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交锋之彭大郎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当年,太子还朝,言说南安侯杀民冒功,这话,颇多不实诟病之处。

  当年的事,朝廷不能深知,更有许多模糊之处,冯飞羽却是知道的。当年,穆元帝令设江南大总督一职,靖江王便知穆元帝是针对靖江,靖江王先是派出林凡与南安侯相对,林凡不敌南安,后,靖江换上亲穆三系的赵阳,赵阳亦败于南安侯之手,如此,再换冯飞羽。冯飞羽果然阻南安锋芒,其后,东穆太子驾临江南,邱侧妃献反间计,南安侯一死,东穆朝廷再无猛将可与冯飞羽相抗,冯飞羽一举夺得江南大片地盘儿。靖江始称帝。

  冯飞羽与南安侯,彼此并不陌生。

  便是当年,冯飞羽率兵与南安侯交手,也从未惧过南安侯。

  冯飞羽脸色大变,亦非南安侯“死而复生”之事,冯飞羽考虑的事,南安侯一死三年,他这三年,去向何处?

  冯飞羽不禁想到当初江行云所言,“冯将军,你以为我方底牌为何?”

  如果闽王方的底牌是南安侯的话,冯飞羽也得说这张底牌藏得好。

  冯飞羽方羽箭齐飞,闽王身边侍卫见自家人马已到,曙光就在眼前,更是拼死相护,以人成墙,围护着闽王去了自家军队那方。南安侯排众而出,下马见礼,“臣救驾来迟,让殿下受惊了。”

  闽王亲自扶起南安侯,道,“南安何出此言,倒因本王累得南安你未能去平叛湖广。”闽王方对战事也是有计划的,这几年,柳扶风于前线同冯飞羽死嗑,林凡安安稳稳的在湖广驻守,论难易程度,林凡绝对比冯飞羽好对付。柳扶风未动湖广,便是因这几年南安侯与柳扶风在湖广搞地下组织农民起义啥的。原本要趁此战冯飞羽调林凡入赣地时,南安侯好趁势收复湖广,结果,冯飞羽抄闽安城的消息传来,柳扶风吓出半身冷汗,要换个人去攻打闽安城,柳扶风不至于受此惊吓,毕竟闽安城城池结实,柳扶风也是知道的。偏生是死对头冯飞羽,柳扶风不敢有片刻停留,立刻命人八百里加急快马传信给南安侯,命在平远的南安侯率兵救驾。不然,倘柳扶风从前线调兵,怕闽王真要命丧冯飞羽之手了。

  南安侯得信儿后,片刻不敢耽搁,点了一万兵马便快马加鞭的过来了,苍天保佑,总算来得及。

  只要闽王平安,什么军略计划的,都可缓一缓。客套话日后再说也不迟,南安侯道,“请殿下稍事休息,臣这就诛杀冯飞羽。”

  闽王还记挂着江行云呢,道,“江大人为救本王,落入冯飞羽之手,凡事,以江大人安危为先。”

  南安侯面不改色,道,“臣明白,请殿下先行休息,莫让沙场血污惊扰殿下。”

  南安侯根本没向冯飞羽交涉江行云之事,令心腹亲侍带五百人请闽王去僻静处安歇,南安侯与冯飞羽谁都没啰嗦,直接就是交锋一战。

  两人均是当世名将,这一战,完全不同于闽王与冯飞羽的你追我逃,至于打成什么样,闽王也没见着,不过,一个时辰后,冯飞羽开始撤退。这次便成南安侯追,冯飞羽逃了。闽王十分遗憾没能看到冯飞羽的狼狈相,他被南安侯亲卫护送,直接去了军前。

  一路上,闽王十分惦记江行云安危。

  柳扶风看到五皇子时,激动的眼泪险些飙出来,柳扶风率诸将行礼,道,“殿下福气天佑。”一颗老心终于能放下了。

  五皇子温言安抚,“累得你们为我担心。”

  柳扶风道,“臣思量不周,未料得冯飞羽行此险招。”

