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交锋之战事二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叶司南身为靖江王心腹,能被派到柳扶风身边掌斥侯营,其侦察能力显然非属下能比。

  在江行云与柳扶风汇合当日,叶司南就回来了,细禀冯飞羽,“江行云奉闽王至前线所带兵马不超过三千人。”这种侦察结果,叶司南也是一脑门子的汗,不知先时冯飞羽如何看出不对来的。

  冯飞羽很满意,心下忖度一番,鱼精干得就是阴谋诡计的买卖,叶司南说三千人,不,鱼精所带随从不会超过两千人,难为她怎么弄出上万人阵仗来的。两千人马,呵,两千人马护送的,绝不可能是闽王!冯飞羽吩咐叶司南,“将前番所探,写封密折送至靖江。”

  叶司南面露为难之色,这不是故意蒙蔽陛下么。就听冯飞羽继续道,“今日所探之事,不要再跟第三人讲。”

  见叶司南没有立刻应下,冯飞羽淡淡瞥他一眼。

  叶司南到底军中出身,正色道,“是。”

  冯飞羽并不是有意要瞒着靖江王,只是打仗的事,不容有半分轻忽。当初闽王为求一胜,还叫永定侯装死来着,那会儿东穆朝廷上下可是都认为永定侯是死了的,连永定侯自己家都上上下下披麻戴孝的办丧事。闽王瞒得何等严密,可见一斑,连穆元帝都瞒着没说。这就是战争,机密之事,不可传第三人耳。

  靖江王当然不会将机密事乱说,事实上,冯飞羽不让叶司南详实禀告靖江王,防的也不是靖江王,冯飞羽防的是邱侧妃。邱侧妃一向喜欢插手军政之事,靖江王对其宠爱非常,当然,邱侧妃对他冯飞羽向来客气,就是说话也十分公允,就是邱侧妃本身的政治水准,冯飞羽也是认同的,毕竟先时穆三离间东穆太子与南安侯一事办得十分漂亮,那便是邱侧妃的计谋。冯飞羽也相信,哪怕邱侧妃知道什么军中机要,也不会乱说。但,当大家都认为自己不会乱说的时候,事情往往就这样传播了出去。鱼精可不是傻的,她都有本事刺杀赵大将军,刺探情报之类的事,想来也不在话下。冯飞羽身为三军主帅,自然要小心。

  只是,冯飞羽这边小心了,靖江王接到江行云奉闽王去前线的消息,不禁有些微微担忧。当初,冯飞羽可是信誓旦旦的说,闽王必会留在闽安城的。如今闽王去了军前,那么,冯飞羽当初的计量岂不是就不成了么?

  邱侧妃看靖江王忧心,宽慰他道,“冯将军向来骁勇善战,倘能力破闽王中军,活捉闽王,也是大功一件。”

  要是能被这话宽慰了,靖江王也就不是靖江王了。靖江王将密折合上,道,“谈何容易。柳扶风同样是当世名将,他虽不良于行,不能率军出战,但有闽王在军前,闽王方定是士气大涨。”

  “这才开打,陛下何须这般忧心。若实在放心不下,不如叫三郎代陛下去军前看看,好坏如何也就知道了。”说完这话,邱侧妃叹道,“按理,闽王那边儿,闽王都不惧危险亲去军前,咱们这边,当是太孙前去方好。只是,军前不比别处,太孙身份不同,不好涉险。且闽王也不过一藩王,倘叫太孙去,倒显着抬举闽王一般。三郎未曾分封,也是陛下之子,身份上与闽王倒还对等。只是一样,他去是去,陛下必要叮嘱他,就是去了,看看也罢,军中之事,不许他伸一根手指。这打仗,最怕不懂装懂,冯将军乃宿将,纵战事不若冯将军所料,心中必已有应对之策。我就担心,他仗着身份对冯将军指手划脚,好心误大事。”

  略缓一缓,邱侧妃道,“这几年,闽王能顶住冯将军,拿下赣地,难道是闽王懂得领兵打仗么?并非如此。闽地大将军一直是柳扶风,闽王可贵就可贵在敢放开手让柳扶风行事。在军略上,三郎不及冯将军之万一,让他去,是让他帮着鼓一鼓士气,且,人家藩王都亲去军前了,咱们家的皇子们难道就不及东穆藩王了?这也是个机会,叫孩子们去看看,也能明白江山来之不易呢。”

