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夺嫡之二二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ps:防盗章,晚七点替换更新~~~~~

  不一时,陈姑妈就带着小儿子过来了,进门便笑,“我早命人打听着秀才榜来着,知道阿恭中了,我简直一刻都坐不住!妹妹,你可是咱们老何家的功臣啊!”整个何氏家族都没一个举人,何恭这秀才考出来,起码在家族里算是出人头地了。再从何恭这支论,何恭也算开天辟地头一份。所以,陈姑妈才会说何老娘是何家的功臣,因为何老娘培养出了一个秀才儿子啊!

  何子衿是头一遭意识到,原来在这个年代,能考中秀才已是相当了不起的一件事情了啊!

  何家的热闹自不必提,族长都亲自过来了一趟表示对何恭的赞赏。族长想着,何恭这才二十出头便中了秀才,便是再熬二十年,能熬出个举人来,何氏家族在碧水县的地位顿时不同。族长还特意带了孙子何洛过来,托何恭有空指点何洛的功课。

  何恭哭笑不得的应了。何洛重新瞻仰了一回他经常见的恭五叔,就去找何子衿玩儿啦。

  何家摆了一日酒庆贺,第二日,沈素也来了,自然恭喜了何恭一番。沈素是个心肠宽阔之人,他落榜也非一日了,姐夫有出息,沈素是替姐姐高兴,总算在何家熬出头了。

  不过,沈素也受了些感染,回家同妻子道,“姐姐、子衿都穿上绸了。你莫急,我今年必要苦读,待明年定也叫你和孩子穿上绸。”

  江氏产期就在眼前,她习惯性的将手放在腹前,柔声宽慰丈夫道,“你有这个心,我穿不穿绸都高兴。”

  沈素道,“有这个心,也得能办成这事儿才行。”

  很快,沈素落榜的失落便被长子的诞生驱散了。其实,头一个孩子,不论儿女都一样,当然,儿子的话自是更好。

  沈素第二日就驾车到何家报喜,沈氏自是喜不自禁,便是何老娘,这会儿正在高兴儿子中秀才的事,听到沈素得了儿子,亦是满面笑意,道,“大喜大喜,明儿个洗三吧?”

  沈素笑,“是。就是不知道姐姐、姐夫有没有空?有空的话,过去热闹一日,也是我那小子的福气。”他素知何老娘刁钻,故此当面问出来,省得姐姐为难。

  “哪里的话,便是没空也要去凑凑热闹的。”儿子是秀才啦,何老娘非但好说话,她还很有往外显摆显摆的意思,何老娘笑,“要是小舅爷不嫌麻烦,明儿我也跟着去沾沾喜气。”

  沈素连忙道,“您唤我名字就是,您老人家若肯去,我求之不得。”

  何老娘哈哈大笑,“这就说定了。”又问孩子什么时辰生的,可取名字之类的话,及至晌午,大手笔的拿银子出来让厨下置办了好菜,对何恭道,“今日阿素必要赶路回家的,咱们不是外人,不必虚留他。你好生陪他用饭,只是酒不可用,不然他一路驾车再不能放心的。”又吩咐沈氏,“现在让周婆子做烧饼怕来不及,着她去外头买一些,再配些上酱肉,给阿素路上带了吃。”

  沈氏真觉着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婆婆这般开眼,沈氏自然笑应。沈素直道破费,何老娘笑,“家常的东西,哪里说得上破费。这路上道远,你带着,我也放心。”

  沈素笑着道谢。他姐都嫁何家五年了,何老娘头一遭待他这般亲近,心说这老太太反常的厉害,若不亲眼所见,他都不能信。

  沈素是个玲珑人物,哪怕心下生疑,面儿上都不会显出什么,倒是何老娘待他亲近,他待何老娘也恭敬许多。唯何子衿挑个没人的时候,在她舅耳边嘀咕,“自从我爹中了秀才,祖母就这样了。连给我买了五天果子吃啦。”

  难怪了。

  沈素不禁一乐,拉一拉外甥女的羊角小辫儿,想着,下回让媳妇生个闺女才好。

  明日就要去长水村参加沈素长子的洗三礼,待沈素告辞,何老娘唤住沈氏问可备了什么东西。沈氏道,“打了幅银锁,还有我先前抽空做的两身小衣裳。”乡下洗三礼,如沈氏这般就是大手笔了,非得至亲才会送这样的厚礼。

  何老娘想到儿子如今身份不同,罕见的道,“简薄了些。我这里有先前你姑妈给我的桂圆红枣,这东西产妇吃了也滋补,一并带去吧。”

  沈氏忙道,“那是姑妈给母亲的,母亲放着吃吧。”

  何老娘眼皮一翻,瞪何子衿,“搁我这里也是全进这馋嘴丫头的肚子。”她这里有啥好吃的,讨债鬼丫头比她老人家都清楚,何老娘几次骗何子衿说东西吃光或是换地方藏了,都能给何子衿一一识破,闹得老娘怪没面子的。以至于老娘现在自暴自弃,好吃的也不锁着放了,随何子衿吃好了!

