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夺嫡之三一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PS:防盗章,11.10晚七点替换

  沈氏想了想,最终还是二百两银子卖了酱菜秘方,并没有入股做生意。

  沈氏做了决定,沈素与何恭都没说啥,一则沈素就是去帮他姐谈了谈,二则,何恭向来少管这些事。待沈素走了,沈氏亲过去与李氏说的,“我知道嫂子有意照顾我,只是我怎能占嫂子这样大的便宜?我知道,嫂子是怕我吃心。这可有什么,原我也没想将酱菜铺开到州府去,嫂子想开只管去开,这是方子,我都写好了,嫂子收好,要是手下伙计哪里不明白的,嫂子只管着人找我。”

  李氏道,“这说得上谁照顾谁?你这样能干,以后未必不能在州府置起产业来。”李氏提出合伙的话,并不是想借助沈氏什么。只是想着,人家沈氏在县里的生意不错。万一沈氏想自己在州府开酱菜铺子呢?出于这种考虑,李氏才说了合伙的话。如今沈氏直接卖方子,于李氏自然皆大欢喜。

  沈氏笑,“诶,我们家嫂子还不知道么,相公没行商的心。阿素前几年倒是心活,无奈家里父亲古板,有我爹在,他不敢。忻族兄在外头做多少年买卖,白手起家的置下如今的基业,何尝是容易的。我在咱们县里弄这么个铺子,无非就是想着手头略宽裕些罢了。余者,也没想太多。就是嫂子跟我说了在州府开铺子的事,我前后想想,我实不是这块料。我呀,就在咱们县安安稳稳的过吧。”倒说的李氏一笑。

  李氏道,“我又何尝知道这些铺子的事儿呢,无非还是老爷着人打理。”

  沈氏低声道,“忻族兄是有良心的人,如今嫂子有了康姐儿,是要早做打算。不说别的,以后康姐儿出嫁,嫁妆总不能薄了的。这铺子,既然是给嫂子的,哪怕忻族兄着人料理,里头的细账出入,嫂子也得心里有数才好。”

  李氏点头,“老爷教我看账来着,只是我顾着康姐儿,平日里也不大有空。”

  “这本就不是急的事,我也是白多一句嘴。凭忻族兄,也会给嫂子样样安排妥当的。”李氏年纪轻轻嫁给何忻做填房,继子明显与她关系一般,如今何忻年轻,慢慢替李氏安排着,以后何忻百年,李氏还过得日子。否则,李氏的艰难在后头呢。她与李氏交情不错,见李氏好,沈氏也替她高兴。

  两人说了会儿话,节下事忙,一时翠儿来找沈氏,沈氏便告辞了。

  沈氏回家,原来是陈姑妈过来说话。

  陈姑妈不是一人来的,还带着陈大妞一道。

  沈氏与陈姑妈见礼,陈姑妈笑,“我听说侄媳妇出门了,都是我这老弟妹,非要叫你回来。我说,她出去定是有事的。如何,事可办完了?”

  “都说好了。不知道姑妈要来,不然我再不出去的。”沈氏笑着看陈大妞一眼,“大妞也来了。”

  陈大妞同沈氏问好,沈氏亲切的想摸摸陈大妞的头,发现这闺女金银首饰插了一脑袋,实在无可落手之处。沈氏只得摸了摸陈大妞束在腰后的辫子,笑赞,“大妞长得越发俊了。”

  沈氏又道,“前儿阿素带了些山上的野鸡野兔来,早上我就命周婆子收拾出来了,还有节下别人家送的果子酒,姑妈跟母亲正好喝几杯。”

  不得不说,自从看沈氏顺眼后,何老娘觉着有沈氏这样活络的儿媳妇也是一件不算丢脸的事。何老娘笑,“那好,你去安排一下,烧几个你姑妈爱吃的菜。”

