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夺嫡之二八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何恭去冯家十来日方回,一则道远;二则是亲家,多留几日也是应当;三则,何恭惦记姐姐,故此一直等到姐姐、姐夫自帝都归来,冯家发完丧,方告辞回家。

  何老娘早盼着呢,见儿子风尘仆仆归来,自有一肚子的话想问儿子,却也按捺住焦切,先令儿子回房梳洗,歇一歇再过来说话。何子衿瞧见父亲回来,也颠颠儿的跟过去了,何恭净面,她便在一畔递帕巾,有眼力到不行。何恭换过衣裳,抱了闺女在怀里,笑,“这才几日不见,怎么觉着丫头像是瘦了。”知道他闺女爱吃醋,何恭向来都是先抱闺女的。

  沈氏递了盏温茶给丈夫,笑,“换牙呢,牙不顶用,吃肉不方便,可不就瘦了。”

  何子衿立刻呲下嘴,展示她漏风的门牙给她爹看,何恭瞧的一乐,笑,“那就吃点软和的,换牙千万不能舔,一舔换的牙就歪了。”

  何子衿点头,道,“阿冽也开始出牙了。”

  何恭又瞧儿子,何子衿掰开弟弟的嘴给她爹看,果然门牙冒出来了,小小的一点白。何冽以为他姐在逗他玩儿,一咧嘴就流了他爹一手口水,笑眯眯的模样极是讨喜。何恭喜欢的很,与沈氏道,“孩子真是一天一个样,瞧着阿冽似又长大许多。”

  “孩子都是这样,那天拿出一月前穿的衣裳再穿就小了。”沈氏笑问,“相公一路可还顺遂?”

  “都好。”何恭有些饿了,见边儿上碟子里有点心,就要吃一些。沈氏道,“相公少吃两块儿,厨下有汤面,立煮就能得的。”吩咐翠儿去令周婆子给丈夫下碗馄饨来。

  何恭一听有馄饨,便将果子放下,随口问,“这不早不晚的,怎地有汤面?”

  “我算着你也该回来了,前两天叫周婆子撵了些面条出来,挂在竿子上晾干,多放几日也不会坏。厨下炉火上温着大骨头汤,热热的下碗面来,吃在肚子里才实惠。”沈氏一面说,拿帕子给儿子擦了擦口水,问,“姐姐、姐夫可还好?”

  “都好。”何恭问,“我走这些天,家里没事吧?”

  沈氏笑,“没什么事,就是惦记你。”

  夫妻两个说着话,周婆子把面端来了,骨头汤下的面,上面码了几片酱牛肉并几根碧绿的小青菜,怕何恭口重,周婆子还配了一小碟红油猪耳,一小碟酱青瓜。

  见面来了,沈氏便不再与丈夫说话,一意服侍他用饭。这一碗面下肚,整个人都暖洋洋的,何恭笑着摸摸肚子,“总算稳住心了。”

  “厨下还有,要是没饱,就再来一碗。”

  “不吃了,过会儿就是晚饭的时辰了。”又喝了半盅茶,何恭起身道,“挺好,咱们去娘屋里说话吧,娘也惦记着呢。”

  沈氏一笑,抱着儿子带着闺女,一家子去了何老娘屋里。

  何恭先说冯家的丧事,道,“说来真是不巧,冯太太身子原极硬郎,今年石榴熟的好,这眼瞅着中秋,说是外头买了些好石榴来,冯太太吃石榴时,不小心石榴籽呛到嗓子眼儿,一口气没上来,就过去了。”

  何老娘惊,“这么说,是叫石榴籽给呛死了!”

  何恭点头,何老娘道,“这是八辈子没吃过石榴啊!”

  何恭:……

  “娘,你也别这么说,兴许是命数到了。”何恭对于冯太太的死法也很无语,但对她娘的评价更无语,不过是赶个巧罢了,谁还愿意这么死不成?

