢莫如直接变现了。

  谢莫如还养成个习惯,闲来无事就喜欢听各府诰命来她这里奉承,这些诰命说来说去就喜欢说江南之事,言语间神采飞扬眉飞色舞,好似自己亲去过一般。便是坊间,也有十数本歌颂五皇子战功非凡的话本子每日在茶楼戏院的说唱个没完,谢莫如年下也听了几场,直逗得谢莫如都翘起唇角,四皇子妃胡氏笑,“看你这乐的。”

  谢莫如笑,“不知是谁人编的,这说的倒不似我家殿下,活似天上神仙。”

  四皇子妃胡氏道,“你当没有呢,喜福班儿就有一出戏,说五殿下是神仙转世呢。”

  一听瑞喜班儿这名,谢莫如是知道些的,道,“他家的班子向来喜欢风月戏,怎么这回倒换成这歌功颂德的路子的?”

  胡氏悄与谢莫如道,“瑞喜班儿是吴国公府的本钱,你留点儿心。”胡氏不好说这阖帝都共吹捧五皇子的事不大好,毕竟谁不爱听好话呢,不过,她与谢莫如交情不一般,故此,颇为露骨的提醒了谢莫如一句:这里头可不一定都是好意。

  谢莫如笑笑,“这捧杀的事儿,我素来最看不上的。”

  胡氏笑,“你心中有数就好。”胡氏自己亲爹下落不明,其实就是她爹显赫时,胡氏也没想过再进一步啥的。主要是,胡氏有自知知明,她就愿意与丈夫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当然,没有争位的意愿,但胡氏与四皇子对于储位也是有明确倾向的。四皇子本就没的母族,他爹还算照顾他,给他娶了个显赫的媳妇,岳父平日里对他亦是照应,就这么个好岳父,还给东宫整的生死不知了,四皇子能没意见?四皇子意见大了去!便是四皇子都不止一次的心下暗自忖度,倘他五弟做太子,日后他便是就藩,日子也是好过的。倘叫东宫得势,非但岳父家是不能好的,凭东宫的小心眼儿,怕他也得不了好。

  是故,五皇子不在帝都,四皇子夫妇就时常与谢莫如通些消息啥的,譬如这有人阖帝都的宣传五皇子,四皇子就觉着,现下无妨,日后怕是招忌。四皇子妃就趁着听戏的时候,提醒了谢莫如一回。

  见谢莫如事事明白,私下同丈夫道,“也就是五弟妹的心气了,要换个人,听里里外外这些好话,怕早晕头了,哪里像五弟妹……”顿一顿,胡氏方道,“五弟妹这人哪,不是一般的清明。”

  四皇子夫妻情分极好的,且老夫老妻这些年,四皇子在妻子面前素来随意,轻声道,“有这么个人有帝都,老五也能放心的在江南当差。哎,不然在江南拼死拼活,九死一生,帝都这里却这许多人合起伙来给他下绊子,该心凉了。”

  胡氏与东宫一系仇怨不浅,冷笑道,“要我说,有这心思想这些邪门歪道,倒不若将心放在正事上,也能稳扎稳打的做几件正经差使了。上次我去宫里,又见永福公主同太后娘娘哭诉吴世子袭爵之事,这吴世子也稀奇,男子汉大丈夫,袭爵靠的是自己的本事,总叫公主一个妇道人家去宫里哭诉算怎么一回事?父皇这样圣明的人,难道就因公主哭诉便会把爵位轻付?”

  “不必理会。”说到吴国公府,四皇子也要臭脸的。

  四皇子夫妇的私房话暂且不提,谢莫如在给五皇子的家书上很是提了一回帝都上下对五皇子的吹捧,谢莫如写道,“帝都内外,皆言君之神通。更有茶楼戏馆,曲艺说唱,为君歌功颂德。吾偶有听之,亦觉君不似凡人。闲话一二,供君一笑。”

  五皇子收到他媳妇的家书,险没吓死,五皇子现在智商手段都较先前有长远进步,从他媳妇的家书中,能解读的就太多了。

  五皇子深深觉着,这哪儿是家书啊,这是一段活生生的郑伯与共叔段的历史啊!

  而五皇子自身的角色,想想也不是郑伯啊。捏着他媳妇的家书,五皇子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70章 交锋之寒噤》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