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交锋之强援~~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许多年后,史学家分析江南一战时,都认为冯飞羽的失败不在于他的决策,事实上,冯飞羽的决策没有任何问题,当然,也有许多人说,冯飞羽可以多带些人马抄闽王老窝,但实际上,当时,前线有要牵制柳扶风十几万大军的人马,湖广江浙皆需军队驻守,一万五千人已是冯飞羽在不惊动柳扶风且能保证速度的情况下带来的最大数目。就是冯飞羽攻打闽安州一战,也称得上攻城战中的经典,连带追击闽王的过程中,冯飞羽也没有什么错误出现。

  而闽王之所以能逃得一命,除了身边军队忠贞护驾之外,只能说闽王的运道实在太好了。还有人说,闽王殿下一生的运道,大半用在娶妻上面,小半就用在了此次闽地大逃亡上面。

  断魂刀是难得一见的高手,但,江行云在冯飞羽手里,而且,冯飞羽虽然有与断魂刀一较高下的意思,但,几个回合下来,冯飞羽立刻放弃这种愚蠢做法,招呼亲卫一起上了。至于前来援手的汀州军,冯飞羽军队的感觉是,追杀一整夜,终于可以歇一歇了。他们当作中间休息的,将汀州军大半砍杀后继续追杀闽王。

  而没能杀了冯飞羽的断魂刀,只能一匹快马缀在冯飞羽部一畔,断魂刀完全的诠释了个人武力对战争的影响——几乎没有影响。尤其是对上同样武功高绝的主帅时,甚至,断魂刀在拖延时间上远不如江行云,因为江行云懂得与属下战阵配合,而断魂刀只能单枪匹马,时不时的干掉几个靖江军而已。

  汀州军没能拖住冯飞羽,当闽王第二次被冯飞羽追上后,闽王望向两畔青山,自己都觉着,大概是天要亡我。闽王都准备交待遗言了,是的,遗言。

  闽王一向不是什么刚烈性情,但他拥有一国皇子的尊严,宁可战死,也不能活着被俘。

  闽王看向身边的几百号人,抽出腰间宝剑,不失身份的下令,“死战到底!”冯飞羽也省了劝降的废话,一句话,“陛下有命,捉拿闽王,不计生死,赏侯爵,赐千金!”全线进攻!

  靖江军几乎是嗷嗷叫的冲了过去。

  人死之前会想些什么,闽王啥都没想,他光顾得上杀人了。

  但,远在帝都的宁荣大长公主明显想了很多,宁荣大长公主已近弥留。

  谢莫如听到这个消息时,有些微微诧异。她与宁荣大长公主交情不深,但印象很深,宁荣大长公主给过她难堪,谢莫如也曾扒过宁荣大长公主的面皮。总之,对于谢莫如,虽然宁荣大长公主不是个讨人喜欢的存在,但也绝不是什么路人甲。

  不过,宁荣大长公主死不死的,与谢莫如也没什么关系。毕竟,随着靖江王谋反,宁荣大长公主于政治上失势,这些年,同闽王府一向没什么交集。

  只是,四皇子妃亲自过来相请,让谢莫如有些意外。四皇子妃面容带着难掩的憔悴,道,“祖母的身子,御医说就在这几日了。她实在想见弟妹一面。”

  谢莫如不解,请四皇子妃用茶,直言道,“嫂子也知道,我与大长公主,一向……有些误会。”哪怕宁荣大长公主交待遗言,也轮不到她谢莫如吧。

  四皇子妃眼神极是恳切,低声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弟妹就当去看望一个垂死的老人。”

  话到这个份儿上,五皇子府又向来与四皇子府交好,谢莫如纵不想去看望宁荣大长公主,也会给四皇子妃这个面子。看望病人,一般都在上午,谢莫如见天色将晚,与四皇子妃道,“今天色已晚,明早我就过去探望大长公主。”