  “我也就在自家说说。”何老娘早就抱怨冯太太死的不是时候,这会儿听着冯太太是被石榴子给呛死的,更觉着,她这亲家非但死的不是时候,死法更是窝囊,还连累了她女婿。何老娘问,“你姐姐、姐夫可好?”

  “都好,翼哥儿长高许多,可不是以前见的童子模样了。”何恭笑,“姐姐又有了身子,一路回来怪累人的,好在叫大夫把了脉,开了安胎药,并无大碍。”

  何老娘一惊一喜复一愁,最终道,“离得远了,处处不便,这样的大事我竟然不知道!”又道,“要是能给翼哥儿再添个弟弟就好了。”

  何恭笑,“弟弟妹妹都好。娘别担心了,待过些时日,我再去瞧瞧姐姐。总归现在回了老家,来往肯定比在帝都时方便。”

  “这也是。”虽然亲家死的不是时候,死法也丢脸,好在女婿起码是进士老爷了,而且闺女又有了身孕,这也是一喜。何老娘将冯太太窝囊的死法抛诸脑后,一意为闺女高兴,笑,“赶明儿咱们庙里烧香去。”

  何子衿道,“保佑姑姑生个小表弟。”

  何老娘听这话无比顺耳,喜笑颜开,“就是这样。”

  何子衿鬼头鬼脑的一笑,“要是姑姑生个表妹,以后我就跟表妹说,你外祖母啊,可重男轻女不喜欢闺女啦~”

  何老娘笑骂,“再胡说八道,看我不撕你的嘴。”

  何子衿装模作样的同何老娘商量,“这就要吃晚饭了,等吃完再给祖母撕啊。”

  何恭笑,“娘这里只要有子衿,保管每天热热闹闹的。”

  何老娘眼皮一搭,“天天吵得我头疼,还是我家阿冽好,不言不语的,一看就乖巧。”

  何子衿忍不住吐槽,“他倒想言语,他会说么。”

  “别看阿冽不会说,心里明白。”何老娘要了孙子来抱,笑眯眯的与儿子道,“我每抱了阿冽出门,人见人夸,都赞阿冽生的俊俏。”

  “这都是像我的缘故啊。”何子衿感叹。

  “去去!哪儿都有你。”何老娘摸着孙子的小肉脸儿,“阿冽生得像你祖父。”

  天地良心,何冽长的跟沈素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亏得何老娘能拗到早逝的丈夫身上。何子衿还凑趣,“唉哟,那我祖父肯定特俊俏了。”

  何老娘立刻来了精神,“那还用说,当年三乡五里的,提起你祖父没有不赞扬的。”

  “都夸我祖父啥?”

  何老娘便滔滔不绝的说起来,无非是“仁义”“有能为”“会办事儿”等等,反正只要是优点,何老娘都不吝于放在丈夫身上的。

  何恭心下直乐,何子衿还装模作样的同何老娘道,“要我说,以后阿冽能跟得上祖父一半,就是大出息了。”

  何老娘笑,“我看,阿冽肯定比你祖父更有出息。”说到这个,何老娘与沈氏道,“该把阿冽抓周的东西备起来了。”

  “明年才抓周呢,您老这也忒早了。”何子衿道,

  “早点儿备怎么了,阿冽可是咱家的长孙。”何老娘笑呵呵的亲宝贝孙子两口,特别交待沈氏道,“书本多备两册。”沈玄抓周时抓了一支笔一本书,把个何老娘羡慕的要命,觉着人家沈玄以后定是念书的好苗子,就盼宝贝孙子也抓个一模一样的。

  沈氏自然应了。

  因冯太太这死法有些不雅,何老娘叮嘱家人不要出去乱说,虽然她在心里没少鄙视冯太太被石榴籽呛死比较丢脸,但,冯家毕竟是何家的亲家,亲爱的脸面,何家还是要维持的。

  因冯太太之死,何老娘看屋里摆的石榴不顺眼,扭头对一畔的三姑娘道,“你拿去吃吧。”

  何子衿真是服了何老娘,听了冯太太的事自己怕被石榴籽呛死,这是在转嫁风险么?

