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夺嫡之三六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PS:防盗章,11.15晚七点替换~~~

  因为路上做了比较丢脸的事,何子衿见着外祖母和舅母也有些恹恹的,沈母以为宝贝外孙女累了,忙说,“赶紧歇歇吧,坐这半天的车呢。大人都累,何况孩子。”

  江氏道,“是啊,要不先让子衿去我屋里躺一躺。”

  沈素笑了一路,简直停不下来,摆摆手,笑道,“没事儿,路上欢实着呢。子衿,来,先洗手洗脸。”

  何子衿过去跟她舅洗漱,她舅再次悄悄保证,“舅舅绝不会跟第三个人说的!”

  何子衿此方精神好些,拿出她娘准备的礼物,还有她的礼物来,江氏笑,“姐姐总是这样周全。”

  何子衿瞧见沈玄才真正恢复了精神,她特惊讶,“阿玄长的好快啊!”过去抄起沈玄就抱怀里了,问他,“阿玄,还记不记得姐姐?”

  沈玄其实不大记得,小孩子没这么好的记性,不过,江氏已经提前跟他讲过,有表姐要来。沈玄叫了声,“表姐!”

  何子衿拿出带来的点心给沈玄吃,沈玄叫起表姐就更心甘情愿啦!

  何子衿后知后觉的想起来,眨眨眼,对沈母道,“坏了,这是我娘特意买了叫我带给外祖母吃的点心!”她当自己的打开给沈玄了。

  沈母笑眯眯地,“这有啥,我不爱吃这个,你们吃才好。”

  江氏笑,“我算着你们就得午后到,厨下还留着饭,我这就去端来。”虽然何家必定备了东西给丈夫和外甥女路上吃,可在路上如何吃的好,还是家里坐下来方吃得香呢。

  何子衿跳下椅子道,“舅妈,你不是有身孕了吗?你歇着,我去端吧。”她倒是粉儿有眼力,奈何现在这么个团子样,只让人觉着好笑。江氏笑,“哪儿这般娇贵,无妨的。”就去端饭了。

  沈母瞧着外孙女,那是怎么看怎么爱不够,摸着何子衿的包包头,笑,“一转眼,子衿也是大姑娘了。”

  沈素笑,“小孩儿一个,不过,梳这包包头比羊角辫好看。羊角辫忒土。”

  何子衿瞅一眼沈玄的发型,这位的发型是这样的滴,脑袋分左右各留出一片圆型的长头发的区域,后面还有一搓是养长的小辫,说叫子孙辫或是长寿辫,其余地段,皆剃光光。

  凭良心论,沈玄的发型还不如羊角辫。

  沈素感叹,“等阿玄像你这么大,就不用剃成这土包子样了。”

  沈母这样的好脾气都不爱听儿子这般说孙子,说儿子,“这是哪里的话,土什么,孩子们都这样留头发。你小时候也一样。”

  “我小时候也一样土呗。”沈素摸一把儿子的大头,笑问,“儿子,好吃不?”

  沈玄点头,“甜!”还粉儿有孝心的举着给老爹尝,怎知沈素一口下去咬掉多一半,沈玄脸上那个悔啊!尤其他小小模样做这个表情,逗得何子衿咯咯笑。沈母亦笑个不停,“想吃自己拿,你又逗阿玄。”

  沈玄被他爹欺负惯了,扁扁嘴赶紧把剩下的点心吃掉,看何子衿,奶声奶气的叫,“表姐。”他还想吃。

  何子衿怕他吃多点心,道,“咱们省着吃,明天早上再吃,好不好?”

  沈玄有些不乐意,不过,他跟这位表姐还不大熟,闷闷应了。何子衿是哄孩子高手,她抱了沈玄在怀里,嘟嘟囔囔的同沈玄说话,不一时沈玄就给她哄的眉开眼笑。及至江氏端了饭菜来,沈玄还跟着吃了几勺子蒸蛋。

  江氏笑眯眯,“子衿一来,阿玄吃饭都香了。”

  沈母,“是啊。”