  沈氏心道,怪不得如今闺女都不闹着叫她去给买点心吃了……想到闺女的难缠,沈氏有些歉意,“母亲都把子衿宠坏了。她再淘气,您跟我说,我教训她。”她虽与婆婆不睦,却并不是不明事理一味惯孩子的脾气。

  怎知何老娘根本不领沈氏的情,再一翻眼皮,转而教导沈氏,“咱们可是秀才家,哪儿能跟那些粗野人家一样。小孩子家,可懂什么?无非是馋嘴罢了,为吃个东西,也不至于,倒像吃不起似的。”对何子衿道,“再去抓一把拿去吃吧,剩下的明儿给你外祖母带去。”

  沈氏再不同情何老娘:你这样的,活该给我闺女虐。。。。。。

  沈玄的洗三礼非常热闹,沈父是村里孩子的启蒙先生,沈素人缘儿好,他岳家江财主也是长水村的富户,体面人家。如今沈素得了儿子,洗三礼自然办得热热闹闹。尤其何老娘带着一家子都去了,村里人见了何家这一家子,尽是恭维赞美之声,很是满足了何老娘的虚荣心。

  何子衿还特意带了两样她的小玩具送给表弟,人们都赞她大方懂事,何老娘笑呵呵地,“这孩子就是这样,像她爹。”

  何子衿她娘:……

  何子衿还在一旁逗趣,“我觉着我是像祖母,祖母有什么好东西都给我,我有好东西给弟弟。”

  于是,旁的不知情的亲戚们表示,“都是老安人你教的好啊。”这年头,安人不仅是诰命的职衔等级,也是对中老年妇女的一种尊称,当然,你也得有相应的让人尊敬的地位才行。

  何老娘听人赞她,虚荣心膨大了一倍,假假谦道,“哪里,您太客气了。”

  沈母都不能信坐在屋里含笑说话的人是她亲家,真是苍天开眼,非但女婿中了秀才,她闺女也终于熬出来了。赶明儿得去朝云观还愿才行哪!

  一时,沈母将沈玄抱出来洗三。何子衿一脸严肃的表情,细瞧着还在襁褓中的沈表弟,何老娘盼自家孙子盼不来,别人家的孙子她也稀罕,问何子衿,“你表弟俊俏不?”

  何子衿点头,“就是太小了,还不能玩儿。”小孩子,实在看不出丑俊来,尤其才三天的小孩子,说俊都觉着违心,而且,沈玄眉眼间瞧着更像母亲一些,似乎没能继承她舅的颜值基因哪。

  沈母笑,“等弟弟长大就能跟你一起玩儿了。”

  瞧了一回不大俊俏的小表弟,回家的路上,何子衿问她娘,“我小时候肯定比表弟好看。”

  沈氏笑,“是,你最好看。”

  何老娘睁眼说瞎话,“丫头长得像她爹。”

  何子衿:……

  何老娘又补充一句,“女孩子长得像爹比较有福气。”

  何子衿问,“我不信。姑妈就长得跟祖母像,姑妈难道没福气?”

  “没一回大人说话你知道闭嘴的。”何老娘训孙女一句,自发给闺女做了解释,“你姑妈是命相好!”

  想到闺女,何老娘露出思念的神色,“你姑妈去帝都都快两年了。”

  “姑丈快春闱了吧?”

  “得明年呢。”何老娘早在肚子里算着呢,絮叨,“什么时候有空咱们去庙里给你姑丈上两柱香,叫菩萨保佑你姑丈春闱得中才好。”

  “母亲哪天想去都好。我与相公陪母亲一并去,也为姐姐、姐夫祈福。”何老娘今日实在给沈氏作脸,沈氏也格外和气,笑,“前儿相公还说起母亲大寿的事,叫我好生准备,咱们家里好好的摆一日酒热闹热闹。”

  这话原是为了想讨何老娘开心,不想何老娘一摆手,“你们有这个孝心就成了,摆什么酒啊。恭儿刚中了秀才,咱们省着些,今秋他还得去州府考举人,又是一笔花销。”

  何子衿嘴快道,“我爹说了,今年不考举人。”

  “为啥不考?”何老娘眉毛都竖起来了,做举人老娘要穿的衣裳她都准备好啦。

  何子衿道,“我爹说,许先生让他读两年书再去考。”

  何老娘眉毛一挑,习惯性的将嘴一撇,“那许先生,左右也不过就是个举人罢了,他就能看举人文章了?”

