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交锋离职之中章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时人重血脉,不要说给三军统帅换爹了,就是给路人甲换爹,这也不是易事啊。

  但,江行云就做到了。

  不得不说江行云手段出众,但同时,也得说,冯飞羽大概真的上辈子不修,才修来这么一个爹。

  因冯飞羽的身份地位,江行云针对冯飞羽的计划一直不大成功,就譬如江行云苦心炮制的两封告靖江书,就是为了离间冯飞羽与靖江王的君臣关系,以使靖江王闲置冯飞羽。结果,双方大战时,靖江王仍是破格启用冯飞羽为帅,然后,好容易打下的赣地,半年时间便失了豫章、鄱阳二州。更不必提冯飞羽大破闽安城,连五皇子都险丧命于他手的事了。

  以往那些离间不成功,主要是靖江王与冯飞羽都非蠢人,纵二者关系不佳,但该用冯飞羽时,靖江王不会不用。

  人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江行云九死一生,被南安侯救回来,立刻敏感的抓住了千载良机。

  这次的离间对象,是个蠢人——冯飞羽的爹,冯秉忠,冯先生。

  冯先生平生有两大爱好,一则玩儿女人,一则打卦算命。这样的人能生出冯飞羽这样的儿子,不得不说真是上辈子烧了高香,不过,可能上辈子烧高香时心不虔,冯先生还真没从这个儿子身上享受到什么好处。冯先生非慈父,很不幸地,冯飞羽也非孝子。自冯飞羽功成名就,冯先生就是战战兢兢的过日子,就怕哪天冯飞羽跟他算一算总账。当初,冯飞羽自前线离职,冯先生就很在家里欢欣鼓舞了一回,觉着这孽子可算是得了报应。谁晓得,未得冯先生欢欣几日,冯飞羽升任三军统帅,官阶更胜从前,让冯先生很是遗憾,只觉天地无眼,怎令这等孽障升职加薪!简直能把冯先生呕出三斤老血来啊!

  终于,又给冯先生等来了机会。

  流言就是这时传到冯先生耳边的。

  江行云掩去靖江王偷她弟的事儿,只说她弟丢失多年,终于找到了,唉哟,原来就是冯飞羽啊。这其间,当然还是有很多故事的,譬如,当年冯先生将与他八字不合的儿子扔到农庄不闻不问,有那么一日,孩子三岁的时候吧,生病死了。农庄管事怕担责任,怕主家怪罪,只好在外买个孩子充数,反正主家也没特意关照过小少爷,就这么混巴混巴混巴过去了。这个被买的孩子是谁,就是当初宋大将军丢失的儿子,是她江行云的弟弟的啊!而且,江行云还在流言中提出证据,冯家自来是文官家族,何来会打仗的人?再看冯飞羽,怎么看都是武官家的血统啊!

  反正,传到冯先生耳朵里的流言就是如此。

  冯先生一听这流言,两只肿泡眼瞬间亮了,再加上爱妾一个劲儿的嘀咕,“事关骨血,可不是小事。”

  冯先生先是被枕头风吹歪了脑子,但依冯先生的性子,且因以前吃冯飞羽收拾吃多了,故而,此番颇为慎重。于是,他决定要问一问大仙再做决定。这一问不要紧,又问出了冯先生当年心事,冯先生道,“近来时觉心神不宁,不知是不是有什么妨碍?”

  说来,冯先生的信仰与大皇子是一样的,冯先生的信仰也是紫姑。找来惯用的道人,该道人颇有神通,平素最擅请紫姑上身的,该道人请冯先生将心事写在黄纸,道童铺好沙盘,沙盘一侧放一支铁笔,待冯先生把心事写好,道人看都不看,食中二指夹着冯先生叠好的心事纸在空中随意晃了两下,只见那黄纸哄的一声,无风自燃,就道人这一手,冯先生看大半辈子了,每次看时都觉十分神通。待黄纸燃尽之时,道人忽地一声□□,顿时浑身乱颤有如筛糠,就见沙盘上一支铁笔仿佛被一支无形的手扶了起来,请注意,这笔没用人扶,自己站起来的,而后,忽忽悠悠写下了一句话:大凶,必远离之,方得平安。