  何子衿想,这还用说么。小孩子吃饭是很讲究气氛的,你真把饭端他嘴边,他不一定乐意吃,但要是有人跟他比着,他就能吃的既快又好。

  江氏是想着何子衿年纪小,给她做了蒸蛋,何子衿递给沈玄一把勺子,把蒸蛋放两人中间,沈玄见她吃的快,自己简直不甘落后,吃了满脸蛋渣。何子衿嘿嘿直乐,拿小帕子给沈玄擦脸。江氏做母亲的,喜欢的了不得,道,“子衿真有姐姐的样儿。阿仁都不会这样照顾阿玄。”这说的是她娘家侄子江仁。

  沈母笑,“阿仁是小子,子衿是闺女,不一样,丫头细心些。”

  江氏笑,“是。相公也盼闺女呢,上次去集市上说买几张小闺女的画来贴贴,逛遍整个集市都没买到。”

  沈母笑,“人家都是卖胖小子画的,没听说有卖胖闺女画的。”

  “等明儿个我照着子衿画几张贴屋里。”沈素是十项全能,画画也懂一些。何子衿一听说要画她,道,“唉哟,那我得换身鲜亮衣裳才行啊!”她又问,“舅,你什么时候画,我把时间空给你!”

  沈素忍笑问,“你明天不出门吧。”

  何子衿其实是很有计划滴,“我想出去逛逛,舅你不是说水田里有黄膳有鱼么,现在还有么?你不是还说带我去爬山么?去山上摘野果,打兔子!”先前沈素说的话,她可一样一样都记在心里的。

  沈素险些招架不住,笑,“成成,这不急,一样一样来,好不好?”

  何子衿勉强应了,还怕她舅反悔,道,“你可得说话算话哦。”

  “嗯,算话,算话!”

  吃饭的时候,何子衿又认识了一个人。

  自江氏又有了身孕,沈素又要备考后年秋闱,就大手笔的买了个半大小子,在家可帮衬家务,还可下田干活,就是沈素偶有出远门,有这么个跟着,全当书僮了。因为买来时名字不大文雅,沈素就给他改名叫沈瑞。沈瑞今年十五,是与沈父一道回来的,说是下人,沈家也没外待他,吃饭都是一个桌上的。沈瑞见着何子衿吓一跳,道,“我的乖乖,以往听大爷说我还不信哩,世上竟有这般好看的丫头!”

  何子衿非但颜正,沈氏养她养的也到位,小小孩童,还带着婴儿肥,雪白的脸儿,乌黑的发,大大的杏眼,红红的唇,所以,何子衿讨喜,绝非只是性格原因。还是那句话,这是个刷脸的年代啊!

  真的,完全不是夸张,就是男子考功名,在面相上也有评分,如沈素这样的,眉目俊秀的美男子,就是甲等。如何恭,相貌也斯文,是乙等。所以说,真要长得貌若钟馗,功名上艰难是一定啦~所以说,古人更注意外表啦~

  何子衿得了沈瑞这一声赞,唇角翘起来,假假道,“还好啦还好啦!小瑞哥你长的也好看!”

  沈瑞很有些虎头虎脑,他在院中水缸处舀水洗了脸,一面用布巾擦脸,一面道,“我这也还好,比大爷略好看一些是真的。”

  何子衿一口水喷满地!

  何子衿终于遇到了知音。

  其实沈瑞这样自信不是没有道理的,他不是沈素这样的俊秀人,不过,他也生的浓眉大眼国字脸,个子也高,只是瘦些,将来个子长成,肯定是个威武人。

  何子衿看沈瑞吃饭才算开了眼界,沈瑞一人饭量顶沈家一家子,沈素打趣,“买小瑞算是买亏了,幸而如今年成好啊。”

  沈母笑,“能吃是福。”

  沈瑞憨憨一笑,“大爷就是太瘦,胖些更好看。像子衿姑娘这样就好,脸圆圆的,看着就有福气。”

  何子衿吃饭慢的很,她还爱说话,道,“可不是么,我也这样觉着。不过舅舅胖不了,他跟我娘一样,吃啥都不会胖的人。”

  沈瑞,“那不就白吃饭了?”在沈瑞心中,吃饭就得有吃饭的用处,除了长个子,还得能长肉才行。长得结实了,就能干活。

  何子衿咯咯咯的笑。

  沈素道,“你们俩倒能说成块儿。”