  这套话说出来,邱侧妃简直就是贤良淑德,明白事理的典范。事实上,邱侧妃能说出这席话,她虽有些自己的私心,但在事情的判断与应对上,一直是保持在一流水准的。靖江王与邱侧妃这些年的感情,此时却是犹豫了,邱侧妃道,“陛下是担心三郎一直与冯将军不睦吧。”

  靖江王道,“冯飞羽此人,才干不消说,性子上却是不大好相与的。”

  邱侧妃一笑,为靖江王续了热茶,道,“自来有才华的人,哪个能没自己的脾性呢,多包涵些也就是了。三郎虽有些傲气,一向也识得轻重。其实,我想让三郎去,也是有我的私心。”

  邱侧妃叹道,“太孙以后是要承袭江山的,三郎这孩子,因有些小聪明,陛下又偏爱他一些,后来太子之事……哎,多少小人为此谣言诟谇呢。虽说清者自清,可这世道哪有这般简单,咱们做父母的,就得为孩子多考虑一些。我总想着,还是得叫三郎跟太孙多亲近方好,本也是亲叔侄,皆因小人离间,方略有疏远。倘大家能拧成一股绳把这仗打赢了,岂不好呢。”

  呐,这就是先靖江太子以嫡子之尊,内有一干老臣相辅,外有冯飞羽这样的大将,却始终被穆三所掣肘的原因了。实在是,穆三有个了不得的亲娘。

  邱侧妃这就把儿子送到了前线去,当然,去前邱侧妃直接同儿子说了,“不要插手军务,打仗的事,你一句话都不准多嘴。冯将军要怎么打仗,是冯将军的事,你去了,多看,少说。哪怕就做个泥塑,也不要与冯将军有任何争端。我知道军前的将领有亲近于你的,但,任何时候,你都要维护冯将军的地位与威望。这仗胜了,你自有功劳,不要步了东穆太子后尘!否则,谁都救你不得!”

  穆三连忙道,“母亲放心,儿子定会谨记母亲的吩咐!”

  邱侧妃此方低声道,“此战十分要紧,倘败了,江山不保。纵是胜了,东穆也不会甘心,哪怕一时休战,日后也要战火连绵。冯飞羽性子不好,但这样的将才,可遇不可求。非但你父皇现下要用他,就是日后,新君只要有脑子,都不会弃之不用。你算一算,林凡年老,赵斌年轻,可堪大用的,唯冯飞羽一个,同他搞好关系,能有什么坏处呢?”

  穆三叹,“我何尝不想交好冯飞羽?”关键,这冯飞羽先前对他那死鬼大哥忠心耿耿,现下又开始忠心于他那讨人嫌的太孙侄子,就知冯飞羽在穆三这里多么不讨喜了。

  “先太子对冯飞羽有恩,太孙难道还对冯飞羽有恩?年前赏赐,你父皇恼怒冯飞羽,故此分毫未赐,不想太孙府亦是未有年礼赏赐,倘先太子在世,绝不会如此的。”邱侧妃嘲讽一笑,“太孙,可不比先太子厚道。冯飞羽性情高傲,心情聪明,难道看不出太孙何等样人?倘不是先太子对他有恩,你以为他会忠于先太子么?冯飞羽这样的人,想收服本就不是一朝一夕之事,你要有耐心。纵收服不了他,也不要与之为敌。”

  穆三再三保证,“母亲放心,儿子晓得轻重。此事关乎社稷,儿子怎会因私心害大事?”

  邱侧妃颌首,“那就好。”

  靖江王对穆三的交待,与邱侧妃相似,无非是让穆三好生与冯飞羽相处,不要插手军务。穆三亦是满口应是,乖顺的了不得。实际上,穆三本身能得靖江王青眼,还能拉起一批人手与先靖江太子分廷抗礼,自身素质还是不错的。

  他到军前虽然出乎冯飞羽意料,但在军前的表现,纵冯飞羽也得挑不出半点不是来。只要穆三不添乱,冯飞羽都随他去。虽穆三时常打着靖江王代理人的身份去营中看望士兵,对冯飞羽帐下将领也皆和气非常,冯飞羽也没说什么。且,穆三还帮着解决了一大批的药物问题,冯飞羽还同穆三道了回谢,穆三道,“那些个人,惯会磨牙的。打仗的事我不懂,有什么难办的,你只管与我说,现下不是客套的时候,我总能帮着想想法子。”

  就是相熟将领寻他报怨冯飞羽哪儿哪儿不公道的话,穆三亦是先将人训斥一回,再给几句好话安抚,并不令他们对冯飞羽生出不满之心来。可以说,穆三表现出了一位皇子的气度与风范。

