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交锋之这一天下章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不得不说,五皇子这劝降书,就是那封告靖江王书,写得很不错,尤其是一应犯官待遇,完全是摸着犯官们的心理底线写出来的,以至于让靖江王手下那一批官属都觉着,如果东穆朝廷真的肯善待我等,就是,那啥了,除了气节上有些不好看外,其实也没啥关系。

  当然,这是内心深处的想法。实际上,这些官员一群一伙、成群结队的跑去宫里,等着面圣靖江王,然后向靖江王表达了自己死都不愿意投降的心情。他们要表达,他们是忠贞的,他们是清白的,他们是不侍二主的,他们要与陛下您老人家同生死共进退的。反正吧,就差说我们生是陛下的人,死是陛下的鬼了。靖江王病势愈沉,命太孙出面打发了这些臣子。

  太孙便出来说一句,“各位的心意,皇祖父都晓得了,大家回吧。”如果这话是靖江王说的,这些人估计连屁都不敢放一个,就得乖乖回去。结果,这话是太孙说的,太孙的性子,怎么说呢,他爹就是个有名的温文性子,到他这里,青出于蓝,简直是温文的过了头。故此,太孙说这话,诸人皆同他打听,“殿下,陛下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字面儿的意思!如果是个性子强硬的,一句话也就堵了这些臣子的嘴,偏生太孙生平不会强硬,只不软不硬的说一句,“诸位放心就是。”

  这些人也是惯与太孙打交道的,愈发得寸进尺,“殿下,陛下龙体如何了?”

  听这话,太孙方冷了脸,一双眼睛不悦的望向打听他皇祖父龙体的官员,那官员也知道有些冒失,但在太孙面前竟不知请罪,还梗着脖子道,“非常之时,请殿下恕臣一片忠心,如实告知臣等陛下龙体到底若何!”

  太孙见惯了臣下在他面前恭敬有礼,还是头一遭见有人敢与他梗脖子的,再加上如今朝不保夕的情势,心下更是烦乱,一时竟全无主意,只轻轻斥了一句,“陛下龙体,岂是尔等可探听的?”

  此消彼长,那僭越小臣,一见太孙竟无恼怒,愈发得意,竟逼问起太孙来,大声道,“龙体即国体,臣为国朝之臣,自可相问!”

  太孙脸上铁青,气得浑身直颤,还是身畔内侍斥道,“好生无礼!亏你还自称臣,为人臣者,可有如尔等这般狂妄无礼之辈!”

  这内侍一出口,太孙缓缓舒了口气,不料这小臣竟大步上前,抡起胳膊啪的一声抽在内侍脸上,直把内侍抽得口喷鲜血,张嘴和血吐出一颗牙来,这人竟全不知罢手,更指着这内侍铁面骂道,“我乃堂堂社稷之臣,与殿下说话,焉容得汝等阉人狂吠叫嚣!”

  太孙气得脸都白了,便不泥人也有三分土性,正欲出手教训此人,就听一声断喝,“李墨,你圣贤书读狗肚子里去了,殿下当前就敢责罚内侍,我看你还要对殿下动手是不是?”

  那小臣见到来人,方锋芒微缓,低头说了句,“小臣不敢,小臣一时情愿,有失礼仪,还请殿下恕罪。”在太孙面前一揖赔礼。

  太孙冷哼一声,对来人道,“太傅来了。”来的是钟太傅,同时也是太孙外公。

  钟太傅怒视,直看的李墨垂目退下,方请太孙去一僻静少人处说话,钟太傅道,“陛下还好吧?”

  场面话太孙还是很熟练的,太孙道,“皇祖父龙体安康。”

  钟太傅不自觉的叹了口气,原本觉着女婿是有福气的,结果,不明不白的被人毒死了。好在,女婿死了,外孙被立太孙,钟太傅就觉着,纵女婿福薄,做不得一国之主,好在外孙福气是有的,不想,哎,转眼间就要国破家亡了。

  钟太傅略安慰了太孙几句,道,“我听说诸皇子皇孙都在宫内侍疾,殿下且去吧,莫在外耽搁了。”

  太孙欲言又止,到底心中之事干系儿子性命,终未与外公多说,略道两句寒暄,便又回了熙政宫。

  熙政宫里弥散着淡淡的药香,太孙去见靖江王时,靖江王正由邱侧妃服侍着用药,靖江王喝药,从来不是一口仰头而尽,他向来是慢慢的,不急不徐,仿佛在品度着这汤药的滋味儿。人说,良药不苦,不知皇祖父除了苦涩,还能品出什么滋味。

  靖江王见到长孙,依旧不紧不慢的咂摸完最后一口药汤,接过邱侧妃的手帕拭一拭唇角药渍方问,“都打发了?”

