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夺嫡之三四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PS:防盗章,11.13晚七点替换~~~

  沈氏还问的很委婉,“是不是表姐们学的太好了。”闺女脑袋不笨哪,自小就比同龄孩子强,说话走路早不说,平日里小嘴巴啦巴啦的也会说,就是跟何洛念这一二年的书,也学会了不少字,背了不少诗经。丈夫有时问闺女一些浅显的书本,都答得上来。丈夫私下时时感叹以后儿子有闺女这种灵性,老何家的举人可期啦!(石头:那啥,何秀才你也对自己忒没自信了吧?)

  闺女如今在陈家念书,薛先生为了表示自己教学上的进度,每十天都要考较一次,闺女回回最末。沈氏是个好强的性子,平日里虽不大显,心下很担心闺女跟不上功课。她直接问,又担心伤闺女自尊,故此问的很委婉。

  何子衿可不是个委婉人,听出她娘的意思,何子衿道,“我是刚去嘛。有时先生课上提问,大妞姐答出来,我答出来,大妞姐就脸很臭。先生考的我都会,就是低调一些,省得她们嫉妒我。不然,像我这样的美貌,又有过人的聪明,得多招人恨哪。“

  听着前半句,沈氏还想着,陈大妞她们可真没涵养,不如自家闺女,就该好好学习多用心。难道臭着脸就能把功课学好了?当然,沈氏也挺高兴闺女心眼儿多,本就是旁听生,让一让人家正式生,这也没啥。但,听到后半句,沈氏心里啥想法都没了,再一次揪着闺女的耳朵训她,“你出去千万别说这些丢脸的话,知道不!”有好处是叫别人夸的,哪有自己这般大言不惭夸自己的!有这么个自信过头的闺女,沈氏真是愁死!

  沈氏纠正闺女三观后,又细细问了闺女的功课,看她小小人儿的确心里有数。沈氏又教导闺女,“你知道让着表姐们些也是对的,可也不能一直这么让着她们,不然你回回考最差,她们不知你是让着她们的,该笑话你笨了。”

  何子衿问,“那怎么着?难道一会儿让一会儿不让?多累啊!”她原是打算一直装鹌鹑的。

  “等先生考你们的时候,你偶尔考个第二第三的,非但先生觉着你学习努力,就是大妞她们瞧见你有进步,也不会小瞧你的。”沈氏道,“外头受欺负的,都是无能的人。表现出一定的能为,才没人敢欺负你。但也不要总次次出头,薛先生是你姑祖母请来教大妞她们姐妹的,你次次抢她们的风头也不好。你得心里有数,让人觉着你聪明,却不是最聪明的,但也不是最笨的。这样才最安稳,自己也学到了东西。”

  何子衿感叹:哪怕她不是穿的,有这样的亲娘,她也傻不了啊!

  何子衿在沈氏这里学了一肚子的“如何在课堂上保持中上游水准”的人生经验之谈后,继续自己的学习旅程。

  何子衿想着,自己好歹也是个穿的。可是,于人情世故上,她显然是不及沈氏的。因为自从她考了两次倒第一后,连陈大奶奶见着她都是,“子衿念书不要急,你年纪小,慢慢来就跟上了。”话里是安慰何子衿,但眼神里未尝没有“这丫头真笨,还是他们陈家丫头更聪明”的意思。

  何子衿点头,“伯娘,我会努力的。”

  “也不用急。”陈大奶奶摸摸她的包子脑袋,交待闺女陈大妞,笑,“大妞,多教教你妹妹。”

  陈大妞道,“我日常哪有少教她,是她自己笨,都一样跟着先生学。三妞也只大她两个月,功课就比她强。”这里要说一下陈三妞,这位小朋友六岁,比何子衿大一岁。但由于陈三妞生在腊月三十,真的没有比这个更小的生辰了。何子衿生在次年龙抬头二月二。这年头,人们论虚岁,生下来就算一岁的。所以,陈三妞虽然名义上大何子衿一岁,实际只大何子衿两个月啦。

  陈大奶奶说闺女,“你做姐姐,多照顾妹妹是应当的。”

  陈大妞这才应了。

  相对于陈大妞,八岁的陈二妞显然心眼儿多些,陈二妞道,“上课时看子衿学的也挺好,怎么一考试就不行了?有时你课上答的比大姐姐都好,先生还赞过你哩。”

  何子衿慢吞吞道,“我以前也念过书啊,我念了好久好久的书啊。”比划一下,“非常久非常久。”

  陈大奶奶笑,“你们何家表叔是秀才,家里肯定教过子衿的。”

  何子衿点头,奶声奶气的装嫩,“爹爹说我下次就能考好了!”