  然后,那笔啪的一声倒在沙盘内,但先时写的那句话,冯先生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冯先生顿时骇的脸色煞白,一屁股跌坐地上,而后抄笔写了第二张黄纸。然后,紫姑又给了第二句箴言: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冯先生的脸色更不好了,连与道人朋友交流一下心事的心情也没了,命人奉上银两,送走了道人。

  如此,枕头风吹着,紫姑这里又给了箴言,冯先生始下定决心。不是说流言传得多么有鼻子有眼,就是冯先生想一想,也觉着冯飞羽不像自己儿子。先看相貌,冯先生现下不必说,一把年纪,年老色衰,其实,冯先生年未老时也没什么色,那相貌,也就生在官宦之家,好衣裳穿戴着好饰物佩带着,养尊处优的长大,勉勉强强算个路人甲。冯飞羽则是直鼻薄唇,长眉凤眼,就像冯飞羽自己说的,单论卖相,他也属于热销型的。俩人从相貌比较,那是没有半分相似之处,而且,冯先生马马虎虎七尺有余(一尺23CM左右),冯飞羽则是八尺往上,直比冯先生高一头,身量修长伟岸,尤其近来冯先生沉迷酒色,还养出一肚肥膘,俩人走在一处,倘不知情的,当真没人能慧眼的看出这是父子来。更不必说个人本领了,冯先生是靠分家分得的祖产过日子,冯飞羽是家族支柱。以往,多少人暗地里都说呢,歹竹出好笋,破窑出好瓷……以上种种,都展示了冯先生与冯飞羽之间巨大的个体差距。

  所以,当有关冯飞羽身世的流言产生后,多少人暗地里风言风语,纵有些看笑话说闲话的,经过把这父子二人一番对比后也说,“还真是啊,就姓冯的那德行,怕也生不出冯将军这样的儿子来。”从头发丝到脚趾根都没一点儿像的。

  大家说说闲话,看看笑话则罢,整个靖江王城也没料到冯先生能写封怀疑冯飞羽血统的奏章,然后递到朝堂上去啊。

  靖江王一见这奏章,脸都黑了,冯族长更不必说,气得浑身颤抖,急道,“臣身为冯家族长,以性命担保,家族再无如此荒廖之事。飞羽因为陛下所倚重,故此,近一二年来,非但东穆闽王那里忌惮他,再有诸多嫉闲妒能之辈,故此闲话不断,今又有此无稽之谈,且舍弟糊涂,王城人所共知,今拿着糊涂人做刀,无非是诟病飞羽声名,使得陛下调回大将,好遂了闽王心意罢了。不知幕后之人与我朝廷何等血海深仇,用此歹毒之计,蒙敝圣听,构陷大将。”心下已恨不能把弟弟活剥了皮。

  当然,如果冯飞羽有个说得上话的岳家,冯先生也不至于敢写奏章直接拿到朝堂上去丢人现眼,可惜的是,如果冯飞羽真有个顶用的岳家,当初也不会一出生就能冯先生扔到庄子上去。这里面故有冯先生糊涂,未尝没有冯飞羽母族无人的原因。说来,冯先生以往无官无职,他这官儿,当初还是冯飞羽立下汗马功劳,靖江王赏的。

  冯族长这话说得很正确,奈何这是朝堂,立刻便有御史道,“冯大人虽为一族之长,到底只是冯元帅的伯父,今有冯元帅父亲在畔,还是问一问这位小冯大人的意思吧。”

  冯先生虽是个糊涂的,也知道帷薄不修是什么意思,倘冯飞羽血统有误,冯先生也得挨御史一本参。但,冯先生怕的是,他是真真认为冯飞羽可能是宋家丢的小子的。宋家那是啥人家,冯先生出身官宦之家,也是知道的,尤其江行云的名声,那是刺杀赵阳的绝顶刺客。倘冯飞羽当真是宋家人,冯家可兜揽不住啊,尤其是,他这些年净受冯飞羽的气了,可不想为冯飞羽陪葬。

  于是,冯先生吭吭哧哧道,“外头说得难听,还是叫他回来一验分明,也堵了外头人的嘴。”

  冯族长气的,一巴掌就把冯先生抽了个圆圆圈,怒道,“糊涂,飞羽是不是你儿子,你不晓得!何必听那些无稽之谈!你眼里要还有我这大哥,就再莫提此事!”

