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夺嫡之二十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防盗章,1030晚七点更新~~~

  沈氏不知道陈姑妈自州府回来如何同陈姑丈说的,反正陈姑丈仿佛被神明点化一般恢复了神智,亲自带着儿子们来何家将陈姑妈接了回去。m 乐文移动网

  何老娘难免在说几句的,陈姑丈亦是羞愧模样,道,“年纪大了,一时糊涂,叫他舅母跟着操心。只得请他舅母看在咱们两家多年情分上,别跟我这一把年纪的计较。”

  何老娘能说什么,叹道,“他姑丈客气了。哪里的话,你跟姐姐多少年的结发夫妻,又有大郎他们兄弟姐妹,你们好了,孩子们才放心。”

  “是啊是啊。”陈姑丈常年在外的跑生意的人,能拉得下脸赔礼,自然更能活跃气氛,待傍晚告辞后,何老娘同儿子道,“谁没糊涂的时候啊,知错能改就好。”

  沈氏则与丈夫道,“陈姑丈真是第一等无情无义之人。”事情是解决了,陈姑丈先时那般要死要活要纳小,不知道小陈表妹信里同他说了什么,陈姑丈对那女人是提都不提了。再想一想,当初陈姑丈不动声色的将小陈表妹嫁到宁家守活寡,沈氏便不禁心下一冷,深觉陈姑丈不是可来往之人。

  事情到这一步,不论陈姑丈如何长袖善舞、能言善辩、八面玲珑,单看他做的事也知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何恭道,“有什么法子,遇到这样的人,面儿上能过去便罢了,只当看着姑妈、表兄的面子吧。”

  经此一事,陈姑妈时不时的就过来同何老娘说话,姑嫂二人重新恢复了先时的亲密。

  陈姑妈心里的苦,也只能跟何老娘说一说了,陈姑妈掩泪道,“摸着自己的良心,虽大郎他们不与我说,妹妹怕我伤心,也瞒着我。你们的心意,我都知道,可一个被窝睡了多少年的人,我能不知道他么?我只是心里不愿意承认的。妹妹也知道我,一辈子养活了七个儿女,芳姐儿是小闺女,我心里是盼着她有个好婆家,过体面的日子。如今……这样……又有什么趣……”

  何老娘少不得再劝大姑子一回。

  经陈姑丈一事,何恭读书上倒格外用心起来,用何恭的话说,“若能考出功名,不为做官,以后也能给闺女撑腰。”陈家不过是有钱,搭上州府的人脉就如此狂妄,还是欺何家无人。若何家真是高官厚禄,陈姑丈巴结都来不及,如何敢这般对陈姑妈呢?何恭素来好性子,鲜少与人争执,还是头一遭看清世人嘴脸,不必人催,自发奋进。沈氏便用心的褒汤做点心弄吃食给丈夫滋补,可就这样滋补,也没见丈夫胖起来,反是瞧着瘦了。

  何老娘心疼儿子,拿出体己来去药铺里买根参回来,叫沈氏配只鸡炖来给儿子补身子。

  沈氏小户人家出身,这辈子头一遭见着人参,很是仔细的瞧了一回,顺便拎出闺女来开眼界。沈氏又琢磨,“你祖母叫我一并炖了鸡汤给你爹爹吃,这参可怎么炖,是先下锅还是后下锅?”挺贵个东西,沈氏生怕糟蹋了。

  何子衿忙道,“参是大补,好人不用总吃参,会补坏的。从没听说拿一根人参来炖鸡的,娘还是去药铺子里打听打听。”

  人参对于何家也是件贵重东西,沈氏道,“这也好。你爹爹如今用功,我怕他身子吃不消儿,明儿请平安堂张大夫过来给摸摸脉,顺便问问张大夫,他老人家肯定知道的。”沈氏又道,“你怎么知道参是大补的?”