  陈二妞便不说啥了。

  陈三妞年纪还小,她又不似何子衿是穿的,向来话少。

  何子衿觉着,她娘的话还是有礼的,她不过考了两个倒第一,就给人当成白痴似的。何子衿就稍稍留心一下何大妞等人的功课进度,然后时不是在薛先生的课堂上表现一下自己,倒是赢得了陈大妞陈二妞的一些诧异,陈三妞尚小,只觉着何子衿聪明。

  何子衿没想到,跟这么一群小屁孩儿上课还要费这许多心思,真是人生无处不江湖啊!还好,听娘的话有糖吃。

  稳固自己在学堂的地位之后,何子衿宴请何洛何涵等小伙伴的时间到了。

  何子衿宴请自己的小朋友,对沈氏提出了N多要求,自拟了菜单不说,还有烧烤可以吃。在何子衿的央求下,沈氏还拿了私房交待周婆子在集市上买了二斤羊肉,中秋时沈素送来的兔子还剩一个在家里养着呢,也杀了剥皮。

  此时瓜蔬尚丰,何子衿命人将藕、玉米、洋芋、茄子、小瓜、豆腐都切好了,羊肉兔肉亦切了片,还有五花肉,一并用酱菜提前腌了,烧烤了吃。

  何老娘用自己尚还结实的牙一面撸着羊肉串吃的香甜,一面跟余嬷嬷抱怨,“个丫头片子,成天就知道败家。天天花老娘的钱,小小年纪就这么大吃大喝,以后也不是个会过日子的。”

  沈氏喜素,洋芋、豆腐略尝一二,余嬷嬷笑,“也就咱们大姑娘会捣鼓这些吃的,别人家想这么着,也不会啊。”余嬷嬷是极喜欢何子衿的,一来家里孩子少,何子衿是第一个;二来,何子衿这丫头嘴甜,连何老娘都哄得乐,余嬷嬷更不在话下。

  何恭看老娘吃的香,笑,“娘喜欢,以后咱们常吃就是。”

  何老娘一撇嘴,捏着帕子擦擦嘴角的油脂,不忘教导儿子,“不许说这败家的话!给丫头片子偶尔这样折腾一回,我都得心疼好几日。要常吃,日子还过不过了!”

  何恭素来好脾气,“行,都听娘的。”

  何老娘一面巴唧着烤羊肉,一面絮叨儿子,“都是你惯的,给丫头片子弄那些个烧烤家什来!”

  何恭笑着听老娘埋怨。

  三姑娘低头吃自己的那一份,何子衿原叫她一起的,三姑娘想着自己年纪大些,还在是屋里陪长辈们。

  这些是特意先烤好了拿进来孝敬长辈们的,何子衿他们一干小伙伴在何子衿的花房里自己烤着玩儿。

  有不爱烧烤的,也有汤菜可用。

  不过,这个年纪的孩子,大都是爱烧烤的。连何洛这样的斯文人,瞧着也喜欢。

  何洛与三姑娘同龄,他可不是命途坎坷的三姑娘,这家伙会念书,能在家里开补习班,人缘儿定也不差的。尤其这几年,何洛拔高不少,瞧着斯文又俊秀,他自觉已经大人,看何子衿都是俯视。关键是,两人身高差距比较大。

  何洛跟何子衿认识不是一年两年了,何子衿启蒙都是他教的,他自觉是何子衿的老师兼兄长,还因这个族妹不能再来自己的补习班还有些遗憾来着。他与何子衿交情好,何子衿下帖子请吃饭,何洛还带了一只小小的砚台做礼物。

  何洛为人,非但彬彬有礼,还十分会照顾人。尤其何子衿年纪小,何洛烤了肉,自己不吃,先给何子衿吃。

  相对于何洛这样极有兄长样子的,何涵就是半大少年的样子,以前何涵是很喜欢跟何子衿一道玩儿的,如今年岁渐长,何涵就渐渐喜欢跟同龄的少年一道玩儿啦。何涵的兴趣非常广泛,下河捞鳖、上山打猎、色子牌九、琴棋书画,没他不喜欢的。前些天,他还偷偷的跑去朝云观想拜师学艺,被其父揪回来打肿了屁股。

  此刻何涵正在跟族兄弟们说自己在朝云观拜师学艺的事,“道长师父一见我,立刻便道‘此子根骨不凡,若习我门中武艺,将来必定一代宗师’,就要收我做入门弟子。只是当天时间晚了,就说第二日叫我拜师。谁晓得,当晚我爹就找了去,可把我一顿揍!拜师的事儿也黄了!”

  何涵一面吃烧烤一面说自己的历险记,何洛问何子衿,“女先生都教你什么啊?”

