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夺嫡之五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盛极必衰。

  这个道理,人人明白。谢莫如当然也明白。

  不过,五皇子如今不过是有些战功的藩王,于诸藩王中他算个尖儿,但头顶尚有东宫、皇帝两座大山,所以,委实算不得盛极,只是,人向上走一步多难,你这向上的一步还没落地,便有诸多小人设法相阻。原因也很好解释,这世上,不论高贵还是卑微,越往上走,就会发现,一个萝卜一个坑,上面位子都是有限的,你上一位,必有一位要跌落。五皇子要上位,有人不想下,自然要给五皇子添些麻烦,当然,如果能将五皇子麻烦至死,那更是诸多人所乐见的。

  五皇子眼瞅着要载誉而归,这要没人给下个套什么的,谢莫如就得担心路上是不是有刺客要对五皇子进行*毁灭了。嗯,怕是刺客也少不了的。

  谢莫如一幅智珠在握的样子说料得必有人生事,六皇子妃无端松了口气,道,“五嫂放心,我虽不通事务,回家必同我家殿下说一声,莫叫他为奸人所骗。”六皇子妃这辈子,啥都好,出身名门,自身素质也是一等一,就是一样不好,没遇到个好丈夫,虽说丈夫劳动改造回府后把那宠妾灭妻的毛病改了,但俩人始终也不是多透脾气。只是,夫妻之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六皇子妃觉着自己一时半会儿的还做不了寡妇,就得看好了六皇子,不能叫他犯糊涂。且,丈夫没本事,就更得会站队,不然,以后日子如何过得?

  谢莫如很客气,“有劳六弟妹。”

  六皇子妃笑,“是非总有公道,公道自在人心。”知谢莫如必有事务要处理,起身告辞了去。

  小唐连忙去送大姨姐,小唐这人吧,你说他没心眼儿,其实人家心眼儿正经也不少。一面相送,他还不忘拜托大姨姐,“我们殿下这还没回来呢,就有人造谣,大姐姐,你要回娘家,可得跟岳父说一声啊。我现下有点儿忙,等哪天有空我再过去同岳父说一回,别叫岳父上了那些谣言的鬼当。”

  六皇子妃眉目柔和一笑,“行了,你自放心当你的差就是。”

  小唐应一声,又夸大姨姐家的酱蟹方子好,拍了大姨姐不少马屁,一直送大姨姐上了车轿,才想到自己终身大事,道,“大姐姐,你跟媳妇说,等我爹回来,我们就办亲事,叫她等着就成了,不用着急。”这话听得六皇子妃身畔的侍女嬷嬷们都乐了。六皇子妃拍他脑门一记,嗔道,“越发口无遮拦。”亲还未成,谁是你媳妇?不过,六皇子妃也为妹妹高兴,微微一笑,命侍女放下车帘,坐车去了。

  小唐望着大姨姐车行远,此方折返回去,同谢王妃道,“我跟大姐姐说了,让她知会岳父一声,别叫岳父受了蒙骗。”

  谢莫如与小唐道,“你这几天多往闻道堂转一转。”

  小唐道,“要不,我请师祖说句话。”对于求人办事啥的,小唐倒是一点儿不抵触,他天生脸皮也厚,不觉着有啥不好意思。谢莫如却道,“北岭先生从来不理官场中事,他是不会说这句话的。”

  想一想师祖的脾气,小唐很信服谢王妃的判断,不过,他还是道,“我先去撞撞钟,师祖要死求白赖不肯说,那就不说呗。我再去问问欧阳小师叔,他并不是师祖那样死脑筋的人。”

  谢莫如颌首,“就这么办吧。有什么麻烦,只管回来同我讲。”

  小唐点头应下。

  小唐是个跳脱人,只要认识他的,都有此等看法,可实际,人家小唐做事相当有章法。就拿求人一事来说吧,小唐向来是先置办礼物,再上门的。而且,小唐置办礼物也很讲究,送给他师祖江北岭的是一套绝版书籍《雪山集》,还是大凤朝大儒赵狮山亲笔批注的,这书年代久远的哟,拿在手里小唐都怕碎了,忙忙寻了个妥当匣子收了起来。送给他欧阳小师叔是一盒海外人参再加一盒灵芝。江北岭九十来岁的人了,年轻时便是个人杰,到老更是往圣人方向发展。小唐已经想好,他师祖若真能得道,到时他也要跟着沾沾光的。小唐带了厚礼过来,江北岭瞥一眼那书,立刻老眼一亮,硬是叫人先打来温水,净手之后,再命人取过自己的天蚕丝织就的手套,如此套上,方双手珍而重之的取出这本《雪山集》,小心翼翼的打开来,就要翻看的。小唐急道,“师祖师祖,先别着急看书,我有事相求。”