  “祖母,你小声些,叫人听到传出去,别人不说你不懂眼,得说爹爹不尊师了。”听何老娘口出狂言,何子衿似模似样的吓唬她。

  事关儿子,何老娘撩开车帘往外看去,土道上就她家一辆车,遂放下心来,道,“外头哪里有人。”

  “你看不见,不见得就没。”何子衿翘着嘴巴道,“你哪回见了许先生不是客客气气问人家好,托人家多照顾我爹。这会儿我爹刚中秀才,你就说人家看不了我爹的文章了?祖母哪,你可真行!”何子衿竖起大拇指表示对何老娘两面派势利眼的佩服,挨何老娘一记拍,“闭嘴闭嘴!个丫头片子,话忒多!”给何子衿说破,难得何老娘脸上觉着有些过不去。

  何子衿嘿嘿一笑,从小荷包里抓出两颗炒花生来,给何老娘一颗。何老娘今日在沈家听得无数奉承,虽然给何子衿噎了一下,心情还是不错滴,便接了何子衿的花生,剥开往嘴里放了一粒花生豆,就听何子衿笑嘻嘻地说,“话忒多,堵嘴堵嘴!”

  何老娘险没叫何子衿噎死,沈氏训闺女,“你再这般没大没小,可要挨揍了!”

  何子衿道,“昨天祖母还说,咱家是秀才门第,不能打小孩儿的。”

  何老娘艰难的咽下花生豆,感叹,“都说七八岁狗都嫌,你这离七八岁还远着呢,就这样讨人嫌了,以后可怎么办哟。”

  何子衿两只小肉手一摊,说相声,“凉拌哟。”

  何老娘硬给她逗乐。

  何恭在外赶车,笑的险将车赶沟里去。

  何老娘给何子衿噎的倒是从儿子中秀才的热度中冷静了些,回家换过家常衣裳就叫儿子媳妇去歇着了,待得晚上,何老娘方问儿子举人试的事儿。

  何老娘道,“既已中了秀才,今年又正赶上秋闱,试一试能怎地?咱家离州府近,也不过二三日的脚程,坐车更快些。去考一回,说不得撞个大运呢。”

  何恭笑,“要按娘你说的,撞大运都能中举,那就遍地举人了。”

  “还是去吧。去试试,哪怕不中,也长些秋闱经验,起码进过一次考场,下回去也熟门熟路呢。”何老娘坚持,“再说,多认识几个人也没什么不好。”

  何恭新中了秀才,名次虽只是中等,也未必没有进取之心,听老娘这般说,何恭笑,“成。我听娘的。”

  何老娘眉开眼笑,“这就是了,过两日我跟你媳妇去庙里烧香,顺便给你烧一烧,也旺一旺。”

  何恭笑,“儿子倒成顺带的了。”

  何老娘拍拍儿子宽阔的肩,“反正你是先走个过场,就顺带一回吧。”她老人家抠门儿,爱听好话,虚荣,势利眼……总之,缺点多了去,不过,做为一个母亲,何老娘是个十分细心的人。她琢磨了半日,许先生那话她虽不大喜欢,冷静下来想想,说不得也有那么一二分的道理。真大张旗鼓的折腾儿子秋闱的事儿,到时中了自是皆大欢喜,倘若不中呢?何老娘倒没啥,她是怕儿子在外头受些小人言语。

  何恭将秋闱的事与妻子说了,沈氏问,“那相公今年就要秋闱么?”

  何恭笑,“娘非得叫我试试,我也想去瞧瞧秋举的气派。管他中不中,就当开开眼界。”

  “这也好,咱们离州府不算远。”沈氏没啥意见,丈夫能一举得中自然好,就是中不了,他们夫妻恩爱,日子也能过得好。

  夫妻两个正说着话,何忻家送来帖子,沈氏笑问,“可是有什么喜事?”还单单送帖子来。

  那仆妇道,“是我们老爷纳二房之喜,后儿个就是正日子,请五爷五奶奶过去吃酒。”

  沈氏脸上的笑当即僵了一下,打开帖子瞧了瞧,不动声色道,“恭喜你们老爷了。不知是哪家的闺秀有这样的福气?”