  胡氏原想说,大长公主也没这么些规矩。但观谢莫如神色,胡氏还是将话咽了下去。倘是旁人,胡氏自然能要求人家现下过去,谢莫如毕竟不是旁人,凭谢莫如与承恩公府间的嫌隙,她便是不去,别人也说不出什么。谢莫如肯去,胡氏连忙谢了又谢,又约好早日一早一道去大长公主府,便告辞了。

  谢莫如亲送胡氏。

  第二日一早,谢莫如刚用过早膳,胡氏便到了。

  谢莫如昨日便命人备好礼物,与胡氏登车去了大长公主府。

  宁荣大长公主并不受穆元帝爱重,这里面,有大长公主出身的原因,也有大长公主性格的原因。不过,穆元帝身为一国之君,气度涵养不缺,纵不喜大长公主,却也不会在大长公主的待遇上亏待于她,故此,宁荣大长公主府的规制称得上帝都公主府中的第一位,文康长公主府与她比起来都略逊一二。

  只是,朝阳普照之下,这样轩峻壮丽的府邸,不知为何,却是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没落之感。

  四皇子妃与谢莫如均是王妃身份,门房出来请过安后,开了中门,马车直接驶入大长公主府。

  谢莫如一行直接去的是大长公主养病的房间,显然大长公主府上已做好准备,大长公主的房间里未多留侍女,只有四皇子妃的母妃南安侯夫人服侍在侧。因天气好,室内开了半扇碧雕窗,香炉里燃着清新淡雅的芙蓉香,倘不是亲眼所见,谢莫如都不能相信这个躺在床上满头白发垂垂老矣的老妇便是当年总喜欢自以为是的宁荣大长公主。宁荣大长公主老态尽显,不过,她发丝苍白却梳的齐整,面色枯黄,也收拾的极干净,可知儿孙是服侍的极周到的。

  “殿下,殿下。”南安侯夫人轻唤几声,大长公主眼眸轻动,良久方睁开眼睛,南安侯夫人继续在宁荣大长公主耳畔低语,“殿下,闽王妃来了。”

  大长公主的眼珠缓缓转动,看向谢莫如与四皇子妃,最终定格在谢莫如脸上。大长公主的声音很低,但还清楚,道,“汤。”

  南安侯夫人命人取来参汤,服侍着大长公主喝了一剂。大长公主枯黄的脸色明显好转,谢莫如便知道这定是百年以上老参煎出的参汤,一剂参汤下肚,大长公主似是攒了些气力,道,“你们下去,我与闽王妃说说话。”

  南安侯夫人与四皇子妃便下去了,大长公主以目示意,谢莫如过去坐在南安侯夫人先时坐的太师椅中,谢莫如望着大长公主,没有开口。实在是,她与大长公主无甚交情,开口也不过是说些“保重身体”的寒暄废话。谢莫如相信,大长公主请她过来,不是要说这些话的。

  大长公主看谢莫如坐下,便移开了眼睛,转头盯着头顶的暗纹锦帐,轻声道,“我这一辈子,荣华富贵不缺,且能善始善终,也是一桩福气。”

  谢莫如没有什么回应,宁荣大长公主似乎也不需要任何回应,她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呓语着,“我能善始善终,是因为我自始至终两手空空,人供我,如供一面牌坊。我的母亲能善终善终,是因为她终生不曾放开手里的权柄,人惧她,如惧天地神明……我是真讨厌辅圣姐姐,她活着时,我鲜少痛快过,她死了,我更不痛快……我其实也对不住她,哎,你比她更讨厌……只是,谁叫你们有命呢……你们哪,终有一日要权握天下的……当年,母亲临终前,有一道密旨给了辅圣姐姐,后来至她过世,陛下命人搜查她的府邸,一直未见这道密旨。这许多年过去,陛下统治固若金汤,什么密旨也不会对陛下有任何影响……若闽王兵败江南,此事自不消提……倘闽王平定江南,其势已成……陛下不会亏待他的儿子,但,闽王妃不一定就是太子妃……这件事,早晚会有人重提……你心下有个数……”宁荣大长公主断断续续的说完,额间已是一层薄汗。