  沈氏一笑下去了。

  何子衿三姑娘都坐在何老娘屋里听老姑嫂说话,陈姑妈这会儿过来,是有欢喜事要同何老娘分享,陈姑妈笑,“我想着,大节下的,得备些东西去瞧瞧芳姐儿,就让大郎三郎陪我一并去了。侄媳妇给出的主意好,虽是个笨功夫,可我看芳姐儿比先时气色好多了。咱们给宁家送了节礼,宁家也回了礼,有些不错的东西,我挑了些给妹妹拿来,妹妹放着吃用。还有几块料子,是给侄媳妇的,几块活泼鲜亮的,给孩子们裁衣裳。”

  何老娘笑,“阿芳好,我也放心了。姐姐别总给我那些挺贵的东西,我兴许不是富贵命,总觉着吃不惯。”

  “那是吃的少,多吃些就惯了。”陈姑妈笑,“后年又是秋闱,明年恭儿必要用心功读的,你不吃给恭儿吃也好。”

  事关儿子,何老娘便没再推辞。

  小陈氏在宁家境况有所好转,陈姑妈何老娘都高兴,又是大节下的,说起话来笑声不断。这里陈大妞也在同何子衿三姑娘说话,陈大妞消息还很灵通,问,“子衿,那天我走了是不是何翠丹找你麻烦啦?”

  甭看何陈两家是亲戚,何老娘陈姑妈现在关系也好,但因当初何恭死活要娶沈氏,两家也别扭过几年。所以,陈大妞与何子衿并不经常在一起玩儿。如今这是真正合好了,陈姑妈方带了陈大妞过来。

  听陈大妞问,何子衿道,“没啊。”她根本不想掺和小屁孩儿这些事好不好。

  “怎么没有?我都听说了,何翠丹笑话你吃饭吃的多来着。”陈大妞显然对那天丢脸的事记忆颇深,她伸出巴掌来在空中一比划,对何子衿道,“以后何翠丹再找你麻烦,你就一巴掌抽死她!”

  何子衿:……大姐,这挑事儿挑的也太明显了吧,还有被人一巴掌抽掉脸面的人好像是陈大妞表姐你自己吧……

  陈大妞见何子衿不说话,想着这个表妹可真够呆的,不知怎地,陈大妞自发开启了收小弟模式,她道,“以后你就跟着我,我会照看你,不让你被人欺负。但你也得听我的话,知道不?”

  何子衿:……难道她长的很像炮灰小弟么。

  很显然,陈大妞生长的环境让她还具备一些收小弟的技能,她从手上撸下两个金戒指,一个给何子衿,一个给三姑娘,粉儿土豪的说,“给你们拿去玩儿吧?”

  何子衿这小没见过世面的险被吓尿,怎么感觉一夕之间这世道就变了呢?怎么碧水县这穷乡僻壤的小县城忽然土豪遍地了哩?

  何子衿连忙摆手,不大敢收,她家里唯一的金器是何老娘耳朵上的一对金耳环,如她娘沈氏,只有银首饰,金的再没有的。哪里敢收陈大妞的金戒指呢?

  陈大妞见她既呆且笨又胆小,觉着收这么个小弟也没啥面子,不过,东西她都摘下来了,凭她们陈家人的气派,是再不能收回去的。陈大妞直接往何子衿手里一塞,“给你你就收着吧!这个磨唧!”又塞给三姑娘一个。何子衿喊,“祖母!你看表姐,她非给我戒指!我不要,这个太贵了!”

  陈大妞扬着下巴说,“给妹妹们玩儿的,我有好些个呢。舅祖母,叫妹妹们拿着吧!”

  陈家如今是真土豪了,陈姑妈笑,“既然是你表姐给的,你们就拿着戴吧。”

  何老娘忙拦了道,“这如何使得,这是金戒指!”说何子衿三姑娘两个,“还给你们表姐!”