  沈瑞虽能吃,人也能干。

  吃过饭他就去清理后院的鸡窝了,如今沈家养着许多野鸡,长成了就拿到县里去卖,很能卖得上价。

  何子衿跑过去跟着看,还怪担心的,问,“小瑞哥,野鸡不会生病么?”鸡有鸡的习性,把野鸡圈起来养,想养好并不容易。

  沈瑞干活手脚俐落,道,“这鸡喜欢吃山上长穗草的草籽,鸡窝也得时时清理,要是臭气熏天的,能把鸡能熏死。咱村里好几家跟咱家学着养,都没咱家养的好。”小瑞哥颇是自得,这都是他的好手艺啊,还叮嘱何子衿,“你可别把野鸡爱吃草籽的事说出去。”

  何子衿道,“我嘴最紧啦,你放心吧。”

  沈瑞清完鸡窝,顺道把猪窝,羊圈都理了一遍,听何子衿说要跟沈素去捉黄膳的事,沈瑞道,“老爷现在天天盯着大爷念书,哪儿有空捉黄膳哟。再说,这样小事,不用大爷出马,我带子衿姑娘去吧。”

  何子衿问,“小瑞哥,你也会?”

  沈瑞道,“这话说的,大爷的本事,我早就学会了。黄膳不用捉,一会儿把黄膳笼子放下去,明儿一早去拿就行。”

  何子衿惊叹,“哇,田里这么多黄鳝啊!”

  “也得看谁家的田。”沈瑞道,“我跟大爷说的,田里常有野黄鳝,城里人爱吃这个,我跟大爷出去买了些黄鳝苗放田里,也没买多少,瞎养着呗。时不时的抓些去县里卖,也能卖钱。再者老爷说鳝鱼滋补,给大爷吃,好叫大爷考举人。”

  何子衿道,“不会有人去偷吧?”

  “乡里乡亲的,谁不认识谁?咱们老爷跟大爷都是秀才公,就是偶有去偷的,不过一两条罢了。我夜里都会去走一走,没事的。”沈瑞打扫完,便道,“我这就去放黄鳝笼子,包管明天子衿姑娘有黄鳝吃。”

  何子衿道,“我跟小瑞哥一道去。”

  沈瑞也挺乐意带她,沈母听说是跟沈瑞放黄鳝笼子,笑着叮嘱一句,“小瑞看牢子衿,别叫她近水边儿。”

  沈瑞笑,“太太只管放心。”

  沈玄也闹着要去,何子衿道,“你可得听话,路上远我可不抱你。”

  沈玄攥着小拳头表示,“我不用表姐抱!我自己会走!”

  江氏给儿子加件夹袄,顺便给何子衿拿了件夹衣,说,“风渐凉了,放了鳝笼子就赶紧回来。”何子衿应一声,带沈玄去了。

  一路上,沈瑞都把何子衿的计划打听清楚了,他大包大揽,“我常跟大爷去山上,如今大爷没空,我带子衿姑娘去山里逛逛一样的。打猎啥的子衿姑娘就别想了,你年纪小,打猎得往山里走,你走不动,到时我去看看,运道好猎些东西回来。倒是你可以拿个篮子去山上捡野果榛子啥的。”

  “有很多吗?”

  沈瑞笑,“哪儿啊,天天有孩子们去捡,要是你运道好,能捡个三五个,运道差,就当爬爬山呗。”

  何子衿:……

  沈瑞跟长水村的人都熟了,路上有人打招呼,见何子衿面生不由问一句,此时沈瑞便会昂首挺胸的介绍,“是我家的子衿姑娘!”

  人们便道,“是你家姑奶奶家的丫头吧,生得可真好。”

  沈瑞完全不知谦虚,他仿佛别人在夸他自己一样,大声道,“是啊。我一见子衿姑娘都觉着像画上走下来的娃娃!”

  何子衿头一遭听人赞的有些不好意思,待人家走了,她道,“小瑞哥,你真有十五啊?”这是忒实在还是忒自信哪。

  不料沈瑞仿佛被人识破秘密一般,吓一跳,低声道,“子衿姑娘,你怎么知道的?”完全不知何子衿不过随口一句,沈瑞就把实话秃鲁了。

  何子衿瞪大眼睛,追问,“你到底多大了?”