  谢莫如眉尖微蹙,如宁荣大长公主所言,这道密旨于穆元帝而言意义不大,穆元帝登基多年,便是有密旨,只要穆元帝一声“矫诏”,估计朝廷连屁都不会放一声。依穆元帝如今威望,如何会将一道过气的密旨放在眼里。不过,谢莫如还是道,“殿下的心意,我领了。”

  宁荣大长公主道,“北昌侯与陕甘李总督……当年,搜查过辅圣府……”

  谢莫如颌首。

  把想说的说完,宁荣大长公主转动眼睛再看谢莫如一眼,那一眼,说不上什么情义,又带着深深的疲倦,宁荣大长公主道,“别走了前人老路,去吧。”

  谢莫如告辞。

  宁荣大长公主给家里留下的遗言是,好好守满三十六个月的孝期。

  时人父母丧,三年孝,一般都是二十七个月,宁荣大长公主独要求子女守满三年孝,不能不说是宁荣大长公主想让家人避开时局的忧心了。

  对于宁荣大长公主身后事,皇室给了大长公主应有的礼遇,谢莫如也送了奠仪,过去祭拜了一回,回府时,谢莫如不禁暗道,果然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饶是宁荣大长公主,这一死,竟也有几分可爱了。

  谢王妃感慨一回宁荣大长公主的死,殊不知,五皇子现下也在生死关头了。

  冯飞羽都对五皇子感到深深的敬佩了,这位五皇子,闽王殿下,虽然对指挥军事一窍不通,手下也很一般,但闽王一行人在逃命过程中表现出的韧性与不屈让冯飞羽都觉着,哪怕身为敌手,这仍是可敬的敌手。

  因为对手可敬,冯飞羽望向闽王身边衣甲破碎,血污满身的残兵,很真挚的又劝了一回降,冯飞羽道,“殿下,如非不得以,我不愿意伤害闽王殿下的性命。事实上,我国陛下也是想请闽王殿下过去做客,为日后两国和谈做些准备。殿下千金之躯,大好男儿,妻贤子孝,身份端贵,何必因一时颜面,便要生死相见。只要殿下肯降,殿下身畔护卫,皆得保全。就是殿下,倘能促进两国和平,亦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大功一件,将来史笔昭昭,少不得殿下一桩美名。”

  闽王望向冯飞羽,沉声道,“靖江原是我朝藩属,何来两国之说?冯元帅谙熟兵马,亦司巧言游说之道,只是,天地可欺,良知难欺。本王身为当朝皇子,一品藩王,焉能因惧死贪生便不顾廉耻,因元帅美言便降于逆贼。本王还是那句话,冯元帅人品本领,屈就逆贼,委实可惜。但今日,本王死于元帅之手,亦不算辱没本王!”

  冯飞羽叹道,“殿下可有什么交待,本帅可替殿下转达。”

  闽王还真有遗言,他道,“本王文才武功平平,无可显耀之处。好在,本王此生,未负父母妻儿,今先诀别而去,想是天意若此。本王遇此劫难,与麾下将士无关,柳将军诸人曾三延四请请本王驻守防线,是本王未听柳将军忠言。就请冯元帅为本王转达,江南战事,死伤颇重,还请朝廷厚恤遇难将士。待江南平定,就请妻儿替我永驻藩地。”

  冯飞羽委实觉着,老对头柳扶风也不算没运道了,闽王这死前还要为他开脱,有这样的主君,难怪臣下忠心以报了。待闽王交待完毕,冯飞羽面色转为郑重,挥手下达军令,“弓箭手,准备!”

  弓箭手准备就绪。

  闽王也做好了当刺猬的准备。

  但,忽然之间,大地震颤,闽王还以为地动了,想着死贼老天手里也比当刺猬强。但接下来,远方先是灰尘滚滚,无数马蹄踏动大地的声音传来,那些如狼似虎的骑兵踏着土路上的灰尘几乎转瞬即至。与骑兵们一并而至的还有一面白底蓝边的旗帜,族帜上龙飞凤舞绣有两个大字:南安!

  冯飞羽脸色陡然大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87章 交锋之强援~~》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