  唐总督李宇等近臣都表示了对五皇子的关心与对上苍的感谢,感谢上苍没让五皇子出事,不然,纵他们平定江南,怕也是功不抵过,更不必提以后前程什么的了。

  诸人已备好军帐,请五皇子梳洗后,又奉上好酒好菜,待五皇子用过膳食,柳扶风那里也同江巽打听清楚闽安城破城,与他们一路护送五皇子的事了。纵柳扶风听闻这一路坎坷,也颇为感慨,倘不是有个江行云半路为五皇子争取了时间,五皇子怕是撑不到南安侯的救援。同时,南安侯能救下五皇子一行,也说明了柳扶风调南安侯救驾是正确的,倘当初柳扶风存了私心自己去救,怕会耽搁时间,这一耽搁,五皇子必要亡于冯飞羽之手。

  只是,柳扶风实在想不通,闽安城城池何等坚固,如何就能给冯飞羽炸开呢,哪得多少炸药?不要说炸药的威力,柳扶风倒也听闻过烟花作坊爆炸之事,但那撑死炸毁几家民宅,城墙之坚,岂是民宅可比?再者,柳扶风也听人说起过炼丹爆炸把丹炉炸毁之事,这同时也说明火药的不稳定,搞不好冯飞羽自己先炸死自己了。难道靖江有新式武器,那也不能,打了这三年仗,并未看到靖江出现火药一类的武器,飞天神火那种不算,那只是小爆炸,就是一万捆飞天神火,怕也爆不毁闽安城墙。

  柳扶风实在百思不得其解。

  这里想不通,柳扶风暂且按下,依南安侯的本事,便是杀不了冯飞羽,困也能困死他的。不,江行云在冯飞羽手里……想到江行云,柳扶风微微一叹,倘换个人,能换得冯飞羽一死,柳扶风定是换的。江行云是他的同僚,在江南之战中立下无数汗马功劳,若冯飞羽拿江行云来换己身性命,说不得柳扶风也要答应的。

  趁现下冯飞羽不在靖江军中,柳扶风命李宇为将,出战鄱阳郡,牵制林凡。南安侯去追冯飞羽了,但南安侯这几年,也在湖广一带调理出几个可用之人,这几年湖广在林凡的驻守下,几年来还算安稳,只是间或有盗匪为患,林凡能放心的发兵豫章,就表示了对湖广的放心。当然,这是林凡不知道那些盗匪头子后头是南安侯与李九江啊!要是知这二人作祟,说什么林凡也不能放心的兵出豫章。

  所以,当林凡接到韶州府告急军报时,林凡还以为是盗匪为患,这也是韶州守将的昏馈,以为没穿统一兵甲的便是盗匪,但长眼睛的就能看到,这些人手里的刀箭攻城的云梯撞城门的攻墙车还有不断往城里发射的飞天神火、火球、火鸡、火禽以及毒气弹连环弩,这些岂是盗匪能装备的。

  林凡只接到一封韶州告急信,他以为韶州打退了盗匪,还与穆三说呢,“老臣不在,便这般鸡飞狗跳的。”

  穆三笑,“有您,才有主心骨不是。”

  林凡连忙谦道,“老臣也就是打打杀杀的本事了,不及三殿下睿智明断。”

  二人互谦几句,都不知韶州已被屠城。

  是的,屠城这样的事,未发生在靖江军中,却是发生在东穆军中。

  于是,当冯飞羽率残军返回军中时,正赶上林凡接到宝庆府投降的消息,林凡当下脸都变了。致此,彭大郎之名响誉江南。

  当然,不是什么好名声。彭大郎作战残暴,当属东穆之最,他是东穆□□立国以来第一位屠城的将领,但也正是由于其赫赫凶名,许多小县小城纷纷望风而降,倘不降,就怕这位将军攻入州府后屠个干净。

  冯飞羽脸都未来得及洗,直入帐中,与林凡道,“林将军立刻率兵回防湖广。”当然,冯飞羽还有更要命的消息带给林凡,“南安侯未死,若本帅所料未差,这些年,南安一直躲在湖广!”

  “怎么可能!”林凡与穆三异口同声。

  冯飞羽脸若寒冰,一字一句,“本帅亲眼所见!”

  林凡想冯飞羽回来时的挫样,不禁心下一悬,道,“元帅莫不是在闽地遭遇南安侯?”