  江北岭哪里肯理他,道,“哎,眼神不好喽。也就趁着天光好瞧一瞧,待日头西移,想看也看不清啦。”

  “那好吧。”小唐眼珠一转,道,“您要看不清,我给您念算了。”

  江北岭摆摆手,“不必你,去吧,今日不用过来了。”江北岭向来见了好书,不一气读完,那是吃也吃不香,睡也睡不好的。当然,人家阅读速度不一般,而且,记忆力极佳,说声过目不忘,于别人那是夸赞,于江北岭,那就是事实描述。该君少时家贫买不起书,就是靠蹭同窗的书或是去书铺子看免费的书过活的,据说当年一套太史公的《史记》,江北岭二十天看完,就能默出九成文字。所以说,甭以为大儒好做,大儒是要靠肚子里的学问撑起来的。江北岭着急看书,小唐的事儿也没说成,他便去找江北岭新收的关门弟子欧阳小师叔了,欧阳小师叔出身名门,当然,江北岭收徒并不看门第,这里强调一下欧阳小师叔的出身是因为,如果不是出身名门,怕欧阳小师叔活不到现下。小唐为啥准备人参灵芝啊,还不是因欧阳小师叔自小就是个药罐子么,从小到大,吃的药比吃的米还多,就这么着,还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要不是名门出身,当真养不起。欧阳小叔师出身鲁地欧阳家,与孔圣人家是邻居,欧阳家为鲁地大族,欧阳小师叔是来帝都求学的……然后,准备科举考功名的……不过,就欧阳小师叔这身子骨,小唐觉着,在贡院那种地方,三天就得交待了。

  小唐自己身子好,故而手头上有什么药材都是往欧阳小师叔这里送的,他今儿又拿了些来,欧阳小师叔也没生疑,因身体的原因,欧阳小师叔从来就是个安静人,他倒是喜欢小唐师侄,小唐来时,正见欧阳小师叔坐廊下喝药呢。小唐过去一并同坐廊下,把礼物给了小师叔的近身书僮,又递了一碟子蜜饯给小师叔甜甜嘴,小师叔一口气扫了半碟子,与小唐道,“我这身子,吃不吃药也无甚差别,你别总给我送那些补药了。”小师叔是真的小,今年十六,比小唐小十岁,因自幼身子骨不好,多在闷在屋里养病,以至于小师叔这短短十六年人生竟然也没什么朋友。到帝都遇着小唐,虽然小唐师侄年岁有些大,好在心理年龄不算大,俩人倒能说一处去。

  小唐看他脸色白到透明一般,唯唇上一点淡淡薄粉色,道,“你这么说就是外行啦!你知道不,我听师祖说,人同人的命数是不一样的。有些人呢,一辈子吃糠咽菜,这命就比较穷。像小师叔你吧,自来人参燕窝的,这就是富命。咱不为别个,就为先时吃的那些珍贵药材也不能灰心哪。不然,都对不起先时花的那些银钱。”

  欧阳小师叔笑,“你又胡扯。”

  “这都是大实话。”小唐一本正经,道,“我自己个儿琢磨出来的。书上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轻毁。你说这话的背后深意是啥,我就琢磨过好久,后来终于给我琢磨透了。你想啊,父母养我们,那是要耗费大心力大感情的,当然,还有从小到大的钱财花用。我们要嘎嘣一下死了,父母损失就大啦。以前我就常说我爹,他要不宝贝我一些,我有个好啊歹的,光这损失,也得心疼死他。”

  欧阳小师叔给小唐师侄再次逗笑,欧阳小师叔的书僮听着小唐说什么死啊死的,真是听得额角青筋直跳,小唐闻着庭院中的馥郁幽香道,“这都十月了,你院里这桂花还开得这么好。”

  “嗯,这院里地气暖。”欧阳小师叔道,“闻道堂这处地段不错,非但地下水充沛,且近有青山葱葱,又有湖溪相伴,可谓风水文教之地。”欧阳小师叔住的院子更不是寻常地段,乃江北岭给他的院子。

  “这里最初是给我家王妃买下来的。”小唐与有荣焉,颇是得意。

  欧阳小师叔微微一笑,“听你说八回了。”

  “有么?我觉着顶多就说了两三回吧。”俩人说着闲话,小唐道,“有件事,你听说没?”

  “什么事?玉玺的事?”甭看身子骨不好,欧阳小师叔的耳朵还是很好使的。

  小唐道,“你也知道了?”

