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夺嫡之三十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PS:防盗章,11.9晚七点更新~~

  何子衿觉着,穿越文的经验不太准。

  真的,起码在她看来,这个年代,妻的地位起码没有她想像的那样低,再者,寻常市井人家,真的很少有人纳妾。

  至于表小姐白莲花一类,更完全套不到三姑娘身上。

  这位姑娘坚强的像石头一样,她手脚俐落,针线活做的既快又好,跟何子衿吃枣子时就打听碧水县有没有收针线的地方,听三姑娘的意思,是想揽些针线活来挣钱。何子衿道,“倒是有绣纺,一般人家都是要绣件的。”

  三姑娘有些失望,“我只会做些简单的,还不会绣东西。”

  “这急什么,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事儿也要一点一点的做,哪儿能一口就吃成个胖子。”何子衿咬着枣子道。

  三姑娘笑,“你怎么说话总跟个小大人儿似的。”

  何子衿道,“心里年龄比较大呗。”

  三姑娘又是一笑,拿起枣子慢慢吃起来,果然既脆且甜。

  第二日,沈氏应李氏之约过去,因李氏说有事相商,便没带何子衿一道。昨儿抓周礼热闹了一整日,李氏神色还有些倦意,沈氏劝她,“如今又要照看康姐儿,又要打点应酬,嫂子也偷空歇一歇。”

  李氏笑,“没事,秋天本就容易疲倦困乏。”

  沈氏笑,“嫂子昨儿说有事,什么事?”

  丫环上了茶,李氏并不急,先请沈氏品茶,道,“你尝尝,上好的铁观音,这是福闽那边过来的新茶。”

  沈氏呷一口,笑,“我以前喝过一次铁观音,觉着味儿挺怪的,还不如我家里喝的野茶。倒是嫂子这里的,怎么倒还带着股淡淡的花香。”

  李氏笑,“这不同于外头卖的,是我们老爷弄来拿去打点用的,我这里留了二斤自家喝。我给你留了半斤。”

  “我却之不恭。”昨儿给了三姑娘那般贵重的见面礼,今天又给她好茶,沈氏知李氏必是有事,便不客气了。

  “是这样,这一二年,我们老爷常拿妹妹铺子里的酱菜,当土物送过礼。不瞒妹妹,有一位官老爷家,还就吃惯了你的手艺。就是我们老爷,也觉着妹妹这酱菜腌的好。”李氏笑问,“老爷是想让我问问,妹妹有没有想在州府开铺子意思?”

  这倒在沈氏的意料之外,沈氏想了想方道,“嫂子知道我的,妇道人家,原也不太懂这个。就是在咱们县里弄这么个小铺子,县衙里的打点都不可少。在县里是小本生意,倒是周转的来,州府里开铺子就又不一样。要是打点不好,哪里容易去州府做买卖?”酱铺子开了这一二年,沈氏也明白一些里头的门道。首要就是得把衙门打点好了,不然他们三不五时的上门,你买卖再别想做痛快的。

  碧水县是何家的祖籍,沈氏在这里弄个酱菜铺自然无虞的,州府如何一样?

  李氏坦诚相告,“我们老爷的意思是这样的,妹妹既有这样的手艺,若只在咱们县有些可惜了。老爷说,要是妹妹愿意,妹妹出手艺,其他铺子之类的事,我们老爷负责,妹妹不必担心,等着分红就好。若妹妹无意在州府置铺子,老爷问能不能买下妹妹的秘方来。妹妹放心,咱们同族的人,老爹与恭五弟也是极好的。就是买了这方子,一则绝不会外泄,二则,老爷也绝不会在碧水县开酱菜铺的。”

  这不是小事,沈氏笑,“这我可做不了主,总要回去跟相公商量一二,想来忻族兄也是不急的。”

