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交锋这一天之中章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一天,终于到了。

  这句话,委实是五皇子的心声啊!

  其实,五皇子内心深处真正想感叹的是,人生就是这样滴变幻变测啊,两个月前,他还被冯飞羽追杀的屁滚尿流,转眼间,就轮到他围困靖江城了。

  上一次,是冯飞羽拥大军在城外看着,他在城内躲着。

  这一次,是他拥大军在城外看着,靖江王在城内躲着。

  人生啊,就是这样变幻莫测!

  五皇子很酸爽的感慨呢,是的,他老人家酸爽了。主要是,这辈子头一遭打这样的大胜仗,五皇子外表端严着一张因风吹日晒有些不大英俊的脸孔,内心深处简直是爽的要命啊!

  五皇子都酸爽了,可想而知靖江王是个什么心情,老人家有了年岁,听闻前线大败,赵斌战死,十几万精兵俱丧敌手,靖江王只觉眼前一黑,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然后,人直直的向后倒去,失去了知觉。

  待靖江王再醒来时,邱侧妃正在身畔,两眼已是哭的红肿,哽咽道,“陛下,胜败乃兵家常事,您可得挺住啊!”

  靖江王仿佛没听到邱侧妃的话,整个人空落落的盯着殿顶的雕梁画栋,面上灰白一片,透出浓浓死气,直待内侍进来小声禀道,“陛下,娘娘,外头几位老大人求见。”靖江王方缓缓有了些动静,道,“冯飞羽呢,传冯飞羽进宫!”

  靖江王声音低而虚弱,小内侍还是听清了,连忙出去传旨。待小内侍去了,靖江王问,“参汤有没有?”

  邱侧妃掩泪道,“还有。”

  参汤这种东西,尤其是老参煎的汤,对于虚弱病人,用来短时间内提振精力非常有效,但老参汤寻常不能多用也是真的。邱侧妃服侍着靖江王喝了一剂参汤,靖江王那灰败的脸色果然渐渐好转,此方命大臣觐见。邱侧妃避到了后殿,外头求见的是以钱相为首的重臣,不是大家消息快,实在是,闽王的大军已经临城了。诸人的脸色,还不如靖江王服过参汤后的脸色呢,靖江王道,“前线大败的事,朕已知晓,立刻知会下去,死守城防!”

  “臣已吩咐下去了。”钱相道,“陛下,还是召冯元帅进宫,商议一下守城事务吧。”赵斌把十几万精兵悉数葬送,用事实证明了冯飞羽对他的评价所言非虚,于是,所有人都想起了被冷落闲置的冯飞羽元帅。

  “朕已命人去宣飞羽了。”

  靖江王命人去找冯飞羽,惜乎冯飞羽已不在靖江城,冯飞羽为图清静一直住在世子陵附近,战败消息还未传到靖江城时,他就着人盗走了寄存在皇庙的世子尸身,而后一把火给烧了,带着世子骨灰另行下葬后,便同商月带着亲卫们离开了靖江王城。

  当然,一行人都是经过乔装打扮的,然后,冯飞羽沿路看到自己画像被张贴得大街小巷,捉拿住他的,赏金一万两,提供有用线索的,赏金一千两。然后,冯飞羽旁边儿贴的就是商月的画像,商月的价码,大大不如冯飞羽啊,因为捉活的,才赏银一千两,提供有用线索的,赏银只有一百两。按金银一兑十的比例,把商月气的,同冯飞羽嚷嚷,“这差的也忒多了吧!”闽王原来是个势利眼!

  结果旁边就有个衙役搭言,“可不是么!你说同样是人,一个值一万金,一个只值一千银,中间差有一百个!”

  有个闲汉伸着手指算,“是啊,得捉一百个姓商的,才抵一个姓冯的。”

  冯飞羽敲商月额头一记,“走吧。”

  商月嘀咕,“太没尊严了。”好歹给他定一万两银子也好啊!结果,他堂堂八尺男儿,竟只值一千两!太会侮辱人了!他一辈子都不会投降的!