  甭看三姑娘平日里话极少,她并不傻,心里门儿清,暗道:姑祖母这是想我被石榴籽呛死么?

  何老娘当然不是想三姑娘步冯太太的后尘,她就是觉着,冯太太被石榴籽呛死,瞧着这东西就有些个不吉利,看着碍眼,就给了三姑娘。

  不过,何老娘这种反应也够奇葩就是。

  沈氏直接无语,何恭觉着他娘有些过了,您老瞧石榴晦气,不吃就是,也不能给三姑娘啊。何恭刚要说话,何子衿已笑嬉嬉的同三姑娘说,“表姐,咱们去吃吧,今年收石榴,个儿又大又甜。祖母屋里的石榴都是我娘挑了最好的拿过来的,先前我想吃我娘都不让,这回便宜了咱们。”

  三姑娘眸光微暖,想着姑祖母虽不大和气,好在其他人对她都很好。三姑娘点头,“嗯。”

  何老娘觉着何子衿成天蹦蹦跳跳的不大稳当,这又是亲孙女,何老娘不似直接将石榴给三姑娘,而是叮嘱何子衿一句,“小心籽。”这傻丫头,怎么啥都要吃?没听说石榴籽把冯太太给呛死了么?

  “祖母放心吧,过中秋,哪家不吃石榴呢,哪儿个个都似冯太太那般不小气呢。”何子衿道,“我们剥了石榴粒,挤出汁来喝,肯定好喝。”叫着三姑娘去厨下榨石榴汁去了。

  何恭望着老娘直叹气,“哎……娘……娘你……哎……”

  何老娘瞥儿子一眼,“男子汉大丈夫,有话就说,唉声叹气做什么?”

  何恭郁闷,“没什么。”做儿子想跟娘讲理,哪里讲的清哟,何况他娘又是出名的不讲理。何恭识趣的闭嘴,想着私下叫妻子多照顾表侄女些。

  其实古代也有榨汁机,何家就有一个,木头做的。表以为这东西很高端,想也知道,古人能从花生里榨油,黄豆里磨豆浆,弄点果汁也不算啥稀奇。

  周婆子正忙着烧晚饭,因何恭回了家,要添两个好菜的。何子衿道,“嬷嬷只管烧饭,我跟表姐自己挤汁子就好。”

  周嬷嬷把挤果汁的家什搬出来,叮嘱一句,道,“表姑娘瞧着大姑娘些,她还小。”就自去忙了。

  三姑娘点头,两人先把这东西洗了一遍,又一道剥出许多石榴籽,待榨出汁来,何子衿先用木勺舀了两小碗,说,“表姐,咱们先尝尝。”

  三姑娘犹豫道,“榨了这许多石榴汁,姑祖母或者不喜,咱们要不要先拿一些给表叔表婶喝?”有东西,总要长辈先吃才好。譬如何老娘给她的这石榴,就是表婶学氏挑了最好的放到何老娘屋里的。三姑娘先时的教育有些缺失,但,举一反三的本事是极厉害的。何况,何老娘觉着石榴晦气自己不吃才给她的,可瞧着表叔表婶并不如此,不然也不能允准表妹过来跟她榨石榴汁。

  何子衿眨眨眼,“没事儿,厨下烧菜,也是厨子先尝一尝寡淡的啊。”她眼睛一瞟,正瞧见周婆子夹了块羊肉搁嘴里,周小子嘟囔一句,“有点儿淡。”招呼何子衿,“大姑娘也来尝尝。”

  “嬷嬷尝就行了,不然等我尝上瘾来,把一锅肉都吃光可咋办?”