  还是那御史道,“冯大人此言差矣,倘冯元帅血脉有异,冯元帅一人,关乎三军安危,依我看,还是小冯大人说的对,验一验,倒也安心。”

  “放屁!我还说你不是你爹生的,你要不要去验一验!”

  御史嘻嘻一笑,无赖又无耻,“要我爹愿意,我验也无妨啊!”

  一团浆糊。

  倘就因着流言和冯先生这糊涂爹,靖江王也不至于要将冯飞羽调回王城,主要是就靖江朝廷这一起子人,无风还要起三尺浪呢。太孙系与穆三系本就死敌一般,因靖江王要用冯飞羽为帅,邱侧妃帮着弹压,如此方安稳了几月,但,自七月赵斌将战报送回,言说冯飞羽于闽地大败,还是赵斌打得南安侯丢盔卸甲,穆三系便又活跃了起来。先时用冯飞羽,皆因邱侧妃与他们道,“此战关乎江山社稷,再不许生事!”

  可赵斌的战报一到,这些人的话便多了,道,“都说冯元帅有一无二,可这些年,未见冯元帅在闽王手里讨到什么便宜,遇着南安侯更要赖赵驸马援手,方得脱身,逃得一命。我就不晓得,冯元帅敌不过的,驸马敌得过,怎么世人就总说驸马不及元帅呢?”

  这话说的,可不是空穴来风,端得是有理有据哪!

  如今冯飞羽身世有碍之事一出,连邱侧妃所出六公主都进宫同母亲念叨,“按理,国家大事是男人们的事儿,不该女儿插嘴。只是要女儿说,血统可非小事,连冯元帅自己个儿的亲爹都说冯元帅这血统不对头,这冯家的事哪,还是冯家人清楚,不然,冯元帅这等人才,别人家求都求不来的有出息的子嗣,哪个还会说他血统有碍呢?”

  邱侧妃却是知道一些旧事的,宋家孩子走失到底怎么一回事,邱侧妃虽不大清楚,但这里头干系何止一星半点儿。邱侧妃斥道,“外头不过些愚妇愚夫闲言碎语,你是何等身份,这些话,不要说信了,听也不当听的。”

  邱侧妃这等人才,生出的儿女们也不是善茬,见母亲责怪,六公主却是不惧,坐在母亲身畔撒娇道,“母亲就别哄我了,都闹到朝廷里去了,大臣们皆挂在嘴边儿呢。我要再不晓得,当真就是傻子了。”

  邱侧妃道,“那这话也不该从你嘴里说出来。”

  “我也就跟母亲你说说,当父皇面儿再不能说的。母亲您成天坐宫里,哪里知道外头的事儿呢。现下外头都在说呢,冯家的事外人不清楚,可这朝中的事,有一件算一件,大家都看在眼里的。当初,我公公也是做了一辈子在将军的人了,老人家一辈子没别的爱好,就爱钓个鱼,结果就给姓江的杀了。林大将军命比我公公好,听说从襄阳到豫章,一路也就经了十七八遭刺杀,虽受了惊吓,好在命保住了。还有咱们靖江的官员,大大小小的,舅舅家死了多少族人,都是姓江的下的毒手。连带太子的事儿,我看,绝对没别人,肯定是江行云搞得鬼。可母亲你想,这么些人,命短的着了道,命硬的也受了惊,阖靖江,唯冯元帅啊,一次刺杀也没经过。我还听说,这次冯元帅在闽地,原是活捉了江行云,结果不晓得如何,入浙地前,又将江行云给放了。这里头要说没什么事儿,谁能信呢。”六公主忧国忧民的叹口气,端起雪梨汁来润一润侯,方继续道,“也就母亲您这样的实诚人,成天看人都是好的。要我说,倘冯元帅别的官位倒罢了,他姓不姓冯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倘是三军统帅之位……前儿不还说南安侯还活着么,南安即活着,闽王更添一员大将,万一冯元帅有了二心,父皇一辈子的心血可是交待了。”说着,又是悠悠一叹。