  “嗯,昨儿就有人来找我写什么传国玉玺赋来着……”

  “你没写吧?”小唐急问,欧阳小师叔虽然没功名,但那一笔文章是很有名气的。

  “没,我又不傻,凑这个热闹做甚。”欧阳小师叔道,“再说,消息不一定是真是假。”

  “是假的!”小唐连忙道,“我昨儿听说了就回去同我家王妃讲了,王妃说这是有人造谣生事。哎,你说,我们殿下刚打个大胜仗,这还没回帝都呢,就有小人造谣,这可怎么着呢。”

  欧阳小师叔说起正事,完全不似闲聊时那般随和,他细瘦的指骨摩挲着腿上盖着的狐皮毯子,想了想方道,“谢王妃怎么说的?”

  “王妃一时也没说什么,也不知谁这么缺德散播的这些个谣言,我就先来闻道堂瞧瞧,谁晓得他们都要做诗做赋了呢。”小唐同小师叔道,“你比我聪明,给我出个主意呗。”

  欧阳小师叔道,“流言如水,堵不如疏,既有人说,就让人说去。”

  “这怎么行?说得多了,假的也成真了。介时我家殿下回朝,大家巴巴的等着看玉玺,叫我家殿下往哪里弄去?”

  欧阳小师叔长长的睫毛一颤,一双眼睛似浸在水银里的黑宝石,有着惊人的光亮,他神色仍是虚弱的,细细与小唐分说,“传国玉玺一事,若不能化解,非一时之事。今日按下去,待闽王回帝都,照样可以再提及。要我说,凡事,必要除根的,不除根,便有卷土重来的危险。”

  小唐请教,“这要怎么个除根法?”

  欧阳小师叔刚要说话,忽而喉咙一阵发痒,别开头轻轻的咳了几声,小唐连忙递上手边的药茶给他,他慢慢的喝了两口,道,“你只知道有人在传这闲话,可知道大概是哪些人再传?答应写诗作赋的又有哪些人么?”

  小唐老实摇头,“不知道。”

  看唐师侄这没心计的样儿,欧阳小师叔都替他发愁,道,“且不必急,你时常来闻道堂,这里的人,有是来做学问的,也有是来求名声求前途的。他们写诗作赋,无非是想借此扬名罢了。你现在去闻道堂,定有人问及你玉玺之事,你只管实话实说。”

  “就这么简单?”

  “你如实相告,应该会有一部分人不再凑这热闹,但仍会有人继续拿此事做文章,你留意一下,这些人以谁为首。”

  小唐真心认为,还是欧阳小师叔有智谋,有欧阳小师叔的指点,他简直是茅塞顿开啊。于是,小唐恶狠狠一握拳道,“成!擒贼先擒王!介时把这打头的抓了,他们就老实了!”小唐因出身官宦之家,自己也大大小小是个官,办事还是很官僚的。欧阳小师叔险没给他这话噎着,哭笑不得,“只是叫你长个心,先不要动这些人。这些不过小喽罗而已。”

  小唐耐性素来不佳,急催道,“那要怎么办?”

  “只管叫他们去折腾,倘只是在闻道堂,这里又不是衙门官府,他们能折腾出什么来?有这折腾的功夫不如多做几篇文章,日后也好考个功名。”欧阳小师叔道,“此事,虽起于民间,必是终于朝廷。既已扯进闻道堂,若没个了局,以后闻道堂怕要惹上一身腥的。”

  “要如何了?”

  “朝廷的事,我并不懂。但闻道堂的事,你不必担心,这里有我。”

  听欧阳小师叔此言,小唐颇有如释重负之感,道,“那我可都托给你了。”

  欧阳小师叔颌首。

  小唐央求,“你不能与我细说说么,也叫我能学学你的聪明。”聪明人就这样不好,特爱卖关子。

  欧阳小师叔笑,“暂时不能。”

  小唐说他,“一点儿不可爱。”

  欧阳小师叔白白眼,道,“你来我这里前,没去师傅那里?”

  “去了。”小唐说来更是郁闷,道,“老头儿耍赖呢。我给师祖送一套绝版《雪山集》,大凤王朝有名的大儒赵狮山亲笔注释的,我事儿还没说,他就打发我出来了。看吧,等我一会儿过去,他一准儿说,这事儿啊,我可不管,然后把书还我。瞧着好像没收我的礼一般,谁不知道他过目不忘啊,等我傍晚过去,他一准儿把书看完,早记肚子里去了。”

  欧阳小师叔听到是赵狮山注释的《雪山集》也甚是心痒,道,“你该把书送我。”他可是把这事应下的。

  小唐不爱读书,更兼这不是他的书,颇是大方,“一会儿我要来给你。你可得把事儿给我办好。”

  看在《雪山集》的面子上,欧阳小师叔就不与小唐师侄计较小唐师侄怀疑他能力的事情了。欧阳小师叔问,“你这书哪儿来的?”