  五皇子还不知道冯飞羽先一步离开了靖江王城,他还琢磨着待把冯飞羽活捉,虽然他心里有气,但冯飞羽这样的人才,如果肯投降的话,也是很有用处的,他同他皇爹求求情,也不一定非要杀了冯飞羽当然,靖江王等人,最好也要活着运回帝都认罪方好。

  因是打着这个念头,五皇子先是来文的,对靖江王城里的军民百姓实行舆论攻势,无非就是“赦令已下,军民无罪,莫助纣为虐”之类的宣传口号。

  对靖江王,江行云炮制了第三封告靖江王书,上面写的不单是对靖江王一人的内容,完全是一系列的战俘待遇,就是对靖江王,五皇子也保证,不会伤及他老人家的性命,只要靖江王同朝廷认罪,朝廷会保全他的子女,甚至,五皇子保证,册先靖江世子之长子为郡王。然后,靖江王麾下的文武官员都是个什么样的待遇,包括,你们投降,对你们的个人与家族财产分毫无犯,我们是带着和平的美好意愿来与靖江王你商议一个更加美好的明天。并且,五皇子用很客观的语气分析了靖江王多年来在靖江的所作所为,对于靖江王大逆不道造反的事,五皇子当然是持反对态度的,五皇子就明说了,你原非太\祖同父之弟,你只是与太\祖同母罢了,太\祖皇帝先前没儿子,你与他血缘最近,你是男人,所以,你比辅圣公主更有继承权,太\祖皇帝有意立你为储,这是人之常情。但后来太\祖皇帝有了儿子,人家当然得把江山传给自己子嗣,你不能因为人家要把自己家业传给自己儿子,你就不满啊!不要说你的身份地位尊严权势皆是太\祖所赐,就是想想当年太\祖皇帝如何一心一意的抚养你教导你照顾你关怀你,你也不能这样啊!得不到皇位,这是天意,现下更证明了天意的正确性,你没皇帝命!然后,五皇子又就靖江王这些年对苏浙二地的经济发展做出的卓越贡献表示了赞赏,你把这两地治理的很好,百姓富足安居,官员各司其职,你要是不造反,江浙二地仍是全东穆仅次于帝都的繁华之地,因你造反,江南兴兵,整个江南陷入战火,百姓十不存一,这都是你的罪过啊!

  当然,五皇子也就靖江王关于他是江南王后裔的说法做出了评论,五皇子是这样说的,你亲爹的确是江南王后裔,但他不是个东西啊。而且,你亲爹也不是太\祖皇帝杀的,他是被你亲爷爷杀的。与其做这种人的子孙,还不如做老穆家的子孙呢。你虽谋反了,咱们也是有血缘关系的,论起来,依旧不是外人。到现在了,赵斌都战死了,湖广的兵过不来,我拥五十万大军(这绝对是吹牛),并不是怕打仗,我只是不想靖江城百姓军民再受战乱之苦罢了,也不想真就与你生死相见。我知道,投降对于你来说是件耻辱的事,但,为了你治下五十年的靖江百姓,为了这些城内官兵,为了您自己的子女妻妾,降了吧!为大义而降,并不羞耻。纵天下人不明白你,我想,这几年咱们兵戎相见,身为你的敌人,我比天下人更明白你。

  还有,我知道冯飞羽不在靖江城了。

  这是后一句,绝对是诛心之言啊!其实江行云想写的是,哈哈,冯飞羽的事,是我干的。五皇子担心这句话能直接将靖江王气死,换了句和软的。

  当然,五皇子知道冯飞羽不在靖江城,也挺诛心的,连忙命江行云去查冯飞羽行迹,勿必将人活捉。江行云微笑,“殿下放心,悬赏文书臣已发下去了。他跑不了!”

  五皇子瞥见江行云笑得这般咬牙切齿,不由打了个寒颤,想着冯飞羽当初把剁手狂魔敲出个怀孕症来,可是把剁手狂魔得罪惨啦。五皇子犹不放心的叮嘱一句,“你可不能公报私仇啊!”

  “私仇?”