  李氏原也没想沈氏能一口应下来,笑,“我只管着传个话,妹妹有准信儿跟我说一声就是。”不论哪种,对沈氏都无坏处。

  沈氏应下,“行。”

  两人又说些琐事,临近晌午,沈氏带着李氏给的半斤茶味回家。这茶金贵,还是用锡罐子装的,半斤分了四小罐,拿回家给何老娘瞧了,沈氏的意思是给何老娘留下一半,余下的给何恭待客使。不想何老娘一罐未留,道,“这些树叶子有啥好喝的,给恭儿喝吧,他们念书的秀才讲究这个。”

  沈氏道,“母亲尝一尝,味儿还很不错。”

  “我尝这个做甚!”何老娘兴致缺缺,“要真是好东西,让恭儿给许先生送两罐去,后年又是秋举之年,过了中秋,恭儿也要开始用功念书了。”这会儿把夫子打点好是没差的。

  沈氏一笑应了。

  何子衿有心尝尝好茶,听何老娘将茶扯到她爹秋闱的事,她就没开这个口。因为但凡涉及到她爹考功名的事,何老娘素来是铁面无私到不近人情的。根本不必开口,开口也是碰钉子。

  晚间,何恭回家尝了尝那茶香,赞是好茶。正赶巧何子衿在,眼巴巴的瞅着她爹,说,“爹,给我也尝尝,行不?”

  何恭倒不是舍不得给她闺女喝,不过,他仍道,“不成,茶喝了提神,眼瞅着天都黑了,你喝了容易犯夜。想尝明天给你喝。”

  于是,到第二日,何子衿才尝到这极品铁观音。本身就是好茶,而且在这个年代,山青水秀,蓝天白云下长出的茶,味道可想而知。何子衿喝了又喝,一口气喝了三杯,犹不满足。何恭因她年纪小,只准喝三杯,何子衿只得作罢。

  倒是沈氏同丈夫商量酱铺子的事,何恭道,“各有各的好处,要是跟忻族兄合开酱铺子,无非是回钱慢些,却是个长久进项。卖方子的话,直接就有一笔钱。”

  说了跟没说一样,沈氏问,“你说哪个好?”

  何恭道,“都成。咱家日子还过得去,现在也不缺银钱使,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沈氏点点头,她倒是想跟何忻合股开铺子的,只是,她除了腌酱菜的手艺,啥都拿不出来。州府铺子的话,肯定都要何忻来打理了。沈氏倒不是怀疑什么,只是觉着,这样做的话,何忻似乎有意让利给她一般。

  沈氏暂将事搁在心里,想着待中秋后再去同李氏商量。

  沈氏正拿不定主意,头八月十五,沈素来了一趟县里,送了些节下瓜果,连带着沈氏要做酱菜的两车菜蔬,还有四只毛羽绚丽的野鸡,两只野兔,山货若干。

  沈素笑,“去岁我去山上打猎,寻到几只野鸡蛋,正赶上家里母鸡孵蛋,竟一道孵了出来。鸡生蛋蛋生鸡,家里如今好些个野鸡,我往县里饭馆子送了些,比家里寻常的鸡还有价,这几只给伯母节下用。”

  何老娘客气,“你先拿去卖钱吧,家里都有。”

  沈素笑,“伯母跟我娘一样,家里养了那些鸡,自己舍不得吃,总是想着卖了贴补家用。我都跟我娘说,过日子不在这一两只鸡上。你们有了年岁,吃用上精心些,既对身子好,也是我们做晚辈的孝心了。”

  何老娘笑,“我们有什么要紧的,你们顺顺当当的,我们这心里就顺当。”自沈素中了秀才,何老娘就瞧沈素无比顺眼了,还说沈素,“我听说山上野兽多,你年轻,喜欢去山上,也得注意安危,别一个人去,家里老人不放心。”

  沈素笑,“伯母放心,我有伴儿呢。”