  “找王妃要的。”小唐也有自己的机伶,特意与欧阳小师叔道,“王妃藏书极多,你没见过我们王妃的书房,别人用一间屋子放书,她是用一座院子来放书,整个院子正房厢房都是王妃的藏书。你要是想看什么书,哪天我带你去瞅瞅。”

  欧阳小师叔道,“这不大好吧?”

  “没关系啦,王妃很亲切的,也很好说话,我跟王妃说,一准儿没问题。”小唐大包大揽,还说,“我觉着,王妃肯定还有许多师祖没看过的书呢。”

  欧阳小师叔笑笑,知道小唐在诱惑他,便道,“纵师傅,也不敢说读尽天下之书,有没看过的书,岂不正常?庄子也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什么有涯无涯的,你们都是喜欢看书的人,倘能看到心仪之书,难道不好?”小唐眼里的道理就相当简单了。、

  欧阳小师叔就想,看来,这次的事得办好了,不然,真不好去看谢王妃的私人藏书。

  小唐在欧阳小师叔这里用的午饭,而后,小师叔要午睡,他就去闻道堂辟谣了。待傍晚,他方去的江北岭那里,果然,小唐把那谣言的事一说,江北岭便摆摆手,一脸肃穆,道,“我年轻时便立誓,只做教书匠,再不闻官场朝中事的。不必来问我。”书退给小唐,摆明一张礼不收,事也不办的嘴脸。

  小唐瞧着被退回的书,唇角直抽,就是把书退回来,老头儿你也是看了的。小唐死不肯走,坐在师祖身畔道,“师祖,你好歹给我指条明路。”

  “明路啊。”虽然没收礼,毕竟是看了徒孙的书,江北岭也不好不卖徒孙个面子,拈一拈胡须,呷一口香茗,慢吞吞,含糊糊,道,“凡事,有果必有因,你看到的,大多是果,因在哪儿,你要多想。”

  小唐还想听下言呢,结果看老头已闭上眼睛装死,小唐也是看惯他家师祖摆出这幅神叨叨面孔来的,也没办法,只得把书收拾好,道,“那我走啦。”转头把书送了欧阳小师叔。

  小唐自认智慧有限,回府同谢王妃说了师祖和欧阳小师叔的不同回应,谢王妃对小唐的办事能力还是很满意的,“我知道了,你先去歇着吧。”

  小唐心中向不存事,道,“要是欧阳小师叔把闻道堂的事办好,娘娘,你能不能让他去你书房瞧瞧?我跟小师叔说,您一院子好书,可是把他馋的够呛。”

  谢王妃含笑道,“有小唐你的面子,就是现下你师叔想到我的书房一观,也是可以的。”

  小唐喜笑颜开,觉着谢王妃很够意思,高高兴兴回房歇着去了。

  谢王妃很放心欧阳镜的承诺,欧阳小师叔,单名一个镜字,据说欧阳镜出生前一晚,他家人曾梦到一面极耀眼的闪着七色神光的镜子,就给他取了这个名字。有着江北岭关门弟子的身份,闻道堂的事,想来欧阳镜还是能办好的。谢莫如细思量的是江北岭的话,有果必有因,这因是指的什么呢?不,不会是东宫。江北岭还没这么肤浅。

  可倘不是与东宫之争,如何会有流言纷起呢?

  谢莫如相信,传国玉玺的谣言,肯定脱不了东宫的干系。可如果这还不是因,那因,在哪里呢?

  江北岭这话,不见得是说给小唐听的,小唐预事,多靠直觉,不擅深思。江北岭却要他多想,谢莫如想遍自己三十几年的人生也没想到哪里与玉玺有关系。

  玉玺……

  谢莫如瞬间福至心灵,她三十几年人生的确是与玉玺无干的,但是,她的母族倒是曾与皇权无限接近。难不成,江北岭是在提醒她以往的辅圣旧事?或者是方家旧事?

  谢莫如瞬息间就想通了所有的布置,为什么会说靖江王那里有传国玉玺?先假设,靖江王那里的确是有传国玉玺的?可传国玉玺怎么来的呢?自方家或者辅圣府流出去的?夜色降临,谢莫如的眼睛透过层层渐深的夜幕,不知望向何处,一时,唤了紫藤进来掌灯。

  烛光驱散黑暗,将整个房间映的亮若白昼,谢莫如吩咐道,“打发人往尚书府去说一声,什么时候老尚书有空,请他过来一趟。”

  紫藤轻声应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00章 夺嫡之五》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