  沈瑞小声道,“你可跟别人说。”

  何子衿再次道,“小瑞哥放心,我嘴巴最紧了。”

  沈瑞方与何子衿道,“十二。”

  “啥?”何子衿瞅着沈瑞的身量,不敢相信,“才十二?”

  “是啊,要说十二,怕卖上不价,因我生得高,就说十五,也没人疑。”沈瑞道,“说来大爷还真是买亏了。”多付了银钱。

  何子衿安慰沈瑞,“谁说亏了,小瑞哥这样能干,养鸡养羊都来得,寻常人哪里及得上。舅舅是赚了。”

  沈瑞笑,“大爷待我好,我当然得不能真让大爷亏了。”他个子高到底还是个孩子,只消片刻,就恢复了精神,叽哩呱啦的同何子衿说起如何下鳝笼捕黄鳝的事了。

  何子衿与沈瑞挖了蚯蚓,瞧着沈瑞下了鳝笼,并约好明早早起跟沈瑞来提鳝笼,三人就回去了。

  沈玄一回去就奶声奶气迫不及待的与他爹说,“爹,小瑞哥十二!”

  何子衿沈瑞同时看向沈玄,心里想的绝对是同一件事:这个八哥!

  由于沈瑞十二岁的个头就快赶上沈素了,大家推测,到沈瑞成年的时候肯定是个大个子。沈瑞看大家没有因他年纪小的事觉着亏本,也就放心的去洗澡了。

  倒是何子衿,被沈素拎过来闻一闻,嫌弃,“好臭好臭。”

  何子衿郁闷,“我就看了会儿小瑞哥清鸡窝啊,鸡窝也不太臭。”有沈瑞这样的勤快人,她舅家的鸡窝羊圈都挺干净的。

  沈素道,“让你舅母给你去洗洗,阿玄一道,出去跑这一圈,冷吧。”

  何子衿强调,“我不跟阿玄一起洗。”

  “对对,你是淑女。”沈素哈哈一乐,让江氏给两个孩子洗澡去了。洗好澡,何子衿还大方的给沈玄用她的润肤膏,问沈玄,“香不?”其实她是想借机捏人家的小包子脸儿。

  沈玄,“香。”

  何子衿说他,“你怎么嘴那么快啊,有屁大点儿事都跟你爹说。”

  沈玄不大明白何表姐的意思,蠢蠢的露出疑问的神色,“啊?”

  何子衿除了郊游外,她还粉有做教育家的**,看沈玄这么笨,决心把沈玄教聪明一些。然后,何子衿就教沈玄如何管理好自己的嘴巴。

  沈玄的兴趣不在于学习如何管理自己嘴巴,他跟何子衿熟了之后,就要求何子衿跟他在炕上打仗。说打仗,其实沈玄太小,只要何子衿一把将他推个屁墩,沈玄就高兴的咯咯笑,然后精神十足的爬起来继续求推倒。

  最终,何子衿把沈玄推倒了一个晚上,沈玄最后屁墩后直接一躺,三十秒入睡。

  江氏抱着睡着的儿子去屋里安歇,同沈母道,“子衿头一天来,坐了大半日的车,又与阿玄玩耍了这半天,母亲还是早些歇了吧。”

  沈母笑,“我也是这个意思,你先去吧,让子衿在我屋里歇就成。”

  江氏又嘱咐了子衿几句,“茶壶就在床头的柜子上,夜里渴了跟外祖母说,里头我放的是蜜水。”

  何子衿点头,说,“舅母,你跟舅舅也早点睡吧。”

  江氏一笑,“好。这丫头真是懂事。”就回去歇了。

  何子衿来了,江氏沈素难免说些孩子的事,江氏给儿子脱了衣裳,轻手轻脚的把肉乎乎的宝贝儿子搁被窝儿里盖好,道,“不知姐姐是怎么教导孩子的,子衿又会说话又懂事,还会说让咱们早点睡。你说,她小小人儿,跟谁学的?”