  冯飞羽微微颌首,林凡倒吸一口冷气,冯飞羽率万数人,能在遭遇南安侯时还能保全性命退回鄱阳,也不算无能了。主要是,南安侯的厉害,林凡深知,当初他在南安侯手里吃过败仗。

  一个残暴的彭大郎就要人命了,现下又多了个南安侯,林凡都想直接上吊了,好在,他为宿将,虽知此二人难以对付,到底理智尚存,道,“南安侯既在闽地,当兵发浙地,岂不更为便捷。”

  冯飞羽露出个讽刺的微笑,“我回来时便是自闽入浙,南安为赵将军所败。估计赵将军的捷报已呈至陛下御前了。”

  穆三与林凡皆不说话了。

  穆三不说话是因为,穆三是赵斌的姐夫,而且,穆三一向认为赵斌在军事上还是有才能的,虽然母亲对此持怀疑态度,但,事实为证,赵斌先是从柳扶风手里取回浙地,再大败南安侯救回冯飞羽,这都是铁一般的事实,至于冯飞羽讽刺一般的笑容,穆三直接理解为冯飞羽小心眼儿了。本来就是,冯飞羽此人,心胸实在不够宽阔,先前有自己那死鬼大哥哄着,还肯听话,现下但有半点儿不满,立刻撂挑子走人。倘不是现下正是用人之际,穆三都想建议父亲换了冯飞羽。这场战事,自二月到七月,小半年了,劳民伤财至此,也不过打下豫章、鄱阳二地。冯飞羽或者以为自己是不可替代的,但,赵斌既为皇戚,且有军功不证,焉何要闲置呢?

  穆三垂眸掩下神思,安慰道,“元帅莫要灰心,纵闽地失手,亦不为大事,父皇圣明,断不会偏听偏信。”

  冯飞羽摆摆手,“还有一事,殿下与林将军未知。江行云口口声声说本帅是她失散多年的同胞弟弟。”

  穆三一口茶喷出来,林凡也是瞠目结舌,说不出话。冯飞羽道,“本帅自是不信这等话,但,江行云最擅煽动谣言蛊惑人心,恐怕过不了几日,连家父都要怀疑本帅是不是他亲生的了。”

  穆三再三道,“谣言止于智者,元帅莫要为此所扰。”

  与穆三的面子话相反,林凡从来不敢小看谣言,尤其是他们这等带兵在外的大将,只要朝中连续在陛下耳边说上三十天‘谁谁谁不是忠心’之类的话,包管将位不保。林凡道,“这姓江的也是缺德,妇道人家坏到这份儿上的也罕见,怪道嫁不出去呢。”冯飞羽与朝廷离心,未必不与江行云那两封“告靖江书”有关。

  虽现下靖江在江南占据优势,但,林凡仍忍不住想,莫不是苍天有意要绝我靖江么?

  五皇子也收到了彭大郎的战报,五皇子平日里做惯了安民抚民的事儿,眼见彭大郎连屠城的事都做出来了,心下很不是滋味,面儿上却是不肯多言,拍案赞道,“好一员虎将!”

  唐总督唇角动了动,见五皇子正在兴头上,也未说什么扫兴的话。只是私下谏了五皇子一回,唐总督道,“屠城之事,到底有伤天和。”

  五皇子道,“我岂不知,朝廷御史得知,怕要有话说的。只是,彭将军孤军深入,倘非凶名在外,沿路城镇岂肯这般识趣。屠城也只是一时之法,待得日后,我当上书父皇,安抚韶州。”

  唐总督便不再多说了。

  五皇子道,“算着南安侯也该回来了,不知江大人如何了?”

  唐总督恭恭敬敬的安慰道,“殿下放心,江大人吉人自有天相,有南安侯在,定是无碍的。”话说南安侯“死而复生”一事,唐总督骤然闻知,亦是大骇。他自认也是五皇子心腹之人,平日只觉五皇子威仪端方,爱民如子,屡有仁政,但,屠城一事与南安侯之事,更让唐总督对五皇子多了几分说不出的恭谨。这位皇子,心思委实难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88章 交锋之彭大郎》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