  陈姑妈拉住何老娘,直笑,“唉哟,我的妹妹,可别这样,叫孩子们收着吧。大妞多的是,今年她跟她娘在州府住了些日子,那边儿人规矩大,初次见面都要赠些东西的。给她打了一匣子这些小玩意儿,就是让她拿着使的。这丫头手松,心里没个计较,给那个八竿子搭不着的二梅不知多少好东西。子衿是她亲表妹,给子衿个戒指可怎么了。”对子衿与三姑娘道,“你表姐给你们,你们就拿着。没事的。”

  两人见何老娘没再反对,便收了。

  何老娘咂舌,与陈姑妈打听,“难不成州府上见面儿都要给金首饰的?”我的乖乖,以前她也去过州府,可没听说过有这规矩啊。当然,她去的州府也是几十年前的事了。

  “也得看什么人家。”陈姑妈面儿上浮起几分自得,“要与那些有钱人家来往的话,人家出手不是金就是银,咱家要是没有,便要被人小瞧的。”

  何老娘叹为观止,同陈姑妈道,“如今大郎既与这样的好人家交往,大妞过年就十一了,这会儿留神看着,过几年给孩子说个好人家。一辈子吃香喝辣,享不完的富贵。”这也是在碧水县这样的小地方,何家这样的小户,说话啥的也不避讳,直接当着孩子们的面儿就说起婚嫁之事来。

  何子衿三姑娘倒没啥,这两人,一个嫩壳老心,一个自知艰难,唯陈大妞,如今陈家今非昔比,她也跟着母亲在州府很开了眼界,又到了稍稍懂事的年纪,听得何老娘这般说,脸儿上不禁有几分热热的。

  陈姑妈笑,“这就看她爹娘了,我这把年纪,也管不到孙女的亲事上。”

  何老娘笑,“一转眼孩子们都大了。大妞不必你操心,倒是五郎年纪可到了,怎么也不见姐姐操持着。”

  “我去了州府好几趟,就是为五郎的事。”说到小儿子的亲事,陈姑妈忍不住翘起唇角,“州府有户姓方的人家,做丝绸生意的,家里的长女,我瞧着相貌性子都不错。”

  何老娘道,“姐姐眼力不差,我单想着五郎是小儿子,平日里姐姐难免多疼他些,正该寻个稳重温柔的。一般长女都格外稳妥,也知道照顾人。”

  “我也是这样想的。”姑嫂二人的脑回路十分相仿,这也是陈姑妈总愿意来找何老娘说话的原因,陈姑妈笑,“若是人家也愿意,年前先把亲事定下来,明年正好过门儿。”

  老姑嫂两个越说越来劲,及至中午用饭,何恭陪着两人吃酒说话,陈姑妈尽兴而归。

  待陈姑妈走后,何恭道,“母亲也略去歇一歇吧。”

  何老娘确有些倦了,她揉着额角,由儿子媳妇扶着去里间儿休息,刚走两步,突然想到一事,扭头对三姑娘道,“你表姐给你的戒指,我替你收着。”

  何恭&沈氏&何子衿:……

  三姑娘连忙上交,何恭劝道,“娘,叫三丫头自己拿着吧。”

  “不行,这样贵重的东西,怎么能叫丫头自己收着。”何老娘转眼去瞧何子衿,也想替何子衿收着来。何子衿抬头望天装傻,何老娘冷笑,“你就装傻吧。”

  何子衿收回下巴,道,“就是不装傻,我也不给您,我反正自己拿着!”哼哼两声,她自己跑了。

  何老娘埋怨儿子,“都是你惯的。”

  何恭笑,“我惯的我惯的。”

  何子衿把她得的小银钗小戒指都给她娘收着,她娘信誉比她祖母好多了。何子衿跟她娘说,“姑祖母家着实是发了大财,看大妞姐那一脑袋哟。”

  沈氏笑,“世上的有钱人多了,你只是没见过而已。不过,就是再有钱,也不用插戴一脑袋,上次我去宁家,那样的大户人家,宁太太头上也就两三样精致首饰,并不让人觉着奢靡,反是恰到好处。可见真正的大户,不在满头金银上。”沈氏说的自己也笑了,主要是她也觉着陈大妞那一头金银格外可乐。替闺女把小银钗和戒子收好,沈氏道,“等你大些再戴。”