  “就是不能私下杀了冯飞羽,也不好剁手剁脚。”

  江行云淡淡,“不剁手能叫剁手狂魔么?”

  五皇子惊觉自己给江行云取的外号竟叫她知道了,顿时不知要说什么好,只得转头看看天,“唉哟,今儿天气不错啊。”

  第三封告靖江王书传入靖江王城时,靖江王已是病重难起,邱侧妃也在短短十几日之间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如果此时有不知情的人见到邱侧妃,想必完全不能相信,这就是被靖江王宠爱半世的宠妃。接到其女六公主送来的告靖江王书时,因靖江王刚刚入睡,邱侧妃带着女儿去外殿说话。

  六公主脸上脂粉未施,一向明媚的脸庞透着入骨的憔悴,她低声道,“母亲,还是得有个决断方好。这上头说,闽王再等十日,十日之内,若我们这边没有回音,他就要攻城了。”

  邱侧妃的眼神哀伤而疲惫,仿佛未听到女儿的话,她问,“湖广那边依旧没有动静么?”

  六公主闻言眼圈儿一红,轻轻的摇了摇头。

  邱侧妃低头去看这封告靖江王书,明明两月前还帮着靖江王批阅奏章,如今却是觉着眼睛怎么都有些模糊,竟难以看清上面字迹,她将这书信递给女儿,道,“你念给我听吧。”

  六公主正给她娘念这告靖江王书,就听里头宫人一声惊呼,“陛下,陛下!快宣太医!”

  邱侧妃连忙起身回内殿,就见靖江王伏着玉枕沉重的喘息着,床畔一摊鲜血殷红,刺人心魄,邱侧妃急步过去,扶住靖江王,一面轻抚靖江王的脊背,一面轻声道,“陛下莫急,这也是寻常手段,哪个攻城的不得先喊几声投降不杀呢。”已是猜到靖江王或许是听到女儿念的告靖江书了。

  靖江王好容易喘匀了气,握住邱侧妃的手漱过口,靠在大引枕上,一声长叹,“大势已去!”

  “不。”邱侧妃神色坚定,“我们还有湖广援兵,我们死守靖江,湖广援兵定能到的。”

  “湖广之兵多在襄阳荆州二地,由林氏父子镇守。”靖江王道,“纵他们来了,我们只余一座靖江城……”

  “那又如何?”邱侧妃沉声道,“没有地盘,可以再去打,就是打不下,败了,我宁可殉城!”

  靖江王脸色灰败,眼睛里却有一种透澈微光,他轻轻捏一捏邱侧妃的掌心,邱侧妃将余人皆打发了下去,靖江王胸口积攒了些许气力,方缓缓道,“你宁可殉城,但城中官员不会这样想的。他们当官的,换个皇帝照样有前程有富贵。闽王开出的条件如此优厚,这些人,怎能不动心呢?”

  邱侧妃脸上闪过一丝坚毅,道,“怕是由不得他们!”

  “由得由不得,我老了,活一日赚一日,纵有成败,这一辈子,也值了。可孩子们呢?”靖江王喃喃絮语,“我给孩子们留了一条退路……”

  邱侧妃脸色微变,靖江王悄与邱侧妃讲了,叹道,“你带着孩子们,太孙与我一道留下,把太孙家的几个孩子一并带走。”

  邱侧妃眼眶通红,“我不走。”

  靖江王叹道,“孩子们到底不大稳重,没你在身边,我终是不放心。”

  邱侧妃道,“二郎也四十几岁了,哪家父母也陪不了孩子一辈子,陛下的安排,只是给他们一条生路,以后如何,端看各人了,难道还能指望段四海的良心么?无非是与虎谋皮吧。我陪了陛下一辈子,有始有终,殿下不必多说,我是不会走的。”

  靖江王叹,“三郎还没消息么?”

  邱侧妃浑身一颤,强忍住喉间哽咽,沉声道,“凡世上之人,有大富贵,必有大磨难,他生也好,死也好,都是他的命。”

  话尽至此,靖江王也便不劝邱侧妃了,与邱侧妃道,“着人去叫致远过来吧。”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94章 交锋这一天之中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