  仆妇回道,“姨奶奶是外头来的,到底如何,奴婢也不大清楚。”

  沈氏笑与丈夫道,“我后儿个要去贤姑妈那里抄经给母亲祈福,怕是不巧。相公呢?”

  何恭对仆妇道,“你跟忻大哥说一声,我必到的,只是内子因故怕不能前往。”便打发那仆妇去了。

  沈氏皱眉,“忻族兄怎么竟是这样的人!”她与李氏交好,自然看何忻纳妾不顺眼。

  何恭倒没觉着如何,道,“前忻大嫂子在时,忻大哥屋里就好几个,后来都打发了。这会儿再纳一个,也没啥。”

  “他是觉着没啥。”沈氏轻哼一声,与丈夫道,“诶,这有钱人的脑袋也不知怎么想的,难不成有了几个钱就必要三妻四妾方能显出本领来?夫妻两个消消停停的过日子不好?要我说,有本事也不在这上头显摆,不说别人,上回姑妈伤心成什么样,咱们都是眼见的。我是有闺女的人,以后给咱子衿寻婆家,贫富暂且不论,单这等朝三暮四的人就不行。”

  “别人家的事,说说就罢了。”何恭笑对妻子道,“我可不是那样的人。”

  沈氏明眸一嗔,“你要是那样的人,当初也不能嫁你。”

  小夫妻说起话来,沈氏道,“反正我是不去吃纳妾酒的,明儿我去瞧瞧嫂子去。这些天忙忙叨叨的,好些天不去了,她还不知怎么样了呢。”

  “也好。”

  沈氏打发人去问李氏可有空闲,李氏回话让沈氏带了何子衿去玩儿。

  第二日用过早饭,沈氏同何老娘说了一声,何老娘亦知何忻要纳小的事,皱眉道,“都是有几个钱就不知姓谁名谁的,这么一把年纪了,娶个续弦就罢了,敲锣打鼓的纳小,成什么样子!一看就知道是不安分的狐狸精!”

  何老娘的反应有些在何子衿的意料外,又在情理之中,何老娘也是非常厌恶人纳妾的,还对沈氏道,“去了好生劝劝你大嫂子,她虽是续弦,也是正儿八经娶进门的,族谱上记得清清楚楚。就是有狐狸精进门,也不用怕,她仍是大房!”因为何忻纳小,何老娘以往对李氏的不喜倒转为了同情。

  沈氏正色应了,便着何子衿去找李氏说话。

  沈氏原还有些担心李氏,及至见李氏一袭浅藕色罗裙,头上松松的挽了个随云髻并一枝点翠金钗,气色不错,沈氏方放下心来。她是个细心人,并不先提何忻纳小之事,反是问李氏过得可好,接着说起何子衿的趣事来。

  李氏极喜欢何子衿,将人揽在怀里,拿提前备下的点心给她吃,李氏自然察觉沈氏的小心,心中颇多感念,笑道,“还有件喜事要跟你说,我有身子了。”

  沈氏先是一惊,继而大乐,笑道,“这可是天大好事!我竟不知道,也没听人说起过,几个月了?”

  李氏垂眸望向并不明显的小腹,笑,“已四月了。先时有些怀疑,我没觉着不适,便没惊动旁人。”

  李氏有喜,这可是一辈子的依靠,有个孩子,比何忻这种男人要可靠一千倍!也难怪李氏不为何忻纳妾之事所扰了,沈氏道,“刚我没好说,就是怕你吃心,忻大哥好端端的,怎么要纳小呢?”当初何忻娶了李氏做续弦,将屋里人都打发了个一干二净,就因这个,何老娘一直觉着李氏太有手段,且年纪轻轻的,模样生的也标致,遂不喜李氏。当然,她喜不喜欢人家,对李氏半点影响也没有。

  李氏与沈氏交好,这话,也只有沈氏能问了。李氏闻言,唇角一勾,勾勒出一抹不屑,“我这不是有了么。那院儿里怕是心里不安,上赶着给老爷弄女人。男人还不都是这样,纳就纳吧,就是纳他十个八个的,于我又有什么相干。”