  何子衿跟她娘提意见,“我能不能不梳羊角辫了,我现在头发多好多了。”以前小时候头发少,就是左右揪两揪扎朝天的羊角辫,也亏得是何子衿这样的颜值,才不显的太蠢。如今她渐渐长大,头发也多起来,何子衿就要求换发型了。

  因为小孩子要养头发,是定时要剃一剃的,这样养出来头发好。所以何子衿这几年一直是羊角辫模样。如今大些了,今年就没剃,长长了许多。沈氏打量着闺女,给她解开辫子,从妆匣里拿了两根蓝色发带,几下子就绑了个包包头,让闺女自去照镜子,“以后就这样打扮吧。明儿我缝几根红发带,你小孩子用来扎头发好看。”

  何子衿由于营养比较到位,小圆脸来着,这样左右两个包包,衬着她的小圆脸儿,讨喜的让沈氏都忍不住捏了一把。

  当晚,何子衿向家里人展示了她的新发型,何老娘大约也瞧何子衿的新发型顺眼,破天荒的一脸自得的表示,“这丫头,生得像我。”

  何子衿瞅一眼老太太的菊花脸,即使这脸还没菊花时,她们也没半点相像之处吧。何子衿不知道的是,何老娘会有如此感慨,不只是瞧何子衿长的顺眼,还有何老娘是真心觉着何子衿这种有钱攥自己手心儿的个性,跟她老人家的确是很相像啊。

  何老娘瞧了何子衿顺眼,极大方的对沈氏道,“你姑妈给了我几块料子,给你一块裁衣裳。”注意:是一块哟!

  沈氏忙道谢,“母亲总是这样疼我。”

  何老娘笑,“家里可有谁,就你们几个,不疼你疼谁。”

  何恭有意哄老娘开心,笑,“娘也疼一疼儿子呗。”

  何老娘粉儿大方地表示,“有媳妇了,让你媳妇去疼你吧。”

  何恭笑,“媳妇是媳妇,娘是娘,这哪儿能一样。”

  何老娘大乐,还是无奈口气,“这个年纪了,倒吃起醋来。有你的,到时叫你媳妇给你做去。”

  何恭一笑,何老娘道,“等过了中秋,就教三丫头裁衣裳。什么时候学会了,什么时候给你块料子,你自己做件新衣裳。学不会,就拾旧的穿吧。”后一句是对三姑娘说的。

  三姑娘没说话,不过听到能有新衣裳,眼睛里也透出欢喜来。她自问不是笨人,定能学的会的。

  何子衿问,“没我的?”

  何老娘一撇嘴,“没谁的也不敢没你的吧,闹事包,一并给你娘就是。”

  各人都得了各人的东西,一家子都没笨的,纷纷奉承起何老娘来。何老娘在儿孙的奉承声中颇是飘飘然,想着大姑子给她那些好东西,她略拿出几块来给孩子们,余下的先存着。等什么时候高兴了,谁讨她喜欢了,她就再给谁一块儿。这样有竞争,肯定争相来孝敬她老人家的。

  何老娘自以为智慧超群,又有儿孙来拍马屁,心灵颇是满足。

  何子衿瞧着何老娘欢喜的快咧到腮帮子的嘴巴,默默的表示:难不成何老娘以为她是聋的,她明明听到土豪陈姑妈点明了那料子里就有专门给她娘、她与三姑娘的,何老娘倒好,直接说陈姑妈带来的东西都是给她的,全都搬自己屋里存着了。这会儿拿出来分配,就是为了听人拍马屁。