  “那就好。”何老娘道,“知你节下忙,只是既然来了,怎么着也得住两日再说。你姐姐也惦记你呢,阿冽也长大许多。”

  沈素笑,“阿冽这眉眼,真是跟子衿像极了。”

  何老娘素来没啥立场,她笑,“外甥不出姥姥家的门,他们姐弟这小模样,都有些像你。”

  何子衿:……她弟如今又不像她祖父了……

  说了会儿话,又问候过沈父沈母,何老娘便道,“去跟你姐夫说会儿话吧,中午你们一道吃酒,好生乐一乐。”

  沈素笑应。

  沈家虽在乡下,甭看没什么特光鲜的节礼,却都是极实惠的。瓜蔬就不必说了,沈素都是挑好的送来,余者还有山上的干蘑菇、干木耳、干果之类,这些东西在何子衿的前世自然是再寻常不过的了。但是在这个年代,皆是难得之物。

  当天沈氏就命厨下杀了只野鸡,放了蘑菇进去炖汤,鲜的了不得,何子衿连喝三碗野鸡汤,饭都没吃多少。她这个样子,何老娘十分瞧不上,道,“倒像平日里没吃过东西似的。”

  “很好喝啊。”何子衿道,“汤鲜,蘑菇也好吃,不过野鸡肉不如家鸡的香。”可见何子衿小小年纪已有小吃货的素质啦。她这种行为,若在平日定要受到何老娘的抨击,怎奈沈素在,沈素是极与外甥女有共同语言的,沈素笑“野鸡肉本就发柴,最好就是炖汤,再鲜美不过。这蘑菇是晾干了烧的汤,若是鲜着烧汤,鲜味儿更浓。”

  何子衿道,“这就很好吃了,比集市上卖的干蘑菇味道更好。”

  “集市上卖的蘑菇也要看从哪里采的,这些蘑菇是长在松树林的蘑菇,你细细的吃,会有一种松树的清香在里头。”

  何子衿摸摸小肚子,万分惋惜,“饱了,吃不下了。”

  沈素哈哈大笑,“无妨,明日还有呢。”

  何老娘深觉丢脸。

  用过午饭,何子衿去厨下忙活了。野鸡汤喝过了,褪下的毛羽她叫周婆子留着呢。何子衿叫周婆子帮她洗洗干净,拿回屋放到太阳底下晒干,将尾羽插到瓶中,给他舅放在房中当摆设。她还叫着翠儿搬了两盆花过去给她舅熏屋子,将窗子打开透透风。

  何子衿来来去去的忙活,沈素站在她姐屋里,隔窗看在眼里,道,“这世上再没有比子衿更招人疼的孩子了。”

  沈氏笑,“自家孩子,自家看着自然是好的。”

  沈素一笑,回身坐下,同姐姐说了些家中的事。知道家中都好,沈氏便放了心,笑,“我算着你也该来了。”

  沈素拍她姐马屁,“姐你惯是能掐会算的。”

  “我准备了一些给爹娘的东西,到时你走的时候带去。”接着沈氏就说起李氏与她说的事情来,沈氏道,“我还没想好,你姐夫是两可的,你常在外头走动,说说看,到底该如何?”

  沈素直接道,“忻大哥是买卖人,与其姐姐你这样猜度不定,待明日我去找忻大哥问个究竟就是了。”

  沈氏道,“也好,你姐夫不懂这些买卖上的事。你们男人说话比我们女人可方便多了,我不是爱占人便宜的性子,但起码咱们弄明白了,哪怕少赚些银子,心里踏实。”

  “姐姐放心,有我呢。”接着沈素问一句,“那位表姑娘是什么亲戚啊?”中午用饭时见了,在何老娘面前不好细问,于沈氏面前则无此顾虑。听说是何老娘娘家侄孙女,沈素道,“这位表姑娘生的倒不似伯母。”何老娘那相貌,瞧着跟表姑娘简直没有半分血缘关系。