  沈氏实未想到这女人是这般来历,不禁大是皱眉,李氏不过是初有身孕,怎么倒叫继子这般忌惮?再者,李氏哪怕年轻些,也是何忻三媒正聘娶进门的,哪里有儿子上赶着给老子送女人的理,这家子也忒不讲究了。沈氏劝道,“你这有了身子,凡事便往宽处想,有孩子,还怕什么。就是忻族兄那里,我说句公道话,有人成心拿女人来勾引他,有几个男人把持的住?你跟忻族兄过了这几年,情分总是有的。若无情分,成不了姻缘。就是你有了身子,忻族兄难道不高兴?日子全在自己过,你这里若自暴自弃,过得一塌糊涂,才是正对别人的心。”

  李氏淡淡一笑,怅然,“论年纪我还长你两岁,倒叫你来劝我了。”

  “劝不劝的,这都是实话,嫂子自己想想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沈氏低声道,“就是那边,做出这样的事来,别自以为聪明,谁是傻子?大伙都心里有数。只是那边如此作派,你得小心了。”

  李氏悄声道,“也没什么要小心的,我肚子里是闺女。如今给老爷送女人,无非是怕我以后生出儿子罢了。”

  沈氏轻哼,“真个不要脸的下流胚子,这便容不得了,这个家还不该他当呢。”

  李氏柔声道,“生闺女也好,要是像子衿这样,我做梦都能笑醒。”

  像我这样是不大可能滴,何子衿粉有优越感的发表意见,“伯娘,我也觉着闺女好。”

  沈氏嗔,“哪儿都有你。”

  李氏直乐,摸摸何子衿的小辫儿,笑,“小小人儿倒像是听懂似的。”

  沈氏:也不知这丫头是听得懂还是听不懂,说她聪明吧,她立刻给你犯傻,说她傻吧,她又叽叽喳喳的挺伶俐。

  沈氏头疼,对李氏道,“还是安静乖巧的招人疼。”

  何子衿哼哼两声,不满,“娘,你知道多少人喜欢我不?”

  “知道知道,你是万人迷。”她闺女自恋时常说这个词来着,万人迷什么的……

  何子衿假假道,“娘,你知道就行了,不要说出来嘛,要谦虚一点哦!”

  此时此刻,沈氏与婆婆的看法得到空前一致,那就是:何子衿真的提前进入了狗都嫌的境界!

  相对于沈氏为李氏的不平,何子衿倒没觉着什么,不要说这个年代,就是在何子衿记忆中的年代,什么小三、小四、小五、小六的也不少,并不一定是男人有钱就变坏,哪怕没钱的男人,出去花点钱嫖一次的事也多了去。

  所以,何子衿觉着,大约雄性的天性中就有□□的一面,如草原中狮群里多是一头雄师配n头雌师。只是人与畜牲的区别便在于,人是有灵智的,于是,人有自我约束力。不幸的是,人类将这种自我约束力多是放在女人头上。男人对女人要求忠贞,而对自己则毫无要求。更不幸的是,女人似乎也认同男人这种要求。

  何子衿难得深沉了一回,感叹男女关系之不对等。好在她不是女权,她是随遇而安,只消片刻她便将深沉丢开手,高高兴兴的看李氏拿出的衣裳料子。

  李氏笑,“这是前儿老爷带回来的,不是绸子,也不是锦缎,就是棉布。你摸摸,我还是头一遭见这样细滑的棉布,说价钱倒不比丝绸便宜。我瞧着颜色不错,就留下了。这块儿尤其鲜亮,给子衿做衣裳正好,你别跟我外道,这是给子衿的,可别推辞。”

  沈氏便不说客气话,笑,“看嫂子说的,我就是觉着,这么好的料子,哪里舍得给她小孩子家裁衣裳呢。”

  “有什么舍不得的,你是个精细人,寻常自己都舍不得做一件新的,子衿身上可没断了新衫。多好的东西,你自己舍不得是真的,给子衿穿吧。”李氏抚摸着小腹,眼神柔和至极,“以往瞧着子衿我就眼馋,这回自己有了,才真正知道做母亲的心。”

  虽然一直知道她娘很爱她,可是这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心肝儿细腻的何子衿听的眼泪汪汪:果然世上只有妈妈好啊!当然,她爹也很不错,绝对不是何忻这种在老婆孕期内纳小的渣男。于是,何子衿更加眼泪汪汪了!

  沈氏见她抹眼睛,忙问,“怎么了?”怎么突然哭了?

  何子衿响亮的抽一鼻子,大声道,“给你们感动啦!”

  沈氏&李氏:……

  作者有话要说:  ps:防盗章,晚七点替换更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17章 夺嫡之二二》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