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夺嫡之三五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及至中午何子衿回家,瞧见她舅那叫一个欢喜,她与沈素天生投缘,两人巴啦巴啦的说了许多话,吃过午饭,何子衿都不想去上学了,还是沈氏训了几句让翠儿送她去,沈素道,“反正没事,我送子衿去上学吧。子衿认得路吧?”

  “认得认得。”何子衿还是愿意她舅送她的。

  沈氏笑,“行。”

  何子衿迈着小步子跟她舅说话,“舅,你多住几天呗。”

  她舅心眼儿多多,于是道,“原是想多住的,听你娘说你功课不大好,总考倒第一,怕住久了耽误你功课啊。”

  何子衿立刻不乐意了,道,“我娘总这样,我有多好她也不往外说,总说我的不好。要叫不知情的听了,还得以为我是笨蛋呢。”何子衿可不是啥谦虚人。

  她舅想,小孩子果然好套话啊。她舅是绝不相信外甥女是笨蛋呢,五岁的孩子,诗经都能背下来了,这样灵光的小脑袋,怎么可能总垫底考倒数第一。

  心眼儿多多的沈舅舅遇到话唠何外甥女,上学的路上,何外甥女就把她如何韬光隐晦如何低调求生存的事跟她舅舅讲了,何外甥女表示,“我是让着她们啦,一个个自己笨不检讨,总嫌我学的快。不过,我娘说了,我也不能一味装笨,偶尔也要考得好一些才行,不然别人都得以为我是笨蛋来着。”

  沈舅舅牵着何外甥女的小手,笑眯眯,“好生上课,晚上告诉你件好事。”

  “什么好事?”

  “等晚上回来再跟你说。”

  何外甥女哼哼两声,“舅,你给我买串糖葫芦吃吧。”她上辈子就爱吃这酸甜的东西。

  沈舅舅听说外甥女还有三位女同窗,原打算多买几串给外甥女拿去做人情的,不想外甥女道,“买两串就好了,咱俩一人一串。”沈舅舅就听何外甥女道,“上次我在街上买了麦芽糖去,大妞她们都不吃,嫌脏来着,非要她们厨下的大厨自己做。好似她们以前没买过街上吃食似的,神经的不行,还跟我说州府大户人家的孩子们都只吃自家的东西,不吃外头的吃食,你说是不是有病啊!”就是皇帝还有微服私坊在外头吃饭的时候呢,你一个小暴发户,至于么?臭讲究的过了头!

  沈舅舅听的直乐,自己跟外甥女一人一串糖葫芦吃的逍遥,叮嘱外甥女,“别学那些神神叨叨的臭讲究,你只管跟女先生学些有用的东西。等把女先生的本事学到家,就不用去了。理她们呢,咱们跟她家不是一路人。”沈舅舅一直很厌恶陈家卖闺女的行径,不过,他是不介意外甥女去占用一下陈家的教学资源滴,但要把控好外甥女的思想观是真的。沈舅舅跟外甥女慢悠悠慢悠悠的,终于在糖葫芦吃完的时候到了陈家,何外甥女把剩下的签子给她舅,道,“舅,你下午还来接我吧。”

  沈舅舅笑,“行,准时过来。”顺道进去给陈姑妈问安,陈姑妈现在看沈素也没啥不顺眼的,她闺女能在宁家立足,多亏沈氏的主意。陈姑妈看沈氏顺眼,自然看沈素顺眼,大家和和气气的说会儿话,替外甥女请了半月假,沈素方告辞。

  沈素回到何家就拆穿了他姐的谎话,沈素笑眯眯的对他姐道,“你赶紧给子衿收拾衣裳吧,我已经把要接子衿去咱家玩儿的事跟子衿说了,还说你早点了头的。孩子高兴的不行,说了明儿就跟我去,我已经跟陈家太太替她请好假了。”

  沈氏一挑眉,“啥?你替她请假了?”