  太孙垂手答道,“打发了,就是孙儿瞧着,诸臣心内似是不安。”

  靖江王何等老辣,一听太孙这话就知外头不安静,倒也不将些许小事放在眼里,淡淡道,“安不安的,由他们去吧。”

  邱侧妃柔和的招呼一声,“殿下过来用膳吧。”

  太孙应一声,一道与靖江王、邱侧妃用早膳。

  靖江王这里已安排子孙秘密潜逃,五皇子并不知晓,不过,这也没妨碍五皇子去抓人。这事儿是南安侯提醒的五皇子,南安侯道,“狡兔三窟,殿下不可不防。”

  五皇子自信满满,“我们十万大军围城,谅靖江插翅难飞。”

  南安侯温声道,“插翅是难,但倘从地下走,倒也不是不可能。”

  五皇子听这话似有深意,便同南安侯请教,南安侯道,“我年轻时有一次缫匪,原以为胜券在握,山匪去之□□,都说那山匪头目便在寨中。寨子我命人围困数日,一只鸟都没飞出去过,结果却遍寻这山匪头目不着,后来细索山寨,方知有隐秘地道。”

  五皇子略作思量,道,“那是一处山寨,挖秘道还好挖,靖江城这样的大城池,如何能挖出直通城外的秘道呢?不要说秘道,我听说地窖挖深了,在下头都透不过气来。”

  南安侯甭看是武将,学识不错,他道,“地窖不透气是因为不通气,秘道则是有进有出,自然气息流通。”

  五皇子被普及了回气体流通的常识,连忙一脸期待的问南安侯,道,“南安你特意过来同我说,想是已有了主意。”

  南安侯摇头,“这倒没有,臣只是突然想到这一节,过来同殿下说一声。”

  意思是,成与不成,他不负连带责任。

  五皇子郁闷的瞧南安侯一眼,召来柳扶风、江行云说话,柳扶风掌军也有十余年了,不过,倒没见过有人从大军围城的秘道逃生的。何况,靖江城池规格不小,四面八方,纵有秘道通向何处,全无半点头绪。还是江行云道,“我倒有个法子。”

  五皇子问,“江大人快说!”

  江行云命江巽去她帐中取了一帐羊皮图过来,在五皇子帐内长案平铺展开,五皇子、南安侯、柳扶风一并过去看,见上面曲曲绕绕的不知画的什么,好在两人都是掌军多年,略一沉吟便道,“这像是靖江城的规格,但这线路不似街道。”

  江行云也没卖关子,道,“靖江城地下排水管道的路线进出口都在这上头了。”

  五皇子颇为惊讶,道,“你连这个都探查出来了?”

  “去岁原想进城杀了冯飞羽,一直未寻到机会。”江行云轻描淡写一句话,让五皇子与柳扶风都觉着,唉呀,幸亏咱们与江大人是友非敌啊!更有柳扶风想,上遭得罪了江大人,可得再想个法子,好生再与她赔一回礼方好。就听江行云道,“现下大军围城,如果想神不知鬼不觉的穿过我军防线,必有一条地道是经过护城渠。”

  三人仔细往这图上看去,五皇子直接问,“行云,你说靖江是从哪条路走的?”

  “怕都不是。”江行云摸摸下巴,道,“靖江城地下排水管道建的不算窄,但也不能直立行走,倘靖江出逃,总不可能爬着出城,别的不论,单论他的年岁便禁不起。纵不说靖江王,就他那些子子孙孙,一个个娇生惯养长大,纵体力能支,叫他们爬排水管,他们怕也没这个本事。”

  这,这不白说么。五皇子腹诽一句,忽而福至心灵,拊掌大笑,“我有法子了!”

  五皇子端量着江行云这张羊皮图,一幅智珠在握的模样,道,“这自来建城呢,都是很有讲究的,不论是地上还是地下,你们看靖江城这排水管的情形,可看出什么了?”

  南安侯与江行云都有些懵,这能看出什么啊!柳扶风不愧是自文转武的,当下一拍桌案,笑道,“是风水!”

  “对!”五皇子道,“不要说挖一条别人不知道的秘道了,在帝都,稍讲究的人家挖个茅坑都得请风水先生来看看。找个风水先生,应该能看出点儿来。”五皇子虽想到了,自己却是不大懂风水的。

  不必风水先生,柳扶风既已开窍,细端量后,取过五皇子案上的一支笔,在羊皮图上添了一笔,道,“潜龙局。”

  五皇子虽依旧看不出这潜龙局是怎么回事,嘴里却是赞道,“扶风,你可真是学识渊博。”