  何子衿随口扯道,“我听贤祖母说的。”

  沈氏欣慰,笑,“看来跟着贤姑妈还是长了不少见识,比我都强了。”

  何子衿眨眨眼,美滋滋。

  沈氏看她得意的小模样,直想笑。

  待沈氏刚弄明白人参的吃法,请药堂的人将参切成片,炖汤时放上两片便罢。也不用天天吃,半月吃一回就够了。倒是陈姑妈听何老娘念叨侄儿念书用功太过的事,直接送了二斤燕窝。

  这东西,何老娘只听过没见过,何家也吃不起,对陈姑妈道,“忒是贵重东西,姐姐怎么拿这个来了,拿回去打点送礼用吧。”

  陈姑妈唇角噙着笑,道,“干嘛不用,不用白不用。以往我想不开,只知道节俭过日子,想着有几件金银首饰,穿得起绫罗绸缎,就是大福气了。这些个东西,就是吃得起,我也舍不得吃,觉着咱家不是吃这东西的人家。如今我是想开了,干嘛不吃,我省了也是给填补了外头的小□□。行了,不提这扫兴的事,恭儿这样用功上进,别的帮不上,身子可得保养好了。年纪轻轻的,熬神太过怎么成?妹妹听我的,每天一两燕窝,发好了用冰糖炖了叫恭儿吃了,滋补的很。等这个吃完,我再送来。恭儿上进,是咱们一家子的福分。”陈姑妈也看破了,与陈姑丈彼此维持些体面便罢。余者,该吃吃该花花,就是娘家侄儿,她一万个盼着何恭出息,有事就看出来了,还是娘家亲,婆家那一干白眼狼,指望得上谁?

  何老娘道,“前儿我拿钱去平安堂买了支参来想给阿恭炖了吃,险闹出笑话。还是跟平安堂的张大夫打听了,才知道参不用天天吃。这燕窝听人说也是挺补的,姐姐别笑我,这要几日吃一回?”

  陈姑妈道,“燕窝没事,我听说,有钱人家,人家都是按顿吃的。人参倒是不用多的,这东西吃多了火大,我有一次拿参炖母鸡给大郎吃,大郎半夜流起鼻血来,倒把我吓一跳。参吃多了上火。燕窝多吃些,对身体只有好的。”但到底怎么个好处,陈姑妈也说不上来。

  不过,听到可每天补用,何老娘便收了。

  何老娘心眼儿多,没给沈氏,怕沈氏偷吃,她老人家自己也不吃,单单留给儿子,每晚叫儿子去她那里吃冰糖炖燕窝。

  何恭吃了两次,苦不堪言,悄悄与妻子抱怨,“姑妈给了娘点子燕窝,娘天天叫我去吃。我的天哪,一吃一嘴燕毛,一吃一嘴燕毛,又甜又腻,还噎嗓子。听说有钱人家天天吃来着,这得多受罪啊。”

  沈氏没见过燕窝,同丈夫打听,“燕窝只听人说过,什么样来着?”

  何恭道,“就这么一小块一小块的,燕子筑的巢,要发一发,用冰糖炖吧。”

  沈氏不解,“乡间燕子多了去,哪个燕子不筑巢来着,也没听说能卖钱。”

  何恭亦不明了,想了想道,“兴许不大一样吧。”

  沈氏想着肯定是不一样的,不过,沈氏道,“燕窝听说是好东西,肯定是姑妈特意带过来给你补身子的。要是里头有燕子毛,得提前择干净才好,不然怎么吃呢?”燕窝是大补,可没听说过吃燕毛的。

  何恭道,“你去跟娘学学怎么炖,还是你来炖,娘这个年纪,眼也花,有燕毛怕也择不清。”

  沈氏想到丈夫说的“一吃一嘴燕毛”的事,不禁低低笑起来,问他,“燕子毛好吃不?”

  何恭呵她痒,“敢笑话你相公,今天要给你立立规矩。”

  两人说笑玩闹一回,沈氏眉眼弯弯,“你先跟母亲说,心疼母亲年纪大了,不忍母亲再去厨下操持,让母亲教教我,母亲定能乐意的。”

  何恭笑,“咱家子衿嘴巧,约摸是像你的。”

  沈氏头疼,“我哪里有她那么多话,天天说不完的话。我都说她是属麻雀的,醒来就要叽叽喳喳的过一天。”

  何恭听的直乐。

  何恭先把何老娘孝顺奉承了一番,何老娘才把炖燕窝的重任教给了沈氏,还叮嘱沈氏一句,“子衿那丫头向来嘴馋,什么都想吃,这东西是你姑妈送来的,东西有限,你男人正读书费神,给你男人补一补倒罢了。我也是不吃的,要那丫头馋的紧,你跟她说,我这里有飘香园的好点心。”为了防止何子衿去偷吃她儿子的燕窝,何老娘大出血的买了飘香园的点心来堵何子衿的嘴。

  何子衿知道后,毫不客气的去何老娘那里敲诈了两包好点心回去,对沈氏道,“等以后我有了钱,天天拿燕窝漱口。”