  沈素说他姐,“姐你真是,说假话跟真话一个样。子衿已经跟我说了,她功课好的很。”

  沈氏气笑,“你这死小子,倒去套那傻丫头话。”

  沈素笑,“我不套话,也不知道姐姐在诳我哩。”他还找何恭评理,“姐夫说说,我姐这样到底对不对?”接着把沈氏如何出尔反尔的不让何子衿走亲戚的事同何恭说了。

  何恭知道他闺女一直想去外家玩儿的,小舅子都来拉了,何恭跟着劝妻子,“让子衿去几天吧,盼好几年了。以前她年纪小,我不大放心,如今都大了,她身子也好,岳父岳母都想她,去住些日子吧。”

  沈氏哼道,“你们一个个都是好人,单我是坏人。”

  “哪敢哪敢。”沈恭没啥说服力的恭维妻子,“你是咱家内当家,你不点头怎么行呢?”

  沈氏笑,“去就去吧,给那丫头知道了再不叫她去,还不知怎么闹腾。”

  沈素笑叹,“难得姐姐允口,姐夫,你不是说有好茶么,咱们去喝一杯。”

  何恭一笑,同小舅子去书房说话了。

  两人无非是说后年秋闱的事,沈素得了一套历年秋闱真题,兼历年秋闱前十位的文章集锦给何恭,何恭爱不释手,问,“素弟由何得来的?”

  沈素道,“阿骏那小子跟他爹去州府寻门路买的,他就一份,借我抄了一份。这份姐夫拿着抄,等抄好了再还我就是。”

  何恭不解,“找门路?找啥门路。”

  沈素道,“我也不太清楚,约是托人去拜见知府大人或是学政大人吧。”

  何恭道,“阿骏他爹望子成龙心切,这会儿拜会知府大人和学政大人有什么用呢,总要先把文章磨练好才行。”

  沈素一指案上真题集锦,“不过,阿骏弄回来的这个倒是极有用的,我想着把这一百篇吃透,总能有些进益。”沈家寒微,可何家也不是大户,郎舅二人是没啥门路可走的,若说捷径,就是自己研究真题了。

  何恭道,“等我抄好,我就细细琢磨这些文章,待年底,素弟来住几日,咱们一道去拜访许先生,有不解之处,一并请许先生给咱们解惑。”在这碧水县,除了县太爷,举人出身的许先生算是最有学问的了。可谁有那样天大面子请县太爷指点文章呢,郎舅二人却是在许先生学堂里念过书,与许先生是师徒情分。

  沈素笑,“好,姐夫说到我心坎儿上,我也是这样想的。”

  郎舅二人说了半日秋闱的事,正说到兴头上,何子衿郁闷着小脸儿回来了,问她舅,“舅你不是说去接我么?”却是翠儿去了。

  何外甥女幽怨的眼神叫沈舅舅哆嗦了一下,沈舅舅一拍脑门,忙拉外甥女到跟前抱在膝上,祸水东引,“都怪你爹,我们说的太尽兴了,一时忘了时辰,对不住子衿了。”

  何子衿又不是真正的小孩子,也只是抱怨一下,她还爱打听个事儿,“舅,你跟我爹说什么呢。”

  沈舅舅最知外甥女的心事,笑,“说明儿接你到舅舅家住些天,可好?”

  何子衿眼睛一亮,那叫一个惊喜,问,“可是真的?我娘同意啦?”

  “同意,早同意了。”

  何子衿欢乐的跑去问她娘,要知道,对于一个话唠,你没事先叮嘱她保守秘密,她是完全存不住话的。沈舅舅既然能从何子衿这里套话,到沈氏这里,根本不用套,何子衿欢喜万分的确认了她要走亲戚的事,就跟她娘道,“要不是舅舅跟我说,我都不能信!怪道送我上学的时候,舅舅说晚上有惊喜告诉我呢!”

  沈氏多精明的人哪,瞬时知道被弟弟骗了,气笑,“这死小子!”