  柳扶风笑谦,“殿下过誉了。”这位少时研究过风水,主要是怀疑他家祖坟风水不对劲,要不怎么他家长房这般多灾多难呢。不说他祖母、他爹那些坎坷,柳扶风少时也是七灾八难的活下来的,以至于不得不让人怀疑,世间是不是真有宿命这档子事。自风水学成后,柳扶风悄悄在他曾祖坟后坟了三块青砖,而后就遇着五皇子就藩,见着机会,柳扶风在家给自己卜了一卦,就同他祖母一道去五皇子府上走门路自荐去了。如今可不证明,他这风水学得不错么,自从给曾祖坟后坟了仨青砖,他们长房的运道就开始变好了。

  柳扶风请五皇子身边亲侍取了靖江城地图过来,一并与这张排水管的图纸并排着看,与三人解释道,“靖江王的王宫位于整个靖江城最中,靖江城为回字形,东南西北修四座牌坊,以镇王气。下为潜龙局,是期待有朝一日潜龙飞升。”

  五皇子道,“靖江王也快飞升啦。”一把年岁,哪里还经得住战败被俘的耻辱哟。五皇子是经受过冯飞羽追杀的,于五皇子自己,他宁可自尽,也不能受俘的。

  说句冷笑话,五皇子细看柳扶风添的一笔道,“靖江临海,扶风你这一笔可就直划到海里去了。”五皇子脸色微变,“靖江是临海的,难道他们要往海上逃!”一想,这种可能性还真大,往内陆走,便一时逃了,总有朝廷缉查,倒是不如去海上,就海阔天空了。

  既然靖江王有秘逃海上的可能,五皇子可不想功亏一篑,甭到时靖江城打下来了,靖江王一大家子不见了,那他可就没脸回帝都了。五皇子道,“南安你点齐兵马走一趟吧?”

  南安侯道,“我与靖江到底甥舅之亲,按制当回避,还请殿下原谅则个。”

  五皇子心下一叹,想太子可真是眼拙,南安侯这般磊落,偏为了吴国公与南安侯反目。五皇子让南安侯去,无非是这事儿最初是南安侯提的,且,室内四人,五皇子自是不能去的,柳扶风不良于行,江行云非军中将领,倘真能活捉靖江王,又是大功一件,五皇子方提的南安侯。这件功劳之大,南安侯不会不清楚,但南安侯却是轻描淡写的拒绝了。既南安侯不想去,五皇子也不耽搁,立刻着李宇过来,与他说明后,命他率两万兵马过去,这也是五皇子的私心了,肥水不流外人田。

  李宇向来有效率,他在军中能悍勇著称,三天后回营,除了俘虏若干,还带回了宁致远。李宇在五皇子大帐细禀战斗经过,“真是玄之又玄,那洞口开在一处海神庙里。靖江派了六千禁卫随行,战后只余一千零七十四人,靖江王出逃子孙一百三十六人,交战中不幸伤亡七十八人,余五十八人。一并出逃的将领文臣十人,死七人,余三人。”说着,奉上名单。

  五皇子忙问,“靖江王在其中吗?”

  李宇摇头,“靖江王与太孙不在。”

  五皇子微微颌首,李宇继续道,“还有个姓宁的,就是那个宁致远,鬼话连篇,说他是四海国使唤臣,原是要带着这些人投城的。”

  宁致远要求见五皇子,五皇子原就极厌段四海这群人,趁伙打劫,海匪行径,幸亏没给这伙海匪得逞,不然他这一跤真要跌海里去了。五皇子早非昔日刚就藩时心里没底的皇子了,五皇子掌大权多年,颇见手段,宁致远想见他,他却是没空见宁致远的,道,“找人看好了他,每餐三个杂粮饽饽,三碗凉水,晾他一段时间再说!”

  五皇子先逮了靖江王数十子孙,心下愈发大定,及至十日之期一到,未用五皇子攻城,城门便被缓缓打开,只见钟太傅满面泪痕,一身素缟,带诸臣属,出城受降。

  南安侯上前接了受降书,转呈五皇子,五皇子一目十行看过,柔声道,“诸位只管放心,本王定会信守诚诺,不知靖江王安在?”

  钟太傅泣道,“王无颜以对殿下,已与王太孙殿下在熙政宫服毒身亡。”

  五皇子轻声一叹,“靖江以死赎罪,本王知道了。”命柳扶风先进去接手城防事务,全城戒严,不得扰民。

  而后,五皇子方登上王驾,在诸人簇拥之下,浩浩然开进靖江城。

  至此,长达三年十个月的江南战乱进入最后的尾声,因战乱始于靖江王,史称靖江之乱。

  作者有话要说:ps:晚安~~~~~~~~~~~~~~~~~~~下一章是防盗章,今天先放上,晚七点替换,大家先不要买,就是自动购买也没关系,晚七点就会替换更新了~~~~~~~~~~~~~~~~~~~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95章 交锋之这一天下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