  连冯飞羽都觉着,此人虽不及先太子厚道,但政治素养较太孙委实是高出一大截啊。

  不论穆三表现出来的贤明是真是假,哪怕是假的,起码人家会装啊。

  像太孙,连装的功力都不及人家,每次就是拉着他的手一道回忆先太子,冯飞羽宁可自己去先太子陵前坐一坐,也不愿在太孙面前一遍又一遍的表示自己的忠心。

  穆三既识趣,还不讨人厌,愿意在军前呆着就呆着呗。

  甭说,穆三在军前,当真是长了不少见识。

  这是穆三第一次亲临战事,以往在他的想像里,战事可能就像如在朝中看到了奏章中所言,哪年哪月哪日,克几城下几地,伤亡几何……但亲眼见到,才知晓,将士们打下一处城镇,是如何的战火硝烟。甚至,一个地方要几经拉据,才能定出最终胜负。

  转眼便近七月,七月秋风起,天气转凉,半年战事,总得来说,还是靖江占了上风,因为冯飞羽已完全占据鄱阳郡,而与林凡交战的李宇,也率兵退出豫章,与柳扶风合兵临川。

  同时,林凡也亲去冯飞羽帐下说话。

  林凡已年近六旬,花白头发,国字脸,身量高大挺拔,身边带的是他的族侄林安易。他膝下五子,却是将族侄带在身边,便可知林安易的本领了。

  冯飞羽身边除了惯用的商月,还有就是严华,狄康两位将领,严华是冯飞羽嫡系,狄康则是昔日赵阳手下将领,被冯飞羽提拔了上来。

  大家寒暄几句,具体战略制定,冯飞羽只与林凡一人商议,这就是赵阳死后,为何穆三系急于要赵斌上台的原因了。倘赵阳尚在,商议战事之事,定有赵阳一席之地,但赵阳被刺身亡,哪怕穆三系把赵斌弄上台,奈何冯飞羽看不中赵斌,故此,此次战事,仍是令赵斌守浙地,未令其亲至前线。

  冯飞羽请林凡一并看沙盘地形图,道,“柳扶风陈兵临川,再退的话,只好退回闽地了。临川一战,当是生死之战。”

  林凡搔下满头花白乱发,道,“差不多是时候了。”

  其实吧,打仗这种事,三十六计轮番用的时候少,更多的时候,是一力破万法,谁家兵更强马更壮刀更快人更多,谁就是胜者。

  冯飞羽先时就与靖江王分析过双方实力对比,冯飞羽拼尽全力,柳扶风当真有些吃不消,好在,柳扶风自己不能上阵,故此格外注重培养将领,这些年打仗,委实挑出几个不错的,不然,给冯飞羽这样打下去,柳扶风就得把自己个儿交待在江南了。

  冯飞羽要绕道浙地,捷取闽安之事,只告诉了林凡一人。冯飞羽道,“柳扶风智计百出之人,这小半年的仗打下来,他一直未用“闽王”这步棋。临川之地,易守难攻,他是不会放过这等良机的。若我所料未差,他必要用闽王中军帐为幌,诱我军深入的,大将军定要小心。我此去闽地,倘十日内没有消息,立刻转攻为守,严守豫章,鄱阳二地。”

  林凡没废话,沉声应下。

  冯飞羽连兵马都是一早就调入浙地的,他独身一人,只带亲兵,自鄱阳入浙地,带上人自港口走水路至闽州港登陆,一路未有片刻停留,直接兵逼闽安城。兵贵神速这四字,在冯飞羽身上得到了完美的展现。五皇子得知冯飞羽率大军前来的消息,也只来得及叫人把城门关好。但,安夫人与一干五皇子托付她帮着操练的新兵,则被冯飞羽大军拦在城外。

  要是别人带兵前来,五皇子还能淡定些,一见来的人是冯飞羽,五皇子立刻明白这是冲着自己来的。五皇子立刻命人向外连放三只信鸽,皆被冯飞羽军中神箭手射下,冯飞羽还着人跟五皇子说了声,“先前只是怀疑您在城内,这下本帅终于放心了,您果然在城内啊。”当真是把五皇子气个半死。

  倒是安夫人急命人往临川送信,但马匹再快也不及信鸽的,爱送就送吧,冯飞羽毫不担心,他有把握三日之内拿下闽安城!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83章 交锋之战事二》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