  沈氏嗔,“这叫什么话,看人岂能只看外表。”

  “看人先看外表。”沈素也只是随口问一句罢了,笑,“跟咱们子衿不相上下了。”当然,在沈舅舅的心中,还是外甥女最好。

  说到闺女,沈氏笑,“天天憨吃憨玩儿,我都愁的慌。”

  “子衿才几岁,这时候的孩子,就要憨吃憨玩儿才有趣。”说到外甥女,沈素笑,“咱娘在家里总是絮叨子衿和阿冽。阿冽年纪小,离不开姐姐,子衿已经五岁了,早自己睡一屋,离了姐姐也没什么事。过了中秋,田里都清闲了,让子衿去住些日子吧。去岁因我要备考秀才,姐姐怕打扰我,过年没叫孩子去,今岁我秀才都考出来了,家里有的是人看着她,就叫她去玩儿些日子吧。”

  沈氏笑,“去就去,待过了重阳再叫她去吧。”

  “行。”沈素笑,“到时候我来接子衿。”

  姐弟两个说着便把何子衿的行程定下来了,至于三姑娘,除了何子衿这个前世看小说看坏了脑袋的脑补帝,根本没人当回事儿。世间哪儿那么多恩怨情仇大逆袭啊,三姑娘虽是个美人,然世间美人多了去,远的不说,沈氏沈素皆是美人。在他们瞧着,三姑娘相貌是不差,可也就那样了,有个毛好担心的啊!

  沈素自来拿她姐的事精心,第二日打发人去问了,知道何忻晚上方回家,沈素便晚间去拜访。沈素第一次去州府,就是何忻带的他,如今两人见面,彼此倒像多年好友一般。何忻挽了沈素的手一并坐下,亲切又热络,笑,“我一直在外头瞎忙,知道素弟你中了秀才,也没空贺你一贺。今天必要尝一尝我的好酒才行。”

  沈素看出何忻是已喝过酒的,笑道,“我是个闲人,这大节下,大哥却少不了应酬。酒大伤身,大哥什么时候有空,你说一声,我过来陪大哥,今天就算了。再拉着大哥喝酒,嫂子非骂我不可。咱们不是外人,大哥别跟我客气。”

  何忻的确是酒场不断,再加上沈素也不算什么重要人物,且沈素说的恳切,何忻便笑,“行,听你的。”问,“素弟过来,可是为令姐之事?”

  “瞒不过大哥。说来家姐的酱菜铺子能开起来,还跟大哥有关。”便说起上次何忻带他去州府之事,沈素笑,“那会儿我们村里的菜蔬卖不上价,我也是一急,就想了这么个主意。”

  何忻的年纪,做沈素的爹都绰绰有余了。他时常在外行走,见多识广,望着沈素感叹,“素弟是念书人,若哪日素弟对商贾事有意,只管来寻我,我给你掌柜的位子。”沈素如今尚未显身,但性子是极合何忻意的。要何忻说,沈素还真是行商的好胚子。

  沈素本身性子活络,绝不是寻常的酸秀才可比,他从不看低商贾事,笑,“大哥抬举我了。以往我是真动过行商之心,只是家中父亲敲打着,才不敢提及。如今我也成家生子,父亲年纪大了,更是提都不敢提的。”

  何忻正色道,“若素弟于科举上无甚天分,我必要劝你行商的。咱们出身寻常,一粥一饭皆要自己双手去挣,男子汉大丈夫,权钱总要握住一样。你这样年轻就中了秀才,多念几年书碰碰运道,真能考个举人进士的,比行商实惠的多。令父做的对。”

  沈素笑,“关键还是怕我爹抽我,落榜一次就挨一回揍,为免皮肉苦,也得玩儿命念书啊。”