  沈氏:……

  更让沈氏发愁的事在后面,自此,何子衿隔三差五的有好点心吃,她自觉是个孝女,还拿回去孝顺老娘老爹。何子衿是这么说的,“祖母现在可好了,总是买点心给我吃,我说不用总买,祖母都不答应。”

  何恭只觉高兴,抱了闺女在怀里道,“这是祖母疼你呢。”

  何子衿扬起漂亮的小脸儿,“我觉着也是。”

  对于何子衿的鬼话,沈氏简直一个字都不信。没人比她更了解何老娘。

  事实上,何子衿通常是这样跟何老娘商量买点心的事的,何老娘但有不乐意,何子衿便道,“一会儿我端燕窝去给爹爹吃吧。”要不就是“爹爹昨天问我,要不要吃燕窝,我可是没吃啊。”,总之各种花样的威胁搞得何老娘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为了杜绝“馋嘴丫头”何子衿去抢儿子的燕窝吃,何老娘只得咬着后槽牙,给何子衿一次又一次的买点心吃,买了一次又一次,买了一次又一次。

  何老娘心下感叹,先时说这丫头是赔钱货真是抬举她了,分明是个讨债鬼。尤其何子衿还精通打一棍子给个甜枣的策略,每次敲到何老娘的点心后,何子衿都会先拿一块给何老娘吃,还花言巧语的哄何老娘,“爹爹说了,叫我孝顺祖母,有好吃的,先给祖母吃。祖母,你吃吧。”

  她有啥都是,“先给祖母吃”。

  如此,外人见了都赞她,“这丫头懂事又孝顺。”

  何子衿自己臭美就不用提了,何恭沈氏也乐见女儿懂事,唯何老娘悄与余嬷嬷道,“死丫头真是成精了。”隔三差五的来敲老娘的银钱。

  何子衿也不白吃何老娘那些点心,她还逢人便说,“我祖母可疼我了,天天给我买好吃的。”

  何老娘实在想令世人看清何子衿奸诈的真面目,谁知竟不敌何子衿的无耻,终于落下个一见何子衿就头疼的毛病。

  夏去秋来,重阳节前,她舅带来了一个绝好消息,她舅妈江氏有了身孕。沈氏喜不自禁,连忙问,“几个月了?弟妹在家可好?”

  沈素眼中满是欢喜,“已经三个月了,其实上个月就知道了,咱娘非要满三个月再报喜,我就一直憋着没说。”喝口温茶,沈素笑,“可是憋坏了我,好几次憋不住想跟姐你说呢。”

  “满三月胎便坐牢了。”沈氏是过来人,自有经验,掐指算算,笑,“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算着是明年三四月的日子。”

  “三月底或是四月初。”沈素道,“名字我跟爹都想好了,儿子就叫沈玄,女儿叫沈丹。”

  “这名字取的好。”沈氏又问,“弟妹身子可好?这有了身孕不比别的,凡事都要小心些才是。”

  “她呀,这会儿就天天做针线,小衣裳都做两三身了。”沈素一脸幸福的傻爸爸笑容,“我都说,还不知是闺女是儿子,衣裳也难做。她就做一身闺女穿的,再做身儿子穿的。”

  沈氏道,“我这里还有子衿小时候的衣裳,一会理一理,你带去。小孩子娇嫩,刚生下来穿些旧衣裳好,软乎。”

  沈素不跟沈氏客气,“媳妇前些天刚从娘家搜罗了一包袱回来,是阿仁小时候穿过的。”说一回即将出世的孩子,沈素问起沈氏的铺子,找来的伙计可还好用。

  沈氏笑,“阿山机伶的很,咱们虽是新开的铺子,生意也还凑和。慢慢来吧,总不能一口吃个胖子。”开铺子就是为了手头松快些,卖酱菜也发不了大财,只要能应付铺子的日常开销,沈氏便很知足。

  何子衿听说她舅要做爹了,也很替她舅高兴。唯有何老娘,面儿上也恭喜了沈素一番,转头又跟儿子念叨起生孙子的事儿。

  便是沈氏心下也有些焦虑,闺女这都三岁了,她肚子还没动静,何恭安慰妻子道,“咱们夫妻恩爱,孩子早晚都会有。想是缘分未到,待缘分到了,自然便到。不必急,急也无用,你看哪家孩子是急出来的。”

  “我是怕母亲着急。”何老娘可不是一般的急,自何子衿出生,这都急小三年了。

  何恭笑,“娘是最不该急的,我与姐姐差五岁来着。”