  沈氏表示:不过几块料子,老太太高兴就好。

  三姑娘:姑祖母肯给她一块做衣裳,可见对她有些改观啦。

  何恭:母亲今天这样欢喜,家庭实在太和睦了啊。

  睡神何冽:兹兹兹,兹兹兹~

  昨日分完衣裳料子,今日便迎来中秋。

  中秋是最丰盛的节日,瓜果梨桃都熟了,哪怕是穷人家,也能整治出一桌像样的吃食来。如何家这等小康之家,就更不用说了。

  一大早起来,何老娘就带着何子衿三姑娘把院里的两株枣树上的枣子打了下来。这两株枣树有些年头了,树干比何子衿的腰还粗,每年都长许多枣子,既脆且甜,出了名的好枣子。只是,何老娘有规矩,不到中秋不让动,何子衿想吃,都只能偷偷的做贼一般摘几个。按何老娘的规矩,必要中秋这一日,早上起来打了枣,细细的挑捡了,给相近的族人送一些,余下的何老娘晾成枣干,或是用来蒸枣馍馍,或是用来做枣糕,都很好。

  何老娘亲自拿竹竿子敲了枣子下来,叫何子衿与三姑娘在地上捡,何子衿年纪小,蹲在地上捡一会儿就累了。老太太见她们速度变慢,趁两人在地上捡枣子时举着竹竿对着枣树枝子啪啪两下,然后,何子衿与三姑娘被掉下的枣子砸满头包。

  何子衿揉着脑袋,气地,“你再这样,我可不捡啦!”

  何老娘一手戳着竹竿,一手叉腰,训道,“略干一点活,就怨天怨地,天生的懒胚子!你倒是快些,磨蹭个甚!就一张嘴快,有什么用!”

  何子衿脑袋被枣子砸了好几个,撅着个嘴,“以后我不跟你一起干活了,合不来!”

  “快点捡,捡好了一会儿给你做个枣馍馍吃。”除了**,何老娘还会利诱。何子衿一面捡枣子一面嘟囔,“说的我八辈子没吃过枣馍馍似的,我累的腰都酸了。”

  “小孩子家家,有个屁的腰,别刁钻了你。”何老娘盯着枝头累累红枣,赞叹,“整个碧水县也找不出咱家这样好的枣树了。”

  待把枣子捡好,何老娘又带着两人分枣子,分好后打发她们跑腿给几家亲近的族人送去。陈家不同一般,让余嬷嬷亲自走了一趟。

  跑腿也不是没有好处滴,这年头族人之间来往都很亲近,何子衿与三姑娘送枣子去,尽管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也得到了譬如一些点心啊水果啊月饼啊之类的回礼。

  两人回来时,余嬷嬷已洗好了一碟枣子,笑,“大姑娘表姑娘都累了,来,歇一歇,吃些枣儿吧。”

  何子衿敲敲自己的小胖腿,说,“腿险些跑断了。”

  余嬷嬷听她小大人似的说话就想笑,给两人添了些白开水,就去做事了。中秋忙的很,连何子衿、三姑娘都要被派出去跑腿,何老娘打完枣子专职看何冽,余人皆在忙。

  午饭随便用了一些,大头在晚上。

  中秋节这一席,是可以跟过年时的年夜饭相媲美的。何家只是小康水准,但是,鸡鸭鱼肉也都有的,另外此时瓜果丰盈,故此,席上荤素得宜。何子衿跟沈氏习惯相似,晚上都吃的素,可中秋宴又不一样,何子衿吃了一条兔子腿来着,鱼汤也喝了两碗。

  待得用过晚饭,一家人在院中赏月时,桌上就换成了葡萄、花生、苹果、桃、梨以及月饼之类。

  何冽也穿得暖暖的,带着虎头帽被沈氏抱了出来。桌上有石榴汁,何子衿拿石榴汁喂何冽一些,何冽喝了好几勺,伸手要抓勺子,每到何冽手要抓到勺子的时候,何子衿立刻移开。何冽于是抓的更欢。

  何老娘偏疼孙子,说何子衿,“就知道逗我们阿冽。”

  何子衿就改逗何老娘了,她说,“祖母,月色这么好,光看月亮有什么意思。”其实看月亮也能把何子衿迷的够呛,前世的时候,月亮有时也是一种奢侈。如今的夜空,是一片深深的蓝,那样皎洁的月亮挂在上面,你才能明白什么叫“月色”。哪怕她都看了五年,也还没看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26章 夺嫡之三一》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