  何忻不由笑出声来。他这个年纪,瞧见沈素这般机伶的少年,总有几分喜爱的,何况沈素极对他性子,又是何恭正经小舅子。

  笑一回,何忻直接同沈素说了,“是这样。我先前常从令姐那里拿些酱菜,做为土物出去打点,倒是有几位大人吃着对口,可见令姐的手艺,拿到州府也是不逊色的。人脉无需担忧,我州府本就有生意,这家铺子,是想着拨给内子的。我想着,若令姐只拿手艺入股,其他铺面租金之类一律不管,每年纯利的一成半是给她的。若令姐卖秘方的话,我出二百两。”

  不要以为二百两很少,二百两在碧水县绝对是一笔巨款,譬如何家现在住的宅子也能再买一座了。

  沈家现在的家底算算都不一定有二百两,沈素却是不动声色,并没有半点激动。何忻更高看他一眼,沈素道,“要按大哥的说法,自然是买断秘方对大哥更有利。”二百两对何恭沈素两家皆是巨款,对何忻则非如此,何怕是碧水县首富,拿出二百两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又何必要跟他姐合伙。

  何忻笑,“素弟,自来生意,没有人一个人就可以做成的。有时,生意也讲究缘分。跟对的人做生意,生意是越做越好;若是选错了合伙人,赔钱都是小事。我看令姐便将县里的酱菜铺打理的很不错,再者,都是族人。我与你实说了吧,恭五弟中了秀才,你也出息,我自问这辈子见的人不少,眼力还有一些。如此,我愿意与令姐合伙在州府开铺子。”

  沈素咂巴咂巴嘴,很诚恳的对何忻道,“那大哥得做好赔本的准备了,我跟姐夫不过是个秀才,碧水县一抓也有几十个的。这秀才一辈子熬白了头都中不了举的更是数不胜数,说不定我们郎舅二人就格外倒霉呢。”

  “别的读书人最忌讳落榜的话,你倒是口无遮拦。”何忻笑,“那我也赔不了,你若不得中举,就来找我,我说了给你掌柜的位子,说话是算话的。”沈素这样的机伶人,做什么都不会太差。

  沈素笑,“大哥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既然大哥把话说的明白,我如实转告我姐,看她的意思吧。”

  因何素讨喜,临告辞时,何忻还送了他块墨。沈素客气婉拒,何忻一摆手,直接道,“这是打点剩下的,墨还不错,也不是顶好的墨。我家里没人爱写字,放着无用,你拿去使吧。”

  沈素便收了,笑道,“这么晚过来让大哥熬神,大哥早些歇了吧。”

  何忻仍是送沈素到门外,看沈素走远,方折身回返。

  何忻去了李氏的屋子,李氏已散了头发正要安歇,见何忻进来忙起身相迎,笑,“老爷怎么来了。”

  “来瞧瞧康姐儿。”何忻中年得女,自然爱若珍宝。

  “刚睡下,老爷轻一些。”李氏轻手轻脚的引丈夫去隔间儿看入睡的女儿。瞧了一回闺女,同妻子出去说话。何忻道,“睡的可真香。”

  李氏笑,“天冷了,我都哄她早些睡。”

  “是该如此。”何忻坐在榻间,李氏叫丫环端水进来,亲自服侍着丈夫梳洗。待何忻洗漱后换了衣裳,李氏方道,“子衿她舅舅走了?”

  “走了。”何忻累了一整日,将头枕在妻子腿间,李氏不轻不重的给他揉捏着额角,道,“说的如何了?”

  “快了。”何忻道,“他们姐弟都是难得的精明人。”

  “是啊。”李氏并不急这个,反正都有丈夫张罗,李氏有些为难,想了许久,咬咬下唇开口,道,“老爷,明天就打发我娘家人回去吧?”

  “怎么了?”

  李氏不欲多说,道,“眼瞅着要中秋,没听说中秋在女婿家过的理。让他们回去吧。”

  何忻也不喜李家人,一笑,“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25章 夺嫡之三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