  何子衿早头好几年就想去她外祖母家住一住了,如今沈氏何恭都点了头,何子衿欢喜的又去跟何老娘说。

  出乎意料地,何老娘倒有些不乐意,问沈氏,“丫头要去多久啊?啥时回来?”怎么事先也没人问问她的意见哪。

  沈氏笑,“子衿还有学里的功课,也不好耽搁太久,去个三五日就回。”

  沈素道,“知道伯母疼子衿,您放心吧,我一准儿把子衿照顾好。”

  何老娘听沈氏说只住三五日就没说啥反对意见,她对沈素还是有些客气的,笑,“这我能有什么不放心的。到时少不了麻烦阿素把丫头送回来,唉,她刚学了不多几日,功课也不大好,我正发愁呢。要是再耽搁,怕是很难跟上了。”

  沈素笑,“都听伯母的。”

  确定了要走亲的事,何子衿一晚上都是乐呵呵的,晚饭都多喝了一碗汤。待用过晚饭,何老娘把何子衿叫到跟前私下叮嘱,“到你外祖母家,你可别这样敞开肚皮吃饭,不知道的还得以为你属猪的。”

  “那怎么吃?”总要吃饱吧,再说,何子衿一点儿都不觉着自己饭量大。

  “少吃一点。”何老娘道,“你看人家隔壁培培,一顿半碗饭都吃不光,你不仅要吃一碗饭,还得喝两碗汤,菜也吃许多。女孩子家,吃这么多会给人笑话的。在自家没事儿,到亲戚家不能这样。在亲戚家,你得懂事。”

  “装吃的少就是懂事啊,祖母,那我岂不是要挨饿了。”她真不知道何老娘哪里来的这些奇怪想法,何老娘马上就为何子衿解惑了,“我听你姑祖母说,人家州府大户人家的姑娘们吃饭,跟小鸟儿一样,吃这么一点点就饱了。”何老娘比划了个桂圆大小。

  何子衿郁闷,“咱家又不是大户人家。”其实就是平日里族人家有喜事出去吃酒席啥的,何老娘也不喜欢她们吃太多,生怕别人说她们贪吃来着。不过,何子衿从来没理会过何老娘这莫名其妙的想法就是。

  何老娘还拿何子衿当小孩子吓唬,“不然,你外祖母看你吃这许多,下次可就不叫你舅接你去玩儿了。”

  何子衿无语一阵,点头敷衍,“好吧。”她又不是没在外祖母家吃过饭,突然之间变成小鸟胃,人家也得信哪。

  何老娘摸摸她的小肚子,道,“就是暂时少吃些,等你回了家,我买大肘子给你补回来。在人家做客,得时时客气着。你也就去个三头五晌的,等回家来,你愿意怎么吃怎么吃。”说着,何老娘又是一通念叨,“我原不想你去走亲戚的,你娘也没提前跟我商量……”

  何老娘又道,“去了还有你表弟,你大他许多,让着他小人家一些。”

  “嗯。”

  “在乡下别到处乱跑,什么水边石边的更少去。”

  “嗯,我不去的,我就在外祖母家呆着。”何子衿哄人的本领是一等一的。

  看她听话,何老娘粉大方的摸出十个钱来给她,“拿着带在身上,虽说是乡下地方,也不知有没有卖东西的,带几个钱便宜。”

  何子衿这辈子是头一遭收到何老娘给的钱哟,要知道,过年时何老娘可是压岁钱都省掉的人儿啊!何子衿比过年还要激动,表示,“给就给二十钱,就十个钱,只够买十串糖葫芦!”

  何老娘立刻就要收回来,训她,“再多嘴,十个钱也不给了!”

  何子衿讨价还价,“再给五个吧!”

  何老娘只肯再数三个给她,“就三个,爱要不爱,不要还给我!”

  何子衿嘟囔,“十三不大吉利啊。”

  何老娘,“你还我五个,八吉利。”

  何子衿,“祖母再给我添五个,十八更吉利!”