  周婆子笑,“那就撑破姑娘的肚皮啦。”

  三姑娘忍笑,何子衿分明是笑周婆子偷吃,偏生周婆子听不出来。何子衿道,“嬷嬷,这石榴汁也给你留一碗,你记得喝。余下的我倒这铜壶里,用开水烫了,到时吃饭时记得拿上去。”周婆子不仅碎嘴,也馋嘴,与其走后偷喝,还不如直接给周婆子留一份。

  周婆子果然高兴,觉着大姑娘不愧是她的小知音,响亮的应了。

  何子衿与三姑娘喝过石榴汁就去玩儿了。

  待用晚饭时,何子衿还请父母一道品尝她与三姑娘榨出的石榴汁,何恭道,“这法子不错,天冷了,喝冷的果子汁对肠胃不好,温一温再喝,最好不过。”对沈氏道,“你也喝一点,无妨,是温过的。”

  沈氏尝了尝,笑,“今年的石榴就是甜。”

  何恭问老娘,“娘要不要喝一点,味儿还不赖。”

  何老娘撇嘴,不屑,“这有什么喝头。”

  何子衿偏生引逗何老娘,“当然有喝头了,好喝的了不得,甜的很。先看这颜色,我榨了汁出来后又用细纱过了两遍,里头没有半点籽渣的,颜色才能这样澄透,衬了咱家这白瓷碗,倒像一块儿黄色的琥珀。再闻这香味儿,石榴的香味儿跟别的不一样,格外浓郁。我觉着,喝一碗石榴汁,整个人都是香的了。”最后,何子衿咏叹调般的感叹一句,“实在太好喝了!”

  这年头,物质太有限,何老娘并不是精于享用之人,说来,她石榴是经常吃的,西瓜汁也喝过,却是没喝过石榴汁。何老娘上了年岁,本就偏爱甜的东西。故此,听何子衿这般一说,何老娘喉间不由“咕咚”一下,咽了口口水。何子衿偷笑,何老娘又不傻,立刻明白这死丫头是故意拿石榴汁馋她老人家,何老娘在家里素来女大王一般,她巴唧下嘴,板了脸道,“这么好喝,给我来一碗。”

  “咦,祖母你不是不要吃石榴么?”

  何老娘瞪何子衿,深觉丫头片子讨嫌,话忒多!直接道,“我就要喝石榴汁,怎地?”

  何子衿亲自倒了一碗端到何老娘跟前,笑,“不怎地,祖母要喝,我亲自给您倒。看我多孝顺吧,世上还有比我更孝顺的孙女吗?”

  何老娘一摆手,“行啦,坐下好好吃饭,怎么话就没的完?”端起来喝一口,的确好喝。

  何老娘喝着石榴汁,不忘感叹,“亲家太太也是,这把年纪,还吃什么石榴,想尝个味儿,榨了汁也一样的。”

  何子衿:老太太这怨念,可不是一般的深重啊。

  就听何老娘对沈氏道,“以后咱家石榴就榨了汁来吃吧。”

  沈氏:幸而她闺女解决了石榴一事,不然凭何老娘的脾气,这果子八月十五都不好上了。

  三姑娘:石榴汁这样好喝,恐怕以后姑祖母不会再把石榴白白的给自己了。

  何恭既回了家,便继续各家送节礼。好在何家族人亲戚都住的近,就这样,也免不了几场酒。节下都忙,不止何恭一个,就是沈氏,除了预备节礼,还有李氏家闺女的抓周礼要去参加。

  上次洗三礼,因沈氏不在家,何老娘是去了的。由于她老人家厌恶何忻一把年纪纳小的事,既然沈氏在家,她便不去了。何子衿道,“祖母,你就去呗,我听说中午酒席可丰盛了。”

  “家里又不是没吃的,我才不去。”何老娘道,“你们去去就回,别在他家吃饭。”

  “去了干嘛不吃饭,我好几天没见小康了,正好瞧瞧她。”李氏的闺女不大康健,取名叫何康,也是图个吉利的意思。

  何子衿叫着三姑娘一道去,三姑娘瞧何老娘的意思,何老娘倒没拦着,道,“你表姐还不大熟,你多照顾她。”又对三姑娘道,“子衿年纪小,没个稳当,那家儿人多,你婶子要顾不过来,你看着子衿些。”

  两人皆应了。

  何老娘瞧着三姑娘一身何氏少时的大红裙衣,微黄的头发梳成双鬟,倒也还干净,只是太素,一件首饰皆无。这既出门,说起来就是她娘家人,这般素净,简直给她老人家丢脸。何老娘吩咐余嬷嬷,“阿敬小时候有两幅银镯子放哪儿了?”