  邱侧妃还道,“闽王那边儿不动冯元帅,就是行的离间之计呢。”

  六公主挑眉冷笑,“这话母亲也信,怎么闽王不离间我公公,不离间林大将军,单就离间冯元帅?再说,离间何其费工夫,有这时间,一刀杀了,比什么不痛快!闽王那边儿又不是没这手段!唉哟,千万别说冯元帅不好杀,杀都没杀过,就知道不好杀了?”

  闺女的话,邱侧妃还是入心的,嘴里却嗔道,“什么杀不杀的,堂堂公主,你这嘴上也不忌讳。”

  六公主笑,“女儿向来心直口快,母亲又不是不知晓。幸而三哥在军前,不然,真真连觉都睡不得安稳了。”

  邱侧妃是知道闺女心事的,笑道,“是不是因阿斌在浙地闲置,你心下不痛快了。”

  六公主笑笑,“这有什么不痛快的,驸马有出息,我是公主,驸马没出息,我还是公主。多少人为驸马不平,要我说,在浙地也无甚不好,太太平平的,反正父皇母亲也不会委屈了我们。就是外头那些闲话叫人生气,驸马不领兵吧,说驸马子不肖父。驸马领兵吧,没成绩时,别人说他是靠得我才做了大将军。待有些成绩,又说他是赵括,只说他纸上谈兵,误国误民。我也不晓得如何是好了,要依我的性子,赶紧叫驸马辞了那破官儿才好。安安生生的与我在王城过日子,富贵体面我们也尽有的。偏生驸马不听我的,老实头一个,有甚法子?”

  一席话,俐俐落落的听得邱侧妃都笑了。

  偏得靖江王进来道,“说什么呢,笑得这般开怀。”

  邱侧妃六公主母女起身相迎,邱侧妃笑,“在听六丫头抱怨驸马实诚,要我说,这丫头向来好强个性子,也就驸马这性子与她般配。”

  靖江王道,“实诚有什么不好,实诚才好。”

  六公主笑吟吟的奉了茶,“女儿就随口一说罢了。实诚是实诚,偏生是个犟头,只肯听父皇的,不肯听我的。”

  “这就很好。”靖江王接过茶吃一口,道,“小事听听你的无妨,大事自然要男人做主。”

  六公主皱皱鼻尖儿哼一声,只笑不语。

  因这个女儿生得肖似邱氏,靖江王极是疼爱的,笑道,“既来了,中午留下陪父皇用膳。”

  六公主笑应了,驸马的事却是一字不再提。

  有六公主这时不时的进宫转一转,外头再有朝臣道,“冯家内务不当拿到朝上聒噪,倒是一事,听说冯元帅曾活捉江行云,不知因何故又放了此人。要知此人乃行刺先武襄公的凶手,岂可轻易放之?此事非同小可,还得问一问冯元帅方好。”武襄公,赵阳死后的谥号。

  要知道,赵家既是尚主家族,便也不是寒门小户,赵家人为冯飞羽放人之事殊为不满。

  冯飞羽为三军统帅,原就不知多少人眼红,这些人,纵无事还要生事,何况真就叫他们拿住了冯飞羽放江行云之事,更是一番扰攘,就差把冯飞羽往国贼上说了。

  如此,诸事赶到一块儿,靖江王自己本就是个疑心重的,冯飞羽上上下下多少遭了,这次因着江行云之事,靖江又将冯飞羽召至王城解释此事。

  冯飞羽一下台,穆三系立刻把赵斌扶了上去。靖江王也考虑过让林凡接掌帅任,奈何南安侯死而复生,林凡是吃过南安侯败仗的,所以,思来想去,便让赵斌暂去试试。

  赵斌对冯飞羽不满,一则有冯飞羽任三军统帅后将他闲置,二则也有江行云乃他杀父仇人,冯飞羽却是将江行云放回,种种新仇旧恨,故此刻薄了冯飞羽一回。当然,他就刻薄,也没从冯飞羽手里讨到便宜,反被冯飞羽气个好歹。

  冯飞羽这一回靖江王城,自是先进宫述职,靖江王着重问的就是冯飞羽到闽地之事,冯飞羽并无所隐瞒之处,连带江行云如何胡说八道的事都一一同靖江王说了,靖江王听江行云说他偷孩子的事儿时,脸色那叫一个难看,怒道,“真个颠三倒四、胡言乱语!”