  何子衿道,“女诫女德之类的。还有学一学乐谱、围棋、针线,见长辈的规矩什么的。”

  何洛点头,“那还是应该去学一学的。”女孩子家,这些东西是要懂。

  何洛问,“与你一道上课的都有谁?”

  何子衿说了陈家三妞,何洛又问年纪多大,有没有人欺负何子衿,何子衿道,“没人欺负我,就是不如听你讲课有意思。”她在何洛家学习多自在啊,因她年纪小,生得也讨喜,何洛等人也大些,都知道照顾她。有什么好东西也会先给她吃,何子衿很是享受这种“小公主”的待遇啊!哪似在陈家,这个要留意,那个要留心,连她超群的智商,也要隐藏一二啦!

  何洛笑,“我可不懂女诫女德。”又哄她,“你好生学着,等有空我带你去芙蓉潭玩儿。”

  “现在芙蓉潭也没荷花了,有什么好玩儿的。”芙蓉潭是碧水县除芙蓉寺以外的唯二景点之一,听名字也知道芙蓉寺就建在芙蓉潭的旁边,离的很近。

  何洛笑,“真是个笨的,难道芙蓉潭只有荷花可看?等你下回休息,我带你去走走,秋天也有好景致啊。再冷一些,芙蓉寺的梅花就开了,就是芙蓉潭旁边儿也有很多梅树。”

  “那好吧。”何子衿勉强应了。她又不是真正的小孩子,虽然宅得住,也喜欢偶尔出去玩儿。

  何子衿问,“何沧怎么没来,我也请他了。”何沧也是何洛的同窗来着,曾在何洛那里一道做功课,后来就渐渐见得少了。

  “别理他。这小子不知怎地,道学得不行,嫌你是丫头请客,还说什么‘男女七岁不同席’,你才五岁,又不是七岁。再说,我们是族兄妹,又不是外人。”何洛很是看不上何沧的死脑筋,道,“还念书呢,脑子都念坏了。”

  何子衿笑,“原也是看在洛哥哥面子上请他的。”像何子衿说的,这年头念书的人本就少,何氏族中也不过七八人,与何洛同龄一道念书上补习班的也就四五个而已。

  相处日久了,小孩子也有自己情分,又是同族,大家住的也近,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故此,何子衿请吃饭,家长们也都没拦着,都还小呢。倒是何沧这样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号。何沧不来,何子衿也不去理他。

  大家在何子衿这里吃得尽兴,只是一样,何涵与何子衿提议,“子衿妹妹,就是肉少些!下回多弄些肉!”何涵与何洛同龄,何洛就不矮,但何涵的个子称得上威猛了,也胖许多。其母深为儿子身材发愁,偏生何涵最喜吃肉,无肉不欢型。

  何子衿道,“下回把你身上的肥肉割了拿来烤。”这年头,肉是很贵的,何家也不见得天天能吃得上肉。像何子衿请客,不可能肉管够的,能弄到这许多肉,已是家里宠她了。

  大家说笑一回,临走前,何子衿还一人送了一盆花。

  何涵回家跟他娘说,“子衿妹妹还操持的似模似样的。”拿了花摆他娘屋里。其母王氏问,“去这半日,都吃的什么?”

  何涵摸摸肚皮,一脸满足,“我们烤肉吃了,有兔子肉、羊肉、猪肉,还有许多菜,汤是鱼圆汤,撑的我哟~子衿妹妹向来大方,她请客都吃的好。”

  王氏道,“我说叫你带你妹一道去,你就不带,害你妹哭了一场。”她家家境比起何恭家来要略差一些,但既能供起儿子念书,也是还不错的人家。只是,听到何子衿的席面儿这般丰盛,王氏深悔没叫闺女跟着一道去吃。反正都是小孩子,又是邻居,不请自到啥的也无妨的。

  何涵坐椅中,懒洋洋道,“阿培跟子衿关系一点儿不好,带她去做什么啊!吵架啊!”何培培是何涵的妹妹,与何子衿一个年岁,由于何培培没有开挂,有何子衿这开挂的对比着,人生不是一般的惨淡。何子衿会说话时,何培培还在说外星语。何子衿会走路时,何培培还在她娘怀里。待何培培学会说话,何子衿已升级为叽叽喳喳的小麻雀。待何培培跌跌撞撞的学会走路,何子衿已经满地疯跑了。待何培培说话清楚走路稳当时,何子衿去何洛那里上学前班了。

  总而言之,何子衿对于何培培,就是隔壁小明的存在啊!

  可想而之,何培培有多讨厌何子衿了。

  尤其,何涵是她亲哥,可她亲哥待何子衿比她还要好,也乐得带何子衿一道玩儿,而不带她一道玩儿!何培培为此气哭过好多次,自此,瞧着何子衿就没啥好脸色!更别提在一块玩儿了!