  两人拉扯半日,何老娘终于大出血的又给了何子衿三个钱,一共十六钱,给何子衿带身上走亲戚。

  何子衿觉着,原来在吵吵闹闹中,老太太已对她生出的浓浓的情谊,兜里揣着十六钱,何子衿粉儿感动,这不只是十六钱啊,这是铁公鸡身上割的肉啊!何子衿感动之下,抱住何老娘,啾的亲了一口。

  何老娘知道何子衿早就有这么个疯颠毛病,一面擦脸上被自家丫头亲过的地方,一面拽了这丫头道,“去外祖母家可不许这样疯疯颠颠的,知道不!”

  何子衿道,“兴许外祖母特喜欢我亲她呢。”

  “喜欢个屁,谁稀罕这个谁有病!”

  “原来祖母你有病啊!”

  何老娘简直头疼死了,又找来儿子商量,“要不还是让子衿大些再去,她这么疯疯颠颠的,我怕给人笑话。”

  何恭安慰母亲,“岳父家又不是外处,无妨的,子衿就是活泼些,多讨人喜欢啊。”相对于出门做客必然满肚子不实在的何老娘,何恭是瞧着闺女样样好。

  何老娘道,“我还是觉着丫头小一些,还没学会在外头做客的规矩呢。”

  “去她外祖母家,还要什么规矩啊。”何恭笑,“再说,子衿平日多懂事啊。又跟阿素说好了,我知道母亲舍不得子衿,去个三五天就回来的。”

  何老娘只得很不放心的应了。

  何子衿因为要走亲戚,她屋里自有翠儿看着,就是她的许多花,也得交给翠儿打理了。何子衿正教翠儿如何给花烧水松土呢,三姑娘就来了。

  三姑娘带着两块素色新帕子,笑,“我用上次妹妹教我的那种新的勾边的法子勾的边,给妹妹用。”何子衿在陈家跟薛先生学了什么新手艺,回家必然会教给三姑娘的。何子衿是个大方的,三姑娘也是极聪明的人,两人时常在一处,关系很不错。

  何子衿接了三姑娘送的帕子,这年头东西都容易落色,所以帕子多用素色,不然哪天出了汗,一擦一脸颜色就不好了。何子衿笑,“表姐过来,是不是舍不得我?”

  “舍不得是一方面,还有事想央你。”三姑娘抿了抿唇说,“妹妹,你这次去外祖母家好几天,能把照顾花草的事教给我?”

  何子衿瞪大眼睛,不大明白。三姑娘认真且坦诚,“我听说,妹妹你的绿色菊花能卖好多钱,我也想学着打理花草,要是学不会,那是我太笨没法子。要是能学会,以后也是门手艺。”什么念书啥的,三姑娘没啥兴趣,她对各种实用且能挣到钱的手艺是极有兴趣的。不论何子衿愿不愿意教,她都要来试一试,问一问。

  何子衿不是那种心胸狭窄的独人,三姑娘想学,再好不过,凭她一人养花也很累的呀,尤其她花越养越多。何子衿就顺道教了三姑娘些打理花草的注意事项,不同的花草,有很大区别。三姑娘的脑袋比翠儿可是灵光百倍,何子衿教一遍,她又挨个重复了一遍,竟没有分毫差的。凭心而论,就凭三姑娘这份机灵,把花交给三姑娘也是放心的。

  至于翠儿,这位老实的丫环姐姐,由于何家仆人有限,翠儿鲜少有轻闲的时候,当然,做人家仆婢的,主人家花钱买了来,也不是为了叫你清闲的。但,有三姑娘主动来减轻工作量,翠儿还是很欢喜的。

  不过,人跟人的差别也就在于此了。

  何子衿把她自己屋里的事、花房的事都交待清楚了,第二日便带着沈氏妈妈给收拾的小包袱,坐着她舅赶的马车,朝外祖母家去啦!