  冯飞羽道,“是啊,惜乎世人不似陛下明白,譬如家父,无端生出诸多是非。”顿一顿,冯飞羽又道,“当初都说南安侯是死了的,那日突见南安,倒叫臣好生诧异。”

  靖江王不好说当初自己手下无能,明明说治死了南安侯的,不想人还活着,便含糊道,“东穆那边儿的事,蹊跷的多,死了又活的,南安侯此一例也不算稀罕。”

  冯飞羽便不再多言,至于放江行云之事,冯飞羽当初奏章中就给了解释,为了属下活命,不得不与南安侯谈下条件,放了江行云。

  靖江问了冯飞羽几句便令他回家了,虽靖江对冯飞羽私放江行云之事有些不满,实在是江行云身份太过重要,但冯飞羽说的明白,为属下活命才放的人。冯飞羽说的坦荡,靖江王也不好责怪,到底不喜冯飞羽这性子,故并未说他日后差使,只命他歇着罢了。

  冯飞羽刚出熙政宫,就见太孙身边的内侍在等着他了,少不得再随这内侍去东宫走了一遭,太孙不过好生抚慰冯飞羽几句,待出了东宫,冯飞羽方得回府。他早有靖江王特赐的府邸,并不住冯先生家,冯飞羽刚洗漱,冯族长便去了。冯族长满面惭愧,直说族里连累了冯飞羽。冯飞羽吃了盏茶,道,“不独是他那里的事,伯父不必如此。”这个他,就是指冯先生了。

  冯族长正想细听缘由,偏冯飞羽不说了。冯族长问,“那你这差使,陛下可有吩咐?”

  冯飞羽道,“打好几个月的仗,正好歇一歇。”

  冯族长又道,“前儿我见了太孙,太孙说必不叫你受委屈的。”

  冯飞羽深知太孙是个有心无力的人,也未多说,只应付几句,待冯族长告辞,冯飞羽亲自送了冯族长出去。至于滴血验亲的事,冯族长早开祠堂把冯先生打个动不得,估计冯先生这辈子也不敢提什么滴血验亲了。冯族长为人十分能干,还查出弟弟所用的那道人受人指使的事,至于幕后之人,也叫冯族长揪了出来,现下正打着官司呢。

  冯飞羽终于不负江行云所望,将他自军前折腾了回来。赵斌一接手军务,当务之急便是要立威的,立打了几场胜仗,捷报传回靖江,靖江上下均欢庆不已,纷纷言说赵驸马果然不愧战神转世,收复赣地有望啥啥的,六公主于宫中更是好一等威风八面。

  冯飞羽不堪其扰,干脆去世子陵处小住。六公主言笑,“冯将军念旧,一没了差使就去瞧太子哥哥。”

  商月去瞧冯飞羽时还同他说了,冯飞羽在湖边垂钓,只“哦”了一声,再不作答。把商月给憋的,蹲湖边道,“我也跟你住这儿算了,没的在城里憋气。”

  “人生得意须尽欢,六公主正是得意之时,倒不足为奇。”

  看冯飞羽一幅超然世外的欠抽样,商月抓了把湖边的小石子,每见冯飞羽钓线一动,商月手里的小石子便咻的砸去一个,砸了半日,害冯飞羽一条鱼没钓着。及至晌午,商月还不停的问,“吃啥吃啥?”

  冯飞羽额角青筋乱跳,提着空空的鱼篓起身,怒,“吃你个头!”一脚将人踢水里去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90章 交锋离职之中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