  沈素笑,“小孩子嘴巧多是天生,子衿说话就说的早,她现在正是有样学样的时候。”

  “人家说‘养女随姑’,要是生了闺女像姐姐,像子衿这样,也是一大乐事。”因为已生下长子,江氏完全没有生子压力了,就是来个闺女,她也挺高兴。沈氏道,“咱们阿玄,兴许是儿子的原因,嘴就不似子衿伶俐。我记得,子衿像阿玄这么大的时候,可比阿玄会说多了。”

  “儿子多是嘴笨些的,你想阿仁小时候,成天念三字经,四个字就不会连一起说,如今这不是也好了么。”沈素笑,“咱们阿玄哪,错不了,别看话不会说,心里明白。”

  “他能明白个啥?”江氏摸摸儿子的发顶,笑,“天天就知道玩儿,我教他念个千字文,一句都不知跟着我念。”

  “才多大的孩子,这着什么急。”沈素不以为然,他自己被逼迫着念过书,虽然现在完全由被动转主动,沈素却是不想这般逼迫儿子的。

  沈玄是长子,江氏心中自有一套育婴守则,道,“你不是说子衿三岁的时候就跟着家里族兄念书了么,现在诗经都会背了,你看多聪明啊。小孩子就得从小教,教得多了,就聪明了。”

  沈素不与妻子争这个,笑,“嗯,教吧。”

  江氏年轻,心里存不住事,何况夫妻感情极好,江氏便小声与丈夫道,“你看阿玄同子衿可好?”

  沈素不知妻子的意思,便道,“挺好的啊,我看他们还玩儿得来,子衿倒有耐心,阿玄也愿意跟她玩儿。”

  “我不是说这个。”灯烛掩映下,江氏眸中闪烁着淡淡笑意,“子衿年岁也只大阿玄两岁,姑舅姑舅亲的,以后做亲可好?我实在没见过比子衿再可人疼的孩子了。”

  沈素简直服了女人的想像力,他道,“孩子们都还小呢,提这个也忒早了些,以后大些再说。不然,你可知孩子们脾性合不合呢?现在瞧着好,是因为年纪都小的缘故。以后大了,各有各的心事,要是有这个缘分,不必说咱们也是乐见其成。要是没这个缘分,做表姐弟也无妨啊,反正都是亲的。”

  “这也是。”江氏笑,“我就是一见子衿太喜欢了,真恨不能是咱家的闺女。我与姐姐投缘不说,子衿长的多俊哪,现在就这样招人疼,以后更错不了,定是咱们碧水县数得上的漂亮闺女。阿玄除非是瞎子,不然怎么可能不喜欢呢。”

  沈素,“被你说的我压力好大。”

  “这有啥压力啊?”

  沈素不得不提醒媳妇,“你这儿子是亲的,一心一意给儿子寻一门好媳妇,我倒也想。你也得想想姐姐、姐夫的意思,子衿这孩子,生得漂亮,人也伶俐,现在姐姐叫她去陈家跟着女先生学些女孩子的功课,姐姐拿她当眼珠子一般,你想给儿子寻个好媳妇,姐姐未必不想给闺女寻门好婆家。”

  沈家的家境的确是不比何家的,江氏给丈夫一说,底气去了大半。不过,江氏依旧道,“咱家难道不好,我一准当亲闺女一样待子衿。”

  “所以我说你别急,我未必不能再进一步。到时,也就配得上了。”沈素感慨,“先时为媳妇念书,这会儿是为儿子念书。”若自身不能有所进益,饶是沈素,也没啥自信能对姐姐提及亲事。

  江氏是个开朗人,笑,“你少这样说。你有功名当然好,就是没功名,我跟了你,一样是一辈子。我没过过那些富贵日子,也不想那个,咱们现在这样也挺好。我听姐姐说,大户人家可不一样,不但有妻,还有妾来着,据说还有通房,通房是啥呀?”

  沈素摇头,“这谁知道。”

  江氏把夫妻两个的被褥铺好,道,“你说,妻跟妾怎么能在一处过日子呢?女人嫁了男人,男人又弄了个小的,这如何忍得下?要我,得把那小的掐死。”

  “你可吓死我了。”沈素笑呵呵地,“反正我不是那样人,你就安心吧。”

  “我就随口一说,可没说你。”夫妻二人宽衣躺下,江氏道,“所以我说,富贵日子不一定过得了,咱们就这样挺好。”

  小夫妻两个说些体己话,夜深便歇了,唯何子衿,熟睡中不知道已经有人在为她打算亲事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31章 夺嫡之三六》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