  余嬷嬷道,“太太床头的小柜子里锁着呢,大姑奶奶小时候的首饰都在里头。”

  “去拿来。”

  一时,余嬷嬷捧来首饰盒,何子衿跑过去瞧,红漆老榆木的匣子里,小镯子小簪子小银钗小银环俱全,都是孩子用的。

  何老娘挑了一对素面韭叶镯递给三姑娘,“出门,戴这个。”

  何子衿笑,“祖母,也给我一对呗。“

  何老娘又挑了支微有褪色的浅粉绢花给三姑娘插,并对何子衿的贪财表示无情打击,“这世上就没你不想要的。”粉冷酷的将首饰匣子盖上又上了锁,交待余嬷嬷,“放柜子里锁好。”

  何子衿嘟下嘴,“不给就不给呗,祖母,你不给,咱们交情还是在的,对不对?板啥脸啊。”

  何老娘,“我跟你没交情。”

  不再理吝啬鬼出身的何老娘,何子衿一拉三姑娘的手,对何老娘道,“我们去了啦。”她们是要跟着何恭沈氏一道去的。

  何老娘在后头喊一句,“叫你娘把阿冽抱来。”那样人多的地方,她老人家不放心孙子去。

  何子衿,“没听到!”不是跟她没交情么,哼!

  何老娘气,“你聋了!”

  “聋啦!”

  何老娘:……

  余嬷嬷笑的险摔了首饰匣子。

  表姐妹两个去了沈氏屋里,沈氏何恭都在,沈氏见三姑娘头上多了绢花,腕上添了银镯,便自妆匣里取了一对细细的银耳环给三姑娘戴上了,对三姑娘道,“你是头一遭去忻族兄家,大都是咱家的族人,不用怕,到时候我会给你提醒的。这次认得了,以后见了也好打招呼。”

  三姑娘摸摸耳朵,脸上微红,点头,“我记得了,谢谢婶子。”

  何子衿道,“祖母说让娘你把阿冽抱过去,祖母看着他。”

  沈氏与丈夫道,“也好,忻族兄认识的人多,上次洗三儿听说就热闹的了不得,这周岁宴肯定更热闹,还是别带阿冽了,让翠儿留家帮着母亲带阿冽。”

  何恭自无意见。

  一家人又去何老娘那里,何老娘瞪何子衿两眼,交待儿子,“少吃酒,这几日你总有应酬,吃多酒了对身子不好,没什么事早些回来。”

  “娘放心,我们去去就回,不多吃酒。”何恭叮嘱母亲,“晌午娘一人在家,万不能将就,让厨下烧几个好菜,嬷嬷陪娘一道用饭。”后一句是跟余嬷嬷说的。

  何老娘将嘴一撇,笑,“这絮叨,去吧去吧,还能饿着我不成?”

  何恭一笑,携妻带女的去了。

  何子衿是常跟母亲来何忻家的,对李氏这里更是熟的不能再熟,今日抓周,李氏的娘家人也来了,一脸巴结的样子频频对李氏说着奉承话,李氏的脸色倒是淡淡的。

  何恭一家来的早,李氏先与沈氏打招呼,见了何子衿便笑,“你好几天不来,康姐儿想你的很,常拿着你给她的拨浪鼓玩儿。”

  何子衿行一礼,问李氏好,道,“伯娘,我也想康妹妹了。我如今在同表姐一道跟祖母学做针线,这是我表姐。”跟李氏介绍三姑娘。

  三姑娘学着何子衿的样子也对李氏行一礼,李氏拉住三姑娘的手,上下打量一番,笑道,“这丫头生得真俊,叫什么名字?”

  三姑娘道,“我姓蒋,我娘叫我三妞。”猫扑中文(http://)《千山记》仅代表作者石头与水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23章 夺嫡之二八》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