  听丈夫这般说,沈氏这心,暂且算是安了。

  转眼便是一年冬天,沈氏在炭盆旁算着铺子里一年的节余。让何子衿说,沈氏十分聪明,以往在家也没学过理账算术,如今有了铺子,沈氏都是现学的,上手极快。

  沈氏学会了,也不忘教一教闺女。何子衿早便会认字了,沈氏教她对着账本子念账面出入,沈氏用算盘对账。

  母女两个对了一上午,何子衿问,“娘,赚着钱没?”古代的账册子同前世可不一样,要不是沈氏教她,她不一定能看得懂。

  沈氏笑,“账面儿上是没有赔,只是暂时也见不到钱。铺子的租金不说,还有换门窗装修的钱,桌椅板凳,样样要钱。当初买的菜蔬,现在还在缸里腌着呢,也是钱哪。”

  何子衿安慰她娘,“做买卖就是这样了,看着是有钱,其实钱都在买卖上了。”

  沈氏合上账簿子,“是这个理。”

  何子衿瞧着烤在炭盆上的芋艿干,这是她舅特意送来给她吃的,何子衿有空就在炭盆上烤几个。这会儿闻着香喷喷的,何子衿问,“差不多熟了吧?”

  沈氏拿火钳戳一下,点点头,何子衿捧个木盒子,沈氏用火钳给她夹起来搁盒子里,说,“烫,一会儿再吃。”

  何子衿道,“娘,分你一半,我拿几个给祖母尝尝。”

  沈氏道,“你都拿去吧,我不爱吃这个。”

  何子衿便都拿去了,她娘喜吃水果,她爹也不爱吃这个,嫌干,倒是她祖母,何老娘拿眼一瞥,摆出个十万分看不上的模样,“我当啥好东西,唉,这有什么好吃的。干巴不说,还噎人。”一面挑剔,何老娘一面命余嬷嬷倒些温水来,自己挑个烤芋艿拿到手里剥了皮,不消片刻便巴嗒巴嗒吃个精光。吃完之后一抹嘴儿,继续十万个看不上的样子,“以后有好的给我拿来,这些破烂东西就别拿来了。”

  何子衿唇角一抽,掖揄,“等哪天我发了财,就给您金砖盖房,银砖铺地。”

  何老娘一乐,“赶明儿给你祖父上坟,我去瞧瞧咱们老何家祖坟冒青烟没啊。”

  “冒,怎么能不冒。我听人说,祖父当年娶您过门儿的时候,咱老何家坟头儿上的青烟呼呼的冒啊,跟着火似的。”何子衿张嘴就能鬼扯一段子虚乌有的事儿来,何老娘气笑,“嘿!你个死丫头,又来这儿寻老娘开心!”伸手要打,何子衿多灵光,早嗖的跑到门口去,说,“我回去吃饭啦!”

  何老娘拍拍大腿,抖一抖掉在衣襟上的芋艿渣,道,“叫你爹你娘过来吃吧,我叫厨下烧了羊肉锅子,人多吃起来才香。”

  何子衿眼睛一亮,道,“我把我屋里的小青菜拔点儿来,正好烫着吃。”

  何老娘“嘿”一声,嘲笑,“哟,今儿太阳打西边儿出来,铁公鸡都拔毛啦!”何子衿常去贤姑太太那里,学了些侍弄花草的本事。家里养花的事倒不值什么,倒是何子衿嫌冬天没青菜吃,便弄了些瓦盆陶罐的,在屋里养了好些青菜。这东西,夏天多的能拿去喂牛羊,到冬天则稀罕的了不得。碧水县都没卖的,如陈家那样的有钱,还得去州府才能买些个绿叶子青菜回来。何子衿呢,她自己种的来。吃一冬的萝卜白菜,何老娘也想尝尝青菜味儿,谁晓得何子衿这抠门儿的,倒不是不给何老娘吃,但每次都要何老娘拿东西换。何老娘吃何子衿的青菜都吃的肉疼,如今,不必何老娘大出血,何子衿主动拿出青菜来吃,何老娘可是好生惊叹了一回。

  何子衿听何老娘说她是铁公鸡,嘿嘿一笑,回一句,“这叫,有其祖必有其孙哪!”

  何老娘骂一句“小兔崽子”,何子衿早跑远了。

  作者有话要说:  ps:防盗章,1030晚七点更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15章 夺嫡之二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