  何子衿长这么大,是头一遭去外祖母家小住。

  她的心情就甭提多愉悦了,先是跟她舅一并坐在车前头,看马尾巴甩啊甩。碧水县地方不大,何家家族世代居于碧水县,人都熟的很,何子衿一路叔叔大伯婶子大娘的打招呼。有的知道她去外祖母家,还给她水果路上吃。

  及至出了碧水县城门,沈素感叹,“子衿人缘儿真好。”

  何子衿得了便宜又卖乖地,“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呀。”

  沈素哈哈大笑。

  何子衿是个闲不住的,叽叽喳喳同她舅说了会儿话,她望着县城外大片收割过的农田,青天之下,远处青山依稀可见。秋风徐徐,吹拂着何子衿的苹果小脸儿,这样的古色古香,这样的未经玷污的天地,且有沈素这样的大帅哥在畔,何子衿的情怀就上来了。她突然双手拢扣在唇边“啊哦——”的对天喊了一嗓子,险把她舅吓疯后,就开始扬着嗓子唱起歌来。

  何子衿那一把小嫩嗓子哟,就甭提了,沈素肚子都笑痛了,还得抽空给外甥女鼓掌。因为有舅舅的捧场,何子衿越唱越欢实,唱的久了,还有点口干。车上早备了水,沈素拿出个葫芦递给外甥女,鼓励,“润润嗓子再接着唱。”

  何子衿觉着她舅很有欣赏水准,问,“舅,我唱的好听不?”嗯,水里还放了蜂蜜。

  沈素很坚定的表示,“舅舅就指着你的歌儿活了。”逗得何子衿咯咯直笑。

  何子衿不愧是何老娘嫡亲的孙女,继何老娘专场之后,何子衿又开了自己的专场,她比何老娘强的地方就在于,她知道中途补充水分,不至于把嗓子唱哑。但是,水喝的太多,也是有后遗症滴。

  何子衿瞅一瞅她舅舅,还有些小羞涩,她是女孩子哩,这怎么好说出口好。幸而沈素是闻弦歌知雅意的人,笑问,“是不是憋的慌了?”

  何子衿点点头,“快到家没?”要是快到了,她就再憋会儿。

  沈素停了马车,抱了何子衿下车,走两步,把她塞路边的一道田陇里,“尿吧,离家还远的很。”

  何子衿怪羞地,说,“舅,你走远些。”

  沈素让开两步,不放心的问,“你会自己脱裤子不?”

  何子衿羞恼,“会啦!”真是的,总叫她唱歌唱歌的,害她喝一肚子水,这会儿不想尿裤子的话,只有尿这土陇里了。不得不说,因为要在露天尿尿,何子衿两辈子的老脸有些挂不住,她迁怒啦!

  沈素根本没拿小屁孩儿的自尊心当回事,待何子衿尿好再把她抱车上放着,还鼓励她,“来,继续唱吧!好听着呢。”

  何子衿哪里还有唱歌的心,她先封她舅的嘴,粉儿认真的说,“舅,你可别跟别人说我在路上尿尿的事!”

  沈素立刻明白外甥女这是羞了,他先做保证,“舅舅可不是多嘴的人。再说,你啥样舅舅没见过啊,你小时候尿舅舅一身,我还给你换过尿布呢。”

  何子衿小哼一声,沈素笑,安慰外甥女,“你还小,没事儿,阿玄现在也是随地大小便啊。”把儿子拿出来做比。

  何子衿可不好糊弄,她说,“阿玄还小啊,而且,我是淑女,能跟男孩子一样么。”

  沈素忍笑请教,“什么叫淑女啊?”

  “就是贤淑的女孩子啊,特漂亮,特优雅,特聪明,特斯文的那种。”

  沈素实在忍不住,大笑出声,何子衿道,“我现在还小,但以后会朝着淑女的方向前进的。”

  沈素笑着点头,“嗯!嗯!好!舅舅等着我家子衿变成淑女!”

  淑女正在跟她舅表达着自己的伟大理想,忽然一摸肚子,怒:马丹!有完没完,怎么又想尿了!

  于是,小小淑女走一路尿一路,为田间作物的施肥做出了力所能及的贡献。因为此行太过丢脸,何子衿从此以后再没跟她舅提过任何她有关“淑女”的梦想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30章 夺嫡之三五》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