  何子衿也很无辜,开挂又不是她的错,她也哄过何培培两次,可何培培臭着脸不理她,她有什么法子。

  总之,两人虽邻居。两人的父亲,何恭何念关系也很不错。两人又是邻居,但两人的关系,真的很一般般。

  但是,何培培是有知音滴!

  何培培的知音就是何洛的妹妹何环环,何环环比何子衿小两岁,她还没有何培培这样深切的对何子衿的讨厌,但是,她也不喜欢何子衿就是了。因为她哥何洛常这样在她跟前絮叨,“衿妹妹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千字文都学会了,你怎么连话都还说不清哟。”

  何环环年纪小,可她也已经有一种身为雌性的第六感的直觉啦,于是,她粉儿讨厌粉儿讨厌那个总是来她家听她哥讲课的族姐好不好。

  所以,在何子衿送走补习班的同窗们,觉着自己人缘儿还不错,并且笑呵呵的听了何老娘一通关于“大手大脚花钱不知节制败家”的批评后,何子衿不知道,她的小伙伴儿们就是这样在背后给她拉仇恨滴……

  何子衿自觉人生顺遂,无与伦比。

  在她请完小伙伴的第二天,她舅就来了。

  她舅来的时候,何子衿还在陈家上课呢。沈素是来接何子衿走亲戚滴,沈氏以前是想着,左右闺女在家无事,去外祖家住些日子也好。可如今何子衿去陈家念书,因女先生难得,沈氏不大想闺女耽误功课,跟弟弟商量道,“要不过年再叫她去。”

  沈素:……

  沈素不觉着何子衿的功课有啥要紧的,道,“咱娘在家念叨好些日子了,小被子都做了好几床,我要接不回去,娘又该念叨我了。小孩子的功课,耽搁几天有什么要紧的,又不是叫子衿三年五载的住着。”这女人哪,就是善变,他姐也不能免俗。

  沈氏很是看重闺女的学业,而且难得有女先生教导,沈氏道,“人家先生考了两回,子衿都是倒第一。”

  “啥?”沈素头发险竖起来,“倒数第一?”他们沈家的基因有这么笨吗?姐夫何恭也不是笨人哪!

  “是啊。”沈氏说的跟真的一样,当然,这本也是真的,“刚有点儿起色,前儿考了个倒数第二回来。这一去玩儿疯了心,又得倒数第一了。”

  沈素简直不能接受这种事,他揉着额角,“这怎么可能,咱家子衿可不是笨人哪。她现在诗经都会背了。”

  沈氏唉声叹气,“以前我也觉着不笨,可能是刚换了地方,她还不大熟。”

  看他姐是不想外甥女去了,沈素问,“你是不是就没跟子衿说要去咱家的事啊?”

  “我哪里敢说,说了她得天天睡不着觉的数日子。”何子衿是很小的时候就很想去沈家住着了,“后来她祖母给子衿找了这个地方念书,我就更没提,怕她分心。谁晓得念书这般差。”

  沈素看他姐的意思是很难改口了,暂时只得道,“那就再说吧。”

  沈氏也知弟弟特意来这一趟,与弟弟道,“过年时学里肯定放假,我叫她去住些日子。”

  沈素叹口气,沈氏笑,“叹哪门子气啊,离得这般近,有空叫你姐夫带她去个一两天也行啊,她学里十日一休。”

  沈素道,“阿玄他娘又有身子啦,我想子衿去给阿玄她娘多瞧瞧,好来年生个闺女。”

  沈氏大喜,“弟妹又有了?”

  沈素笑,“上个月刚诊出来的,三个多月了呢。我就盼着生闺女呢,阿玄不像我,听说一般闺女多像父亲。”

  沈氏笑,“阿玄刚生下来是多像弟妹些,如今越长越像你了。”

  “那我也盼着来个闺女,儿女双全,方是乐事。”沈素头一个就是儿子,故此对儿子的渴望不太大了。倒是何老娘听说江氏又有了身孕,那叫一个羡慕,直对沈氏道,“你这做姐姐的,倒落弟弟后头了。”很想去打听打听人家江氏是不是有啥怀孕秘方啥的。

  沈氏只笑不语,何恭无语,与老娘道,“这也好比的么,娘要是急,我们多努力就是。”

  何老娘笑,“咱家好几代单传,你是该努力。”

  何恭黑线:娘你这话是不是有啥歧义啊,我小舅子还在的呀~

  如今,非但何老娘看沈素顺眼,沈素看何老娘也顺眼,何老娘初时是可恨些,如今对他姐姐、他外甥女都不错,沈素也早不记旧怨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29章 夺嫡之三四》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